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沁瑜失踪,君琪留驻
    “……瑜哥儿给我的守护项圈虽然替我接下了欧阳佩林的一击,但那一击力量远超我能承受的极限,当时就觉得脑子一懵,整个人在飞出去的时候便已经晕了过去。”

    巴山悄悄抬头看了看眼前之人,接着道:“就在飞出去不久,一阵剧痛从头上传来,将我从晕厥当中疼醒了过来,却看到我原来居然是一个雷劫境的魔修给偷袭了。”

    “似乎是因为事起仓促,那雷劫魔修也并未尽全力,或许只是下意识所为,而且俺们巨猿一族传承的锻体术也还不错,所以这里虽然被打破了,却没伤到脑袋里面。”

    巴山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鬓角处,那里原本的伤口已经愈合,如今看上去只剩下一些红肿。

    “金毛儿,说重点,你到底看到沁,杨沁璋没有?”杨沁琅有些焦躁的问道。

    “稍安勿躁!”

    坐在旁边的杨君琪先是看了杨沁琅一眼,然后才和颜悦色的看向巴山,道:“不要着急,你慢慢说!”

    在经历了元磁山一战之后,杨君琪又在瑜城以东的地域与魔族修士大战了一通,期间还曾以千年雷击桃木剑斩断了一位元神仙境魔修的胳膊,给这里与魔域血都那些魔罗修士大战的杨氏修士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这也让她重新得到了杨氏家族上下的尊敬,特别是杨君山的肯定。

    这也是为何此番杨沁瑜与巴山返回魔域血都带回关于欧阳佩林和杨沁璋的消息之后,由杨君琪代替杨君山问询经过的缘故。

    “谢十姑姑!”

    巴山先是向着杨君琪谢过了,然后接着说道:“我因为当时体内仙元涣散,无法反击,但好在神识还勉强可用,而正好本命法宝五金棒随后飞来,于是我便在中土勉强改变了其轨迹,从身后将那个雷劫魔修给一棍捅死了。”

    “不过因为神识的强行调动,我又再一次陷入了昏迷当中,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大约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在收拢了体内涣散仙元勉强能够行动已经是在一个时辰之后了。”巴山又道。

    杨君琪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没有看到杨沁璋?”

    巴山点头道:“没有,不过我在取回五金棒的时候,发现那个被我干掉的雷劫魔修的身上似乎被人动过,上面的储物法宝以及有用的东西都已经被搜走。”

    “之后我又在一颗陨石之后发现了一处斗法乱战的痕迹,还发现了一具被一种诡异神通腐蚀了大半个身躯的尸体,这具尸体身上也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应当也被人动过。”

    “那这具尸体是不是杨沁璋的?”杨沁琅忘记了刚刚杨君琪的告诫,再次心急的问道。

    巴山很肯定的摇头道:“不是,我认识他,那具尸体虽然只剩下了一半,但我还是能够肯定那不是杨沁璋。”

    “那后来呢?”杨君琪看了杨沁琅一眼继续问道。

    巴山道:“后来我便去了瑜哥儿与那欧阳佩林大战的地方,却发现他们两个早就已经不见了,不过我很快又找到了欧阳佩林手下两位仙境魔罗的尸体,不过那两具尸体上的所有东西也被人搜走了。”

    “我担心瑜哥儿与欧阳佩林斗法会出意外,便继续向着周边一带星空搜索,但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二人,倒是在距离这里百余里之外再次发现了一具华盖魔修的尸体……”

    “他身上的东西也已经被搜刮干净了?”杨沁琰笑问道。

    巴山闻言一怔,可随即又点了点头道:“呃,是的。”

    杨沁琰笑道:“十姑姑,看样子这杨沁璋非但没有受到损伤,反倒是渔翁得利,成了最大的赢家。”

    杨君琪“嗯”了一声,看向杨沁琅笑道:“这下,你放心了?”

    杨沁璋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不管怎么说,杨沁璋已然叛出了杨氏家族,他先前所表现出来的担忧和焦虑却是不合时宜的。

    杨君琪倒也没有在这一点上过多苛责,而是道:“这些人从魔域血都逃跑之前,先行潜入大罗魔尊宫潜的寝宫盗走了不少宝物,如今除了欧阳佩林,其他几个魔罗修士身上的宝物怕是尽数集中在了杨沁璋一个人的身上,听你们说他如今修为也才不过华盖境,这意味着什么想来你们也已经明白了?”

    说罢,杨君琪的目光看向了在场的所有杨氏族人。

    杨沁琰笑道:“十姑姑放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要我们不将这些消息透露出去,想来也没人知道他的身上带着从宫潜魔尊那里盗走的大量宝物。只不过……”

    杨君琪低低“哼”了一声,道:“想说什么就说,这里没外人!”

    杨沁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道:“只不过这么多宝物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现在肯定躲到什么地方不敢现身,只要不出意外,怕是用不了多久他的修为便会有突飞猛进的增长,如有机会再次相见,说不定他就是元神境的魔尊,甚至是金身仙境的魔尊也说不定,他在魔修的道路上走得越远,恐怕就越发的不能回头了。”

    杨沁琰说罢,在场几位杨氏族人各自沉默不语。

    杨君琪的神色倒是古井无波,但也沉默了片刻这才再次看向巴山,开口问道:“那些尸体你是如何处理的?”

    杨沁琅等人闻言顿时一震,齐齐将目光看向了巴山。

    巴山心中一动连忙答道:“十姑姑放心,那些尸体都已经被我用妖火化成了灰烬,再不会有人从尸体上看出什么。”

    杨君琪这一次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道:“嗯,不错,还算机灵!”

    巴山被人夸赞,顿时咧着嘴笑了起来,旁边的杨沁琅等人也齐齐松了一口气,也跟着笑了起来。

    杨君琪咳了一声,又道:“那瑜儿呢,你当时可找到了什么迹象?两个金仙交手是何等声势,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失踪?”

    众人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巴山连忙小心道:“回禀十姑姑,金毛儿我在将那些魔修尸体焚毁之后,将那片星空方圆千里都找遍啦,可就是没有找到瑜哥儿的踪迹,原本我向着瑜哥儿是金仙,再怎么也不大可能吃亏,他找不到我已经先回了魔域血都也说不定,所以我便先赶到这里来啦,哪里想到瑜哥儿居然没回来!”

    “会不会是返回了西山大陆?”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说话之人却是先前一直坐在角落不曾开口的欧阳旭林。

    此番征伐魔域血都,作为西山杨氏的炼器大宗师,欧阳旭林原本是不用参与的。

    但作为当初玉州欧阳家族的幸存者,欧阳旭林执意要前往魔域血都,最终还是在杨君山点头同意之后,这才上了西山大舟。

    杨君山与杨君琪等如今杨氏家族第一代的修士,自然明白欧阳旭林如此执着前往魔域血都的原因。

    但在听到欧阳佩林事先早已逃脱的消息之后,欧阳旭林在失望之余心中却不知为何多少又有那么一点庆幸。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觉,让欧阳旭林很是有些无所适从,但在听到巴山赶来,并带来了关于欧阳佩林的消息之后,他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杨君琪摇头道:“并未收到瑜儿返回西山的消息。”

    杨沁琅担心道:“不会出什么意外吧?魔族之人想来残忍狡诈,那欧阳佩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真要一对一公平较量,沁瑜自然不怕,怕就怕对方施展出什么盘外招。”

    巴山闻言一下子跳了起来,一头黄毛炸立而起,神情激动道:“瑜哥儿肯定不会有事的,他虽然进阶金仙不久,可他身上有多少保命护身之物?等闲两三位金仙联手也不可能伤他分毫。”

    “金毛儿别急,我只是说说而已!”杨沁琅连忙劝道。

    杨君琪也点头道:“瑜儿真要有什么意外,你们四伯现在也不会忙着与江心仙尊、庞竺道友二人迁移地阴寒泉。”

    巴山闻言这才缓缓的平静下来,其余几位杨氏修士也各自松了一口气,众人间的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

    杨沁琰笑道:“地阴寒泉虽然非同小可,但江心前辈有仙器控水旗在手也不算什么难事,有庞竺先生他们相助便已经足够了,四伯又何必亲自动手。”

    杨君琪脸色一沉,责道:“江心仙尊修为虽然与你四伯相差甚远,但到底是你等前辈,他又与你四伯同辈至交,你四伯怎可在好友面前自持身份?”

    杨沁琰闻言连忙老老实实道:“是,侄儿知错了。”

    几人正猜测着杨沁瑜此时去了何处,又为何直到现在都不曾返回,忽然间有一道雷光炸开,上官雷的身形从中显露了出来,见到众人在此,大声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江心仙尊已经将地阴寒泉的整条水脉都迁移到了西山大舟之上,家主大人就要先行启程返回元磁山了,家主大人让我问你们是一起跟着回去,还是留在这里驻守?”

    杨君琪闻言一怔,道:“地阴寒泉要迁移到元磁山吗?”

    上官雷理所当然道:“还能迁到哪里去?丁小姐可不就被禁锢在了那里?”

    杨君琪点了点头,道:“你回去告诉四哥,我代表西山杨氏留驻魔域,哦,留驻琅郡星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