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丁如兰的牺牲
    西山大陆天幕之上,在守护大阵本源的支持下,杨君秀仍旧维持着庞大的白虎法相,以震慑其他对于西山大陆虎视眈眈的外域大神通者。

    以自身仙元本源融合阵法雷霆之力,几把雷霆之刃出现在星空之中,将几颗魔火骷髅劈碎湮灭至虚无。

    杨君秀轻蔑的声音在星空之中回荡:“宫潜,你在消遣于我么?”

    宫潜略带恼怒的声音随之传来,不过听上去却不像在回应杨君秀刚刚的蔑视。

    “格老子的,本尊与她交手吃亏太大,接下来你们二位能者多劳,多出手吧!”

    宫潜魔尊似乎并没有在杨君秀面前隐藏他们目的的打算。

    杨君秀闻言脸色微沉,似乎也早已明白了这些人的打算,然而她却感到无能为力。

    在杨君秀成功以同归于尽的决绝逼得宫潜、相柳、东皇纵三大大罗仙尊投鼠忌器,不敢强行打破西山大陆的守护大阵之后,这三位接下来却并非一直无动于衷,而是每隔一段时间之后,三人当中便会有一人向杨君秀出手。

    三人每一次出手绝非试探一般的浅尝辄止,而是每一道神通施展出来都是地道的大罗仙境手段,非有相应的实力,绝对难以化解。

    这也使得杨君秀每一次应对,都不得不调动守护大阵的阵源之力,来助自己进行化解。

    杨君秀原本以为三人轮流出手,意在消耗她自身的仙元以及守护大阵的阵源之力,心中原本尚有几分鄙夷。

    然而杨君秀很快便发现,三人出手看似车轮战,可每一次出手之后,偏偏又留出一段空余的时间供杨君秀进行恢复。

    这让杨君秀立马意识到,自己原本的猜测完全是错误的,真要是想要对她以及守护大阵进行消耗,就不该给她恢复的时间。

    三人真正的目的不是消耗她的仙元或者守护大阵的阵源之力,而是想要从她身上试探出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作为目前整个西山大陆守护大阵的掌控者,杨君秀很快便感知到了瑜城、流火谷以及元磁山三地,接连遭受外域仙境以上存在攻击,甚至于围攻的场景。

    至于对于曲武山的情景,她的感知甚至受到了极大的干扰。

    杨君秀瞬间便明白了眼前这三位大罗仙尊打得是什么主意,在联手强行打破西山守护大阵受阻的情况下,最好的方式摸过去在内部对守护大阵造成破坏。

    三人之所以轮流出手,便是想要通过试探杨君秀实力是否受到削弱,从而验证守护阵幕内部的根基遭受破坏的程度。

    一旦杨君秀因为西山守护大阵的受损而使得其实力大降,那么便是三位大罗仙尊联手强行破阵之时。

    至于宫潜魔尊刚刚如同抱怨一般的言语,实则是因为三位大罗仙尊当中,便属他受西山守护大阵克制最大,三人轮流出手之际,自然也属他吃亏最多。

    杨君秀刚刚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正在思忖该如何应对的时候,脸色突然大变,雷霆天幕之上盘踞的白虎法相差一点就要涣散了去。

    杨君秀连忙将神念感知沿着阵法脉络延伸开去,就已经察觉到在西山大陆东南方向的元磁山,出了大变故。

    而下一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出手试探之人应当轮到了三位大罗仙尊当中实力最为高深的金乌仙尊东皇纵……

    西山大陆元磁山上。

    此时的元磁山非但守护阵幕早已被打破,元磁山的山体此时看上去就像是先被人从上到下劈掉了近二分之一,然后又将山头削去了三分之一。

    好在颜沁曦等五位女仙的联手之下,运用各种手段在付出了极大代价之后,终归是将这张玥铭灭杀。

    然则颜沁曦此时却全然没有半点喜悦,因为就在杨君琪几乎耗尽了体内大半仙元,接引雷光一点点磨灭了张玥铭的神魂意识的时候,她也接到了刚刚从西山大陆西北之地传来的噩耗,十余位杨氏精英子弟被杀,杨君山的开山大弟子苏长安身陨!

    “事情很棘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澜萱公主来到了颜沁曦的身边。

    颜沁曦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她很快便将这点不快隐藏了起来,将手中的传讯玉简递了过去,沉道:“长安死了。”

    澜萱公主微微一怔,她自然知道苏长安是谁,但在神念扫过玉简中的内容后,却并未多做言语,因为玉简中的消息让她察觉到了一些蹊跷,而这些蹊跷似乎关乎杨氏家族内部之事,她很明智的选择置身事外。

    不过相比于杨氏内部之事,澜萱公主更为看重的却是颜沁曦轻易便将传讯玉简交给她的行为。

    这表明颜沁曦已然不再将她当作“外人”来防备,甚至已经给予了她相当的信任。

    当然,这其中或许也有形势所迫,杨氏家族目前还需要她这位金仙高手的帮助,颜沁曦不得不做出这般姿态的缘故,但澜萱公主仍旧感到一丝“窃喜”。

    只不过玉简中的内容并非好消息,澜萱公主自然不会表露自己的情绪。

    “要不我去看一看?”

    澜萱公主不流于表面的愉悦情绪,还是令她下意识的做出了积极表现的决定。

    澜萱公主对于杨氏家族的底蕴实力多少有一些了解,从玉简上的消息推断,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杀害这么多的杨氏子弟,这背后极有可能有着魔族仙境高手的影子。

    “还是我去吧!”

    杨君琪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的脸色虽然因为大量接应雷行本源而显得有些苍白,可神色看上去却极为坚定。

    仿佛没有看到颜沁曦略显惊愕的表情,杨君琪的声音显得缓慢而又坚定:“这一次不管是魔仙,还是修罗族的高手,我的神通手段都能在很大程度上克制他们,况且……”

    杨君琪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笑了笑后又接着道:“况且沁璋当初出走之事,还需我亲自了断。”

    颜沁曦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颜沁曦很清楚,西山大陆上的形势现在对于杨氏而言并不乐观,杨氏人手早已捉襟见肘,这个时候哪怕她对于杨君琪并不放心,却也不得不派她前往,因为尚有其他形势更为严峻的地方,需要其他人前往救援。

    望着杨君琪离去的背影和遁光,澜萱公主道:“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颜沁曦没有言语,但却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两位居然在这里,可是在商量着什么隐秘之事?”

    紫苑仙子一本正经的表情却是令人无法对其语气中的促狭之意发难。

    不过紫苑仙子也只是一语带过罢了,很快神情便转得严肃起来,道:“那个女娃子的情况可不太妙,我觉得你们两个还是过去看一看为好。”

    澜萱公主看向颜沁曦,却见颜沁曦已然是神色大变,身形向着丁如兰所在的位置掠去。

    “兰儿,你……”

    颜沁曦在见到丁如兰的时候,只开口说了半句,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紫苑仙子的声音从她身后幽幽传来:“唉,这孩子为了尽快重塑仙躯进阶金仙,居然舍了自己的本命法宝,之后为了避免修为不稳固而影响自身实力的发挥,干脆将元磁山的守护残阵核心化作阵衣披在身上,并化入了肉身之中。”

    “什么?”颜沁曦大惊失色。

    “地缚仙?”澜萱公主有些迟疑,又有些惊愕道。

    不得不说张玥铭当时的凶威令丁如兰别无选择。

    在当时的情形之下,要想保住元磁山,保住几位女仙的性命,丁如兰重塑仙躯进阶金仙便是破局的关键。

    然而这样的后果便是将元磁山的残阵核心完全融入到了她的肉身当中,在短时间内稳固了她的修为的同时,也使得她从此无法再摆脱元磁山守护大阵的束缚。

    换句话说,丁如兰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元磁山守护大阵的一部分,或者更为确切的说,是元磁山守护残阵的真灵与她融为了一体。

    而这也是为何在元磁山的守护大阵在张玥铭的破坏之下,到了如此境地居然仍旧维持着残阵的运转,不曾彻底崩毁的真正原因。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受元磁山大阵所限,从今之后,颜沁曦自身的修为成就恐怕也会再难有所提升。

    这种情况对于杨氏诸仙而言还是第一次遇到,但澜萱公主却并不陌生,事实上据她所知,河洛星宫四大星宿的阵灵其实便是类似于地缚仙的存在。

    不仅如此,当初杨君秀携重伤的杨君秀乘西山大舟返回,中途曾遇河洛星宫阻挠,当时河洛星宫打得主意其实便是要将杨君山化作地缚仙一般的存在,镇守刚刚开辟成功的第五星宿。

    “兰儿,可有什么办法能将你从阵中解脱出来?”颜沁曦连忙问道。

    颜沁曦摇头强笑道:“师娘不必担心,弟子现在还不能脱离元磁山的守护残阵。”

    颜沁曦连忙道:“为何?”

    丁如兰抬头看了看西山大陆上空的雷光天幕,道:“秀师姑那里还需要元磁山阵源之力的支持!如今元磁山被毁大半,想要整个雷光天幕不受太大影响,弟子便只有暂时将自身修为与残阵融合起来,才能够令整个西山大陆的守护大阵不受太大影响,否则秀师姑那里又如何抵挡那些外域的大神通者?”

    颜沁曦知晓事已至此,只能颤声道:“孩子,却是苦了你了,你放心,日后未必没有办法将你从阵法当中解脱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