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急迫,速来
    杨君山一开始对于丰天世界一无所知,而得了普元天尊的召唤却又不得不来。

    然而在从普元天尊这里了解到了一些关于丰天世界的状况,又从道元仙尊那里得到了庇护杨氏家族的承诺之后,杨君山的心思便再次活泛了起来,想要将杨君秀也一同拉上。

    这等开辟新世界的机缘,真真算得上是千载难逢,杨君山自然不愿独享,自己人当然拉得越多越好。

    而且杨君山相信即便是普元天尊不同意,但对于他这个提议却也不至于反感,因为杨君秀的加入虽然可能会让西山杨氏的势力在周天星界进一步坐大,但对于普元天尊以及整个周天星界底蕴的提升,显然好处更大!

    这其中孰轻孰重,自然无须杨君山赘言。

    尽管现在丰天世界空间倒影骤现,进入丰天世界的时机已然临近,但杨君山相信,只要普元天尊愿意,将杨君秀从周天世界接到此处也并非难事。

    可惜杨君山尚未从普元天尊口中得到答复,便有其他合道天尊已然在星空之中现身。

    三位合道天尊此时虽然同处这片星空之下,然而相互之间却不知道隔着多少千里在谈笑风生。

    杨君山规规矩矩站在普元天尊身后自然不敢多言,而是认真的以神念感知三位合道天尊之间的交流,妄图从中得窥一二神念运用的奥妙。

    不过杨君山却不知道他现在的名声甚至已经入了合道天尊的法眼,就在他似乎从中揣摩到了合道天尊于星空之中神念交流的一二奥妙之际,又有一道让他有些熟悉的神识魂音插进来,却是生生吓了杨君山一跳。

    “普元道友,你身后那个小子便是杀了本座门下弟子宫潜的杨君山么?能接下本座隔空一击,还是有点本事嘛!”

    这是黑魇魔尊的声音!

    杨君山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可紧跟着便是深彻心底的寒意,他被一位合道境魔尊给盯上了。

    然而正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浪”,黑魇魔尊的神识魂音刚落,刑天天尊的声音也跟着传来:“唔,杨君山?不就是那个镇压了阎罗天子,引得孟婆婆出手的道族小子么?小子,你很厉害嘛,连合道天尊都能镇压,改天是不是看我等不顺眼,将我等也尽数压到山下面去啊?”

    刑天天尊的神识魂音浩大刚猛,几乎震得虚空都在发颤。

    杨君山可不相信这些合道天尊看不到自己能镇压阎罗天子,敢杀宫潜,一切的背后都是因为普元天尊的缘故。

    然而这些天尊或许是出于恶趣味,或许干脆便是因为奈何普元天尊不得,却是一个个将目光盯在了自己的身上。

    杨君山觉得现在的自己完全就是普元天尊的替罪羊!

    然而无论他自己觉得多冤,可被两位明显不友好的合道天尊惦记上了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情况下,哪怕这二位碍于身份不会对他动手,可只要今日这消息一传出去,这两位手下的门人子弟指不定会有多少人愿意为两位天尊代劳、分忧。

    而且在这两位天尊先后发言之后,星空之中不晓得有多少道带着审视的神识在他身周盘旋萦绕,似乎都想要看一看这个在大罗仙境就敢接连得罪两大势力合道天尊的道族修士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分明就是将自己架在火上烤啊!

    实力,在这一刻,杨君山心中唯一闪烁的念头便是提升自身的实力!

    只有将自己的实力提上去了,才能够无视这些合道天尊略带调戏性质的捧杀!

    丰天世界就是他的机缘,而且是杨君山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的机缘!

    杨君山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提升自身实力的急迫感。

    他甚至有一种预感,如若此番他不能够在丰天世界当中打破瓶颈进阶合道境,那么等待他的便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或许是普元天尊也觉察到了杨君山此时的处境,不由皱着眉头发出神识魂音道:“两位适可而止吧,不过是我道族一个晚辈,何来被两位道友如此针对?”

    普元天尊出言自然威慑力十足,星空之中传来一道轻笑和一声冷哼,但除此之外,黑魇魔尊与刑天天尊也果然就不再言语。

    见得星空之中果然静寂下来,过得片刻普元天尊首先开口道:“好了,又有几道道友到来,我们这就开始吧,诸位都收了魂音,我等自行开辟一处虚空商议便是,就不要再打扰到其他人了。”

    说罢,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大约有七八道魂念腾空而起,在星空之中某处完全以神识魂念开辟出了一道交流空间,杨君山的神识尚未接近便已经被弹开。

    杨君山见状无奈之下只能在普元天尊身后等待诸位天尊商议的结果。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在神识的感知当中,星空之中的那一座交流空间突然散去,杨君山神色顿时一振,果然便见得站在他身前的普元天尊缓缓的转过身来。

    “诸位道友商议,每一位参与的合道尊者只能送一人进入丰天世界,你想要带那只小白虎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普元天尊缓缓道。

    杨君山闻言神色间虽然略显遗憾,但还是诚恳谢道:“天尊前辈能想着此事,便已然是晚辈的荣幸了。”

    普元天尊闻言微微一笑,缓缓的转过身去。

    杨君山心头一动,又道:“敢问前辈,诸位合道境天尊准备何时动手开辟虚空通道?”

    普元天尊这一次头也不回道:“据老夫等人推算,丰天世界真正出世至少尚有二十日,但具体日期便是我等也无从确认,不过我等已经约定,待得丰天世界真正出世一日之后,才会联手开辟虚空通道。”

    杨君山愕然道:“为何要在一日之后?”

    普元天尊道:“能够在丰天世界的位面屏障上开辟虚空通道毕竟也只是我等的揣测,在没有证实之前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因此,需要在丰天世界出世后的一段时间当中先行探查一番,若是连我等也无从下手,如你这般没有太初玄光在身之人,自然也就没那个进入丰天世界的机缘。”

    “多谢前辈指教!”

    杨君山闻言若有所思:“二十日的时间,虽说星空广阔,但若是全速赶来,从西山星宫到这里,差不多也够了!”

    杨君山向普元天尊告了一声罪,退开之后来到一颗陨石星辰之上暂时落脚。

    在身周布下一道简易的守护阵法并遮掩了行迹之后,杨君山端坐在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右手食指向着眉心之处重重一点!

    “嗡——”

    一声闷响在脑海之中响起,可实际的感受却像是有一面铜锣骤然在耳边敲响了一般。

    杨君山强忍着心头的不适,努力的将即将涣散的注意力重新贯注在眉心之间。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枚金印忽然在他的眉心之间浮现。

    金兰印,这是当初在杨君秀刚刚出生不久,还是一只幼虎的时候,当着母虎的面,杨君山亲手在二人之间种下的金兰印。

    这金兰印自然是取“义结金兰”之意,而事实上这数百年来,杨君山与杨君秀这兄妹二人也的确是相互扶持,相互成长,两人之间关系之亲密犹如亲生兄妹一般。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杨君山对于杨君秀的信任,往往还要胜过他自己的亲生兄妹。

    可以这么说,如果说一开始杨君山与幼虎只见缔结金兰印是为了让幼虎的母亲安心之外,之后杨君山与杨君秀只见的兄妹关系却决然不是以金兰印的维持为基础,而是彻彻底底的兄妹亲情。

    只见杨君山深处左手掌在眉心处一按,待得手掌放下的时候,这枚金兰印却是已经落在了掌心之中。

    “义结金兰”还有另外一个意义,那便是“义不容辞”,而这同时也是金兰印的另外一个妙用,危难之际,虽隔千万里亦可求救,正所谓:救兄弟于危难,义不容辞!

    然而金兰印的这种求助手段却只能用这一次,之后便不能再用,甚至就连金兰印也会随之消失!

    正因为兄妹二人之间的深厚感情,在这数百年当中,无论是谁遇到了何等艰险,兄妹二人谁都不曾想到用激发金兰印的方式向对方求助,既是不舍,也是不愿。

    然而这一次,杨君山却毅然决然的以自身本源精华激发了金兰印!

    随着杨君山划破手掌,掌心之中的金兰印受杨君山的本源精血指引,原本的“金兰”二字笔画却开始分解,然后又在鲜血的补充之下重新组合成了两个全新的字。

    ----------

    周天星界炎州星宫煌郡星域某地。

    杨君山骑在一头吊睛白额巨虎的背上,冲着下方一众虎妖儿郎们大声咆哮着:“慢点,都给姑奶奶我慢点,要是让这颗树少了一根枝丫,小心姑奶奶我剥了你们的皮当坐垫!姑奶奶我抢下这棵树来容易吗我?要不是听了我哥的话,按捺住了你们这帮冒失鬼,还能等到东皇纵和申箕两败俱伤?还能让咱们捡了这天大的便宜?玄机,杨玄机,你个小兔崽子死到哪里去了?”

    “唉,来了,来了,”杨玄机从一众虎妖虎视眈眈的眼神当中小心翼翼的传了过来,远远的见到杨君秀立马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姑祖奶奶,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杨君秀一指远处那株曾经被东皇纵以金乌本体栖息于上的扶桑木,道:“你去看着他们点,那一群夯货说不得就要把这颗宝树给毁了……”

    杨君秀说到这里,却见杨玄机正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杨君秀的额头。

    杨君秀不满道:“你小子有没有听我说话?”

    杨玄机使劲儿的咽了一口吐沫,指着他的眉心处,道:“姑祖奶奶,这,这里……”

    杨君秀先是一愣,紧跟着便是神色大变,伸手在额头上一捂,随即起身道:“你速去看着那扶桑树的移植,我去去就来……”

    说罢,不等杨玄机有所反应,杨君秀已然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某处僻静无人之地,捂着额头的杨君秀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将手掌拿了下来,却见掌心处的金兰印原本的“金兰”二字正在发生着变化,原本金色的字体变成了如同鲜血一般的赤红,而字体的笔画被拆开,而后在她的掌心之中慢慢的重新组合成了两个字: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