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打破魔域血都
    琅郡星域魔域血都某地。

    几位心腹在欧阳佩林事先的通知下,暗中相聚于此。

    “我要是杨君山,绝对会在这个时候发起对魔域血都的攻击!”

    在见面的第一时间,欧阳佩林便语出惊人。

    “怎么可能?”

    一位失去了一条手臂,伤口还在不时的受雷电之力烧灼的魔仙,一边因为疼痛而龇牙咧嘴,一边说道:“虽说杨君山突然出现,西山杨氏这一次大获全胜,可在各方势力联手攻击之下,杨氏家族也不是没有损伤,别的不说,单单是咱们在西山大陆东北怀瑜县附近做的那一票,就足够令杨氏肉疼了,这个时候杨君山应该做的是安抚伤患,恢复重建才对,哪里还有余力来进攻魔域血都?”

    欧阳佩林轻蔑的看了魔仙一眼,道:“连你都能这么想,可见现在整个魔域血都上下都不会认为杨君山来攻,松懈大意之下,岂不是正好被那杨君山所趁?”

    欧阳佩林仅有的两位仙境手下中的另外一位,是一位元神境的修罗仙,闻言道:“就算如此,那杨君山也未必就能攻破魔域血都吧?魔域血都从罗闲魔尊建立到现在已有两三百年的历史,魔族与修罗两族修士苦心经营,如今更有宫潜魔尊坐镇,怎么会被轻易攻破?”

    “那杨君山的实力如何,想来你们也见到了,虽然当时我等得到命令急于撤退,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现在已经陆续有消息传来,虽然尚不明确,但杨君山此番镇压了一位闻名星空的大神通者却是再无疑问,更兼此人乃是阵道大仙师,连河洛星宫太阳、太阴两位星主都礼遇有加的存在,难道你们觉得他破不得魔域血都?”

    欧阳佩林一番话说得两位仙境手下默不作声,其余四位仙境之下的魔修与修罗族修士就更不敢出声,而这四位非仙境的手下当中便有杨沁璋。

    那位断臂魔仙咬着牙道:“那为什么是魔域血都,而不是凉玉星域,又或者是炎州星宫的东皇纵?”

    修罗仙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因为咱们离西山星宫最近!”

    欧阳佩林冷声道:“是因为西山杨氏的神通大多克制我魔族和修罗一族!”

    断臂魔仙和修罗仙各自讪讪,欧阳佩林的意思便是他们魔域血都在西山杨氏眼中便是软柿子。

    “我们要不要通知宫潜魔尊?”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小声的传来,众人闻声望去,见得说话之人正是杨沁璋。

    “噗嗤,嘿嘿……”

    三位魔罗仙尽皆嗤笑出声。

    杨沁璋明白怕是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但他一时间却还不晓得自己错在了哪里。

    断臂魔修嘲讽道:“小子,看你也是一副精明的模样,怎得就没有看一看咱们今天聚在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杨沁璋下意识的按照断臂魔修所言,目光向着密室中的诸人扫了一眼,心中顿时恍然,脱口而出道:“本土魔罗!”

    修罗仙冷声道:“还不算太笨,原周天世界的本土修士专修魔罗之道的修士当中,有点成就的就眼前这几个人了,咱们这些人向来以欧阳魔尊为首。”

    欧阳佩林这时道:“他新来日短,专修魔功之后修为一路突飞猛进,心思都在修炼上面,还不曾察觉到魔域血都当中那些外域魔罗对咱们本土魔罗的排斥。”

    “可恶!”断臂魔修怒声道:“魔域血都虽首创于罗闲,可最初却是在咱们这些本土魔罗手中一点点发展壮大的,罗闲死后,原本是咱们本土魔秀掌控魔域血都的最佳时机,可惜没多久却又来了一个宫潜!”

    “不过,”欧阳佩林低声道:“现在对我们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

    修罗仙道:“杨君山未必就能杀得了宫潜,如果宫潜不死,咱们将来的处境还是不会有任何改变。”

    修罗仙则道:“就算杨君山能杀得了宫潜,恐怕也未必敢下死手,宫潜在魔族地位可是不低,杨君山未必愿意将魔族往死里得罪,我猜最多将之重创,然后将整个魔域血都大肆破坏一番泄愤,然后便会退走。”

    密室中诸人闻言都沉默了下来。

    这个时候杨沁璋却突然又开口道:“未必!”

    见得几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他身上,杨沁璋缩了缩身子,低声道:“苏长安死了,那可是杨君山名义上的开山大弟子!”

    ----------

    “此番前往魔域血都,我笨不愿让你一同前往的。”杨君山有些无奈道。

    “这样的好事怎么能错过?”杨君秀笑嘻嘻的说道。

    杨君山摇头道:“你刚刚进阶大罗仙境,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巩固修为,同时坐镇曲武山镇压阎罗天子!”

    “对于我们白虎一族来说,不断的厮杀才是提升实力的最佳途径,这个方法同样适用于修为巩固。”

    杨君秀不服气道:“再说了,你不是将你的身外化身杨霆仙尊留在了西山大陆?有他坐镇大五行雷光连环阵,还会担心阎罗天子逃脱?更何况我进阶大罗仙境之后,包鱼儿和钟九也正处于实力大幅提升的过程当中,二人如今正在曲武山汲取阎罗本源修炼,有过先前那一次经历之后,想来阎罗天子稍有动静,二人便会立马禀报。”

    杨君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杨君秀见得杨君山不再反对她前往魔域血都,心中暗喜之余,立马岔开了话题道:“哥,我不明白,这一次反攻魔域血都,单凭咱们杨氏的力量便足够了,又何必让瑜儿联络玉州行宫的其他宗派参与,这样做岂不是将好处白白分给了他人?”

    杨君山笑道:“打破魔域血都不难,可之后呢?咱们西山杨氏根本分不出足够的人手占据整个琅郡星域,与其到时候咱们撤走,其他势力闻风而动,还不如现在就邀请他们参与进来,把人情做足。”

    “再则说了,打破魔域血都不难,想要剿灭琅郡星域的魔罗修士,咱们杨氏就算勉强能够做到,也不免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玉州各派参与进来,或许会令咱们的收获有所降低,但能够有效的避免家族子弟的伤亡,这买卖还是划算的。”

    杨君秀闻言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就罢了,只是我担心到时候那宫潜打不过你我,便要招人相助,那宫潜好歹一位大罗仙尊,你我联手要置他于死地,魔族那些大神通者定然不会袖手,那个什么孟婆婆的就是前车之鉴,万一再有魔族合道天尊出手,怎么办?”

    想起那日孟婆婆出手援救阎罗天子时的场景,杨君秀仍旧心有余悸。

    在当时那等神威之下,杨君秀便是进阶大罗仙境也无从抵挡。

    杨君山笑道:“这里可是周天星界,普元天尊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杨君秀不以为然道:“总也不能每次都将希望寄托在人家普元天尊身上吧,这可不是哥你的风格。”

    杨君山“哈哈”笑了两声,解释道:“外域势力插足周天星界,你以为普元天尊便愿意么?只是他不好亲自出手而已!此番有我等出手,普元天尊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任由合道天尊出手破坏?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作为承载道族的基本盘,周天星界以及道族自身实力的消涨,可能与普元天尊这位道族的创立者和族长将来能否登临仙路至尊息息相关,那么他就更加不可能任由外域大神通者破坏我等此番的行动了。”

    言谈之间,兄妹二人已然来到了琅郡星域外围。

    望着星域中央的魔域血都,杨君秀道:“现在就动手么?不知道其他人乘坐西山大舟能否跟上。”

    杨君山沉声道:“不能再等了,一旦玉州各派行动起来,魔域血都很快便能够得到消息,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大!”

    说罢,杨君山已然在蓄势准备动手。

    杨君秀在一旁笑道:“有把握么?上一次你差一点将整个魔域血都毁去,宫潜只要不傻,就肯定加强了整个魔域血都的防御,况且你现在手里可没有山君玺!”

    杨君山嘴角一翘,道:“‘三花聚顶’可不仅仅只是意味着修为进阶到了大罗后期!”

    说罢,杨君山身形一闪,再次出现的时候,数千里之外的星空之中,一团几乎覆盖了琅郡星域中央魔域血都的雷云风暴已然形成。

    庞大的雷云风暴在一声声闷响以及明暗不定的闪烁当中旋转、凝缩,同时漩涡的中心还在不断的向下垂落,直至在接触到魔域血都守护阵幕的一刹那,一道根本无法看清的雷光瞬间照亮了大半个星空,而后守护在魔域血都上空的滚滚魔云,就像是一块破布一般,被轻易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创口,而且任凭周围的魔云如何翻滚、蔓延,都始终无法将这道被撕裂的创口重新合拢。

    不仅如此,随着杨君山的身形沐浴着雷光,从雷云风暴之中缓缓降落的刹那,那道被劈开的创口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发的在扩大。

    “杨君山,你欺人太甚!”

    魔域血都之中,宫潜魔尊气急败坏的咆哮几乎响彻整个星空。

    一道魔柱冲天而起,无视上方垂落的雷光,直指悬于魔域血都守护阵幕上方的杨君山。

    数千里之外,杨君秀使劲的摆了摆脑袋,脖颈处传来“嘎巴吧”的脆响,只听她喃喃自语道:“好吧,该姑奶奶我出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