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杨沁瑜以一敌三
    欧阳佩林一行熟人仓皇逃出琅郡星域,直到发现身后并无人追赶,这才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逃出来了,魔域血都现在恐怕已经完了!”

    断臂魔修回望琅郡星域所在的星空,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都要多亏了欧阳道友,若非欧阳道友带着我等事先有所准备,此番我等怕不是也要成了西山杨氏和玉州各派的刀下游魂。”

    修罗仙立马向濮阳佩林奉承道。

    断臂魔修想了想,向欧阳佩林问道:“欧阳道友,不知道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我们准备去往何处?”

    众人闻言也顾不上身心的疲惫,一个个将目光盯在了欧阳佩林的身上。

    欧阳佩林明白,这些人之所以跟着自己,在魔域血都的时候,一来是因为自己修为最高实力最强,二来则是大家需要团结起来共同应对外域一系的打压。

    但现在众人惶惶若丧家之犬,若是自己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出路,恐怕立马便会作鸟兽散。

    好在欧阳佩林心思缜密,对此早有所考虑,略微沉吟便道:“我们去桑州星宫!”

    “为何是桑州?镔州星宫距离我们岂不是更近?”断臂魔修下意识问道。

    “我等何不干脆离开周天星界?”修罗仙则干脆这般问道。

    欧阳佩林解释道:“先说为何不去镔州,镔州虽然距离我们最近,但镔州也是周天星界各大星宫之中局势最为稳定的一处区域,我们这一伙人从道境到金仙,一旦进了镔州,立马便会暴露在镔州各方势力的眼皮子底下,而因为魔域血都前车之鉴,他们是决然不可能容易我等的。”

    断臂魔修闻言不由的点头认可。

    镔州是周天星界当中比较幸运的一座地域,镔州星宫在周天化界之前,便少受外域势力的侵扰,直至化界之后,镔州星宫的局势一直都趋于稳定。

    然而相对安稳的环境却并未令镔州修炼界的整体实力事先大幅提升,而是一直以一种不温不火的速度提升着,再加上镔州地域相对狭小,资源贫瘠,人口较少,宗派势力也相对简单,直至现在各家宗派也只有一两位元神仙尊撑着门面,至少还不曾听说镔州星宫哪家宗派已经有了金仙坐镇。

    这与玉州星宫的变化相比简直便是天壤之别。

    要知道,在周天化界之前的玉州,修行界的实力在整个周天世界几乎位列倒数第一,而那个时候的镔州修炼界整体实力,至少要强于玉州和凉州。

    然而自玉州撼天宗覆灭之后所引发的一系列混乱以及势力重组之后,玉州修炼界的整体实力已经随着西山杨氏的崛起而成为周天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

    即便是在周天化界之后,西山杨氏将前玉州瑜郡以及璋、瑶、琳之部分独立出来另立西山星宫,余下的玉州星宫仍有玉霄阁、玉剑门以及潭玺派等三大宗门鼎力,整体实力仍旧稍胜镔州星宫一筹。

    若是在往常,镔州这样实力相对孱弱的地域最是适合欧阳佩林等魔族修士,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要想不被杨君山跨星宫追杀,躲到相对混乱无序的地域才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我们此番的目的地是桑州!”

    欧阳佩林看了众人一眼,继续道:“桑州自灵溢宗实力大损之后,各派以及外域势力纷起,相互征伐之下,如今已然成为整个周天星界最为错综复杂的区域,甚至比之炎州那样本土势力与外域势力泾渭分明的地域还要混乱,而且桑州星宫各地山高林密,正适合躲藏,我等便是闯入想来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正适合我等休养生息。”

    “至于说前往外域,”欧阳佩林顿了顿,看向众人问道:“你们对于外域星宫了解多少?”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随后便是面面相觑。

    欧阳佩林见状叹道:“恐怕咱们这些人所有对于外域的见识,甚至还及不上杨沁璋小友一个人吧!”

    说来也是好笑,除却杨沁璋之外的欧阳佩林等人,在转修魔罗之道的时候,修为都不甚高,周天也尚未化界,对于外域星宫的了解几乎为零。

    而待诸人修为有成之后,却因为各自转修魔罗之道,隐藏自身还来不及,又哪里敢通过凌霄殿前往外域星宫游历?

    待得周天化界之后,欧阳佩林等人前往外域星宫倒是没了障碍,却又因为身处周天道族环伺之下,宫潜魔尊不得不将势力完全收缩在魔域血都之中,同时又对魔域血都上下掌控极严,以至于欧阳佩林等不受宫潜待见的本土魔罗修士,连走出魔域血都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不要提游历星宫各界了。

    这也导致了哪怕是如同欧阳佩林这般的金仙境魔修,对于周天星界之外的事情,大多也是道听途说,甚至反而不及杨沁璋这样前西山杨氏的嫡传子弟来得见闻广博。

    欧阳佩林的解释令众人再无疑虑,一行数人在星宫之中转而向着桑州星宫所在的方位飞遁而去。

    然而众人在星空之中仅仅飞遁了不到两日的功夫,一场不期而遇的遭遇令几位周天本土的魔修修士前途未卜起来。

    杨沁瑜在见到前面几人的时候,神色看上去也有些发懵。

    星宫广阔无垠,或许便是传说中的不是冤家不聚头,杨沁瑜只是在横渡星宫的过程当中,突然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心血来潮之下赶来查看,不料却遇上了正向桑州星宫飞遁途中的欧阳佩林一行人。

    当然,还有在这一行人当中身处最后的杨沁璋。

    “冤家路窄!”

    双方都是对各自知根知底的存在,在见面的一刹那便已经各自出手,没有丝毫的犹豫。

    欧阳佩林等人本就是为了逃命,自然不可能奢求罪魁祸首的儿子会放他一马。

    而杨沁瑜虽然重塑仙躯进阶金身仙境不久,可身为杨君山的长子,自然也不会对几个丧家之犬让步,甚至隐约间还有些许跃跃欲试的兴奋感。

    欧阳佩林的神通很有特色,只见他将一口本源魔气喷出,那魔气在星空之中时而化作一柄魔刀,时而化作一片魔焰,时而又化作一根魔索,变幻多端,斗法之中很是让人无从琢磨,让杨沁瑜应付起来也颇为头疼。

    欧阳佩林的这种斗法方式源自于他曾经出身的欧阳家族家传神通“吹气成兵诀”,后被他结合魔族的修行方式以及神通进行改造,逐渐形成了一种个人风格极为鲜明的斗法方式。

    况且欧阳佩林的身边还有两位帮手,尽管断臂魔修的实力大损,修罗仙也同样是重伤未愈,且二人元神仙境的修为也差了杨沁瑜一筹,但与欧阳佩林联手之后,从一开始便稳稳占据了上风。

    事实上杨沁瑜原本也就不擅长这种灵巧多变的斗法方式,西山杨氏的斗法方式从杨君山起,所擅长的便是一力破万法这般大巧若拙的法子。

    因此,尽管杨沁瑜并不惧怕三人联手,但从一开始,他便陷入到了被动挨打的困境当中。

    好在杨沁瑜本就精于守御,而类似于这样的斗法场面,对于他来说已然是司空见惯。

    杨沁瑜只管将御天盾祭起,整个人便如同一只缩于背甲之中的玄武,任凭欧阳佩林等三人以各种魔罗神通狂轰滥炸,却始终无法伤到他分毫。

    而每当杨沁瑜抛出赶山鞭,附近便会有一颗星辰破碎,无数的碎片化作流星向着欧阳佩林等三人砸去,令三人手忙脚乱。

    很快,欧阳佩林等三人虽然仍旧在围攻杨沁瑜,却在不知不觉间各自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开很远。

    而就在杨沁瑜与欧阳佩林等人大战之时,杨沁璋等四位道境修士因为无法置喙其中,反而需要躲避三位大神通者的斗法余波,而向着远处躲避开去。

    然而待得四人躲到数十里外一颗巨大的行星之后的刹那,杨沁璋便被其他三人给围了起来。

    杨沁璋神色一变,暗自戒备的同时开口质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一位雷劫境的魔修冷笑道:“也没什么,我们只是觉得星空这么大,那杨沁瑜出现的也实在是太过蹊跷了些!”

    杨沁璋脸色一变,冷笑道:“怎么,难不成你们还以为是我将他招来的不成?”

    “那可也说不定!”另外一位修为与杨沁璋相若的魔修寒声道:“不管怎么说,你曾经也是西山杨氏的嫡传子弟,谁晓得你与曾经的族人之间是否还有联系?又或者,你干脆便是西山杨氏打入魔域血都的内奸?如今我等落魄潜逃,你自觉任务完成,便要脱离我等回归杨氏,临走前顺便将我等作为一份儿大礼奉上,说不定返回杨氏之后还能讨那杨君山欢心。”

    “愚蠢!”

    杨沁璋冷笑道:“你们可知我加入魔域血都是谁人为之接引?”

    见得三人沉默不言,杨沁璋高声道:“是欧阳魔尊!”

    “你们三个怀疑我暗通西山杨氏,难道是认为欧阳魔尊眼瞎吗?”

    杨沁璋冷冷的看向围着自己的三人,见得三人目光均不敢与之对视,随即嘴角一掀,冷声道:“又或者说,你们以为欧阳魔尊与杨某本就同为西山杨氏的棋子?”

    “杨沁璋,你莫要胡说八道!”

    三人当中唯一不曾开口的那位魔修沉声道:“我等自然不会怀疑欧阳魔尊,但那杨沁瑜出现的实在太过蹊跷,由不得我等多想,你若真是坦荡,何不束手就擒,待得魔尊三人击败那杨沁瑜之后,听从魔尊发落便是!”

    “束手就擒?”

    杨沁璋面露讥诮之色,非但没有放松警惕,反而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法宝,道:“你我等虽然是中途转修魔罗之道,可魔罗两族是何等修行处世之道你我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杨某却是怕自己这里刚束手就擒,转头三位便要手起刀落,杨某怕是连个为自己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哼,冥顽不灵,你莫不是以为在我等三人围攻之下,尚有翻盘的可能不成?”修为最高的雷劫境魔修冷笑道。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骤然间一声惨嚎从数十里之外的虚空之中传来,然而在场几位道境魔修却均脸色大变,因为听那声音,似乎正是断臂魔仙口中发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