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天河珠,准仙器
    毫无疑问,刚刚那位偷袭杨君山的大罗修士给杨君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论是此人在偷袭不成的情况下立马自爆本命法宝的狠辣,还是在得不到眼前这件宝物的情况下,立马便以毁掉此物为诱饵,为自己争得逃生时间的果断,都表明了此人的不凡。

    虽然此人在修为上尚不及杨君山,实力上的差距更大,但杨君山已然将此人列为了潜在的对手。

    不过这些事情显然都是以后需要关心的,而当下却正有一场机缘等待杨君山发掘。

    那名偷袭者在逃遁的情况下还不忘毁掉他刚刚的藏身之所,显然那里有着非同一般的机缘,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自己得不到的情况下,宁可毁掉也不愿让别人得到。

    同样也因为如此,那名偷袭者才会在发现杨君山来到附近之后,立马选择了偷袭。

    好在杨君山见机的早,当空拦截了对方的法宝,虽然这给了对方逃走的时间,却也让此处的机缘落在了杨君山的手中。

    杨君山来到那名偷袭者刚刚藏匿的地方,发现这里有着一座极为精巧的匿形阵法,难怪杨君山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未第一时间发现端倪。

    不过作为一名顶尖的阵道大仙师,杨君山几乎是下意识的对这座小巧阵法做了一次勘察,却发现这座便携式的简易阵法居然充满了河洛星宫的风格。

    “咦,这倒是有些意思了,难道说河洛星宫也参与了这一次丰天世界的盛宴?又或者是此人与河洛星宫的某一位高层大仙师关系莫逆?”

    杨君山摩挲着下巴稍微思索了片刻,便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而是开始着手开启这座阵法。

    没错,是开启,而不是彻底破掉这座阵法!

    作为河洛星宫曾经的星主,杨君山对于河洛星宫的阵道传承体系同样熟悉,破掉这座阵法并不算太难,难得只是如何在破除阵法的同时,不会伤及被阵法守护的那处机缘。

    没错,那位心思缜密的偷袭者,在布下这座阵法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一旦阵法被强行破除,便会引发虚空破碎,毁掉阵法所守护的机缘。

    可惜,这位偷袭者的运气实在不好,他遇到的不仅仅是一位强大到令他感到绝望的大罗巅峰修士,而且还是一位星空之中最为顶尖的阵道大仙师!

    杨君山完全可以在不会掉这座阵法分毫的情况下,重新掌控这座阵法化为己用,而这样也可以避免阵法所守护的机缘气息外泄,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杨君山的谨慎果然是对的,当他在进入这座阵法当中的一刹那,浓郁的水行本源顿时将他包裹了起来。

    杨君山体内的仙元自行运转起来,将身周的水行本源吸收炼化,一点点的融入到自身的仙元本源当中。

    “难道是一件水行至宝?”

    杨君山目光一亮,从这里蕴藏的水行本源的浓郁程度来看,或许这件水行至宝的品质还很是不低!

    杨君山来到阵法后面的一座断崖之下,一眼清泉从崖根处的的一个天然形成的石盆中央冒出,浓郁的水行本源便随着汩汩流动的清泉散逸出来。

    “好一眼灵泉!就凭这一条灵泉水脉,便足以抵得上西山上的水脉灵河!”

    杨君山伸手掬了一捧泉水喝道口中,甘甜冷冽的水流颇有沁人心脾之意。

    “只是单凭这一条灵泉还不足以引来一位大罗仙尊的觊觎,况且这样一条灵泉还不足孕育出如此浓郁的水行本源!”

    杨君山目光望着泉眼之处目光一闪,而后便俯下身去将手向着泉眼之中探去。

    原本“汩汩”向外流淌的泉水突然泛起一连窜巨大的水泡,就像是开了锅一般从炸裂的水泡之中冒出森森的白汽。

    这当然不是炙热的蒸汽,而是水行本源浓郁到了犹如实质一般的地步。

    杨君山这时脸色忽然一变,笑道:“果然!”

    随后他便将手缩了回来,并未从泉眼深处带出什么东西出来,不过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如同开了锅一般泛着水花的泉眼。

    突然,随着一朵更大的水花泛起,一颗拳头大小晶莹剔透泛着一抹深蓝色的珠子从泉眼当中浮起,而后随着水花的翻涌而在水面之上起伏不定。

    而随着这颗深蓝色的水晶珠泛出水面之后,更加浓郁的水行本源之气开始在这片被阵法禁锢的空间当中弥漫。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目光一闪,伸手向着身后一划,一道门户在这座小巧的匿形守护阵法上出现,杨霆仙尊闪身走了进来。

    “我刚刚察觉到本尊似乎与人争斗,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杨霆仙尊话尚未说完,目光落在泉眼中沉浮不定的那颗带着蓝色氤氲之意的水晶珠上便挪不开了。

    “这个看上去像是……,天河珠?”

    杨霆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杨君山闻言“呵呵”一笑,显然看上去很是欣喜,道:“不错,正是天河珠!刚刚遇到的偷袭者藏身此地,想来便是为了等候这颗天河珠!”

    “之前这颗天河珠尚未完全孕育成熟,这也是那位偷袭者为何一直守候在这里的缘故,不过现在么,这颗天河珠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将散逸的水行本源收敛,到时候便算是孕育成熟了。”杨君山微笑道。

    “哈哈,本尊的运气不错,这天河珠虽然不是本源至宝,可据说此物却是天然孕育而成的准仙器,到时候只要稍加炼制便是一件极具底蕴的下品仙器,说不定还能一举成为中品仙器!”杨霆仙尊大笑道。

    杨君山却道:“我倒是有些同情和理解那位偷袭者了,虽说星空之中仙器难得,但作为一位双花聚顶的大罗仙尊,此人的本命法宝居然只是一件上品道器,这多少与其修为身份不符,想来也正因为如此,在此地发现天河珠的存在之后,才会连鸿蒙紫气也顾不得寻找,专心守候于此,便是为了得到这件可以轻易转化为仙器的天地灵珍。”

    “想来这也是为何此人的本命法宝在被我所制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将其自爆的原因,因为只要以这种方式将我击退,他马上便能够得到一件仙器作为补偿,无论如何都不会亏的。”

    “可惜他还是小瞧了本尊的实力!”杨霆笑道。

    杨君山笑了笑,转而问道:“你从另外的方向探查的如何?”

    说到正事,杨霆闻言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答道:“我尊本尊之意,沿着山脉的另外一头探查,这条山脉果然是按照先前空间屏障的大致轨迹延伸,不过山脉延伸千余里之后便到了尽头。不过空间屏障的轨迹仍旧存在于泾渭分明的一座森林和一片草原之间。”

    “我又沿着这条分界线继续飞遁,但又很快遇上了一面空间屏障,而这面空间屏障延伸的方向却又与先前崩塌的那面屏障不同,我本待自行探查一二,可随后便察觉到本尊遇敌,于是便急忙赶回来了。”

    杨霆向着杨君山详细的讲述了他探查的经过。

    杨君山目光却是一亮,道:“又发现了空间屏障?”

    先前那一堵空间屏障被打碎之后泄露的天地本源,带给杨君山修为的提升,以及触碰合道境屏障的玄妙感觉还历历在目,如今听闻尚有这等机缘存在,他自然不愿放弃这等机会。

    “空间屏障打碎之后泄露天地本源的机缘随时都有可能被其他人发现,我们需要尽快赶到那里。”杨君山道。

    “可是……”

    杨霆看了一眼尚在灵泉泉眼之中沉浮的天河珠,道:“要不本尊先行赶过去,我留下来等这颗天河珠孕育成熟?”

    杨君山闻言笑道:“无妨,天河珠虽然珍奇,却还不比杨桦道友守护的万界虚灵根,道友稍候,且看我的手段!”

    说罢,却见杨君山脚下一跺,大地随之一阵剧烈的震颤,而后又见他双手向下一沉,掌心向下缓缓虚抬,地面的震颤变得越发的剧烈起来。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却是有裂谷两侧的悬崖开始在地面的震颤当中坍塌。

    “这是……搬山神通?”杨霆仙尊有些不解道:“本尊难道要将这眼灵泉水脉所延伸的地域一起搬走吗?”

    杨君山一边施展神通,一边甚至尚有余暇笑道:“自然不是真要搬山,而是要将整条灵泉水脉的精华抽出来,然后将这颗天河珠提前催生成熟。”

    杨霆张了张嘴却是没再说什么。

    如此强行抽取灵泉的水脉精华,定然会令这一代的地域受到很大的损伤,不过想到他们在丰天世界终归只是过客,却也不必考虑太多。

    随着整条灵泉水脉被抽调并注入到天河珠之中,泉眼中涌出的水花沸腾的越发剧烈,而天河珠在水面之中快速的旋转,而后居然缓缓的腾空而起。

    原本弥漫出来的水行本源之气正在急速的被天河珠收摄,而原本带着一抹深蓝之意的水晶珠,此时已然完全褪去了最后一抹色彩完全成熟。

    “我们走!”

    杨君山衣袖一挥,这颗天河珠顿时消失不见,同时二人的身形也消失在了裂口之中。

    而就在二人离开之后不久,原本泉眼所在之处的那座悬崖顿时垮塌,而原本消失在裂口底部的那条瀑布的水流则不断的上涨漫延,很快便在这座狭长的大裂谷当中形成了一条新的河道。

    裂谷的上空,杨君山与杨霆二人俯瞰着裂谷之中的变化,若有所悟道:“原来形成这座瀑布的大河便是灵泉水脉的源头,而天河珠便是凝聚了这条大河的水脉精华才得以孕育,如今天河珠孕育而成,这条大河的水流也得以继续流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