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曲武山拉开的大幕
    曲武山,杨君秀的山君洞府之外。

    “在下杨桦,在此等候天尊多时了!”

    一株巨树之后,杨桦仙尊从容不迫的走了出来,神色间却全无半点面对合道天尊的紧张之意。

    “杨桦?杨君山的身外化身?他果然没死!”

    阎罗天子在见到杨桦仙尊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目光微一闪烁,似乎在查探着什么。

    “托天尊的福,本尊目前尚无大碍!只是不知天尊今日降临我西山地界,我等有失远迎呐!”

    杨桦仙尊嘴上说的客气,神态却全然是一副讥诮的表情。

    阎罗天子对于他的语气并不在意,而是目光一直在杨桦仙尊以及他的周围打量着,这时却是忽然一笑,道:“原来是木行的精灵得道,却被那杨君山毁了神智,炼化成了身外化身,难怪能够隐遁于草木之中,骗过了本尊的感知,想来你事先就已经藏匿于此了吧?”

    说罢,也不等杨桦仙尊承认,阎罗天子看向了钟九和包鱼儿,道:“你们可明白了?这一切不过就是杨氏的局罢了,而你们只是他们手中随意摆布的棋子而已。”

    钟九的脸色阴晴不定,而包鱼儿则沉默不语。

    杨桦仙尊闻言也不反驳,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三鬼。

    说完,见得杨桦仙尊仍旧留在原地,阎罗天子不由眉头一皱冷哼道:“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杨君山让你此番前来是送死的吗?”

    阎罗天子对于自身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当日在九天星界的刺杀,他最为得意的三大造化境神通临身,那杨君山纵使能够勉强维持住生机,恐怕也只能永远做一个床头大罗,永生与病榻为伍了。

    阎罗天子不是不晓得杨君山有着极为精湛的锻体修为,正因为当初针对杨君山有过一次失败的刺杀,使得他窥到了杨君山锻体修为的虚实,才会有九天星界之外那一次更为周密的刺杀行动。

    杨君山能够活下来阎罗天子并不意外,大罗仙尊本就难以击杀,更何况还是杨君山这般将锻体修为在初入大罗不过百余年,便修炼到不灭境第三重接近圆满地步的妖孽。

    也正因为如此,阎罗天子对于杨桦仙尊的出现同样也并不意外,毕竟只要本尊尚存,身外化身便不受影响。

    只不过在杨君山修为难保的情况下,一具身外化身自然也不会再放在阎罗天子眼中。

    杨桦仙尊闻言微微一笑,道:“怕是天尊也未必敢向在下动手。”

    阎罗天子闻言目光一沉,随即冷笑道:“这倒奇怪了,老夫连那杨君山都敢杀,还会在乎你这样一具身外化身?”

    杨桦仙尊有恃无恐道:“天尊又何必自欺欺人?你当明白,杨某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本尊自然也已经预料到你会出现,你杀杨某自然容易,可杨某想让秀姑娘知晓这里发生了什么,同样容易。”

    阎罗天子脸上的笑意缓缓消退,阴沉之气已然在凝聚,沉声道:“你这是在逼老夫与你杨氏为敌啊!”

    杨桦仙尊闻言大笑道:“就像天尊之前说的,你连本尊都敢刺杀,你我之间早已为敌了,又何谈什么逼迫?更何况就算天尊不出手,就目前的形势,我杨氏也正处于覆灭的边缘,家族都要亡了,还有什么顾忌?”

    “老夫已经记不得有多久不曾被人要挟过了!”

    阎罗天子略微沉默了片刻,冷声道:“那么杨君山派你前来,究竟所谓何事?”

    杨桦仙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向了一旁的杨君秀与钟九,道:“看来天尊对于他们果然十分看重!”

    阎罗天子冷哼一声并未作答,实际上却已经承认了杨桦的猜测。

    眼前这具身外化身修为不过金仙,在阎罗天子眼中不过蝼蚁一般的存在。

    然而正是因为这只蝼蚁的存在,能够在临死之际掀翻阎罗天子笼罩在曲武山的领域,甚至不用掀翻,哪怕仅仅只是稍稍弄出一点动静,便有可能被目前主持整个西山守护天幕的杨君秀所感知。

    一旦被杨君秀意识到曲武山中发生的一切,她便能够随时操纵包鱼儿和钟九二人的身死。

    可偏偏目前对于鬼族来说,最为损失不起的便是金仙!

    否则阎罗天子也不过为了钟九和包鱼儿二人而如此煞费苦心,大费周章。

    杨桦仙尊收敛了脸上的嘲讽之意,正色道:“白虎一族的遗物,想来鬼族之中收藏了许多当初来自于白虎一族大神通者的遗物吧?神通、法宝、秘术、功法、丹药、天材地宝、密藏等等,鬼族之中关于白虎一族的一切宝物,只要天尊能够尽数交出来,钟九便任由天尊带走,如何?”

    “哈,”阎罗天子怒极而笑,道:“这星空之中敢于消遣老夫的人可不多,却也决然不是你这小小的身外化身能够有资格的。”

    杨桦叹息道:“天尊莫怒,白虎族的遗物既然留到了现在,那就意味着这些东西于你们无用,既然无用,又何必留着当宝贝,用来换鬼族的一位金仙岂不更好?”

    阎罗天子冷笑道:“他们两个老夫今日都要带走!”

    杨桦一脸难色,道:“这恐怕不妥吧,天尊刚刚也听到了,包鱼儿并不愿因为回归鬼族便断了自身道途。”

    “此事由她不得!”阎罗天子的语气几位强硬。

    包鱼儿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杨桦仙尊那里已经先开口道:“那要看天尊能否拿出等价的白虎一族遗物了。”

    “两道白虎一族的仙术神通,如何?”阎罗天子道。

    “呵呵,天尊说笑了!”

    “再加两件法宝!”

    “天尊觉得鬼族的金仙就值这个价?”

    “那便再加两件本源至宝!”

    “这倒是可以谈谈了,不过仙术神通潜力如何?如果是纯阳仙术就不要拿出来寒碜了;两件法宝的品质至少也要是仙器;本源至宝两件可不够,至少要四建,最好是金属性,且排名需在前十名之内。至于其他的,白虎族的秘术恐怕也是鬼族最为看重的,想来也定然收藏不少,列个纲目出来,我们挑选个四五道;修行功法你们鬼族拿着也是无用,不妨尽数交出来;白虎一族特有的丹药、丹方也是一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讨价还价的样子就如同市井中的贩夫走卒一般,哪里还有仙境高人的半点风采?

    杨桦仙尊犹自在那里侃侃而谈,一副斤斤计较的模样,却不曾见到对面的阎罗天子此时却已然是满脸嘲讽般的冷笑。

    “还真是一副贪得无厌的嘴脸啊!”

    阎罗天子扭头再次看向了钟九和包鱼儿,尤其是包鱼儿,道:“看到了么,在此人,或者说是杨君山的眼中,你们二人不过是两件可以以物易物的货物罢了!”

    杨桦仙尊闻言一顿,看向阎罗天子道:“天尊这是何意?”

    “我鬼族之人何等最贵,岂可让你如何货物一般交易?”

    阎罗天子看向杨桦的目光丝毫不掩饰其中的嘲讽与轻蔑,道:“本尊之所以与你这般虚与委蛇,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彻底打消你最后的底气和寄托而已!”

    望着杨桦仙尊先是愕然,紧跟着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间微微闪烁的惊慌之色,心中不由泛起几分快意。

    “想到了?”阎罗天子冷笑道:“可惜,已经迟了!”

    就像是要印证阎罗天子所言一眼,笼罩在西山大陆上空的雷光天幕,突然发出一声震荡整座西山大陆的轰鸣声,紧跟着一声愤怒的白虎咆哮声几乎响彻了整个西山大陆。

    此时从地面远远向着天空仰望,就仿佛整座天穹都在摇摇欲坠当中,随时都可能彻底垮塌一般。

    杨桦仙尊紧张的抬头望向天空,甚至忘记了距离他百余张之外就站着一位举手投足之间便可以将他灭杀的恐怖存在一般。

    阎罗天子看向杨桦仙尊,戏谑道:“只是不知道当杨君秀身死魂灭,西山杨氏算不算得上是大厦将倾?要是那样的话,老夫或许什么都不会留下,还会带走他们两个人呢!”

    杨桦之所以能够以钟九和包鱼儿相要挟,甚至狮子大开口一般提出种种令人难以接受的条件,最大的底气便在于杨君秀的存在。

    可要是杨君秀一下子死了呢?

    然而面前之人却并未出现阎罗天子预想当中的惊慌失措、退让求饶的情形,反而突然间从刚刚的一丝慌乱当中恢复了过来,甚至看向阎罗天子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澈和平静。

    “天尊只知与在下虚与委蛇是在拖延时间,又焉知在下不也是在拖延时间呢?”

    阎罗天子脸上的笑容一滞,正待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西山大陆上空笼罩的雷光天幕突然间大亮,原本已经是傍晚时分的天地间再次如同白昼一般。

    阎罗天子猛然抬头向着头顶天幕望去,却见一颗巨大的紫金瞳镶嵌在了天幕中央,仿佛在监察整个天地,有仿佛在向外眺望整个星空,凡是与之对视之人,都能够感到其目光有如雷光一般直射心底,给人一种战栗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