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孕育中的本源之海
    “哎呦!”

    杨君秀的手刚刚碰到那把飞天壶便被狠狠的烫了一下,连忙将手缩了回去摸自己的耳朵。

    “怎么回事儿?”

    杨霆见状便也下意识的伸手向着那把飞天壶上拿去。

    “别,别碰!”

    杨君秀连忙制止了他,道:“这法宝有问题!”

    说罢,杨君秀再次伸手向着飞天壶抓去,不过这一次她的手掌上却已经附着了一层薄薄的本源煞气。

    “嗤嗤——”的响声在杨君秀的手掌接触到飞天壶的刹那响起,不过在杨君秀早有准备的情况下,飞天壶表面的这点炙热还无法伤到她的手掌。

    将飞天壶捧在手中通体上下仔细查看,杨君秀的手突然一顿,道:“是这里!可惜了!”

    “怎么?”杨霆连忙凑上前来。

    “破了!”

    杨君秀将壶身转过来,指着上面一个小小的凹痕,道:“就是这里,之前我哥徒手将这飞天壶甩到身后撞骗了帝妄从身后袭来的飞剑,这道凹痕想来便是当时被那柄飞剑留下来的,当时可能还没有破,现在想来是凹痕的底部裂开了,正有火行本源的气息从壶中渗透出来。”

    “这不会是一件假仙器吧,怎么这么容易就破损了?”杨霆随口道。

    杨君秀暂时先放过了那道凹痕,开始查看飞天壶的其他部位是否还有破损的迹象,同时道:“仙器之间也各有不同,除开品质的高低之外,那帝妄的飞剑用的便是法宝的本体,而这把飞天壶厉害的却是壶里面的流火,与飞天壶的本体反而关系不大,自然无须将一把茶壶做的根一柄飞剑一样坚硬。”

    这个时候杨君秀微微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法宝的其他地方并没有受损。”

    杨霆道:“那这一道缝隙怎么办?时间久了裂缝会不会扩大?还有里面的流火会不会散逸殆尽?”

    杨君秀想了想,道:“这件法宝本身与我有些相克,现在只能先行以仙元封堵裂纹,然后等我哥出来的时候再说吧。”

    杨霆有些担心道:“能行么?这里面的火源要是炸开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杨君秀白了他一眼,道:“我要是连区区一件下品仙器都封镇不了,那还来这里干什么?”

    杨霆被抢白也不动怒,只是“嘿嘿”一笑,立马转移了话题,道:“不说这个了,看这里,我找到了什么!”

    杨君秀闻声望去,看着杨霆手中托着的一座尺许高的小山,而在这座小山的山顶形成了环状,里面甚至不时的有青烟和火星冒出。

    杨君秀仿佛想到了什么,面带惊愕道:“这是……”

    杨霆笑道:“没错,这位山壶仙尊是将一座大型火山生生练成了这般模样,想来是想要练成一件法宝,甚至是仙器也说不定,只是现在这座小山看上去更像是一件半成品。”

    杨君秀略有所思道:“山壶,山壶,如今有这件飞天壶,又有这么一座半成品的火山法宝,看样子他的名字便是这般来的。”

    杨霆闻言笑道:“说的有道理,不过也没准是他故意要练就两件法宝来印证自己的名号,谁知道呢!”

    “其实除了这两件宝物之外,还有……”

    杨霆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突如其来的闷响打断,紧跟着二人脚下的地面便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怎么回事,是本尊那里吗?”

    杨霆慌乱稳住了身形,这才见到旁边的杨君秀早已腾空而起,遥遥望向了小盆地的中心地带。

    之间原本弥漫在盆地中央的浓重云雾,内中却隐隐有泪光闪烁,“刷拉拉”的声响听上去就像是在下着一场小雨。

    这么小的范围?

    杨君秀有些意外的低头看向杨霆,料想杨霆本体乃是雷行至宝九天应元石孕育而成,定然会对盆地当中发生的雷雨有所感应,却不料正见到杨霆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地脉的元力正在被大规模抽取!”

    杨霆似乎感受到了杨君秀的目光,站起身来道:“我怎么觉得本尊这是在竭泽而渔啊,照这样下去,这五条五行地脉说不定就要被废掉了。”

    杨君秀若有所悟道:“我哥可能正在催熟盆地中央孕育的宝物。”

    “只是这动静有点儿大啊!”

    杨霆向着四周看去,因为五行地脉的元力被抽取,竟然引得盆地周围大范围的天地灵气向着盆地中央流动,形成不小的灵力风暴,怕是在数百里之外都能够感知到这里的动静。

    这么大的动静极有可能会引来其他人前来查看。

    杨霆与杨君秀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二人各自隐匿了身形并极力收敛了气息,就等着有人来的时候争取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一次似乎众人的运气不错,盆地当中引发的灵力风暴先后持续了将近小半个时辰,却始终不曾引来其他人的窥视。

    小半个时辰之后,灵力风暴渐渐开始平息,盆地中央的雨水随着那一片如同积雨云一般雾气的消散也已经止歇。

    杨霆所担心的五条五行地脉并未因为被过度抽取元力而报废,杨君山的掌控极为精妙,但杨君秀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盆地周围的地面与先前相比似乎平白增添了几分荒凉。

    “我哥应该快要出来了吧?”杨君秀向着盆地当中眺望着说道。

    话音刚落,却见盆地中央突然升起五道五色华光,分别向着盆地边缘的不同方向落去。

    “是五行旗!”

    杨霆眼尖,不等五道五色华光落下,便已经看到了华光中的实质,不过他随即惊呼道:“哦呀,本尊这是要着手改造这座先天阵势吗?”

    杨君秀奇怪道:“不是说这种先天阵势乃是造化神奇,根本无从更改吗?”

    “那是在外面,”杨霆理所当然道:“可现在本尊已经去到了这座盆地,也是这座先天阵势的中央!况且别忘了,本尊掌握有多少专门用来进行阵法改造的秘术。”

    果然,在五面阵棋分别落在盆地边缘不同的位置之后,杨君秀分明能够察觉到这五面阵棋已经成为了整个先天阵势的一部分,可偏偏在整个过程当中却并未感知到这座先天阵势的排异反应。

    很显然,杨君山已经利用阵道秘术在成功骗过先天阵势的排斥之后,已经开始着手对整个先天阵势进行改造。

    杨君山居然成功掌控了一座造化神奇的先天阵势!

    而最明显的特征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还在盆地周围灵气的鼓荡之下招展的五面阵棋,这个时候居然已经消失不见。

    可在杨君秀与杨霆的神识感知当中,那五面阵棋明明还在那里,并没有消失。

    在这五面阵棋彻底融入先天阵势当中并消失了行迹之后,整个盆地周边的地域仿佛都跟着发生了变化。

    之前这座先天五行齐聚的绝妙造化之地,尽管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动荡,可这里凝聚的厚重的灵云,以及本源气息,仍旧如同黑夜的烛火一般吸引着途径周围地域的修士的注意。

    这也是为何这里先后被杨君秀、山壶以及帝妄等大罗仙尊发现的根本原因。

    然而在此时,这一处绝妙之地则就像是在灯火之外罩上了一层黑纱,如若不是碰巧从这座盆地上空经过,恐怕再难发现这一座盆地中可能存在的玄妙。

    杨君秀的神识时刻都在感知着盆地周围的变化,这个时候不由感叹道:“我哥的阵道修为恐怕又要提升了。”

    杨霆则肯定道:“那是当然,本尊在对先天阵势没有造成丝毫触动的情况下完成了改造,这说明他已经将这座先天阵势的奥妙已经参悟透彻了。”

    “什么透彻了?”

    杨君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话音尚未落下,人便已经来到了盆地的边缘。

    “哥,你是不是已经将这座先天阵势参悟通透了,否则怎么可能出手对它进行改造?”杨君秀迫不及待的问道。

    杨君山笑道:“改造谈不上,只是稍稍做了一下修饰而已,先天阵势奥妙无穷,我也只是正巧在五行阵道上造诣最深,这才敢动手,只能说是凑巧而已。”

    “还是我哥最厉害!”

    杨君秀不大不小的拍了一次义兄的马屁,然后又问道:“对了,哥,那盆地里面究竟有什么?”

    杨君山笑道:“我之前的猜测看来没错,这一次果然就是你的机缘!”

    说到这里,杨君山顿了一顿,杨君秀那里便已经等不及了,大声道:“你快说呀,快说呀!”

    杨君山“哈哈”大笑了几声,道:“盆地的中央其实是一座即将成型的本源之海!”

    “本源之海!”杨霆忍不住惊呼道。

    杨君山点头道:“事实上整个绝妙之地的先天阵势便是在进行本源之海的孕育,这座盆地便应当是本源之海孕育成功后的容器。”

    “这原本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但在经过我对先天阵势的改造之后,已经在盆地中央先行催生并汇聚了一潭本源之海。”

    说到这里,杨君山看向杨君秀,笑道:“这些想来已经足够你暂时留在这里冲击双花聚顶的大罗中期境界了,而且还不虞被人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