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别有所图
    “得手了,西山大陆的四大阵基肯定有被摧毁了,杨君秀已难维持大罗之威,诸位,破这雷光天幕就在此时,还不快快出手……”

    最先反应过来的东皇纵驾驭着金乌法相,瞬间越过了西山星宫外围的陨石群,双翅一振便有无穷的太阳烈焰将白虎法相包围。

    之前因为忌惮于杨君山为整个西山星宫建立起来的庞大的仙阵体系,尽管三位大罗仙尊可以随意在雷光天幕之外出手,但三人本体却均为进入星宫之中,只是驾驭了法相、神通、法宝与杨君秀遥相斗法而已。 一流小站首发

    此时杨君秀突然实力大损,必然是西山大陆的阵基已破,三位大罗仙尊自然再无顾忌,东皇纵更是率先闯入西山星宫外围,要与杨君秀近战。

    所谓“近战”,自然不是近身肉搏,只是为了更快、更准、更狠,以抢夺稍瞬即逝的时机而已。

    只要他能够在这一瞬间对杨君秀形成压制,那么紧随其后的相柳与宫潜二人,便能够联手破掉白虎法相,令杨君秀连与人同归于尽的机会也无。

    事实上东皇纵对于他能够抓住此番机会也并不意外,盖因为他的太阳真火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杨君秀是有克制作用的。

    然而就当东皇纵势在必得的一击降临的时候,见到的哪里是一只在太阳火焰当中哀嚎的白虎,分明是正在朝着他现出讥笑之色的杨君秀。

    “不好,有诈!”

    念头如电光一般在脑海当中闪过,但东皇纵却已经来不及再做反应。

    “诛天斩灵!”

    刀芒犹如雷光,这一刀的威势哪里有分毫减弱的迹象?甚至比之先前还平添了几分威力!

    这一道原本尚未能够发挥出全部威力的混沌境神通,在阵源之力的加持下,非但能够在杨君山手中发挥出大半的威能,更兼融合了雷行本源,自然更平添了几分威力。

    太阳真火所化的火海被雷光刀芒轻易劈开,东皇纵已然在竭力飞退,却又哪里快得过杨君秀蓄势已久的手段?

    却见那刀芒倏忽间从东皇纵双腿之间穿过,这让他在心悸之余大呼侥幸,然而随后便有剧痛从身下传来,让他仍不住痛吼出声!

    金乌么,那可是有三条腿的!

    哪怕如今被杨君秀出其不意斩掉了一条腿,却也做不成瘸子,这便是三足金乌“得天独厚”的优势了。

    杨君秀一击重创了一位大罗仙尊,欣喜之余,自然想要趁胜追击,最好是能先将这只金乌彻底打残。

    奈何这个时候相柳与宫潜已经抢上前来,一左一右护住了东皇纵,掩护他撤离了雷光天幕近前,让杨君秀颇为气恼。

    “可惜,只差了一步,就让这三条腿的乌鸦给逃了!”

    杨君秀大呼可惜,却也没有再主动反击,因为她已经感知到,元磁山那边好像真出了状况,刚刚她蓄势良久的那一刀,阵源的供给似乎便稍显勉强,这让杨君秀更加不敢轻易冒险。

    但至少短时间内,另外两个怕也不太敢来招惹自己,倒是为己方再次争取了时间。

    想来这个时候,曲武山那里料想已经开始了吧?

    无论是包鱼儿还是钟九,二人都不曾想到自从他们去了曲武山之后,杨君秀便一直透过覆盖整个西山大陆的阵法玩过跟踪二人的气息,直至数日之后,她突然间在曲武山中失去了对包鱼儿和钟九的感知。

    阎罗天子说的不错,他的确能够屏蔽杨君秀的感知,以此来暂时性的摆脱杨君秀对他们二人的生杀予夺。

    但杨君秀同样能够通过自身神念无法感知到的区域,来作为判断阎罗天子是否出现的依据。

    西山大陆锦瑜县。

    赢弃驾驭着星舟来到了元磁山附近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原本高耸的元磁山山体,如今不断山头被削去了三分之一,就连山体都被从上而下一斩,仅剩下了一半儿。

    “四元归一诀果真不愧为是我僵族第一神通传承,这张玥铭不过初成仙僵之身,便能够将这元磁山搞成这般地步,当真是不凡!”

    赢弃站在星舟船头之上,在面露惊叹之余,目光之下却也闪烁着些许喜色。

    “不过那张玥铭恐怕不知道的是,这元磁山上可是有着三位仙人,那位君山仙尊的得意弟子丁小姐更是半步金仙,再有元磁山的守护大阵,以及君山仙尊可能留给杨夫人的保命之物,料想现在那张玥铭要么不胜身死,即便是胜了也必然是惨胜,这个时候赢某驾驭星舟降临,正巧便可以逸待劳,坐收渔翁之利。”

    想到这里,赢弃那早已冷却了不知多少岁月的仙僵之躯也仿佛从心头略过了一丝火热。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然从元磁山上升起,并缓缓的向着星舟迎面而来。

    “是女修,看样子果然是杨家胜了么?杨氏果然底蕴深厚,那张玥铭也果然废材,不过是半途出家,真以为得了仙僵之躯便是真正的僵族了么?就算得了四元归一诀想来也发挥不出几分威力。”

    赢弃目光之中闪过几分讥诮之意:“不过仅仅只是得了几分真意,便能够将元磁山破坏成这般摸样,可更加证明了我僵族开天传承的不凡!”

    “不过赢某要得到四元归一诀,尚有一个真正的目的,便是能够希望借助这道开天神通中的一道衍生道术‘四元分魂术’,来解开杨君山留在赢某神魂中的禁制!咦,这女仙是何人,赢某缘何看着眼生?”

    便在赢弃还在猜测眼前之人身份的时候,紫苑仙子却早已从丁如兰处得知了来人是谁。

    “你是何人,为何拦住赢某去路?”

    赢弃将星舟高高升起,站在船头之上向下俯视,保持着自身的威势:“你可知前面便是杨氏家族下属元磁山,还不快快让开!”

    紫苑仙子微微抬头,望着船头之上那做出高傲之态却神态僵硬之人,笑道:“原来又是一头仙僵,你既已知晓这里是元磁山,为何还要驾驭星舟接近?”

    说到这里,紫苑仙子目光之中浮现出一丝嘲讽,故作恍然,道:“莫不是你与那转投了僵族的张玥铭分属同伙,此番乃是为了接应那张玥铭而来?”

    赢弃闻言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这位仙子可莫要胡说,赢某虽为僵族,却效力于君山仙尊麾下,与那张玥铭可无半点关系。”

    紫苑仙子故作不信,道:“当真是如此么?既然如此,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为了……”

    赢弃正待要开口回答,却猛然一怔,道:“不对,你又是何人,缘何会从元磁山中出来?赢某效力杨氏多年,却是不曾听闻杨家有阁下这样一位女仙。”

    “好了,两位!”

    丁如兰的声音从元磁山中传出,道:“赢先生,这位乃是开灵派的紫苑仙子,乃是老师的至交好友;紫苑前辈,这位赢先生虽是僵族之人,却在周天化界之初便投入老师麾下做事,故而前辈还不认得。”

    赢弃闻言连忙道:“原来丁姑娘在这里,看来那张玥铭并未得逞,倒是赢某这一趟来得晚了,只是不知那张玥铭如今何在?”

    紫苑仙子笑道:“这还用问?元磁山既然还在杨氏掌控之下,那张玥铭的下场自然不用多说,你来迟了!”

    “惭愧,赢某原本还想着自己同为僵族,或可在对付此人的时候提供一二帮助,却不曾想来得迟了。”

    赢弃先是满脸歉意,然后又沉吟道:“只是不知那张玥铭尸体何在,可否让赢某看一下?”

    丁如兰在刚刚开口之后便一直不曾言语,似乎将剩下的一切事宜尽数交给了紫苑仙子,这让赢弃略感奇怪。

    紫苑仙子笑道:“怎么,你觉得我们杀不了他?”

    赢弃连忙道:“仙子不要误会,我僵族有颇多假死脱身秘术,赢某也只是想要确认一番而已,毕竟那张玥铭一身实力非凡,想来仙子也不愿意那张玥铭死而复生吧?”

    紫苑仙子正待要开口,目光却是微微一凝做出侧耳倾听状,然后笑道:“既然你想要看,自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为何直到现在还不从星舟之上下来,难不成你还想着要将这艘星舟开进元磁山不成?”

    赢弃目光微微一缩,却突然见得紫苑仙子似笑非笑的目光看来,只是略作沉吟便笑道:“自然不敢,赢某这便下来。”

    随在紫苑仙子之后,赢弃刚刚进入元磁山的范围,脸色便微微一变。

    原本在他看来,这元磁山山体破损,守护大阵定然也早已残破不堪。

    然而在他踏入元磁山的一刹那,神识魂念便被一种沉重的压力所束缚,就仿佛在他的头顶之上多了一只眼睛,稍有行差踏错,恐怕便有厄运降临。

    元磁山的守护大阵非但看上去没有被破坏,反而给人的压力更大了!

    这时走在前面的紫苑仙子忽然半转过头来,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丁师侄她重塑仙躯成功,已经进阶金身仙境了,之所以一直不曾出来,只是在闭关修炼稳固修为而已。”

    赢弃闻言原本僵硬如铁的面孔,此时他的眼角似乎也在抽搐,但语气中却是满作欢喜道:“那可真是太好!”

    紫苑仙子脸上淡笑却未作回应,转过一片枯焦的山林,来到一片平地之上,指着前面道:“偌,张玥铭的尸体便在那里了。”

    赢弃连忙快走两步,在见到张玥铭那无头尸的刹那,脸色就是微微一变,神念扫过之后,脸上已经挂了焦急之色,忍不住用质问的语气,道:“不对,他的四元封灵牌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