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舍本逐末,按部就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便在他准备要听一听这群人在说些什么的时候,杨君山若有所觉一般将目光看向了那颗被人群围在中央的巨石之上。

    一道青烟从巨石之上升起,然而围在周围的人却并未有一人看见,只有原本那位站在巨石身前头戴翎羽之人似乎隐隐有所觉察,转头看了身后的巨石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申请间约略有些疑惑。

    杨君山在青烟升起的刹那便已经知晓自己的踪迹已经被人察觉,几乎在瞬间他的脸上已经升起一团金雾,同时他自身的气息也收敛起来,将杨锏金仙的修为暴露出来。

    “不知是哪一位道友前来?在下冀璋有礼了!”

    一道神念从青烟之中传出,直入杨君山耳中,而周围这些土著凡人却并无一人听到。

    遮掩了身份的杨君山同样以神念回应,笑道:“却是老夫贸然来此叨扰了阁下才对!”

    眼前这位冀璋仙尊却是朗声一笑,道:“道友不必如此,想来道友此番是被这香火愿力吸引而来?”

    杨君山目光微微一闪,故作惊异道:“原来这被称之为香火愿力,在下还以为这是丰天世界所独有的一种天地本源,毕竟这种愿力使用起来却是令人心醉。”

    “哦,这么说道友已经开始炼化并使用香火愿力了么?”

    青烟中传来的那位冀璋仙尊的声音,不过在听到杨君山说到他使用香火愿力的时候,语气却是有着一个并不明显的停顿,不过却是被早有警惕的杨君山注意到了。

    杨君山故作不知,一脸兴奋道:“正是,这香火愿力用途颇广,以在下看来,非但能够用来提升修为,磨练神通,甚至还能够修补法宝,提升品质,简直如同万金油一般的存在!”

    “哈哈,是极是极,道友果然敏锐,没想到道友居然在这般短的时间内便香火愿力的用途给找了出来,佩服佩服!”

    这位冀璋仙尊闻言更是称赞道。

    杨君山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但马上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咦,冀道友刚刚提到此乃香火愿力?在下虽有所发现,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看样子道友对此也是早有认知啊,不知道友可愿指教一二?”

    冀璋仙尊的声音当中显露出矜持之色,道:“指教不敢当,不过说起这香火愿力,也被称之为信仰愿力,确然是天地间一大妙物,不过在星空之中却是少有踪迹,盖因为这等力量多被各方界主所掌控。”

    “但道友若是想要得到,其实也简单,只要如同在下这般对这些土著凡人施展些许神通手段,引得这些凡人对我等心甘情愿顶礼膜拜,自然便能够从他们身上收割信仰。”

    杨君山声音恍然之中带着三分惊奇,道:“这香火愿力居然与界主有关?”

    冀璋仙尊笑道:“正是如此,也正因为如此,在下才会在这丰天世界的原生土著当中试图收集信仰愿力,却是不曾想在这里遇上了道友。”

    杨君山略有些疑惑,道:“只是,既然这香火愿力如此重要,缘何道友在这里只留下一道神魂印记?”

    冀璋仙尊闻言苦笑道:“道友该不会以为这丰天世界的原生土著只有这一带的凡人部落吧?丰天世界初成,虽说拥有灵智的生灵稀少,但想来道友如今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丰天世界的广阔远胜于星空之中曾经出现的任何一方位面世界,想要大规模收集这些香火愿力,任谁也是分身乏术啊!”

    杨君山恍然大悟状,道:“原来如此,却是在下浅薄了。”

    冀璋仙尊大笑一声,道:“不过老夫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道友,既然如此,这一带土著部落的香火愿力老夫便让给道友了,也算是与道友结一个善缘。”

    杨君山闻言连忙摆手道:“怎可如此,怎可如此?既然道友已经……”

    “诶——”青烟之中,冀璋仙尊豪爽的声音传来:“相见便是有缘,况且道友也应当能够看得出来,老夫也不过是广撒网而已,道友无需介怀!”

    杨君山闻言连忙感激道:“如此却是要多谢道友慷慨了,若有余暇,道友不妨来此小坐一二,在下必扫榻以待。”

    “哦,道友难道要在此处长期停留么?丰天世界新开,正是机缘遍地之际,道友长期留在这里,虽说有香火愿力可以收割,却也不免可惜。”

    杨君山苦笑道:“在下修为不济,如今丰天世界之中星空各方强者齐聚,在下若是乱闯,说不准便要被路过的一位大神通者随手收了性命,如今还是留在此处,说不定还能借助这香火愿力一举突破大罗仙境的桎梏。”

    冀璋仙尊闻言“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么老夫便预祝道友成功了!”

    说罢,那一缕青烟突然炸开,大量的香火愿力从中散开,同时听得那冀璋仙尊的声音袅袅传来:“老夫去也,这些时日收集的一些香火愿力便当做礼物赠予道友。”

    “多谢!”杨君山拱了拱手道。

    说罢,杨君山衣袖一甩,眼前这些弥漫的香火愿力便尽数被他收入袖中。

    从始至终,杨君山与这位冀璋仙尊的对话都是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进行的。

    而在他身边不远处,果部落的首领仍旧在大声喊叫着,不知道在向着其他几个部落的首领说着些什么。

    那位冀璋仙尊原本附着在巨石上的神魂印记在自行崩解之后,原本附着在巨石上的一层氤氲光芒却并未有消散,而是仍旧在果部落族人的祭拜之下得到香火愿力的补充。

    唯独站在巨石身前的那个头戴翎羽的土著,在冀璋仙尊的神魂印记消散之际,似乎有所察觉,目光惊疑不定的向着四周打量着,却注定不会有所发现。

    而此时杨君山的神识却已经在瞬间铺开,遍及了整个果部落的角落,直至确认那位冀璋仙尊是真正离开了。

    “本尊如何看待此人?”杨锏的声音在杨君山脑海之中响起。

    杨君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包藏祸心而已。”

    杨锏疑惑道:“何以见得?此人似乎极为坦诚,对于香火愿力的解释也算详尽。”

    杨君山摇头道:“你难道没有察觉到,此人言语之间一直都在将我们往香火愿力的使用上引导?”

    “本尊的意思是……”

    杨君山道:“这些香火愿力的使用肯定有着某些我们所不明了的限制,冒然炼化使用恐有祸患。”

    杨锏闻言一惊,道:“本尊,那……”

    话未说完,杨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道:“忘却了,这些香火愿力只是我在用而已,波及不到本尊身上。”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你不必这般说,若是我所料没错的话,能否将香火愿力化为己用而无害,关键应当便是在鸿蒙紫气上面。”

    “鸿蒙紫气?”杨锏若有所思。

    杨君山点头道:“不错,正是鸿蒙紫气,而这位冀璋仙尊则显然在诱导我等在鸿蒙紫气出现之前便开始炼化香火愿力为己用。”

    杨锏吃惊道:“难道说此人已然得了丰天世界的鸿蒙紫气?”

    杨君山笑着摇头道:“那倒也是不一定,他自己也说了,只是留下一道神魂印记,广撒网而已,况且这些收集而来的香火愿力也只是被储存起来,并未被使用。”

    杨锏道:“这么说他这是在未雨绸缪?可见此人至少是对于自己能够夺得鸿蒙紫气是既有信心的。”

    杨君山道:“不错,如此一来便能够确定两点,一来此人身上定然有着太初玄光,二来此人修为实力定然极强,三花聚顶的大罗巅峰想来是毋庸置疑的了。”

    说到这里,杨君山微微一顿,然后接着又道:“我大约已经明白此人这么做的缘故了。”

    杨锏有些跟不上杨君山的思维,有些迷惑道:“什么缘故?”

    杨君山道:“香火愿力之事为何之前少有人知?那是因为以往位面世界开天之际,鸿蒙紫气只有一道,界主也只有一位,待得各方大神通者最终决出胜者,鸿蒙紫气、界主之位以及香火愿力尽归一人所有,因此,在此之前其他人对于香火愿力却也无需在意,更无需提前布局之类,只待决出最后胜者便能通吃一切。”

    “然而丰天世界却与以往位面世界尽皆不同,按照普元天尊等大神通者推算,此番丰天世界作为星空世界最后也是最大一座位面世界出世,孕育而出的鸿蒙紫气恐怕不止一条。”

    “也就是说这丰天世界恐怕不再会有界主之位,又或者说界主有很多个,那么以往胜者通吃一切的情景便不会再现,到时候即便夺得鸿蒙紫气,也要面临与其他夺得鸿蒙紫气之人的竞争,如此一来,事先的布局便显得很有必要了。”

    杨锏道:“那既然如此,此人又为何将这里用来收集香火愿力的神魂印记散掉,将收集而来的香火愿力尽数送与我等,难不成此人当真只是单纯想要与我等结善缘不成?”

    杨君山冷笑道:“哪里有那么简单?说白了这里也只是他的一记神魂印记而已,哪怕是你都能随手抹去,他还不如故作大方随手送你,况且他自己也说了,他也只是广撒网而已,以这种方式收集香火愿力的地点肯定不止一处,而且这些香火当中说不定这里面还留下些什么印记之类,到时候还会回头找上门来。”

    杨锏闻言冷哼一声,道:“如此说来,对方这是要将我当猪来羊,待得我收集到足够多的香火愿力的时候,他便会找上门来掠夺!”

    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

    杨锏皱着眉头道:“那么本尊可曾从此人留下的香火愿力当中找到他留下的印记并祛除?”

    杨君山笑了笑,道:“为何要祛除?”

    不等杨锏开口,杨君山又别有深意的笑道:“事实上我反倒希望他到时候能够找上门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