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阎罗化身,天罚之眼
    西山大陆雷光天幕之上。

    杨君秀虽然摆了东皇纵一道,但也意识到大陆阵基出了问题,于是在相柳与宫潜联手掩护东皇纵后撤之后,便没有趁胜追击。

    然而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惊诧于杨君秀骤然爆发的相柳和宫潜没有能够看破,但星空之中却另有潜藏在一端的大神通者发现了端倪。

    修士在进阶合道境之后,最明显的特征便是能够斩却三尸化身。

    强如普元天尊,修为已然达到了合道境的圆满境界,那便是三尸皆斩。

    而如同阎罗天子这般刚刚进阶不久的合道境天尊,则最多不过斩却一尸而已。

    阎罗天子本尊进入西山大陆,哪怕在明知杨君山伤重难返的情况下,钟馗仍旧劝他不要太过冒险,可见二人早已考虑到曲武山的钟九、包鱼儿可能是杨氏抛出来诱饵的可能性。

    然而为了使得鬼族多出两位金仙出来,阎罗天子还是义无反顾的来到了曲武山,而在这种情况下,身为星空之中最为鬼魅的大神通者,阎罗天子又怎么可能会没有留下后手?

    而这个后手便是阎罗天子进阶合道境之后斩却的一具三尸化身——酆都鬼尊!

    在阎罗天子冒险降临西山大陆之后,酆都鬼尊便潜伏在西山守护大阵的雷幕之外,时刻监视着此时已然成为西山杨氏最强战力的杨君秀,同时也是阎罗天子此番前来西山大陆的最终目标。

    阎罗天子与三尸化身之间心意相通,当他在曲武山被杨桦以钟九和包鱼儿的性命相要挟的时候,酆都鬼尊便已经意识到,所有的症结都已经渐渐往杨君秀的身上归集。

    如果这个时候杨君秀突然身死或者被重创的话,似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唯一可惜的是,如若杨君秀就此身死,这星空之中仅余的一头白虎可能就此不存,阎罗天子此行最大的目的俘获并圈养一头白虎的目的便无法达成。

    如果只是将其重创的话,则需要冒一些风险,或者是杨君秀有可能在接下来被其他人斩杀,又或者会被这头白虎发现了端倪而鱼死网破,拉着钟九和包鱼儿为她陪葬。

    对于白虎一族的刚烈,酆都鬼尊自然也是明白的很。

    然而转瞬即逝的时机却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本尊阎罗天子那里为了拖延时间,甚至不惜降尊纡贵居然与一个金仙化身在讨价还价,而杨君秀也正在完全缩回到雷光阵幕的保护之下。

    更何况在目前杨君秀刚刚重创东皇纵且正在龟缩,想来正是放松警惕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她决然想不到会有人再次冲入守护阵幕的波及范围内刺杀于她。

    而实施山,当酆都鬼尊骤然出现在距离杨君秀的法相本体只有数十丈距离的阵幕附近的时候,别说杨君秀事先没有丝毫察觉,便是整个西山大陆的守护阵幕事先也不曾有丝毫感知。

    随着酆都鬼尊出现的,是一座庞大而阴森的鬼狱。

    这是一座完全以酆都鬼尊自身神通演化而成的法相,而这道神通正是阎罗天子的本命神通之一的“阎罗诛心狱”!

    庞大的鬼狱降临,在与雷光阵幕接触的一刹那,两者之间便爆发了激烈的排斥反应,大片的雷光迸射,将鬼狱法相不断的湮灭,却仍旧无法阻挡鬼狱法相向着阵幕内部的侵切。

    杨君秀显然没有想到在雷光阵幕的保护之下,居然还会有人冒险闯入,以至于她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被鬼狱法相一举捕捉。

    一瞬间,雷光阵幕表面的雷光如同开水一般沸腾了起来,源源不断的阵源之力被抽调,试图将鬼狱法相彻底湮灭。

    不过酆都鬼尊目的既然已经达成,自然不会与整座西山守护阵幕相抗衡,立马抽身退走,倏忽间便要远离雷光阵幕所能波及到的最远范围。

    然而再次汇聚起来的阵源之力却并未化作雷光攻敌,而是在雷幕之上形成了一颗巨大的闭合着的紫金瞳孔。

    在紫金瞳孔开启的一刹那,一缕细微的紫金电芒从紫金色的眼珠当中迸发,瞬间没入到了酆都鬼尊所演化的神通法相鬼狱之中。

    那一缕原本看上去微不可查的紫金电芒却在瞬间迸发出炽烈的光芒,将整座森罗鬼狱都渲染成了一片紫金色。

    炽烈光芒甚至穿透了笼罩在西山大陆上空的阵幕,将原本已经接近傍晚的西山大陆重新照耀的如同白昼。

    就像是初雪遭遇了炎炎烈日,酆都鬼尊的神通被完全克制,庞大的森罗鬼狱在炽烈的紫金电芒当中开始消融,导致他的神通完全被破掉。

    酆都鬼尊显然没有想到尚有此等变故,在失去了杨君秀之后,西山杨氏的守护阵幕居然还能够发出如此声势浩大的神通。

    但与此同时,酆都鬼尊也意识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那便是在失去了森罗鬼狱的保护之后,一位失去了束缚的白虎妖仙就会在他的身边。

    鬼尊几乎是下意识的从袖中掏出一块笏板在身前一挡,一道锋锐到如此撕裂虚空的气息已然在笏板之上炸开。

    层层断裂的虚空之力爆发,源自于白虎一族的本源之力对鬼尊形成了天然的压制,将他的笏板炸得粉碎,迫使他不得不在星空之中向后退却,以避开杨君秀的神通冲击。

    然而鬼尊在仓促之下却并未察觉,或者即便是察觉到了却也无能为力,他此时退却的方向非但没有远离西山大陆的守护阵幕,反而是越来越近了。

    但更为可怕的是,这种源自于本源上的压制,使得酆都鬼尊一身的鬼族神通、秘术无从施展,便是想要在这种情况下逃命都无法做到,更遑论反击了。

    到了这个时候,酆都鬼尊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落入了对方的算计当中。

    杨君秀应当是故意被他的森罗鬼狱法相所擒,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够让酆都鬼尊放下警惕,将一头白虎带在身边。

    只是那浮现在雷光阵幕表面上的紫金雷光瞳又是何物?

    酆都鬼尊至今对那颗紫金色的眼瞳充满了惊悸,在那眼瞳开启的一刹那,使得他有一种甘愿引颈就戮的感觉,以至于他的神通法相在那一道奇异的雷光之下,毫无抵抗之力便被摧枯拉朽一般破得干干净净。

    这所有的一切疑惑在这短短的瞬间犹如光影一般在酆都鬼尊的脑海当中闪过,尽管他明白现在再想这些对于他自身而言已然迟了,但他头脑当中的这些东西最终都将会为本尊阎罗天子所知。

    好在酆都鬼尊搞出这般大的动静,早已经惊动了刚刚护着东皇纵脱离战团的宫潜魔尊和巫仙相柳。

    尽管酆都鬼尊事先悄无声息的潜伏,令这两位也大感不爽,但这原本就是鬼族之人的风格,更何况很明显现在西山杨氏才是所有人的共同目标,而杨君秀更是居然脱离了雷光阵幕的保护,对于二人而言更是难得的时机,于是二人便在这一刻极有默契的同时出手,从背后向着杨君秀杀来。

    杨君秀无奈之下只得转身应战,同时腾蛇也从阵幕之后冲出,协助杨君秀应敌。

    酆都鬼尊眼见得机会难得,调动体内本源强行驱逐禁锢之力,不惜鬼族原本就孱弱的肉身再次受创,先行逃离雷光阵幕所能够波及的范围再说。

    可就在这一刻,在酆都鬼尊的身后,原本已经渐渐消散的紫金瞳再次在雷光阵幕之上浮现。

    而当紫金瞳再次睁开,金黄色的眼珠看向酆都鬼尊后辈的刹那,丝丝缕缕的紫色电芒竟然凭空出现,无视了空间的阻隔,一瞬间刺入了鬼尊的后背。

    酆都鬼尊的身躯在半空当中疯狂的颤抖,在这一刻他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自己身躯的掌控,就连体内的仙元也已经暴走,甚至于连神识魂念都开始被扭曲,仅留一点清明守护在灵台紫府。

    而就是这仅有的一点知觉,让他明白此时的自己正在跌落,在跌落的过程当中不断的沉沦、沉沦,直至忽然间一片紫芒湮灭了一切。

    宫潜与相柳原本还想着助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大罗鬼仙脱困,却不料一颗巨大的紫金瞳在鬼仙背后的阵幕之上浮现,紧接着那大罗鬼仙再被紫金瞳中迸发而出的紫色雷光击中之后,整个人便掉落在了那颗巨大的自尽眼眸当中,而后那眼眸渐渐闭合重新恢复为雷光阵幕,而酆都鬼尊也就此消失不见。

    宫潜与相柳见事不可为,立马不做纠缠抽身退走,而杨君秀与腾蛇见状也重返阵幕之上。

    但宫潜与相柳却并未走远,而是就在不远处的星空之中眺望着雷光阵幕,只是神色看上去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那颗巨大的紫金瞳,他们事先从未见到过,西山杨氏暗中究竟还隐藏着多少底牌?

    没来由的,无论是宫潜还是相柳,这两位大罗仙尊此番图谋西山杨氏的信心正在被动摇。

    西山之上,杨沁瑜气息紊乱,突然张口呕出了一小口鲜血,脸色顿时煞白。

    “你进阶金身仙境不久,连自身力量都不能完全掌控,便强行催动‘天罚之眼’,想要将它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这实在是太过冒险了,一招不慎就可能伤及丹田本源。”

    杨锏仙尊将按在杨沁瑜后辈上的手掌缓缓收回,语气之中不无责怪之意。

    杨沁瑜缓缓的调息着体内有些暴乱的气息,张口吐出了一股带着血腥味的浊气,脸色看上去变得好看了一些,这才睁开双眼叹道:“‘天罚之眼’果然厉害,要不是钊儿及时得到了一缕九天世界的本源意志,此番想要算计阎罗天子的三尸化身可并不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