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神雷开道,万界灵根
    扭曲的虚空瞬间将他脚下的遁光撕碎,杨君山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下掉落。

    他想要掌控自己的身形,想要调动体内仙元重新飞遁,然而所有的尝试都在周围空间的扭曲和撕扯之下尽皆失败。

    好在杨君山的锻体术造诣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强横的肉身在面对这片不知名虚空的撕扯之下,并未受到任何伤害。

    也正因为如此,杨君山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无法施展出飞遁之术稳定身形,但体内的仙元运转却并未受到丝毫影响。

    而这也是杨君山在面对如此情形之下,仍旧能够保持冷静的最大依仗。

    也不知道在这片扭曲的虚空当中掉落了多久,杨君山忽然感觉到,在身周扭曲空间的撕扯之下,一股奇异的力量正在试图趁机向着他的体内渗透,而且随着他身形的持续掉落,这一股渗透的力量也正在缓缓加强。

    真是似曾相似的气息啊!

    杨君山非但没有丝毫紧张,反而看上去还颇有些意外的惊喜!

    这是混沌本源的气息!

    杨君山曾经先后两次进入混沌之地,两次混沌之地之行都令他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因此对于混沌本源的气息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只不过相对于混沌之地当中那浓郁且充满了攻击性的混沌本源而言,此时萦绕在他身周的气息虽然仍旧保持有相当的侵略性,特别是对于神识的侵蚀尤其厉害。

    但对于曾经在不加丝毫保护的情况下,以肉身受混沌本源之气磨砺的杨君山而言,此时他所受到的混沌本源的侵蚀,便如同清风拂面一般。

    “不知道跟在后面进入虚空通道的修士,能否经得住空间扭曲的撕扯,以及混沌本源的侵蚀。”

    杨君山的头脑当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然而他却不知道,在他第一个从虚空通道之中穿过之后,除了通道之中的空间撕扯不曾发生太大的变化之后,原本充斥在当中的混沌本源却已经被他一个人带走了近半。

    也就是说,后面进入虚空通道的修士,所要面临的危险比杨君山要小得多。

    萦绕在杨君山身周的混沌本源非但没有给杨君山造成丝毫困扰,反而在被吸收炼化的过程当中让他渐渐恢复了对于身体的控制。

    这个时候,杨君山终于能够将神识散发出去查看周围的情形,而很快他便察觉到自己现在似乎是被困在了一处奇妙的虚空之地,就像是两处世界之间的位面夹层之中。

    杨君山心有所悟,心头灵光一闪而过,体内本源仙元被调动,头顶本源气息涌出,瞬间冲淡了身周弥漫的混沌本源。

    一道足以撕裂天地的雷光从他的手中迸发而出,直接破开了眼前的一片混沌,而后就仿佛听到如同龟裂一般的声响传来,眼前顿时一片光亮。

    开天神雷,杨君山所掌握的仙术之中,除却混沌境神通之外,威力最为强横的开天境神通!

    汹涌的混沌本源裹挟着杨君山一股脑儿从这片光亮之处冲出,失重的感觉重新回到了身上,耳边顿时响起了“呼呼”的风声,云层与水汽正飞快的从他身边向上掠去,而他原本从中掉出的那道空间裂口则正在上方缓缓愈合,且正离他越来越远。

    丰天世界,杨君山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已经确定,他已经来到了丰天世界!

    身上的一切感官尽皆恢复,杨君山来到了一座全新的位面世界,且正在从天空之中急速向着下方坠落。

    仙元缓缓的从体内向外散发,坠落的身形正在减缓直至悬浮在半空之中。

    浓郁的天地灵气伴随着潮湿的气息弥漫在天空之中,杨君山终于得以放心的查看眼前这座新生的位面世界。

    然而入眼之处便是一片几乎望不到边际的大地,杨君山驾驭遁光瞬息之间几近数千里,沿途将神识尽可能的延伸开来。

    这里有着高耸的山峦、密布的森林,奔流的江河、充满生机的平原,清澈而广阔的湖泊,以及在草原之上出没的奇异巨兽,却不曾到达大地的边境,因此也不知在大地的尽头是否有着海洋。

    尽管杨君山只是走马观花一般看了一遍,但他已经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座位面世界恐怕要比普元天尊先前的推测还要大得多得多。

    而且这样一座新生的且尚未经过开发的处女地,几乎到处都是孕育或生长而成的天材地宝。

    或许这些修炼资源当中,真正能够入得杨君山法眼的很少,但真要是对于一个低阶修士而言,沿途走过简直恨不能挖地三尺。

    不过对于杨君山来说,现在最为重要的却是两件事情,其一是尽快确定杨君秀的到来并与之汇合,其二则是尽快找到鸿蒙紫气的踪迹。

    杨君山伸开手掌,掌心之中的金兰印在经过了先前的本源精血激发之后已经在渐渐变淡,如今仅剩下了一道淡淡的痕迹。

    但只要金兰印尚未完全消失,兄妹二人便能够在一定范围内有着隐约的感知。

    当然,随着金兰印越发的黯淡,这种感应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近,同时相互间的感应也会变得越来越微弱。

    如今杨君山只希望能够赶在金兰印彻底消失之前与杨君秀汇合。

    不过就当杨君山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忽然又停了下来。

    刚刚因为要熟悉新的位面世界,他几乎圈了一个三四千里的大圈子,虽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但若是就此离开似乎也有些不大甘心。

    不管怎么说,他虽然不是第一个降临这方新世界的,但至少也要比通过虚空通道进入丰天世界的其他大势力修士要早一点!

    杨君山回想着刚刚神识展开之际捕捉到的信息,很快来到了一座不太起眼的小山丘跟前。

    与到处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地域不同,这座小山丘看上去便要荒凉了许多,虽然不至于寸草不生,但低矮的荒草,稀薄的灵力,干燥而阴冷的气候,却是与距离周围仅百丈之遥那高大的树木,浓郁的天地灵力,以及潮湿温润的气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眼前如此诧异的区别呢?

    杨君山身形落在山丘上的一刹那,他的神识便开始沿着地势脉络开始向着地面之下延伸,几乎是在瞬间便已经将整座山丘纳入到了自己的感知当中。

    这个时候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轻易将整座山丘迁移,甚至毁灭。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双目陡然一亮,低声笑道:“原来是此物,难怪!险些便错过了一件宝物!”

    “只是此物虽然珍奇,现如今却因为尚未完全成型而无法取出,而我偏偏却无法在此多做停留,若是就此离去,却又怕被后来之人得了此处机缘,为之奈何?”

    想到这里,杨君山不由面露难色。

    便在沉吟难决之际,杨君山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自己的脑门,笑道:“却是当局者迷!”

    一道身形从杨君山身后显现,杨桦仙尊的声音传来,笑道:“万界虚灵根?不曾想这丰天世界居然能孕育出此等奇异之物!本尊却是好大的机缘!当初那阎罗天子若有此物,我等又怎么可能困得住他?”

    杨君山笑道:“如今却还需道友在此坐镇守护此等异宝了。”

    杨桦仙尊却笑道:“正求之不得!不满本尊,如今杨某却是已经对那阎罗天子的‘六道轮回遁’垂涎三尺了。”

    杨君山闻言“哈哈”笑道:“此番事了回转西山星宫之后,定要想办法从他口中得到这道神通的修炼方式!”

    杨君山向着杨桦仙尊拱了拱手,随即身化遁光消失在远处天际,独留杨桦仙尊于山丘之上。

    杨桦仙尊向着山丘周围看了一看,望着百丈之外的古木密林,微一沉吟之后,一团浓郁的本源木行之气迸发而出,并向着整座山丘扩散开来。

    待得这团本源之气渐渐消散之后,山丘顶上已经多了一株五丈高一人合抱粗细,且枝叶很是繁茂的桦树。

    不过这一株桦树与周围密林中的那些古木相比,却也不算多么出挑,但在这座只有荒草的山丘之上,看上去仍旧有些引人注目。

    不过仅仅片刻之后,整座山丘便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根须所覆盖渗透,紧跟着山体地面之下开始有幼苗钻出。

    大约一盏茶后,整座山丘都已经被尺许长的桦树幼苗覆盖。

    又过一个时辰,尺许高的幼苗已经长成了丈许高的小树。

    待杨君山离开此地大约三个时辰之后,这座小山丘已经被一座茂盛的桦树林所覆盖,并且与周围的古木密林融为一体,远远看去已然再看不出这座山丘有何异样。

    万界虚灵根,一种传说中的奇异之物,据说可以轻易的穿梭、渗透不同的虚空空间,乃是各种制作各种飞遁法宝、修炼各种遁逃神通、建造远距离传送阵法、破解各种禁制屏障的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