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信仰,是我的命!
    再往上看去的时候,一截断掉的小拇指就暴露在他视野里,唐诗的右手并不是五指健全,她的小拇指断了一截,孤零零而又刺人眼。

    那一刻,妖孽俊美的男人终是没能克制住自己的声音,痛声道,“怎么回事?!”

    唐诗笑得如同五年前那般张狂,如同一个疯子,眼里倒映出薄夜震惊的表情,“这可不是您亲手送给我的礼物吗!薄夜,我这一生已经吃够了你给我的苦头,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薄夜倒退几步,无力地松开抓着她的手,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她。

    那双支离破碎的眼里没有了爱,只剩下痛恨,那种已经被刻入骨髓的痛恨,在她眼里**一般燃烧着。

    痛苦就这样措不及防地蔓延上来,就如同原本伸手狠狠抓住什么,却在下一秒没有接住帅成碎片,这种根本没有办法防备的刺痛开始密密麻麻蔓延全身。

    是……他是想着将她关进监狱,让她这辈子后悔,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谁在监狱里对她施暴,是谁毁了她的骄傲!

    薄夜就这样看着唐诗,忽然间就有一种剧烈的恐惧感漫上心头,他害怕自己再也看不懂眼前这个女子。明明他们有过五年的婚姻,可是为什么,他对她这么陌生?

    薄夜自然是不懂,整整五年,唐诗疯过傻过失去理智过,那五年的绝望让她死了无数遍,让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再抬头的时候,唐诗的眼里就只剩下了惊天的痛恨。

    薄夜像是逃离一样离开了唐诗的家,狠狠甩上门的时候,他站在门口,弓着背用力抓住自己的衣领——喘不过气,像要窒息了。

    唐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五年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明明是他乐意看见的,可是为什么……

    隔着门,唐诗身体滑落,靠着唐惟,无声痛苦。

    许久,她压抑地低吼出声,像是要吼穿自己的灵魂。

    所有掩盖在风平浪静下的蠢蠢欲动,在这一刻以更猛烈的姿态朝她席卷而来,那段暗无天光的日子似乎又在叫嚣着要将她牵扯进去,唐诗浑身发抖,被她靠着的唐惟却将背绷得笔直。

    “妈咪……要不要喝牛奶?”

    唐诗闭眼,热泪落下。

    疯狂的一夜过后,原本以为薄夜是不会再来打扰他们两个了,可是第二天下午,令唐诗措不及防的事情就发生了。

    唐奕打来电话说没在幼儿园接到唐惟,院长说看见有人把他接走了。

    根据院长的描述,那个人绝对是薄夜不会有错!

    唐诗翻身下床,跌跌撞撞拉开抽屉,将放着好久没吃的药直接塞进喉咙里,她干呕几声,硬生生将药片空口吞下去,随后抹了把自己脸上的眼泪,重新站起来。

    微红的眼里带着鲜明的痛恨,她伸手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手指不断地哆嗦。

    没关系……不要怕。

    薄夜,你抢了我最后的信仰,我就不顾一切跟你拼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