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白虎族群
    杨君山看得出来,或许是因为身具白虎血脉的天性,杨君秀有着强烈的求战**。

    然而作为西山杨氏家族的掌舵人,杨君山却有着不同于快意恩仇的出发点,他必须要为整个家族的利益考虑。

    修行之人因为个体的强大,修为上的一点点差距,往往就会展现出碾压式的实力差距。

    但这却并不意味着灭绝一家宗派势力便没有损伤,相反,正因为修行之人的难得,每损失一个人都是对一家势力底蕴与实力的削弱。

    先前各方势力围攻西山大陆,虽然看上去杨氏大获全胜,可西山杨氏真人境以上的修士陨落数十,便至少削弱了杨氏家族数十年的底蕴,更何况真人境之下,乃至于凡人的损失,那就更加不计其数。

    不过杨君山也明白,他不能够一味的压制杨君秀的求战**,作为白虎血裔,战斗与厮杀原本就是深植于他们灵魂之中的本能与渴望,乃是他们用以提升自身修为与实力的最佳途径。

    见得杨君秀默然不语,看上去甚至还有三分赌气的神态,杨君山不由哑然而笑,稍微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不过要是不给他们一些教训,倒是显得我西山杨氏好欺负了。”

    杨君秀闻言顿时由阴转晴,颇有些摩拳擦掌一般振奋道:“正该如此,哥,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不过待她说完之后,杨君秀却又皱着眉头道:“只是如今我们刚刚覆灭了魔域血都,怕是无论东皇纵还是相柳,这个时候对我们肯定是大加防备,再想要突袭怕是很难。”

    杨君秀顿了顿,看向杨君山道:“除非哥哥你出手!”

    杨君山笑道:“人家都已经有准备了,我还怎么出手?”

    杨君秀道:“那怎么办?你不出手,论单挑我虽不惧东皇纵或者相柳,可终归想要取胜却也很难。”

    杨君山笑着提示道:“不要忘了,周天星界的本土大罗仙尊可不止你哥我一个!”

    杨君秀闻言一怔,可随即又有些不太确定道:“飞流剑派的申箕?”

    说罢,不等杨君山点头确认,她自己便已经先行否决道:“他比哥哥你可差远了,顶天了与东皇纵之流打个平手,想要覆灭东皇纵在炎州的势力,他以及飞流剑派可没那个实力。”

    杨君山无奈道:“你想差了,为什么非要覆灭?普元天尊想要的只是周天星界道族本土化,那些外域异族势力覆灭也好,驱逐也罢,只要离开了周天星界,就算是达成了普元天尊的目的,想来那申箕古仙定然明白这个道理,不会为此就与太阳宫死磕,而东皇纵也不见得为了一块地盘就非要把命搭在这里,毕竟死在咱们手中的宫潜不就是前车之鉴么?”

    语气顿了一顿,杨君山又接着道:“况且飞流剑派的神通多以水行为主,水火不容,飞流剑派本身对于东皇纵在炎州的势力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要是再加上炎州本土几家宗派势力联手的话,驱逐东皇纵也未必没有可能。”

    杨君秀闻言恍然点头道:“若当真是如此的话,东皇纵要不从太阳宫求援,恐怕还不大可能挡得住这些势力的联手围攻,况且……”

    说到这里,杨君秀脸上浮现出一丝坏笑,道:“况且还有我这个趁火打劫的人在!”

    杨君山见状不得不嘱咐道:“可以下狠手,但最好不要下杀手,至少东皇纵不能死在你手中,宫潜死的时候会有合道天尊出手,太阳宫的实力的可还要胜过魔族,小心惹恼了太阳宫的合道天尊,到时候普元天尊可未必来得及救你!”

    杨君秀点头笑道:“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然晓得利害,只不过就是不晓得飞流剑派他们会什么时候动手?”

    杨君山笑道:“你忘了飞流剑派现在就有一个人正在元磁山闭关?他手中的控水旗可是用来克制炎州那群火乌鸦的一大利器!”

    杨君秀拍手笑道:“我怎得把这点忘了?这样的战力飞流剑派不可能放过,而且江心现在在元磁山闭关冲击金仙境界的事情向来飞流剑派也已经知晓,这么说来,飞流剑派针对东皇纵以及他手下实力的驱逐和清剿,应当是在江心出关之后了!”

    兄妹二人在洞府之中闲聊片刻,看似再无要事商议,不过杨君秀却明白,杨君山来这里的最重要目的其实还是想要确定曲武山

    下阎罗天子的封印状态,不过现在看来情形应当还不错。

    从洞府之中出来之后,迎面正有两个彪形大汉走来,看上去似乎要向杨君秀禀报什么,不过在见到杨君山之后,这两位彪形大汉连忙向着杨君山施礼道:“见过仙尊。”

    杨君山点了点头,目光在二人身上一扫,目光之中若有所思,回过头来看向杨君秀道:“这就是你说的虎妖修士?”

    杨君秀点了点头,伸手挥退了二人,道:“不错,白虎一族乃是所有虎妖的王族,白虎一族没落,虎妖全族自然也沉寂下来,原本我还以为整个虎妖一族都已经销声匿迹,不过现在看来虎妖一族其实还保存着相当的实力。”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君山的神色也不免带了几分振奋之意,道:“到底是妖族中的大氏族,纵使没落了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这些虎妖族群之中也不乏有白虎血脉的传承者,只不过这些虎妖身上的白虎血脉实在太过淡薄,想要彻底将血脉纯化至白虎血裔则几乎不大可能。”

    杨君秀说完的时候,才注意到此时杨君山的神色看上去似乎略显凝重。

    “哥,可是有什么不妥?”杨君秀问道。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虎妖一族的修士找上你来其实我并不奇怪,我担心的是,你这一次执意想要参与炎州一战,这背后是否也有着你手下这些族人的怂恿?”

    杨君秀闻言脸色微变。

    杨君山见状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秀儿,作为白虎血裔,你终归是要做虎妖一族族长的,哥哥在你进阶仙境之后便已经明白会有这一天,因此,对于星空之中散落的虎妖来曲武山投奔你之事,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心里还是颇为欢喜的,只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只是秀儿,你能保证自己在成为族长之后,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自身意志的体现么?”

    杨君秀想了想,道:“他们的确有建议我带领族人外出征战,不过关于征讨东皇纵等人一事,实则我自己也是极为赞同的,因此,倒也不算是他们怂恿蛊惑,充其量只能算是推波助澜吧。”

    杨君秀迟疑了一下,继续道:“哥哥,实际上这些年来明里暗里曾经联络过我的虎妖修士当中,不乏仙境甚至金仙这般存在,但我从来不曾让他们踏入西山行宫半步。”

    杨君山微一点头,想了想道:“在为兄看来,一方势力的首领无非有三种,其一便是被手下之人架空之后,做一个名义上的傀儡,唯一的作用便是关键时刻被自己人丢出去背锅顶雷;其二便是做一个兢兢业业,事必躬亲,为了家族振兴呕心沥血的实权首领,但修行终归是一件极为个人的事情,不管是全心全意为了家族,还是享受身为首领的权力和荣光,终归都会导致其在修行上的分心他顾,自然也就不可能走得长远;其三则是首领的地位和意志超然于所有人之上,虽看似于一方势力而言仅有表面上的象征意义,势力的发展自有体系规则可寻,实则当他的意志降临之际,整个势力从上至下无不遵守,如此首领对于势力的掌控不减分毫,却又不会被俗物所累,而势力自身的发展也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说罢,杨君山看向她,笑问道:“秀儿,你想要做的是哪一种?”

    杨君秀笑道:“我自己不敢说能做好哪一种,但我知道哥哥认同的一定是第三种。”

    杨君山笑了笑,知晓杨君秀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便又突然转了一个话题,道:“这个道理其实还可用在你自己的身上。”

    见得杨君秀神色不解,杨君山继续道:“星空之中皆知白虎嗜杀,而你曾与我解释说白虎之所以嗜杀,是因为对于白虎修士而言,斗法厮杀本就是一种修行的常规方式,但在为兄看来,这其实更像是一种向自身血脉屈服的表现。”

    “屈服?”杨君秀不大理解。

    杨君山认真道:“不错,屈服,向自己源自于野兽本能的屈服!妖不同于兽,对于自身的本能更应当是驾驭,而并非是对于本能的屈服,又或者是放纵!”

    见得杨君秀已然陷入沉思,杨君山明白她已经将自己的一番话听在了心里,于是一边向外走一边道:“我会嘱咐家族的炼丹房分出几座丹炉专门用来炼制血藻丹,你可以拿来给那些含有微薄白虎血脉的虎妖进行血脉提纯,另外,家族虽然在海外星宫有几片蓝藻海域,但你个人与龙岛的关系还是要进一步改善,毕竟他们才是海外星宫的实权势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