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香火,意志本源
    晃动的火焰,此起彼伏的兽吼,战士们的大叫,女人和孩子们的哭叫……

    山洞之前,部落首领丹,带领着部落中的勇士,正抵挡着狼群在夜晚的突袭。

    狠狠的将断了半截的木矛插进一头巨浪的腹部,顾不得肩膀上被抓出来的三道血痕,转身向着旁边冲去,将一头扑上同伴的巨浪狠狠的撞飞了出去。

    “柳,守洞口,护女人和孩子!”

    丹向着被他救下来的同伴大声吼道。

    被救下来的柳脸上还残留着惊慌之色,听得首领吩咐,连忙转身向着山洞口跑去,途中中地上捡起一根长矛,与其他几位部落勇士挡在洞口之前。

    丹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的时候,却正见到距离山洞不远处一处空旷的地面上搭起的一座小木屋,而此时在木屋的周围,却散布着至少六头巨狼的尸体,以至于其他的巨狼在奔袭当中,下意识的都避开了那座小木屋。

    丹的脸上隐约有怒气闪烁,可马上便又被一只扑过来的巨狼吸引了全部的心神……

    此番部落在夜晚遭遇巨浪突袭,虽然有两个小孩被叼走,两个小孩的母亲也被咬断了喉咙,连带着一位试图保护她们的部落勇士也付出了性命,但在首领丹的及时应对之下,部落的勇士很快集合起来,将狼群赶进了密林深处。

    但狼群仍旧给部落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在厮杀当中,被撞飞的火堆引燃了周围烘烤的兽皮,让整个部落的驻地都弥漫着难闻的气味,但更为严重的是,少了这些可以用来御寒的兽皮,即将到来的冬季就可能会让部落损失更多的人口。

    在指挥部落的人扑灭火焰,并收拾那些还能够使用的物品之后,丹来到了小木屋前,带着一丝愤怒大声质问道:“贤者,为何?”

    过得片刻,木屋之中才有一道声音缓缓传来:“丹,你是在怪我没有出手救你的部落族人么?”

    不知为何,当贤者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原本满腔怒火的部落首领却平静了许多,原本失去的敬意又重新回到了脸上。

    可当他看到散布在木屋周围的几只巨狼尸体的时候,却仍旧不免带了一丝怨气,道:“是!”

    杨锏的声音再次从木屋里面传来:“丹,你要明白,我并不欠你的部落什么,也就没有义务帮助你们抵挡狼群袭击。”

    丹虽然对于杨锏的逻辑并不清楚,但对杨锏表达出来的不愿出手的意思还是听得懂的,不由大声道:“你,杀狼,容易!”

    “是很容易,”杨锏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地面,叹道:“可是我也曾经跟你说过,我不能随意出手干涉你们部落的正常发展,除非……”

    “交换!代价!”

    丹大声道:“我知道!我要杀狼,你要什么?”

    杨锏明白,丹的意思是想要从他这里得到抵御狼群的本事,同时在询问他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就像杨锏第一次遇到丹的时候,他出手救治了一个在围猎当中重伤垂死的部落勇士,而之后便心安理得的收下了那个部落勇士在清醒过来后奉上的一只鹿角。

    之后杨锏虽然跟着丹等人一路返回到了部落当中,却始终将自己处于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哪怕在部落众人对他释放善意的情况下,他仍旧不曾主动融入部落当中。

    之后丹想要从杨君山这里得到辨别草药,以及治伤救人的本事,而杨锏却要部落之人将采集的草药先行让他从中挑选出三分之一作为交换。

    之后丹又向杨锏请教了许多难题,杨锏基本上都能给出解决的办法,但每一种办法在给出之后,丹都要付出些什么用作交换。

    可尽管如此,杨锏在部落当中仍旧享有极高的声望,许多部落的族人在见到他的时候,都会远远的问候,而这种待遇甚至还在部落的首领丹之上。

    但因为杨锏刻意与部落众人保持距离,使得他的身上始终笼罩着一层神秘感,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神秘感已经将原本的尊敬、敬仰渐渐演变成了一种敬畏!

    木屋前的小门缓缓的打开,“吱吱呀呀”的声响当中,杨锏缓缓从木屋当中走了出来。

    远处正向着这边眺望的部落族人在杨锏出现的一刹那,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地方,距离木屋比较近的族人甚至还微微弯下腰来表示尊重。

    哪怕身为部落首领的丹,在杨锏走出来的那一刻,原本内心中的那一丁点悲愤也消失不见,上下不断蠕动的喉头也表明了他内心的紧张。

    “丹,你当真想要从我这里交换杀狼的方法吗?”

    杨锏盯着丹的双目,目光仿佛直透心底。

    “是!”

    丹仿佛要给自己鼓足勇气一般大喊了一声,然后却又仿佛底气不足一般,低声道:“不怕狼群,狩猎更多!”

    这些部落土著的语言还很贫乏,好在杨锏这段时日与这些人待在一起,大致也能从这些简单的词句当中明白他们先要表达的意思,大约便是要是能够学到杀狼的办法,到时候连狼都能杀得了,其他的猎物自然也能够得到更多!

    这算是丹向杨锏交换的一个小心思,不过他却并未隐瞒。

    杨锏点了点头,道:“可以!”

    丹的身后,一种部落族人在听到杨锏答应之后,顿时欢呼起来,而丹原本脸上紧张的神色也消失不见。

    “你要什么?”丹认真的问道。

    杨锏笑了笑,向着倒毙在地上的几具巨狼的身躯扫了一眼,道:“狩猎的收获要先让我看一看,放心,我只取一点点有用的东西。”

    丹松了一口气,道:“好!”

    丹的身后传来传来部落族人的欢呼声,而且这些欢呼声渐渐变得齐整,最后变成齐声高呼:“贤人!贤人!贤人!……”

    杨锏笑了笑,正待回转返回木屋,却突然又被身后的丹叫住了。

    杨锏转身看向他,问道:“丹,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丹指着杨锏的木屋,道:“要学!”

    杨锏“唔”了一声,道:“你要学搭建木屋?为什么?”

    丹向着身后指了指,道:“人多,山洞,变小!”

    “可以!”杨锏应道。

    这一次不用丹再开口询问,杨锏径直道:“果实,我要你们砍伐的每一棵树的果实!”

    木屋之中,杨锏随手掐出一道隔音术,将屋外的欢呼声屏蔽,而后随着他的手指搅动,一缕缕若隐若现的丝状雾气在他的指尖上盘旋。

    “这究竟是何物?”

    杨君山若有所思道:“似乎与外面这些土著凡人大有关联,而且随着对这些凡人‘教化’的加深,这些东西也在缓缓的增长。气运?意志本源?又或者更为确切的说是信仰?”

    “普元天尊或许还隐藏了什么?”

    杨锏望着这些萦绕在身周的丝状雾气,一个念头突然跳了出来:“要不要先行尝试着炼化一下呢?”

    这个念头在从他脑海当中跳出来的一刹那便开始疯长,仿佛那些萦绕在他身周的丝状雾气一下子变成了难以拒绝的美味佳肴,对他有着难以置信的吸引力。

    如若换成任何一个修士,此时在面对这些源自于土著凡人某些玄妙而生成的丝状雾气的时候,恐怕都难以拒绝。

    然而杨锏却并非是真正的修士,而是一具身外化身,甚至于连拥有自主意识的三尸化身都不如。

    因此,当这种能够干扰他心神判断的感觉袭来的时候,杨锏的第一反应便是以与本尊之间的特殊感应向杨君山进行请示。

    ----------

    “杨霆兄,你觉得我哥说的机缘会是什么?”杨君秀问道。

    “本尊不说,这我哪里知道?而且本尊也只是猜测,还得等他真正进入盆地中央的时候才清楚究竟是什么。”

    杨霆一边说着,一边将山壶仙尊身上能用到的物件尽数摸了出来,道:“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先看一看此人身上究竟有些什么好东西吧,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位三花聚顶的大罗仙尊!”

    杨霆这么一提醒却是让杨君秀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连忙走到山壶仙尊的身边,道:“差点忘了,快点检查一下,这人身上是否有太初玄光。”

    杨霆摇了摇头,道:“想来是没有,如果有的话,恐怕本尊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尽管如此,杨君秀还是将太初玄光从体内抽出,然后在山壶仙尊的身躯旁边盘旋,试图凭借着太初玄光之间的相互感应,来判断究竟。

    而结果自然是令杨君秀感到失望,山壶仙尊的身上根本没有太初玄光的存在。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难道也是如我哥那般,从合道天尊联手开辟的虚空通道进入的丰天世界?”杨君秀奇怪道。

    杨霆摇头道:“不知道,普元天尊的身边只有本尊一位大罗仙尊,而其他的合道天尊身边有的却不止一位大罗,因此,便是普元天尊事先也无法知晓所有通过虚空通道进入丰天世界之人的名单。”

    “况且也不排除有人在没有太初玄光接引的情况下掉进丰天世界,别忘了当初凉州风雪剑宗的那位三绝仙尊便是稀里糊涂的闯进了刚刚孕育出世的九天世界,卷入到了界主争夺的大战当中。”

    “算了,”杨君秀有些丧气的将太初玄光收了回去,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杨霆从山壶仙尊身上收刮的零碎上面,道:“可找到了还能入眼的东西?”

    话虽这般说着,杨君秀的手却已经伸向了山壶仙尊的那件本命仙器飞天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