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若死了,你来陪葬!
    安谧死了。

    唐诗怔怔地坐在床边,看着薄夜丢给她的那张离婚协议书,只觉得全身冷得发抖。

    一小时前,他掐着她的脖子问她,“安谧是不是你推下楼去的?”

    一小时后,他叫了律师过来起草离婚协议,将合同劈头盖脸砸在她身上,“唐诗,你这辈子都欠她两条命!”

    没错,是两条。安谧怀孕了,是薄夜的孩子。

    唐诗是谁,是薄夜的正版妻子,却也只是个笑话。

    她红着眼睛看向薄夜,整个人都在不住地哆嗦,“不是我推她下去的,你要我说多少遍!”

    薄夜没听,就这么无情地睨着她,像是在看一个笑话似的,“你觉得现在解释有用吗?”

    没用,已经晚了!

    薄夜认为是她干的,就是她干的!不管她做什么解释,都比不过一个已经死掉的人!

    唐诗忽然间就笑了,站起来抓着笔就开始在合同上签字。

    离婚对吗,好!

    “薄夜,我唐诗爱了你十年,就当我这十年是个笑话。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爱给你,心还我!唐诗忍住自己的眼泪,偏偏要笑得比谁都骄傲,直接在合同上签下字。

    薄夜看着她,冷笑更甚,“你不会以为,单单只是签个离婚协议就完了吧?”

    唐诗脸色惨白,“你还想做什么!”

    “我要你们唐家给安谧陪葬!”

    男人冷酷无情地宣告着一个事实,“明天起,唐家将会迎来炼狱!”

    唐诗整个人跌坐回床边,不止地发着抖,她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妖孽的男人,明明五官深刻凛冽,眉眼都是她深爱的样子,可是忽然间就觉得看不清他了。

    五年暗恋,五年婚姻,她在他的人生里也曾经留下那么长的足迹,可现如今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他要将她打入深渊。

    “只有我一个还不够吗?”

    唐诗红了眼睛看向薄夜,“为什么要对唐家出手!我爸妈待你如同亲生一般,我们唐家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安谧的死,就你们唐家做的最对不起我的事情……”

    薄夜狠狠捏住唐诗的下巴,笑得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用手段强迫我娶你还不够,现在连她的命都要取了,唐诗,我到底没你狠!”

    如同一碰冷水当头泼下,唐诗浑身发颤,“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吗?”

    “在我眼里?”

    薄夜像是听见了笑话一般,带着恨意的眼神掠过唐诗的脸,“你也配入我眼?唐诗,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从今天起,你就要为安谧的死付出代价!”

    外面开始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点摔在窗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伴随着雨声徒然加大,唐诗的心越来越冷,她用痛到极点的语气喃喃着,“薄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对不起我……”

    薄夜心口突然间就酸涩了一下,可是很快男人就恢复了那副无情的样子,唯有一双眼睛,带着鲜明的恨意,“对不起你?唐诗,这辈子,是你对不起我!”

    恰逢天边炸开一道惊雷,炸得唐诗耳边嗡嗡作响!

    她忽然间失了力气,倒退两步,伴随着雨声的加大,眼泪无法停止地汹涌而出。身边男人拿了合同就摔门离开,房门被关上那一刻,如同两个世界被彻底隔离。

    从此,她的世界分崩离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