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有应得,恨之入骨。
    唐惟是在三点的时候被薄夜接走,随后他直接被接进了薄家大宅子,薄夜的母亲岑慧秋一看见他就愣了。35xs

    老妇人喃喃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你是……我们薄家的……孙子吗?”

    唐惟没说话,岑慧秋眼里的悲伤看着不假,可是他不想搭理。

    “你爸妈是谁?”

    “我妈妈是谁对你们来说不重要。”

    唐惟笑了,五岁的小孩心智近妖,“我爸爸是谁对我来说自然也不重要。”

    薄夜刚停好车进来,就听见唐惟这番话,气得一脚踹在门上,“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惟说,“字面上的意思。”

    岑慧秋看得出来这个孩子怨念很大,尤其是对薄家,也不敢上前抱他,就是这么看着他,“你妈妈……过得还好吗?”

    唐惟甜甜地笑了,“牢里都是吃国家饭,所以我妈过得衣食无忧。”

    薄夜一听就来火,拎着唐惟把他提起来,“跟谁学的这样说话带刺?”

    他冷笑着,“是唐诗教你这么说的么?嗯?”

    唐惟一脸无惧,“谁教我说的?周围身边人都是这么告诉我的。说我妈坐过牢,说我妈杀过人,要算起来,你昨天也当着我妈的面说过一次。”

    薄夜心口刺痛,狠狠将他放下,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跟你妈学了本事,过来给我找不快?”

    “嫌我找不快,就把我送回去。”

    唐惟看着他,“你想拿我来威胁我妈妈,可是这么做只会让我们更恨你。”

    更恨你!

    终于说了,承认吧,他们就是在恨着他,且这种恨已经渗入血肉变成一种习惯。

    只要是薄夜出现的地方,唐诗就会惊慌失措恨不得想要逃。

    所以整整五年,她从原来的海城搬到蓝城,只为了逃离他!

    薄夜不知道为什么发了大火,摔了好多东西,岑慧秋在后面悲哀地劝,“夜儿,别砸了……”

    薄夜冷笑了一声,径自上楼,唐惟坐在下面沙发上,一脸面无表情。

    父子两人各自生气起来的时候样子倒是一模一样。

    岑慧秋叫了下人来收拾,一边坐在唐惟旁边,心疼道,“吓着你了吧……?”

    唐惟摇摇头,“没有。”

    可是眼眶微红,明显就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岑慧秋对于这个小孩子很有好感,就想着问问名字。

    唐惟看向她,“我叫唐惟,竖心旁的惟,我妈妈说这个字是代表着仅仅和希望。”

    岑慧秋不敢问唐诗的近况,可是唐惟竟然提起来了,她便继续小心翼翼问道,“你妈妈……”

    “我妈妈的事情不用夫人多担心了。”

    看看他,五岁的小孩,多智近妖,连带着使用尊称的时候都这么一副疏离的样子。怕是以后想要亲近也难……

    岑慧秋想着一个合适的开口方式,“唐惟啊,其实……当年你爸妈……”

    “不用和我说,我知道。”唐惟直接接上她的话,“他们都说是我妈妈犯贱,说我妈妈杀了人,所以罪有应得,我也明白。我们就是罪有应得。”

    我们就是罪有应得。

    他分明说着将自己打入地狱的话,却连带着岑慧秋的心都跟着痛了。

    这个孩子,是恨上他们了啊……

    唐惟不去管自己这样伤了老妇人的心,转头看向窗外。

    夜色沉沉,看不见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