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续)
    宫潜魔尊在被杨君山从虚空当中打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明白他不可能在杨君山与杨君秀的手中逃脱。

    他倒也果断,什么大罗仙尊的面皮,在生死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了,当机立断便开始呼救。

    杨君山显然没有想到宫潜魔尊居然这般光棍,眼见得形势不妙,第一时间便向着本族合道天尊求救,一时间反倒是令他不敢全力出手。

    好在杨君秀对于自家义兄有着绝对的自信和信任,第一时间便驾驭着虎魄巨刃向着宫潜魔尊斩来。

    宫潜魔尊也顾不得再求救,连忙驾驭本命魔叉架住了巨刃,双方一阵“叮叮当当”,仅仅只是声响就将沿途不少正在交战的道、魔两族修士震晕了过去。

    宫潜魔尊的魔叉胜在品质较高,而杨君秀的巨刃则因为如意铁的存在而灵活多变,双方缠斗一时间倒也拼了个旗鼓相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片远比杨君山所召唤而来的雷云风暴还要巨大的阴影已然笼罩在了魔域血都上方的星空之外。 一流小站首发

    一片片漆黑的火焰突然出现在雷云风暴的周围,原本在星空的掩映之下无法用肉眼看清的漆黑火苗在雷云的边缘烧灼,就像是冷水滴入了热油当中,一下子在如同鞭炮齐鸣的脆响声当中炸开了一圈细碎的电芒。

    然而在这一圈电芒泯灭之后,高悬于魔域血都上空的雷云风暴明显缩小了一圈,而后紧随着便又是一圈电芒泯灭,雷云再次缩小一圈,如此循环往复……

    杨君山不是没有跟合道天尊有过交手,九天星界之外,他借助西山大舟之势,在精准的谋算之下,甚至曾经将长青天尊这位合道存在搞得狼狈无比。

    不久之前更是借助大五行雷光连环仙阵将阎罗天子这位合道天尊都镇压在了曲武山之下。

    但杨君山自己却明白的很,无论是长青天尊还是阎罗天子,这二人本身在合道天尊当中都是垫底的弱者,而自己又是在百般谋算之下,以有心算无心,这才一再得手,实际上双方的正面交锋几乎没有。

    面对真正寻常的合道天尊,别说如同普元天尊这般顶尖的大神通者,便是那位孟婆婆,本身只是一具三尸化身,当时那等破天覆地的威势,便至今令杨君山心有余悸。

    不过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杨君山在进阶三花聚顶的大罗圆满之境后,实力与之前相比,已然不可同日而语,而魔族的天尊即便隔空出手,本身实力却也未必能够及得上孟婆婆那般存在。

    当然,杨君山真正的底气还是因为这里是周天星界,是道族的根本之地,魔族天尊或许会因为骤然一击而避开普元天尊的阻拦,但也仅仅只是一击罢了,剿灭或者驱逐外域势力,从根本上而言,维护的仍旧是普元天尊自身的利益,普元天尊自然不可能让外域天尊有一而再再而三干涉周天星界内部的机会。

    眼瞅着孕育开天神雷的雷云风暴在魔族天尊的魔焰烧灼之下不断缩小,杨君山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只见他伸手在额头之上轻轻一拍,一道本源之气冲天而起,当中一团紫黑元气冲入魔焰之中。

    隐约之间,只见笼罩在雷云上空的黑影正在急剧缩小,然而仅仅片刻之后,黑影便停止了缩减,比之先前也不过才削减了三分之一而已。

    杨君山似乎对此并不意外,而是在第一时间便将手中的破天锏抛出。

    破天锏直接穿入黑影之中,在虚空的一片扭曲与错裂当中,笼罩在星空之中的黑影就像是被打破了容器的一盆水一般,迅速的向着裂口下陷并形成了一团无形的漩涡。

    然而在杨君山连续两道本命仙术神通的打击之下,笼罩在雷云周围的黑焰居然仍旧未曾被湮灭,反倒是魔域血都上空的雷云风暴已经被烧灼的将近泯灭。

    宫潜魔尊见状,一边与杨君秀交战,一边大笑道:“杨君山,就凭你也想抵挡黑魇魔尊的本命魔焰,简直就是螳臂当车!”

    杨君山对于宫潜魔尊的嘲讽充耳未闻,身形反而突兀的向上跳起,径直冲进了在泯灭了雷云风暴之后,至少尚剩余三分之一的由黑焰形成的魔影之中。

    “哼,自寻死路!”宫潜魔尊冷哼一声。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一道鞭影突兀的绕过了本命魔叉的阻拦,“啪”的一声甩在了宫潜魔尊的身上。

    “跟姑奶奶打架居然还敢分心!”

    杨君秀大吼一声,身化白虎原形向着宫潜魔尊扑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魔域血都某处边缘偏僻之地,已经聚集在这里的欧阳佩林一行数人也正仰头望着杨君山与魔族合道天尊的这场对决。

    这个时候,欧阳佩林忽然低下了头,沉声道:“不用看了,准备走吧!”

    断臂魔修惊愕道:“为何?似乎尚未分出胜负!”

    话音刚落,便见得魔影之中的虚空漩涡突然加大,原本已经停滞的魔影急剧收缩,直至尽数消失在星空之中的刹那,碎裂的虚空之中,杨君山手持破天锏重新出现在了魔域血都之上。

    断臂魔修还在惊呼,欧阳佩林已经转身离开,身后几位心腹也紧随身后,断臂魔修见状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欧阳佩林等人一位金仙,两位元神仙,再加上几位道境修士,一伙人实力不弱,离开的时候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只不过这几人的离开早有预谋,道族一方想要阻拦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就在杨君山最终挡住了魔族合道天尊的魔影黑焰一击的时候,似乎也彻底激怒了这位远在星空彼端的魔族天尊,却见星空深处一层层的虚空开始折叠,并不断的在拉近与魔域血都的距离。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一道耀眼的镜光同样横跨虚空而来,于中途照耀在褶皱的虚空之上,原本折叠的虚空在瞬间又被镜光抚平。

    “普元,你又要与本尊为难?”

    星空深处,一道带着恼怒的意念在回荡。

    一声轻笑同样在星空之中响起:“黑魇道友,是你的手伸得太长了!什么时候轮到黑魇你在老夫的地盘之上以大欺小!”

    这道意念说道最后,语气已然专为严厉!

    黑魇魔尊的意念在这个时候语气一转,瞬间放低了姿态,道:“宫潜乃是我魔族破具潜力的后辈,本尊要带走他,还望普元道友给本尊一个面子。”

    普元天尊冷笑一声,道:“黑魇道友问错人了,你那本族晚辈得罪的可不是老夫!”

    黑魇魔尊还待要再开口,却忽然从魔域血都之中传来一声惨叫,一下子激怒了他。

    “哼!”

    一道意念在杨君山的耳边骤然炸响,震得他一时间心神动摇。

    “小子,你胆子不小,敢在本尊面前杀人,很好,嘿嘿,很好!”

    黑魇魔尊的意念在杨君山的头脑之中回荡。

    便在这个时候,普元天尊的意念同样传来,同时也一下子抚平了黑魇魔尊意念之中的攻势,沉声道:“黑魇,你这么做过界了,难道还要老夫也去你魔族的老巢观光一番不成?”

    黑魇魔尊冷哼一声,最终却是再无动静。

    杨君山与身边不远处的杨君秀相互看了一眼,却都能够看到彼此目光之中的余悸。

    杨君山连忙向着星空拱手道:“多谢天尊再次相助!”

    “好自为之!”

    影影绰绰间,似乎有一道意念在他的耳边回荡并远去。

    之前便在普元天尊与黑魇魔尊在星空之中交手的同时,在以三花聚顶的神通合击之术勉强挡住了黑魇魔尊的魔焰烧灼之后,杨君山返身回到魔域血都,便以破天锏一举击飞了宫潜的本命魔宝。

    宫潜自然不甘心引颈就戮,原本弥漫在身周的护身魔雾,突然因为从体表迸射而出的血气而染成了一团血雾,而后身形化作一道血光便向着魔域血都之外强行遁逃而走。

    岂料杨君秀对此却早有准备,化作原形的白虎张口发出一道无声的咆哮,浓郁的白虎煞气冲出,一举破掉了宫潜的血遁秘术。

    宫潜从血雾遁光之中掉出,杨君秀已然持着虎魄巨刃临身,一道斜着将宫潜劈做两段。

    不过作为大罗魔仙,宫潜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便被斩杀,在肉身破碎的刹那,宫潜的魔魂已然从中遁出,再次试图遁走,而这一次遁逃的速度似乎比之先前更快。

    然而便在魔魂刚刚遁逃处数里之遥,便见得半空之中一道电芒一闪而逝,再看那魔魂时,却见它已然被一根完全由雷电组成的长矛穿透,而魔魂正在雷电本源的消磨之下一点点泯灭,隐约间还能够看到宫潜那张痛苦嘶吼却完全没有半点声音发出的脸。

    杨君山微微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再次确认一下吧,大罗魔尊不会那么轻易的陨落。”

    杨君秀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巨刃一甩,原本已经被劈成两段的魔躯已然化作一团肉糜,而后又在杨君山一道道雷光“沐浴”之下一点点湮灭,直至化作虚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