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幕后推手,希望大增
    “我那大侄子失踪了,你这个当爹的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

    整个杨氏家族上下,敢以这种口气与杨君山说话的,也只有杨君秀一人了,哪怕是杨君琪在面对杨君山的时候,往往都会多出几分拘谨。

    杨君山站在西山大舟船头,闻言笑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他的身上有着我的附身秘术,又有你们这些长辈送给他的诸多保命之物,等闲大罗仙尊都未必能够杀死他,况且以我与他之间的血脉感应来看,这小子如今非但安然无恙,甚至于血脉气息都活跃了不少,看样子应当是得了什么机缘让修为得以提升。”

    “你这当爹的心可真够大的,别忘了跟他一块失踪的还有一位修为实力以及心智手段都不在他之下的欧阳佩林!”杨君秀又道。

    杨君山不以为意道:“正因为那欧阳佩林心智高绝,才更加不会加害瑜儿,如果他有这个能力的话。”

    杨君秀闻言若有所思。

    杨君山见状也不再多言,而是出神的看向了前方的星空深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话说,哥,你为何只将君琪妹子一个人留在琅郡星域?”杨君秀有些不解道:“魔域血都初平,星域之中应当还有不少魔罗余孽流窜,且琅郡星域之中原本也不止魔域血都一家,尚有一些本土宗派残存,再加上玉州星宫其他各派的瓜分,单凭她一个人和几个家族子弟,想要保证杨氏在琅郡星域的利益,恐怕有些势单力薄吧?”

    说到这里,杨君秀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笑着补充道:“不明情况的族人,恐怕还会以为你对她仍有成见,在变相流放她呢。”

    杨君山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道:“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收复魔域血都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由西山杨氏牵头,可实际上背后的推动者却是普元天尊。”

    “他?”杨君秀满脸惊奇道:“难道不是因为丁师侄还有……”

    说到这里,杨君秀也不由语气一顿说不下去了:是呀,收复魔域血都这样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为了给一个弟子解除禁锢?而玉州各家宗门的响应似乎也太过顺利了一些,别的且不说,玉霄阁和玉剑门怎么可能动员的比潭玺派还要快?更不要说在魔族的合道天尊出手之后,还是普元天尊出手拦截的。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什么?”杨君秀有些不解。

    “作为一座星界的掌控者,普元天尊怎么会任由这些外域的实力长期驻扎,并在周天星界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杨君山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他以前为什么不着手驱逐这些外域异族之人?”杨君秀想了想,又接着道:“而且严格来说,我也该算作是他要驱逐的人吧?”

    杨君山看了气鼓鼓的义妹一眼,笑道:“别担心,你不是,你是本土妖修,自然也是道族一员。”

    杨君秀有些不太相信,指着自己道:“我也算?”

    “为什么不算?”杨君山反问了一句,接着道:“作为一方界主,却是没有海纳百川的心胸气度,又怎么可能有底气去问鼎仙路至尊?”

    “仙路至尊?混沌境仙尊?”

    杨君秀若有所思,道:“他在幕后推动驱逐外域异族势力,是否也与此有关?”

    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普元天尊恐怕距离真正的仙路至尊已经越来越近了,甚至可能已经到了随时可以进阶的地步,否则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推动这件可能会触动星空多方势力之事。”

    杨君秀歪着脑袋想了想,道:“那也未必,或许是还可能是因为他发现驱逐这些外域异族修士,才是他能够进阶混沌境的关键。”

    杨君山闻言愣了片刻,这才缓缓道:“这一点我倒是不曾想到的。”

    杨君秀则道:“不过我大约却是已经明白了哥哥你只将君琪妹子一个人留在琅郡星域的缘故,想来也是不愿给普元天尊留下一个贪心不足的印象,毕竟普元天尊才是整个周天星界的界主。”

    “嗯,”杨君山微一点头,继续道:“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周天化界之后,作为一座大型星界至今仍处于不断的扩张之中,以西山杨氏的力量,如今哪怕是连整个西山星宫都还远不曾完全掌控,再想要贪图琅郡星域的地盘,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君琪留在那里便是西山杨氏的一种态度,这样将来便可以视事态的发展而做进一步的调整。”

    杨君秀闻言则取笑道:“哥,

    你好狡猾!”

    杨君山摇头失笑,正待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听得身后有家族子弟大声喊道:“快看,西山星宫到了!”

    兄妹二人闻声向前望去,果然见得远处西山星宫的轮廓已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杨君山虽然重塑了元磁山,可在经过先前一场劫难之后,元磁山本身却已元气大伤,以前那般仙气缭绕的仙家气象已然消失不见。

    虽然在重新接续灵脉,再加上整个大五行雷光连环仙阵的体系反哺,元磁山本身已然在恢复,可实际上没有百余年的积累,很难恢复原本的模样。

    不过这一切在江心仙尊从琅郡星域带回了地阴寒泉,杨君山将寒泉水脉融入到元磁山的地脉体系当中之后,便渐渐有了很大的改观。

    水脉之中散逸出来的寒煞被杨君山以阵法禁锢在泉眼周围,但寒气却向外扩散出来,先是令整座元磁山的山顶之上蒙上了一层白雾,紧跟着山体之上开始有寒霜凝结,前后差不多仅仅七天的时间,元磁山的山顶之上已然覆盖了一层冰雪,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带了一顶白色的帽子。

    元磁山山顶之上寒风彻骨,然而当江心仙尊从泉眼所在的山洞之中出来的时候,却是满头大汗,双目充满了血丝,看上去疲惫异常。

    见到杨君山的时候,江心仙尊勉强一笑,道:“幸不辱命,水脉本身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现在已经可以使用了。”

    从地阴寒泉的水脉迁移到元磁山的这七天当中,杨君山并未急着解除丁如兰身上的阵衣禁锢,而是首先让江心仙尊稳固水脉本体,助他将水脉与元磁山自身地脉融为一体。

    因为地阴寒泉本身的特殊性,哪怕是杨君山与江心两位仙尊联手,也不得不在这七天当中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一丝差错。

    杨君山倒还好,江心仙尊这七日不眠不休,神识、精力消耗却是不小。

    “有劳江兄了,且先去休息几日,待得杨某为小徒解了禁锢,而江兄也养足了精神,便可尝试借助地阴寒泉重塑仙躯,冲击金身仙境了。”

    听到杨君山之言,饶是江心仙尊事先早已知晓,此时却也不免心头火热,连带着原本神色间的倦意都消散了不少。

    待得江心仙尊先行离开之后,杨君山沉声道:“庞道友,你的方法当真万无一失么?”

    杨君山身后传来庞竺的声音,道:“属下哪里敢保证万无一失,但我天蓬一族曾多有前辈族人借助此秘术重塑、稳固仙躯,并得以进阶金仙,却是不会有假!”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看向山顶另外一侧,道:“兰儿,江道友和庞先生的话你也听到了,为师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可愿意行险一试?”

    丁如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山顶的白雪之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朵雪莲在冰雪之中遗世独立。

    “老师尽管放心出手便是,徒儿知道该怎么做。”丁如兰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恬静,似乎并没有因为其中的风险而浮现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杨君山微一点头,转头向着身后的庞竺示意。

    “地阴寒泉难得,我天蓬一族多是得到一瓶,甚至只有一杯,然后一口饮入腹中,让其中的泉水精华由内而外扩散,再辅以我天蓬一族的秘术缓慢炼化。”

    庞竺缓缓说道:“不过如今元磁山上却是有着一整条水脉泉眼,倒是可以用更为奢侈的方法,丁小友在饮下泉水之后,不妨再将全身浸入泉池之中……”

    庞竺的天蓬秘术早已告知了丁如兰,如今不过是杨君山不放心,让他再次叮嘱而已。

    丁如兰耐心听庞竺讲完,点头表示明白,转身便要向着泉眼所在的山洞之中走去。

    “丁小友,”庞竺忽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大声道:“千万记得,在饮下泉水和浸入泉池的时候,千万不用动用体内丝毫仙元,否则这秘术便无从施展了,当然,这也是最为凶险的地方。”

    丁如兰闻言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却是惨然一笑,道:“庞先生或许并不知道,被地阴寒泉冰封对于晚辈而言实则并不陌生。”

    说罢,便没有再理会目瞪口呆的庞竺,丁如兰向着杨君山轻轻一拜,转身便走入了山洞之中。

    望着丁如兰的身影消失在山洞深处,庞竺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杨君山略带激动道:“仙尊,丁小友脱困希望大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