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丰天虚影,星空乱战
    “小杨道友可还有疑问?”

    普元天尊慈眉善目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和蔼老人。

    “有!”杨君山抬头看向普元天尊,道:“晚辈进入丰天世界争夺鸿蒙紫气,若是失败也还就罢了,无非就是被逐出丰天世界;可若是晚辈侥幸成功了,成为丰天星界的共管者之一,在丰天化界之前,晚辈岂不是要在里面等待数千年之久?”

    “不会!”

    普元天尊斩钉截铁一般道:“丰天世界解体化界的时间会很快多则三五百年,少则一两百年,必然会解体化界。”

    杨君山讶然道:“何以见得呢?”

    普元天尊解释道:“这是老夫与其他几位合道境道友沟通之后所得的结论,丰天世界出世之后,便意味着星空诸界即将圆满,而位于星空诸界核心所在的丰天世界必然会被诸界反哺催熟,从而提前化界,而这也是为何老夫敢与其他人联手强行在丰天世界位面屏障上开启虚空通道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中间的道理杨君山听得清楚却又听不明白,或许是因为杨君山的修为尚未踏入合道境界的缘故。

    他所借鉴的僵族“四元归一诀”传承当中也曾经对于合道境有过一些模糊的表述,类似于“合道境便意味着认知星空的本质”之类。

    或许这便是普元天尊这般的合道境存在,能够对于丰天星界的化界时间做出推断的依据。

    便在杨君山思索之际,道元仙尊这时又开口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见得杨君山看向他,道元仙尊看了本尊一眼,略微沉吟之后,解释道:“小杨道友刚来或许还不曾亲眼见到,星空之中的一些大族势力对于丰天星界的重视程度,各方势力在这片星空之中都长期派驻有人手,若丰天星界当真要如同其他星界那般封锁个数千年才会解体化界,那么这些大势力的投入未免得不偿失,可若是只有两三百年的时间,他们倒是大可以等得起。”

    杨君山缓缓的吁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此番丰天星界之行怕是已经躲不过,索性干脆道:“既然如此,那么晚辈便走上这一遭,只是晚辈这一次离家时间怕是不断,西山杨氏那边……”

    道元仙尊应道:“小杨道友放心便是,老夫自会时常照看,周天星界之内,不会有不开眼的人再会去招惹杨氏家族。”

    作为周天界主、道族族长的三尸化身,道元仙尊自然有底气说出这番话,只不过杨君山事实上更愿意听到这番话是从普元天尊口中亲自说出。

    “那么,丰天世界什么时候将会出世呢……”

    ----------

    “何人敢窥视我天魔宫行辕?”

    一道乌光随着一声爆喝在星空之中炸响。

    随着这道乌光没入一颗直径在千丈左右的星石之中,这颗星石顿时当空炸裂。

    随着崩飞的乱石当中,一道遁光急速向着相反的方向遁走。

    “哪里走!”

    先前那道乌光出现的方向,一座巍峨的宫殿突然在星空之中显现,一道黑赤遁光在星空之中拉开一道长长的血影,向着逃遁的那道遁光衔尾追去。

    两道遁光一逃一追,瞬息之间遁出上千里之遥,两者之间的距离却是在快速缩近当中。

    “栾某只是无意当中路过,察觉到天魔宫的存在,只是以神识稍加碰触而已,阁下为何追之不放?”

    先前那一道遁光中的修士向着身后追击之人大声问道,语气之中却是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意思。

    身后那黑赤的遁芒之中,一声冷笑传来:“若是心中没有鬼,那么阁下为何要逃?”

    先前那道声音急道:“你们魔族之中行事何等乖张无道,栾某要是停下来只能是在尔等手中白白送死?”

    “那就是你窥探天魔宫,果然心存不轨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魔族行事便是如此霸道么?”

    “呵呵,你第一天在星空之中行走?我魔族杀人什么时候还需要理由?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留下吧!”

    话刚一说完,黑赤遁芒速度陡然大增,一举拉近到了仅剩百余丈的距离,一抹血芒从遁光之中飞出,直奔前方那一道正在逃跑的遁光斩去。

    “欺人太甚,真当栾某怕你不成?”

    前方遁芒散去,一人从中飞出,御使一柄乌光刃迎面向着那一道血芒斩去。

    “噗!”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怪异的响声,那位栾姓仙尊大叫一声,连忙收回自己的法宝,却见乌光刃灵性大损,原本在法宝表面闪烁的乌光消失不见,顿时一脸的心疼。

    而在栾仙尊对面,那道血芒同样返回,却是落在了一位白衣血瞳相貌俊逸修士的手腕之上化作了一道红绳。

    “三花聚顶,大罗巅峰,”栾仙尊指着对面白衣魔修,神色间略带惊恐道:“你是‘红线赤瞳’秦烈阳!”

    白衣魔修冷笑道:“既然知晓了秦某的名字,那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

    话音刚落,便见得秦烈阳双手一抬,身后顿时便有血芒涌起,一瞬间就仿佛有滔天的血浪向着对面的栾仙尊涌去。

    “想杀栾某,却也没那么容易!”

    栾仙尊见状知晓对方这是存心要置他于死地,虽然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对方为何一上来便要与他生死相见,可到了现在这般地步,却也由不得他在考虑其他。

    栾仙尊御使乌光刃全力出手,一瞬间向着扑来的血芒斩出上百道黑色刃光,却只是将对方的势头稍稍阻挡了片刻,随后血芒却是以更加汹涌的姿态向着他涌去。

    栾仙尊见势不妙,正欲再次抽身而退,却不料就在此时,他身后的虚空陡然破开,一只利爪从破开的虚空之中探出,径直穿透了栾仙尊的护身神通,从他的后心刺入再破开前胸而出,将一颗热气腾腾仍旧在跳动的心脏抓了出来。

    栾仙尊低头看了看那颗仍旧在跳动的心脏,又抬头看向对面秦烈阳那阴沉的几乎就要滴出水来的面孔,脸上仍残留有不相信的神色,他竭力想要扭转身躯看向身后,想要知晓偷袭自己的人究竟是谁,可却在一瞬间泄尽了周身的气力。

    “啪叽!”

    随着那只利爪收缩,被抓在当中的那颗心脏顿时化成一团血红的烂泥。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衣魔修秦烈阳非但没有收起自身的血芒神通,反倒将血芒汹涌的威势更加重了几分,向着前方扑来。

    这一次针对的可就不是已经陨落的栾仙尊,而是刚刚那位在他之前袭杀了栾仙尊的大神通者。

    那位袭杀栾仙尊的大神通者似乎也不甘示弱,一声刺耳的鸣叫声响彻星空,原本破碎的虚空之中突然浮现出一只九头巨鸟,向着扑来的血浪一啄,原本声势滔天的血浪就如同撞上了海中的礁石,顿时撞得一地稀碎。

    不过破掉了血芒的九头鸟法相显然也并未占得多少便宜,原本凝实的法相此时看上去似乎也黯淡了许多。

    “哼,九凤,此人乃是秦某的猎物,你的爪子伸得太长了!”

    秦烈阳声音低沉,似乎对于眼前之人又有所顾忌。

    破碎的虚空渐渐平复下来,一位身材高挑,满头珠翠的女子走了出来,瞥了秦烈阳一眼,娇笑道:“他的身上并没有太初玄光,不是么?”

    秦烈阳的脸上闪过一道血芒,声音仿佛在极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沉声道:“秦某再说一遍,此人乃是我的猎物!”

    九凤似乎也不愿与眼前之人结怨太深,轻哼了一声,转身便离开,道:“那好吧,这个人的尸体就让给你了,哼,你应当庆幸这一次遇到的是本姑娘,若是遇到释族的光头,说不定人家不会抢你的猎物,而是直接把你当成猎物!”

    话音刚落,九凤的身形也同时消失不见。

    秦烈阳望着九凤消失的地方狠狠的看了一眼,将地上的尸体略作搜检,之后随手一扬,那栾仙尊的尸体顿时燃起了绿色的火焰,在化作一片飞灰之后,秦烈阳的身形也已经消失在了星空之中。

    就在秦烈阳离开之后大约小半个时辰,原本已经恢复了平静的这一片星空,不知什么时候再次多了一道身影。

    很显然,刚刚那一场大战,以及秦烈阳和九凤之间的言语交锋,都已经被此人看在了眼中。

    “魔族秦烈阳,巫族九凤,他们这是在通过猎杀闯入这片星空的其他人,来夺取可能存在于这些人身上的太初玄光么?”

    来人喃喃自语道:“如此说来,更像是有杀错勿放过啊,难道就不怕引起众怒?不过也是,若当真是星空几大势力有意联手而为,就算是引发了众怒,怕也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可越是如此,便越发的说明此番丰天世界出世非同小可!当初阎罗天子潜于周天虚空之中,连普元天尊都不曾发现他的踪迹,如今钟某必然也能做到。钟某不敢负阎罗天子所托,此番必定要进入丰天世界且有所得!”

    虚空之中的星辰闪烁着微光,隐约之间能够看到此人面貌,似乎正是如今鬼族仅存的大罗尊者钟馗,而后微光又是一闪,那道身影已然在原地消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