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教之初,闪逝的气息
    在一众凡人土著警惕的目光当中,杨锏张开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威胁,缓缓向着他们走来。

    “我或许可以救助他们!”

    杨锏指了指地上那两位昏迷过去之后,与死者放在一起的重伤者。

    说罢,杨锏生怕这些土著凡人听不懂自己说些什么,还连连用双手比划,示意自己刚刚说过的话。

    事实上,杨锏分明可以以神识意念向在场的凡人传递他的意思,然而就在他出现前的刹那,却突然感应到了来自于杨君山的意念,让他打消了以神通手段救助凡人伤者的想法。

    “你,是谁?”

    一位手持木矛,赤着上半身,露出古铜色皮肤的高大土著修士从人群当中走出,看向杨锏的目光警惕当中带着三分好奇,特别是他身上穿着一众土著从未见到过的衣衫。

    杨锏笑了笑,伸手指了指他身后那两位躺在地上的同伴,道:“他们快死了!”

    这个高大的土著显然明白了杨君山的意思,侧身让开了道路,沉声道:“他们,是,战士!”

    杨锏从这个看上去像是这群土著首领之人身边走了过去,在一众土著凡人警惕目光的注视之下,来到两位昏迷的土著战士身边蹲下身来,查看两人身上的伤势。

    以杨锏的修为实力,想要救治几个凡人土著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谓“起死回生”,“活死人,肉白骨”之类在凡人之中的传说,对于杨锏这般仙人而言实在不过是小道而已。

    虽然他只要神识一扫便能够知晓二人的伤势,可偏偏杨锏却并未动用丝毫修炼者的手段,而是真正的蹲在地上,将手指搭在了其中一人的手腕之上,以一种纯粹凡人医者的方式,来诊断他们内腑所受的伤势。

    杨君山对于炼丹一道只是懂个皮毛,至于医术什么凡人之类的东西,更怎么可能入得他的法眼?

    但重要他想,哪怕是以他那点皮毛一般的炼丹之道加以反推,也足以成为凡人当中的绝世名医。

    于是,一众凡人土著便见得杨锏在将手指搭在其中一个重伤同伴的手腕上片刻之后,略作沉吟,抬头向着周围看了一眼后,便起身在一众土著莫名其妙的目光当中,在树林地面的杂草当中摸索了片刻,拔了几株不同的草出来。

    将手中的几株“草”递给了那名土著首领,然后又指了指刚刚那个被他搭脉的土著,杨锏道:“用火煮,然后给他喝。”

    首领看了看手中的“草”,又看了看杨锏,道:“吃,草?”

    杨锏的神色看上去很是平淡:“想要他活下来,就照我说的去做。”

    很平常的一句话,并没有施加什么法术之类的影响,然而那首领却仿佛感受到了一种不可违逆的意志。

    首领连忙转身向着族人同伴吩咐了两声,很快便有人搜集柴火,在用保存的火种升起一堆火焰之后,将一个用石头开凿而成的釜架在了火焰上面。

    就在其他土著在首领的指挥下,按照杨锏所言煮水煎药的时候,杨君山已经如法炮制在给第二位重伤之人搭脉施诊,然后再次在周围的树林当中走了一圈,摘取了几株草药回来。

    这一次不用杨锏多说,首领见状连忙升起了第二座火堆,将盛满了水的石釜架在上面。

    不得不说,这一方新生的位面世界,到处都是精华汇聚之地,杨锏只是随便在树林中随便一逛,摘取的便都是品质极好的草药,甚至还发现了几株可用来辅助低阶修炼的灵草,只是他懒得采摘罢了。

    就在为两位重伤的同伴族人煎药的同时,其他土著凡人开始收拾起了此番狩猎所收获的猎物,而杨锏则走到了那三位断臂和断腿的土著面前。

    见得杨锏走来,原本满脸沮丧的三人顿时神色一振,脸上满含希望之色。

    “他们,能,好?”

    那名首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显然一直在注意着杨锏。

    杨锏点了点头,道:“嗯,不过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好。”

    首领闻言大喜,道:“求你,治,他们,快!”

    杨锏点了点头,然后抬头向着周围的树枝看去,他准备先做几块夹板。

    同样的,杨锏随手便能够治好,然而他却仍旧选择了凡人的法子,先将断骨正位,然后再用夹板固定,最后用几根藤绳将夹板绑紧。

    这个时候,石釜当中的草药也已经差不多到了火候,吩咐土著将里面的汤药倒入他们用力盛水的竹筒,然后再分别灌入两名重伤族人的腹中。

    也不知道是杨锏当真是医术高明,还是这座新生世界的草药药力强劲,又或者是这些土著凡人体质有异,原本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二人,在喝了汤药仅仅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渐渐的呼吸已经变得粗重了不少,原本苍白的脸色看上去也红润了许多,便是这些土著凡人此时大约也已经明白这两位同伴恐怕是活过来了。

    在一众土著的欢呼声中,几名看上去应当是与那两个重伤之人关系亲近之人,激动的想上前去向杨锏表达什么,却被那个首领中途拦住了,还大声呵斥了两句,见得族人懦懦退开,首领才转身向杨锏道:“贤者,救,我们,我们,回报,你!”

    一种付出与回报的公平交易么?

    这种方式倒也附和本尊的心意,杨锏想了想,道:“我是游人,走过很多的地方,想要食物和休息。”

    首领会意,甚至于有些欣喜,连忙邀请道:“贤者,来,部落,睡,食物,都有。”

    说罢,首领似乎还有几分迫不及待的转身向着一种族人同伴吼了两声,一种土著顿时兴奋回应,而后带着猎物,采集的瓜果,搀扶或者背负着伤者,大声唱着粗犷而苍凉的歌谣,向着树林之外走去,而在首领的邀请之下,特意让杨锏走在了队伍的中间。

    -----------

    “什么?土著部落?”杨霆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道:“丰天世界现在便已经有土著存在了吗?不过看样子这些土著部落很少啊,咱们前后走了这么长时间也不曾发现有其他的土著部落。”

    杨君山道:“这是当然,毕竟丰天世界也才是一座刚刚成型的位面世界,里面孕育的智慧生灵自然不可能太多。”

    “那这些土著懂得修炼吗?”杨霆又问道。

    杨君山摇头道:“应当都是一些凡人,不过……”

    杨君山顿了一顿,似乎是要通过与身外化身之间的感应询问什么消息,而后才道:“不过也有一些凡人身上出现了一些类似于修士的天赋,唔,或许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的缘故。”

    杨霆笑道:“那倒是有可能,这丰天世界不知道孕育了多少天材地宝,那些土著误食一些天地灵珍,使得自身诞生什么天赋异能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儿。”

    “对了,杨锏道友发现的这座土著部落,本尊可是有什么想法?”

    杨霆突然觉得本尊故意提起这件事情,应当是有什么计划要实行,否则一座凡人部落而已,又哪里值得堂堂一位大罗仙尊瞩目。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我打算让杨锏道友留在部落当中教化那些凡人土著。”

    “教化?”

    杨霆闻言一怔,然后笑道:“怎么教化,教他们如何修炼吗?本尊难不成还想要在这丰天世界留下传承开宗立派?唔,看样子倒也不是不可以,好像当初周天世界几家本土大宗派的开派祖师,似乎都与周天世界开天之初那些争夺界主的大神通者有关。”

    不料杨君山却是摇了摇头,道:“教化只是为了引导,让他们创造自己的文明体系,而不是让他们一步登天,而且哪怕只是引导,也不会是无偿之举。”

    杨霆“啊”的一声笑道:“几个凡人土著罢了,何至计较于此?”

    杨君山摇头道:“还是要他们走自己的路,我等可引导启迪,也可顺水推舟,但最好还是不要揠苗助长,一切顺其自然才是最好。”

    “不懂!”杨霆直接摇头道。

    杨君山也没有多做解释,起身道:“走吧,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是时候离开了。”

    杨霆问道:“我们去哪里?是去找杨锏,还是继续碰运气寻找秀姑娘的踪迹?”

    杨君山摇头道:“我们继续去找空间屏障并打碎它。”

    “为了吸纳天地本源?本尊要一口气冲击合道瓶颈吗?”杨霆问道。

    “不,”杨君山摇头道:“我怀疑正是因为这些空间屏障的存在,才会隔绝我与秀儿之间的感应,想要尽快找到她的踪迹,最好的办法便是将这些用来划分丰天世界地域的空间屏障尽数拆除……”

    说到这里,杨君山看了看手心之中已经淡得只剩下了一道浅浅的血印的金兰印,道:“时间不多了。”

    杨霆则道:“本尊应当放心,进入丰天世界的人不止我等,空间屏障的秘密也不止我们发现,想来用不了多久,整个丰天世界的地域屏障都会被打破的。”

    便在他话音刚落自己,便仿佛是在印证他所言一般,一道隐晦的空间波动从南部方向传来,像极了先前他们所经历的空间屏障崩溃时的场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却通过掌心之中的金兰印,感应到了隐藏在空间波动后面的一抹一闪而逝的气息。

    ————————————

    只能一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