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如兰脱困,君秀请战
    地阴寒泉所在的山洞之中,丁如兰矗立于泉池之中,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睡着了一般,表面看上去很是恬静。

    事实上,在丁如兰第一次接触到地阴寒泉的时候,她整个人是完全被厚厚的冰层给封冻在里面的。

    而这一次,泉水之中的寒煞浸入身躯之中,虽然封冻了她的一切生机活力,可在体表却并未有丝毫冰霜凝聚,看上去根本不像是被冰封,倒像是美人沐浴。

    庞竺跟随在杨君山身后来到泉池边上的时候,看着泉池之中的丁如兰也是啧啧称奇。

    “丁小友虽然并非肉身成圣,可这等体魄分明便是锻体术修炼到了极为高明的境界……”

    庞竺看了杨君山一眼,便没有再多说下去,心中却不免多了几分心思:早就听闻西山杨氏对于族人子弟的锻体修炼极为重视,如今看来这可不仅仅只是重视,而是杨氏家族本身便有着极为完善的锻体传承体系,以及丰富的锻体秘术种类。

    庞竺如今虽然重塑仙躯在即,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进阶金仙之后,修士便无须对于锻体术太过重视,正相反,修为越是到了高深的时候,锻体术的高低对于修士自身修为的反哺便越是明显。

    庞竺出身的天蓬一族虽然在妖族之中并非显赫族群,但也算得上是岁月悠久、传承有序,祖上也曾有过大罗尊者出现,对于这些东西倒也所知颇多。

    便在庞竺还在那里胡思乱想之际,杨君山已然开始出手从丁如兰的身上剥离元磁山核心阵源所化的阵衣。

    这种剥离自然不是简单的将披在丁如兰身上的阵衣接触便可,而是要尽可能的在不损伤丁如兰自身的情况下,还要兼顾在阵衣在剥离过程当中与整个大五行雷光连环仙阵的一致性。

    稍有不慎,哪怕杨君山的阵衣剥离没有伤及丁如兰,西山守护大阵的反噬也足以将她的肉身碾压至粉碎。

    饶是杨君山的阵法造诣如今已然代表着星空大世界阵法一道的巅峰水准,在这个过程当中却也不免有些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大意。

    不过杨君山却是感到,这种情形下的阵衣剥离,却是对于阵法师于阵法的细微掌控是一种极佳的锻炼,他甚至在这一瞬间心中冒出了诸多念头,是不是应该在此番事了之后,创造一些类似的案例,来用以培养和锻炼家族中的阵法师。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随后丁如兰身上的最后一缕阵衣被剥离,杨君山来不及松一口气,连忙调动体内仙元,双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打出诸般印诀,悬浮在泉池上空的那一团阵衣缓缓展开并不断扩散,一丝丝一缕缕从山洞的洞壁之中渗入,然后在融入到了整座元磁山的山体当中。

    在这个过程当中,元磁山的山体深处在“隆隆”的声响当中不断的颤动,就仿佛刚刚重塑的山体随时就要再次倒塌一般,倒是令刚刚返回元磁山重新驻守的不少杨氏子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纷纷架起遁光飞离了元磁山,在半空之中远远观望。

    不过他们虽然没有看到元磁山的倒塌,却是看到了元磁山上再次发生的变化。

    在地阴寒泉的水脉融入元磁山山体之后,整座元磁山上的气候大变,非但山顶之上凝聚了厚厚的冰雪,整座元磁山无论山顶山下都变得异常寒冷,特别是山顶冰雪覆盖之处,更有寒煞蕴含其中,等闲修为在道境之下的修士都无法靠近,就算是道境之上的杨氏子弟能够进入山顶范围也不能多呆。

    而在杨君山从丁如兰身上剥离阵衣,并将阵衣重新融入元磁山守护大阵当中之后,整座守护大阵的运转更加顺畅,而连带着元磁山的气候也满满开始改变。

    虽然元磁山的气候较之山外仍旧寒冷,但这种寒冷却更加趋近于凉爽,山顶虽然仍旧覆盖有冰雪,但内中的寒煞却已经被重新收摄,低阶修士接近山顶再不必担心被寒煞所伤。

    更为重要的是,对着整座守护大阵正常运转,地阴寒泉不但与元磁山山体融为一体,更是融入到了整座西山守护大阵体系当中,内中的水脉之力被激发,使得整座元磁山上下慢慢的开始有水行灵力弥漫,且随着时间而慢慢变得浓郁,使得整座元磁山又重新焕发了生机。

    庞竺见得杨君山已经成功将阵衣从丁如兰身上剥离,他自己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虽说动手的是杨君山自己,他也再三表明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但也生怕真要失手了被杨君山迁怒。

    此时见得一切顺利完成,庞竺连忙在旁边道:“恭喜仙尊,丁小友身上的阵衣已经被完全剥离,她的修为也未曾受到影响,如今您可以唤醒她了。”

    不料杨君山却是摇了摇头。

    “呃?”庞竺大惑不解,却不敢开口询问。

    不过杨君山却是笑了笑,道:“现在叫醒她可是要断了她的机缘,还是让她在泉池之中多呆一会儿吧。”

    说罢,杨君山却是转身看向庞竺笑道:“不过庞道友重塑仙躯冲击金仙境界,就怕是要延后几日的功夫了。”

    “呃,几日功夫?”

    看着杨君山似笑非笑的表情,庞竺知道自己表达有误,连忙解释道:“不是,在下是说才几日功夫当然无妨,也不是,在下的意思是这可是地阴寒泉,丁小友浸在泉池里面的时间太久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杨君山“哈哈”笑道:“我晓得庞道友的意思,是怕伤及小徒肉身道体,这是好意。”

    庞竺闻言忙不迭的点头。

    杨君山又道:“不过庞道友却是小瞧了我这徒儿。”

    见得庞竺一副求教的神色,杨君山笑了笑,心情愉悦之下,也不免谈兴大发,道:“庞道友可还记得杨某先前说过,这地阴寒泉我这小徒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

    庞竺闻言连忙再次点头。

    杨君山继续道:“我这小徒早年曾有机缘,自身资质曾被地阴寒泉改造,修行更是一日千里。”

    “前番强行重塑仙躯,虽然勉强踏足金仙境界,可这根基却是极差,五脏五行本源更是一无所获。”

    “但此番再次被地阴寒泉冰封,剥离了阵衣禁锢之后,她的根基却是得以稳固,而且五脏五行本源中的肾水一脉非但根基已然奠定,此时更是在汲取泉池中的水行本源精华一路突飞猛进,恐怕下一次醒来的时候,她的肾水本源已然大成了呢。”

    “啊?这可真是,这可真是……”

    庞竺闻言脸上的神色变幻,一时间却是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此番杨某却是要代小徒多谢庞道友了。”杨君山笑盈盈的说道。

    庞竺连忙摆手道:“当不得,当不得,这如何使得,应当的,应当的……”

    杨君山笑了笑便不再多言。

    丁如兰在泉池之中被冰封一转眼便是月余的功夫,待得她从泉池之中自行醒来的时候,一身金仙修为非但已经将肾水一脉本源修至大成,更是有如水到渠成一般,直接开启了肝木的本源奠基。

    在丁如兰出关之后不久,早已做好了准备的庞竺和江心二人通入进入元磁山地阴寒泉所在的山洞之中闭关。

    不过二人显然没有丁如兰的本事,不敢将全身都浸入泉池之中修炼,而且二人这些年来也已经积累了不少本源之物用以重塑仙躯,只需各自从泉眼之中去了一瓶寒泉饮入腹中,然后借助天蓬秘术来增加进阶金身仙境的几率便已经足够了。

    而就在庞竺与江心二人在元磁山闭关冲击金仙境界的时候,杨君山已经离开了元磁山,不过他并未返回西山,而是一路向南进入曲武山脉,来到了杨君秀的洞府之中。

    “嘿嘿,哥,果然不出你的所料,在我们前往魔域血都的时候,果然有人想要打趁虚而入的主意,那被压在山底下的阎罗天子也果然不安分,想要伺机脱困。”

    杨君山在见到杨君山后便连忙说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表示早已知晓,而后笑道:“不过多半不是想要趁虚而入,而是要围魏救赵,至于阎罗天子想要脱困,则是钟馗当时也潜藏在西山大阵之外。”

    杨君秀皱着眉头道:“阎罗天子已经被镇压在山下,难道他还能感知到钟馗的到来?”

    杨君山摇头道:“或许不是感知,而是推断,也可能是赌。不过,看样子对于阎罗天子的封印还得要加强一些,到底是合道天尊,任何时候都只能高估,不能有丝毫侥幸和大意。”

    杨君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却又跃跃欲试道:“那么炎州的东皇纵和凉玉星域的相柳呢?魔域血都都被夷为平地,宫潜都死了,没道理放过他们两个吧?特别是东皇纵更是被我斩掉了一条腿,三足金乌变成了两条腿的乌鸦,正是收拾他的好机会。”

    不料杨君山却是摇了摇头,道:“他们两个的账自然是要算的,可总也不能每一次都是咱们杨氏挑头当枪吧?东皇纵远在炎州,宫潜的凉玉星域也在玉州边缘,一个琅郡星域咱们都只能留下君琪一个人,杀了东皇纵和宫潜咱们对咱们没什么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