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封镇,孟婆婆救我
    雷光天幕之外。

    自从天罚之眼出现,一举封印了酆都鬼尊之后,宫潜与相柳两位便不敢轻举妄动。

    哪怕之后杨君秀干脆收了白虎法相之体,雷光天幕看上去更是无人镇守,二人也只以为这是杨君秀在唱空城计。

    当然,该有的试探自然还是有的,但二人很快便发现雷光天幕的守护力量不知因何缘故,居然出现了大幅的提升,两位大罗仙尊的试探性攻击,甚至连无人镇守的雷光天幕都奈何不得。

    这一下无论是宫潜还是相柳,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异之色。

    西山大陆的内部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相柳和宫潜二人自然不晓得这是因为杨君山的出现,并很快从所有人手中接管了大五行雷光连环阵的主导权。

    只有在杨君山这位创建者,以及阵道大仙师的手中,西山守护大阵的威力才能够被完完整整的释放出来。

    哪怕是在杨君山分心对付阎罗天子的情况下,仍旧能够维持守护大阵的防御强度,力抗外域大罗天尊的冲击。

    而杨君山这么做却完全是为了给杨君秀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杨君秀要冲击大罗仙境!

    事实上,在杨君秀从九天世界的混沌之地出来的时候,自身修为便已经达到了金身仙境的巅峰,距离大罗仙境也仅剩一步之遥。

    再加之杨君秀的根基扎得极为牢靠,根本不虞考虑在短时间内修为暴涨而造成的根基不稳。

    杨君秀真正差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契机罢了,而这个契机如今便着落在了酆都鬼尊的身上。

    杨君山设局算计阎罗天子,又怎么会不去考虑他的三尸化身?

    而当酆都鬼尊被天罚之眼囚禁之后,自然便任杨君秀予取予求。

    杨君秀利用白虎一族传承的秘术从酆都鬼尊的身上汲取本源鬼煞并加以炼化,使之化作自身的本源底蕴,作为冲击大罗仙境的积累。

    酆都鬼尊本身便是大罗仙境的修为,虽然身为鬼族一脉,自身本源底蕴相较于同阶他族修士而言相对薄弱,可别忘了酆都鬼尊本身乃是阎罗天子的三尸化身,而阎罗天子更是合道天尊,酆都鬼尊的本源底蕴直接来源于阎罗天子。

    杨君秀从酆都鬼尊身上汲取并炼化的本源鬼煞,便相当于是直接汲取合道天尊的本源,这便又不是寻常大罗仙尊可比。

    杨君秀距离大罗仙境本就只剩下了一层窗纸,再有如此雄浑的本源底蕴作为根基,进阶大罗仙境自然便是水到渠成。

    因为有着源源不断的本源供应,杨君秀在成功凝聚“人之花”进阶大罗之后,还能够以很快的速度来稳固修为,直至阎罗天子再次施展六道轮回遁试图逃走的时候,她才伺机出手,成功以白虎啸震碎了空间门户。

    杨君秀的出现击碎了阎罗天子逃离西山大陆的最后希望。

    杨君山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随着他手中一道道印诀打出,一道道无形的阵网从西山守护大阵的阵法体系当中剥离出来,然后从四面八方一层层的向着阎罗天子的身上罩去。

    阎罗天子自然不甘心束手就擒,然而不等他挣扎,杨君山手持破天锏已然一锏砸落在了他的身上。

    造化境的仙术神通撼天仙诀的力量并不足以将阎罗天子的肉身崩毁,却足以令他体内积蓄的仙元涣散而无法重聚。

    失去了本源支撑的阎罗天子自然也就失去了挣扎的力量,在一层层阵网的包裹之下,阎罗天子的身形在半空当中一点点的向着曲武山落下。

    眼瞅着这样一位叱咤星空的合道天尊就要被彻底封镇,不甘心就此被镇压在曲武山下的阎罗天子突然抬头大声喊到:“孟婆婆救我!”

    孟婆婆?

    杨君山心中一突,他虽不知这“孟婆婆”为何人,但阎罗天子堂堂一位合道天尊在技穷之际居然直接向对方求救,那只能说明这位“孟婆婆”至少也是一位修为不低于他,甚至远在他之上的存在。

    而且从阎罗天子呼喊之际所显露出来的尊敬的语气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更高!

    难道还有一位合道天尊在作壁上观?

    杨君山心中明白,若当真如此,今日他设局封镇阎罗天子之事自然不可能成功。

    然而此时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明知对方有援手的情况下,心有不甘的杨君山却也不得不选择搏上一搏,总也不能因为对方只是喊了一声,自己便纵虎归山吧?

    于是阎罗天子这几乎是舍了合道天尊面皮的一声大喊,非但没有令杨君山心生顾忌而游移不定,反而越发的坚定了他的决心。

    只见杨君山干脆直接悬于阎罗天子的头顶上空,以自身作为镇压的载体,直接将其从半空当中压在地面之上,甚至随着泥土的翻涌,还要将他封镇在曲武山的大山之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雷光天幕的星空之外,在如同涟漪一般荡漾的虚空当中,一只看上去很是粗糙的铜勺从中伸了出来,紧跟着便是一只握紧了铜勺手柄的如同枯树皮一般的手臂。

    那握着铜勺的手臂在虚空当中伸出来的时候,距离雷光天幕分明还极远,可在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雷光天幕的近前。

    宫潜与相柳,还有受伤的东皇纵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而先前阎罗天子那一声震动星空的大吼,他们自然也是听到了。

    下一刻,就见那铜勺缓缓向着雷光天幕挥下,那原本连三位大罗仙尊都能够挡下的守护阵幕,却在铜勺落下的刹那被轻易突破,甚至不曾在阵幕之上激起半点涟漪。

    从星空之中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铜勺伸进了汤锅里那么简单。

    铜勺不断的向下伸去,俄而一顿,仿佛是探到了底,那枯树皮一般的手臂轻轻一转,将铜勺口一方向上,看上去真就像是从锅中舀汤一般。

    而此时的杨君山却正在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场景,一只巨大的铜勺直接撞破了西山上空的雷光天幕,无视了周围肆虐的雷光,以及赶来的杨君秀的全力劈斩,直接探到地表并破开地面向着地下深处切入。

    随着铜勺柄转动,铜勺口在数十丈深的地底一挖,准确的将已经被镇压到地下的阎罗天子盛在了铜勺当中。

    紧跟着盛放着阎罗天子的铜勺开始缓缓缩回,却是要比一开始的速度要缓慢了太多,显然是因为杨君山同样在全力镇压的缘故。

    可即便如此,那铜勺仍旧在坚定不移的向上提起,杨君山显然无法与之相抗。

    地表大片的土地开裂、隆起,一个深达数十丈,直径足有百丈的巨坑正在形成,地下的水脉被挖断,大片的积水开始上涨,待得铜勺彻底离开之后,这座深坑可能将会慢慢的变成一座山间的湖泊。

    然而就当杨君山自己都已经觉得此番诸般算计即将落空,阎罗天子即将逃脱的时候,雷光天幕之外的星空之中,又有一只手臂从虚空之中探出,两根手指向着那只握着铜勺的枯树皮一般的手腕处轻轻一点。

    那枯树皮一般的手腕顿时一颤,原本向上提起的手腕仿佛在此时突然脱力,握着铜勺的手腕重新向下翻去,雷光天幕之下,原本向上的勺口自然也重新翻转,里面的泥土连同封镇在其中的阎罗天子自然也就从中掉了下来。

    杨君山虽然不知雷光天幕之外发生的事情,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却是让他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那位“孟婆婆”营救阎罗天子出了差错。

    杨君山连忙将衣袖向外一扇,宛如一座倒悬的山丘一般的土石被扇飞,只余下了里面尚未来得及摆脱封镇的阎罗天子。

    这一次杨君山自然不会客气,再次施展撼天仙诀,一掌印在阎罗天子的身躯之上,再次将他体内好不容易集聚的本源打散,而后双手结出一道封镇大印,直接将阎罗天子的本体镇压于曲武山中那座正在形成的湖泊底部。

    如此尚不算完,随着杨君山一道接着一道的印诀打出,先是整座曲武山的阵源之力被抽调,然后随着一层层的阵网落在这座山间湖泊之上,就相当于杨君山将整座曲武山脉压在了阎罗天子的身上。

    也就是说,阎罗天子想要挣脱封镇,首先便要有着掀翻整条曲武山脉的力量。

    而后杨君山又勾动整个西山大陆的守护大阵体系,使得整座大五行雷光连环仙阵从整体上形成联动,即便是阎罗天子当真能够掀翻整条曲武山脉,又或者有外力相助他抗衡,可不等曲武山脉倾覆,整座守护西山大陆的仙阵体系都会做出反应。

    不过在杨君山的预想当中,这些还不够,还差了最后一步。

    待得杨君山转头看去的时候,杨君秀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里交给我,你该去看一看天幕之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杨君秀说着抬头向着天外望去,神色间闪过了一丝担忧之色。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阎罗天子终归还是要交给你镇压才算是妥帖,那阎罗天子原本还想着将你圈养,可他哪里又明白,我们同样也打着相似的主意。”

    说罢,杨君山向着杨君秀点了点头,身形一闪便已经在半空之中消失。

    雷光天幕之外,宫潜与东皇纵早已吓得逃之夭夭。

    唯有相柳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跪倒大礼参拜:“小巫不知娘娘当面,恕罪恕罪!”

    说罢,缓缓起身再转身,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奔逃而走。

    杨君山出现在雷慕之上的时候,正好看到相柳溜之大吉的最后一抹遁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