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被遗忘的主角终现身
    “这一颗‘天罚之眼’,父亲可是准备用来提升五行雷光守护阵幕品阶之用?”

    杨沁瑜在缓缓平息了体内仙元的动荡,开口问道。

    杨锏笑着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此物用途可不止于此。”

    杨沁瑜闻言讶道:“不知还有何用?”

    杨锏淡淡一笑,转头向着曲武山所在的方向望去,目光之中带着一抹幽深,缓缓道:“想来你很快就要知道了。”

    西山大陆南部边境曲武山。

    “啊——”

    当紫金瞳第一次在雷光天幕之上浮现的时候,阎罗天子陡然脸色大变,身形一闪便已经来到了杨桦仙尊原本所在的位置。

    然而杨桦仙尊却仿佛对于阎罗天子的行动早有洞悉,当阎罗天子伸手向着他的肩上抓去的时候,杨桦仙尊早已经消失不见,原地所留下的只不过是他的一具残影而已。

    “你逃不掉的!”

    阎罗天子大吼一声,一片阴森的气息开始以他为中心急速向外蔓延,仿佛要将整条曲武山脉尽数化作一座森罗鬼狱,而阎罗天子便是这座鬼狱当中的至高主宰。

    然而这里是曲武山,是整个西山大陆守护大阵的四座辅助阵基之一,这里的山石、土地、林木、根系早已经成为了整个守护大阵体系的一部分。

    因此,当阎罗天子的森罗鬼狱出现的刹那便触动了整个西山守护大阵的阵法体系,磅礴的生机从曲武山脉的四面八方被抽调而来,顽强的抵挡着森罗鬼狱的扩张。

    至于杨桦仙尊,早已趁机躲在了阎罗天子的感知区域之外。

    而就在这个时候,西山大陆上空的雷光阵幕之上,紫金瞳第二次浮现。

    当“天罚之眼”再次睁开的刹那,阎罗天子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堂堂合道天尊却失态的大声咆哮着:“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

    阎罗天子的身形在曲武山之中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幽光向着西山大陆上空而去。

    可不等他离开太远,阵幕之上的紫金瞳却在此时眼珠子微微一转,那“天罚之眼”的目光却是突然落在了曲武山之上。

    寂静的曲武山上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无形的网络却早已笼罩了整条曲武山脉。

    然而阎罗天子身化的幽光却仿佛遭遇了当头一棒,重新跌落在曲武山之上显出身形。

    而在这个时候,原本开启的紫金瞳也重新闭合了起来,阎罗天子也在此时失去了与三尸化身酆都鬼尊的联系。

    堂堂合道天尊的三尸化身,大罗仙境一般的存在,居然就这般落得一个生死不明。

    “好,好,好,老夫本不想大开杀戒,却是你们逼我的!”

    阎罗天子神色间尽显狰狞之色。

    到了这般地步,双方无异于图穷匕见,而杨氏所展现出来的决心,自然不是一具三尸化身,而是合道天尊阎罗天子自己!

    只见阎罗天子伸手一扬,一本账簿悬在他的头顶上空,就见阎罗天子张口一吹,那账簿在“哗啦啦”的声响当中一页页的翻动。

    每当一页账簿翻动的时候,便有一股浓郁的寂灭死灵之气从中散发出来,前仆后继一般向着整座曲武山脉蔓延开去。

    死气所过之处,草木在枯朽,禽兽立毙腐烂,就连山石都在风化腐蚀,大地都要变成了冥土。

    曲武山中的各族修士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猝死,尸体随即腐烂消融化作一滩黄水,死亡人数瞬间上升至数百,其中不乏修为在道境的存在。

    然而这才只是片刻间的功夫,而随着生死簿的翻动,死气还在向着更大的范围扩散。

    生死簿所引发的死气潮自然在第一时间便激发了曲武山阵基的反击,但面对一位合道天尊的盛怒爆发,仅凭一座曲武山脉所积蓄的阵源之力又怎么能够抵挡?

    无奈之下,曲武山的窘境很快便引来整座守护大阵的联动,在守护大阵的自行运转之下,大量的阵源之力从西山、瑜城、流火谷源源不断的调集而来,使得整座守护大阵的阵源之力都在向着曲武山倾斜,用以阻挡死气的扩散。

    可在这种情况下,也仅仅只是延缓了死气潮的扩散而已。

    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杨桦仙尊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然而真正想走的又岂止杨桦仙尊一个?

    鬼族修士向来少有与人正面相拼的时候,哪怕是在怒火攻心的情况下也很少失去理智,更何况是鬼族的老祖宗?

    事实上早在三尸化身酆都鬼尊被“天罚之眼”镇压生死不明之后,生性谨慎的阎罗天子便已经意识到西山杨氏真正的目的有可能要着落在他身上,在那个时候阎罗天子便已经心生退意,哪怕他身为合道天尊已然站在了星空之中最顶端!

    这并非是阎罗天子怯战,而是鬼族天性如此,继续留下来便是自蹈险地,只有隐藏在暗处,才能真正的威慑对手。

    当曲武山阵法的力量被大部分抽调用来阻挡死气扩散的时候,阎罗天子的身形已然虚化并升高,一路向着西山大陆之外遁去。

    然而就当阎罗天子即将离开曲武山上空的时候,却突然若有所觉,转头看去时,就见北方天际一片紫气滚滚而来,瞬间跨越了空间的限制,在曲武山上空横扫而过。

    紫气所过之处,弥漫在曲武山脉当中的寂灭死灵之气被一扫而空,正在与死气相互消耗的阵源之力勃发,原本荒芜死寂的区域又重新焕发了生机。

    阎罗天子见势心知不妙,连忙加快了速度欲离开西山大陆。

    却不料那茫茫的紫气也如有灵性一般,沿着阎罗天子遁走的轨迹盘旋而起,片刻之后便追在了他的身后。

    阎罗天子心知无法摆脱,索性现出身形,连忙翻动手中生死簿,便要将这一股紫气尽数纳入簿中封印。

    岂料这一股紫气虽然能够吞噬并融合死气,但从根本上却与生死簿中的寂灭死灵之气并非同源,自然也就无从封印。

    无奈之下,阎罗天子只得再次施展出“阎罗诛心狱”神通,在曲武山的上空显化出森罗鬼狱法相,并成功的将尾随而来的紫气挡在了鬼狱法相之外。

    暗遁变成了明逃!

    曲武山上空的雷光天幕顿时形成一个个风雷漩涡,一道接着一道的五色霹雳蜿蜒直下,劈向阎罗天子的鬼狱法相。

    到底是合道天尊,哪怕阎罗天子的神通受雷光天幕克制极大,森罗鬼狱法相在雷光的不断削弱直下却始终不曾涣散。

    而就在这个时候,阎罗天子伸手向着头顶之上一划。

    一道血芒剑气冲天而起,在无数雷光电蛇的缠绞当中洞穿了天幕,并划开了一道长达数百丈的虚空裂口。

    可就当阎罗天子正准备从这道裂口突围而出的刹那,原本裂开的天幕边缘突然渲染了一层紫金之色,使得这道裂口像极了一只正在睁开的眼睛。

    而事实上这道原本在天幕上划开的裂口也当真出现了一颗狭长而又冷冽的眼珠子,正与阎罗天子的目光相接。

    天罚之眼再现!

    一道细小的紫色雷芒凭空在两者之间出现,阎罗天子大叫一声,以一只手护住双目,却见有跳动着电光的殷红血迹已经从指缝当中渗出。

    与此同时,原本在紫气与五色雷光的双重夹击之下都屹立不散的森罗鬼狱,却在这个时候开始坍塌。

    倒卷而上的紫气从阎罗天子的身躯之上掠过,试图从他的体内汲取生机。

    连绵不绝的五色雷光更是在半空当中形成了一座球形牢笼,不间断的劈落在他的身躯之上,摧残着他的肉身。

    然而哪怕是在这般情形之下,阎罗天子仍旧悬于半空屹立不倒,一道金色剑芒从他的指尖透出,哪怕此时他不能视物,这一道剑芒仍旧能够无视漫天肆虐的雷光,径直向着天幕之上那颗睁开的紫金眼珠刺去。

    这是一道并不陌生的仙术神通,正是当初阎罗天子用来刺穿了杨君山心脏的阿鼻穿心剑!

    眼见得这一道剑芒便要刺入那雷幕之上的“天罚之眼”当中,虚空之中,却又一只白皙的手掌突然的探了出来,用拇指和食指准备的捏住了这一道剑芒。

    那剑芒本是有形而无质之物,此时却如有实质一般被捏在半空当中不得寸进。

    “叮”的一声脆响在半空当中响起,在漫天咆哮的滚滚雷声当中是如此的清澈悦耳。

    阎罗天子的身躯在半空当中陡然一僵,缓缓的抬头起来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此时他的双目仍旧在向外渗血而无法视物,可阎罗天子此时却仿佛能够“看到”那里的人一般,低声道:“杨君山?!”

    “呵呵呵呵……”

    一声轻笑传来,漫天肆虐的五色雷光霎时间止息,天幕之上的“天罚之眼”缓缓隐去,弥漫扩散的紫气烟消云散,仿佛从未出现过,整个天地都恢复了原本的天高云淡,仿佛刚刚惊动了整座西山大陆的一场大战从未发生过一般。

    杨君山就这般突兀的出现在雷光天幕之下,目光俯视着下方的阎罗天子。

    只见他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摊开的手掌之中正有一道金色的剑芒在左冲右突,试图冲出他的掌心。

    然而随着杨君山几根手指在掌心之中一搓,那一道灵性异常的,当初能够洞穿杨君山心脏,几乎给了他致命一击的金色剑芒就此被碾碎,化作星星点点的金色光屑从他的掌心之中洒落。

    “呕——”

    阎罗天子腹中一口逆血再也无法遏制,洒落的血珠沾满了胸前的衣襟。

    “滴血重生啊!”

    阎罗天子发出一声说不清意味儿的长叹,道:“尽管已经一再高估你的肉身修为,可谁又能想到,你尚未进阶合道境,便已经拥有了大多数合道天尊都不曾达到的不灭境第四重锻体修为!”

    “时运在我!”

    杨君山淡淡道:“事实上在此之前,杨某于‘滴血重生’之境也不过略得皮毛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