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形势依然严峻
    雷光天幕之上诡异的对峙仍旧在继续,而这一次似乎轮到了金乌仙尊东皇纵。

    只不过这一次无论是即将出手的东皇纵,还是相柳和宫潜,都不曾察觉到杨君秀的异样。

    东皇纵的攻击来得是如此的悄无声息,白虎法相四周的虚空突然开始融化,一朵朵虚空火花从扭曲的虚空当中迸发出来,瞬间沾染在了白虎法相的本体之上。

    呼啦啦,原本一朵朵的小火苗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如同燎原大火一般,将白虎法相数十丈的躯体点燃。

    “嗷呜——”

    白虎法相仰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庞大的身躯仍旧急剧缩减,原本涣散的法相躯体在重新变得凝实了一些的同时,大量的雷光本源以及庚金煞气向外喷涌,试图将沾染在躯体上的太阳火焰驱离。

    骤然间的变化令其余三位大罗仙尊有些反应不及,原本能够与大罗仙尊分庭抗礼的白虎法相突然间变得虚弱如斯,巨大的落差很容易让人第一时间误以为是杨君秀在故作破绽引人入彀。

    最终还是亲自出手的东皇纵做出了判断,数显化作一道虹光向着杨君秀冲来。

    “得手了,西山大陆的阵基肯定有被摧毁了,诸位,破这雷光天幕就在此时,还不快快出手……”

    ----------

    “孩子,却是苦了你了,你放心,日后未必没有办法将你从阵法当中解脱出来。”

    颜沁曦的话在丁如兰看来更像是师娘的安慰之语。

    但听在澜萱公主与紫苑仙子二人耳中,却是令二女目光一亮,各自眼神儿在半空当中默契的一触即离。

    不过二女却各自缄口不言,仿佛不曾听过这句话一般。

    “咦?”

    澜萱公主仿佛发现了什么,将其他几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却见澜萱公主指着地面上的一小堆晶莹剔透的碎片,向丁如兰问道:“这是你本命法宝碎裂后剩下的残片?”

    丁如兰此时身上的气息正在发生了变化,给人一种正在与整座元磁山融为一体的感觉,但她的神智却并未受到影响。

    听到澜萱公主的询问,丁如兰道:“正是!”

    “或可挽救一二!”

    澜萱公主说着一伸手,那散落在地面上的法宝残片尽数落入她的掌中。

    颜沁曦一听脸上立马浮现激动之色,连忙走近了两步问道:“本命法宝当真可以恢复?”

    本命法宝损毁,对于修士自身实力影响极大,还会影响修士自身修为的提升,有的干脆会令修士元气大伤,以至道途断绝、修为削落也只是等闲。

    而想要重炼本命法宝,对于修士而言同样并非易事。

    且不说本命法宝重炼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关键是本命法宝的提升往往伴随着修为自身的成长,就算是想要重新炼制,怕也再无法恢复到原本那种休戚与共的状态。

    除非修士自废修为重新开始!

    但若是本命法宝受损修复,那就与重炼本命法宝完全就是两回事儿了。

    本命法宝修复,说明本命法宝的主体精华仍在,与修士自身休戚与共的联系仍在。

    只是丁如兰的冰魄雷珠已然碎裂成了一堆残片,无论是谁看上去都与彻底损毁并无二致,到了这般地步,难道当真还能够修复不成?

    这个疑惑不仅仅是颜沁曦,便是丁如兰和紫苑仙子同样感到不解。

    “幸亏你走得是冰、雷双修,而我螭龙一脉天生就是冰雪本源中的精灵!”

    澜萱公主说着掌心之中已然多了一颗光华黯淡,质地看上去还有些浑浊,且表面看上去还颇有些破损的珠子。

    见得众人疑惑的目光,澜萱公主解释道:“这是一颗龙珠!”

    众人再看向这颗珠子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惊讶之色,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颗看上去斑驳不堪的珠子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龙珠。

    不过众人显然不会以为这是澜萱公主自己的龙珠,毕竟在先前与张玥铭的斗法当中,众人曾经见到了澜萱公主本命龙珠的威势,那是一击便砸烂了张玥铭金身仙僵的本命法宝。

    “这颗龙珠乃是我族一位前辈所留,想来你们也曾听说过我族这位前辈当初转生于周天世界的名声,他便是金舟道人。”

    颜沁曦与紫苑仙子闻言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显然都已经明白了这颗龙珠的来历。

    澜萱公主说到这里看向丁如兰道:“说来这颗龙珠还与你的老师颇有渊源,后来这颗龙珠为我所得,在得到那位前辈留在龙珠中的传承之后,这颗龙珠虽失去了传承的意义,但本身质地却仍旧是冰行绝顶之物,实不亚于冰行至宝,这才被我保留下来,原本也只是留个念想,如今却是正巧派上了用场。”

    说到这里,澜萱公主将这颗斑驳龙珠递给了丁如兰,道:“我传你一道秘术,你可将冰魄雷珠残片中的精华提取,并与这颗龙珠相融合,如此虽尚不能恢复冰魄雷珠旧观,却也要远比你重炼本命法宝要事半功倍,更为关键的是,冰魄雷珠与冰螭龙珠同源,日后对你自身修为提升以及实力增长影响并不大。”

    颜沁曦见得丁如兰一副懵懂的模样,显然是被这个意外的惊喜给搞懵了,连忙笑道:“还不快谢过澜萱公主?”

    丁如兰闻言这才清醒过来,连忙向澜萱公主行大礼,道:“谢过公主前辈。”

    当下澜萱公主传下秘术口诀,丁如兰已然在迫不及待的开始将本命法宝的残片精华向着斑驳龙珠之中转移。

    张玥铭被五位女仙联手击杀,元磁山看似已经恢复了平静,但颜沁曦却深知杨氏家族目前所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

    丁如兰的事情告一段落,剩下颜沁曦、澜萱公主、紫苑仙子三人聚在一起。

    颜沁曦却也顾不得彼此间的尴尬,道:“接下来恐怕还要劳烦两位。”

    澜萱公主只是点了点头,神情平静并无意外。

    紫苑仙子却是看了二人一眼,笑道:“杨夫人尽管吩咐便是。”

    颜沁曦全当没有听到她语气中的调侃之意,道:“兰儿虽然进阶金仙,且与元磁山阵法融为一体,但元磁山到底残破,为以防万一还需二位留下一人相助一二,瑜城和流火谷仍旧被外域仙人围攻,仍需支援一二。”

    澜萱公主想了想,道:“我去瑜城。”

    颜沁曦闻言点了点头,道:“那我便去流火谷。”

    方向既定,那么剩下的紫苑仙子自然是要与丁如兰留守元磁山。

    澜萱公主与颜沁曦正要动身,紫苑仙子却是连忙道:“慢来慢来,既然形势严峻,怎得不见你往南边曲武山方向派人?还有西山,那里可是杨氏根基之地,恐怕更容易遭外域高手围攻吧?”

    颜沁曦闻言笑了笑,道:“既然是根基之地,又怎么可能会被人轻易攻破?况且算一算时间,西山之上我杨氏恐怕就要多出一位金仙。至于南边嘛,南边不着急!”

    说罢,颜沁曦朝着澜萱公主微一点头,而后二人遁光腾空而起,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紫苑仙子望着二人远去的遁光,喃喃自语道:“南边不着急么,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那家伙可没那么容易死,只是不知道他搞出这般大的阵仗,究竟想要算计谁!”

    丁如兰在忙着将本命法宝残片与斑驳龙珠融合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恢复元磁山的守护阵法。

    尽管元磁山的守护阵法早已残破不堪,但作为整个西山守护大阵体系当中的一部分,只要不是元磁山彻底垮塌,那么守护阵法便不会完全崩溃,只是想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事后进行大规模的人工修补。

    可就在紫苑仙子百无聊赖之际,突然间整个元磁山风雷大作,无穷的灵力在元磁山某处汇聚,原本无形的天地灵气居然在那里形成了一道直通天幕的龙卷。

    紫苑仙子大惊失色,天地灵力汇聚之地正是丁如兰所在之处。

    “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紫苑仙子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好的想法,连忙化作一道紫芒向着风雷汇聚之地投去。

    然而就在她来到事发之地的刹那,原本漫天的风雷已然在缓缓散去,凝聚的通天龙卷也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浑身上下完全被一道道阵脉包裹,如同一道道图腾纹身一般的丁如兰单膝跪地,浑身上下已经缩成一团。

    “你这是……怎么了?”

    紫苑仙子降下了遁光走到近前两步,惊疑不定的望着委顿在地的丁如兰。

    听得紫苑仙子询问,丁如兰缓缓抬起头来,苍白如纸的脸上勉强浮现出一丝笑意,道:“前辈放心,并非是晚辈出了意外,而是秀师姑刚刚大量抽调了守护天幕的阵源,晚辈为了不影响秀师姑的实力,不得已动用了自身本源来反哺元磁山阵源。”

    紫苑仙子闻言眉头大皱,一步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仙元度入其体内,果然是一副亏空的样子。

    “这一下子至少让你损了百年修为底蕴,若非你已与阵源相融,怕是金仙境界早就不保,再来几下,你就要被抽干了!”

    紫苑仙子忧心忡忡,抬头看向天幕,低声道:“杨君秀究竟出了什么意外?” 一流小站首发

    与此同时,在距离此地不到百里之外的地方,赢弃正驾驭着星舟往元磁山方向缓缓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