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续)
    杨君山将四元牌中的僵族传承随手扔给赢弃的举动,非但令紫苑仙子预想不到,便是赢弃同样也是看向杨君山满脸震惊的表情。

    原本在被杨君山看破心中的谋算之后,赢弃对于脱离杨君山的掌控已然死心,可突然间“四元归一诀”的传承再次回到手中,心情大起大落之下,就算是赢弃一时间也难以自禁,仍不住道:“您难道就不怕我修成了‘分魂诀’,脱离您的掌控,再与杨氏反目为敌?”

    杨君山闻言“哈哈”大笑,道:“若你当真有此本事,那自是你一个人的造化,但若你仍旧无法做到,那么杨某自然不介意手下之人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强,这点心胸杨某自信还是有的。”

    杨君山言语中的意思很是明确,那就是自信赢弃即便是修炼了“四元分魂术”也不可能脱离他的掌控。

    杨君山这一瞬间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强大自信,却是令一旁的紫苑仙子看得目光异彩连连。

    赢弃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同样复杂,可最终还是在杨君山面前俯首,道:“回禀仙尊,张玥铭的神魂残念并未残留,属下已经可以确定,那张玥铭已然灰飞烟灭无疑。”

    说罢,赢弃便垂首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杨君山向着紫苑仙子笑了笑,道:“杨某还要谢过前辈此番相助之情。”

    紫苑仙子“咯咯”一笑,道:“好说!不过此番能够反败为胜,甚至将那张玥铭斩杀,付出最大的还是你那弟子丁如兰,你还是想想办法看怎样才能将她从阵法的束缚当中摆脱出来吧。”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道:“此事我已然知晓,前辈稍候,且待我重塑元磁山!”

    紫苑仙子闻言一愕,想要开口之际,却见杨君山这里已然开始施展神通。

    所谓“移山填海”,对于如今杨君山这般大神通者已然不是难事,但杨君山要做的却是重塑元磁山,要将元磁山崩塌的山体重新恢复原状。

    元磁山在大战当中先是被张玥铭竖着劈断了半边,然而又被横着从山顶的三分之一处削掉,而被斩断的山体也早已垮塌,想要重新恢复原状并不容易。

    然而这还不是最难的,杨君山所谓的“重塑”,恢复的并不仅仅是元磁山原本的山体,还有元磁山已然被摧毁的阵法体系。

    前者也还就罢了,紫苑仙子并不怀疑杨君山对于土行一道的理解与掌控,关键是后者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难不成自己还要一直在旁边等他修补阵法数月之久?

    又或者,他于阵法之道又有惊人的进步,当真能够在短时间内重塑元磁山的阵法体系?

    就在紫苑仙子胡思乱想之际,杨君山已经开始摄取垮塌的土石重新塑造元磁山。

    然而不等紫苑仙子想要一窥杨君山在重塑山体的过程当中恢复残阵的手段,眼前发生的另外一幕却是已经先行惊呆了紫苑仙子。

    因为就在元磁山山体在恢复的过程当中,紫苑仙子亲眼见到许多先前因为山体崩塌而掩埋、折断、受损的植被,非但被杨君山重新恢复了原状,就连原本失去的生机居然都能够恢复。

    随着山体的重塑,元磁山恢复的不仅仅是山体的原状,居然连原本的植被都恢复了不少,而且山体的形状以及那些植被原本所在的位置,都与元磁山的原状分毫不差!

    当然,也不是山上所有的一切植被都恢复了原状,那些在大战当中被完全湮灭、破碎的植被本体,杨君山自然没有重新造物的神通。

    不过只要是那些植被本体大体能够保存下来的,哪怕是根系受损、枝干折断,杨君山也能令其恢复生机。

    也正是因为如此,元磁山上的植被并未完全恢复,远远的看上去一块郁郁葱葱,一块生机绝迹,反倒是更多了几分丑陋。

    杨君山见状自嘲道:“杨某技艺不到家,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紫苑仙子美目流转,娇笑道:“哪里敢见笑?见惊还差不多!只是……”

    紫苑仙子转向杨君山,身姿体态令成熟风韵尽显,道:“你重塑元磁山的手段可是用上了先天混元气?”

    紫苑仙子在杨君山早年崛起颇有助益,后来杨君山自也曾投桃报李,紫苑仙子能够得到完整的先天混元气传承,其中便有杨君山的传赠。

    见得杨君山点头,紫苑仙子立马又道:“可先天混元气还达不到这般程度!”

    杨君山笑道:“晚辈只是不久前刚刚从阎罗天子那里领悟到了生死相依转化之道,先天混元气能够夺人生机,削人寿命,自然也能将夺走的生机寿元转嫁到他物身上,但生死之道何其高深,杨某如今也只能在草木之上勉强运用,且这些草木现在看来生机勃发,可实际上各自寿元早已折损,怕是只能维持一个春秋。”

    紫苑仙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也足够令人叹为观止了!”

    杨君山笑道:“仙子若是有意,晚辈可以将新晋领悟的神通与前辈交流一二。”

    紫苑仙子闻言一喜,神情之间越发动人:“那就却之不恭了!”

    却说在与紫苑仙子言谈之际,杨君山已然在着手恢复元磁山的守护大阵。

    不过这一次却与紫苑仙子想象当中的惊天手段略有不符,杨君山只是随手在重塑的元磁山各处点了几处阵穴,元磁山上原本遗留的残阵便在整个大五行雷光连环仙阵体系的支撑下开始自行恢复。

    这一次不等紫苑仙子询问,杨君山便自行解说道:“元磁山的守护大阵看似大部分被破,实则阵法的根基仍在,只要在复原的元磁山上布下关键的几个节点,整个大五行雷光连环仙阵便有自行调整的能力。”

    紫苑仙子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说你那女弟子?”

    杨君山笑道:“不错,兰儿将元磁山守护大阵的核心阵法化作阵衣披在了身上,虽然束缚了她的肉身,可实际上却也为元磁山大阵保留了根基。”

    说到这里,杨君山向着紫苑仙子与赢弃各自看了一眼,道:“走吧,去看一看兰儿的境况。”

    一行三人刚刚落在元磁山上,便见得丁如兰已经从闭关的洞府当中出来迎接,看上去气色很是不错。

    紫苑仙子见到丁如兰面带惊讶之色,道:“呀,你已经大好了?居然能够从闭关当中出来!”

    说着,紫苑仙子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若有所思道:“难道是因为元磁山恢复的缘故?”

    杨君山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笑道:“说的不错,元磁山阵基的复原,使得阵衣对她的束缚大为缓解,如今不但能够在元磁山随意行走,便是元磁山周围方圆三十里范围内,她都可去的。”

    紫苑仙子目光一亮,道:“可有彻底解开阵衣束缚的办法?”

    杨君山闻言一愕,沉吟道:“很难,也很危险!”

    杨君山看了丁如兰一眼,面带愧疚之色道:“兰儿是在距金仙最后一步的时候,强行进阶金仙,她的肉身在无法承受压力的情况下,才被阵衣包裹,从而避免了肉身崩溃,此时若是强行接触阵衣束缚,她的肉身便极有可能再次崩溃。”

    丁如兰闻言笑道:“师尊不必如此,徒儿如今能够进阶金仙,还能够在元磁山附近随意行走,便已经心满意足啦,试问这星空之中修行者无数,但能够达到徒儿这般境界的又有几人?徒儿这般情况在星空之中有多少是连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话虽如此,丁如兰神色还是稍显黯淡。

    这个时候一直跟随在杨君山身后的赢弃却是突然开口道:“其实想要解除她身上束缚并不是没有可能。”

    丁如兰闻言猛然抬起头来,而杨君山却是沉吟不语,似乎想到了什么。

    紫苑仙子看了杨君山一眼,笑问道:“哦,是什么办法,赢先生不妨说一说。”

    “专修僵族之道,”赢弃抬头看向丁如兰,认真道:“如同张玥铭那般,转化为僵尸之身,你的肉身在摆脱阵衣的过程当中便不虞有肉身崩溃之患。”

    赢弃说到这里,看了杨君山一眼,道:“仙尊应当明白,赢某所说的方法是可行的。”

    不过不等杨君山开口,丁如兰在一旁便已经大声说道:“弟子便是宁死也不会专修僵尸之道的。”

    赢弃闻言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两声,并未再做多言。

    杨君山正欲开口,却忽然若有所觉,转头向着东南方向望去。

    却听得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距离元磁山尚有数里之外的地方传来:“何必转修僵尸之道,庞某这里有一道秘术,当可解丁姑娘之忧。”

    杨君山闻言脸上终于浮现笑容,高声道:“庞道友还请过来一叙。”

    “庞某正要前来拜见仙尊!”

    庞竺的声音刚落,一个胖大的身形已然穿过了元磁山外的薄雾,来到了众人面前。

    见到杨君山,庞竺先是向着远远行了一礼,然后才道:“在下与潭玺派颜先生见到了杨夫人,之后杨夫人与颜先生去了瑜城,在下从杨夫人那里听说了丁姑娘之事,想到我天蓬一族有一道秘术或许用在丁姑娘身上,以解她束缚之厄,故而前来。”

    杨君山点了点头,正色道:“还请庞道友不吝赐教。”

    “不敢当,”庞竺道:“这道秘术庞某可以传给丁姑娘,之事这秘术想要施展却要借助一物,便是地阴寒泉!”

    “西山之上倒是有一条地阴寒泉!”

    杨君山闻言向着丁如兰笑道:“你倒是与地阴寒泉有缘!”

    庞竺闻言一喜,道:“哦,丁姑娘之前接触过地阴寒泉?那么庞某这道秘术用在丁姑娘身上成功的可能便更高了!”

    丁如兰闻言却是摇头拒绝道:“不可!”

    说罢,不等杨君山开口,丁如兰看向庞竺又道:“敢问庞先生,天蓬一族的秘术可是要对地阴寒泉本源造成消耗?”

    庞竺闻言一愣,道:“那是当然!”

    丁如兰摇头道:“西山之上的地阴寒泉,乃是西山大五行地脉的水脉本源源泉,若是用在弟子身上造成消耗,必然会影响到整个西山守护大阵的五行平衡,此举不妥!”

    庞竺闻言一愕,不过他的目光一闪,却是没再多言。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笑了。

    紫苑仙子笑问道:“你可是有了什么办法?”

    杨君山看了庞竺一眼,笑道:“西山上的地阴寒泉原本也只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引来的一条小小支脉罢了。”

    紫苑仙子闻言目光一亮,道:“魔域血都!”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正巧,宫潜魔尊先前来西山却是不得其门而入,于情于理,杨某都要回访一番!”

    庞竺闻言连忙道:“庞某愿附骥尾,只是……”

    庞竺一顿,接着道:“只是地阴寒泉保存不易,而丁姑娘又无法离开元磁山前往玉州星宫……”

    “这却不是问题,当初杨某能从地阴寒泉带回一条水脉,如今自然也可以,不过……”杨君山停顿了一下,笑道:“如今却是正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说不定他能将魔域血都的整条地阴寒泉都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