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五女战玥铭(再续)
    “原来是龙岛公主驾临,张某幸何如之!”

    尽管有着漫天的尘埃与冰雾遮掩,但张玥铭还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澜萱公主的来临。

    张玥铭虽然嘴上说的清楚,可实际上心中却是暗凛,因为据他所知,这位龙岛的公主似乎走得也是肉身成圣的道途,修为自然也与他一般,都达到了金身仙境,而且澜萱公主进阶金身仙境的时间更长。

    不过澜萱公主的出现虽然让令张玥铭稍感棘手,却还不至于害怕。

    “怎么,难道龙岛也要插手杨氏家族之事么?”张玥铭抬头问道。

    “哼,我龙族怎么行事,何来他人指手画脚?”澜萱公主的声音从云雾之中传来。

    一条巨大的龙形法相在雾气之中忽隐忽现,随着尘埃与冰雾渐渐消散,龙形法相同样缓缓降落,待得雾气彻底消散之时,澜萱公主已然站在元磁山之上,与张玥铭遥向对峙。

    而就在澜萱公主的身侧不远处,颜沁曦与杨君琪也正从山后走来。

    澜萱公主与颜沁曦二人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相互看了一眼,随即便转移开了各自的目光。

    张玥铭的目光在澜萱公主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又看向了颜沁曦,嘴角掀起一丝嘲讽般的笑意:“这下可好,家花、野花凑到一起了!这样也好,也省得张某给君山道友留下的印象不够深刻!”

    颜沁曦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千金刀在虚空一划,兜头便向着张玥铭的头上斩去。

    凛冽的刀芒尚未及身,从刀锋之上迸发而出的刀气便已经在地面上割开了一道丈许深的沟壑。

    岂料张玥铭却在这个时候纵身一避,大声笑道:“杨夫人,你的对手选错了!”

    地面上被颜沁曦的刀气割开的沟壑之中,突然有一道身形从中跳出,而后向上一纵便跳起数十丈高,并拦腰将颜沁曦的刀芒撞碎。

    这道身形便是张玥铭手下四大封灵仙僵中的土灵仙僵,本身乃是出身于僵族后卿一脉。

    颜沁曦振动法宝,一道道刀芒从千金刀中发出,在眼前这片虚空彻底割裂。

    然而这具土灵仙僵却也不惧,在半空之中与颜沁曦战作一团。

    杨君琪见状便要准备出手相助,却不料一缕黄泉冥水从虚空蜿蜒而至,沿途所过之处,草木尽皆枯萎,就连土石都为之湮灭,修士的神念尚未触及,便有强烈的烧灼之意传来。

    杨君琪见状哪里还顾得着帮助其他人,连忙手持桃木剑,脚踏玄奥的步伐,每当一步踏出的刹那,便有一道乙木神雷从天而降。

    待得杨君琪连它一十二步,正巧在地面上走出一圈之后回到原点,天空之中接连十二道霹雳雷光落下,饶是每一道雷光威力不过相当于宝术神通,却也架不住数量众多。

    那黄泉冥水虽然是一道至阴至寒的阴毒神通,却也要受雷术神通克制。

    那一缕黄泉冥水见势不妙,突然倒卷而回,被一具水灵仙僵吸入腹中。

    这一具水灵仙僵便是张玥铭所掌控的封灵仙僵中的一具,隶属于僵族赢勾一脉。

    便在颜沁曦与杨君琪分别与张玥铭的封灵仙僵交上手之后,不等正在对峙的澜萱公主与张玥铭出手,丁如兰已然努力勾连脚下残阵,在形成联动之后,当机立断激活所剩无几的雷行本源之力,而后就见丁如兰向着地面伸手凌空一抓,一块由阵法本源形成,以阵纹织就的有形而无质的阵网被他抓在手中。

    而后就见丁如兰将这一块阵网一扬,落在身上的刹那却是化作了一件阵纹披风。

    随后就见丁如兰以本命法宝冰魄雷珠作为媒介,汇合了自身仙元以及残阵的阵源之力,形成一道浩大的雷光,向着张玥铭的头上劈落。

    丁如兰显然是想要出其不意,打张玥铭一个措手不及,又或者想要为澜萱公主创造机会。

    然而她显然小瞧了张玥铭这位直接从黄庭道境重塑仙躯而进阶金身仙境的僵族金仙,在失去了元磁山守护大阵的加持之后,丁如兰这个元神仙境的修士在张玥铭的眼中明显已经失去了威胁。

    只见张玥铭将四元牌祭出,那原本相互嵌合在一起而形成的本命法宝忽然相互分离却并不分散,而是在他的头顶之上相互盘旋,当即引动地、水、火、风四大本源之力,在四块元牌之间形成了一道将四大本源之力杂糅在一起的混沌漩涡。

    丁如兰全力凝聚而成的这一道雷光尚未落在张玥铭的头顶,便已经被这一道混沌漩涡所吸引,在半空之中凭空扭曲落入其中,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击居然就此被漩涡吞噬一空,甚至连半点漩涡也不曾溅起。

    然而张玥铭又怎么可能只挨打不还手,随着四元牌逆转而动,原本的混沌漩涡也随之逆转,原本没入其中的那一道雷光从中飞出,逆着先前的路径,便要向着丁如兰倒劈而来。

    “不好,小心!”

    澜萱公主显然在丁如兰偷袭落空的一刹那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好,然而她的提醒显然还是慢了一步。

    于是澜萱公主索性也不再去管丁如兰,而是径直伸出手掌虚握,周围虚空之中的水汽开始向着她的掌心之中汇聚,很快便在她的掌心之中形成了一支完全由寒冰凝聚而成的剑柄。

    而后便见得澜萱公主手握剑柄缓缓向外抽出,便见得四周水汽继续涌来,沿着剑柄将剑身凝聚了出来,最终形成了一柄三尺长的寒冰长剑。

    澜萱公主手持寒冰箭向着张玥铭所在的方向一指,一道寒冰剑气催发,遍布于二人之间的水汽尽数为她所操控并凝聚成一根根微不可查的冰针,且每一枚冰针之上都附着了从寒冰长剑之上催发而出的一缕剑气,而后纷纷向着张玥铭攒射而去。

    澜萱公主试图“围魏救赵”,而另外一边的丁如兰显然没有想到会遭此一击,仓促之际来不及再凝聚阵源之力,只能将冰魄寒珠挡在身前。

    一声惊雷炸响,丁如兰脚下原本还能勉强沟通的半个阵潭这一次却是彻底被摧毁,连带着元磁山的山顶都被削去了三丈,身后披着的阵衣披风早已撕裂,本命法宝冰魄雷珠被当空击落,咕噜噜滚在他的脚下,雷珠的表面已经布满了龟裂。

    “哇——”

    丁如兰张口喷出一股鲜血,血液尚未落地便已经化作血红色的冰渣。

    这一次的伤势可要比先前元磁山阵幕被击破时所受的反噬要严重的多,然而此时体内再严重的伤势,对于丁如兰来说也比不上她的本命法宝受损,而事实上她现在的伤势倒有大半是因为本命法宝的缘故。

    冰魄雷珠本体受创,其内部的本源核心也已经被击散,当丁如兰勉强将雷珠召回的时候,一缕缕的本源之力正在从法宝内部散逸而出。

    丁如兰明白,如果不能够及时将冰魄雷珠修复,待得雷珠内部的本源之力散尽之后,便是她这件本命法宝彻底损毁之时。

    然而在当前这种形势之下,即便是有能够修复本命法宝的天材地宝,丁如兰又哪里有时间去修补?

    看着不满龟裂的本命法宝悬在身前,感知着从雷珠内部正在源源不断渗出并消散的本源之力,丁如兰头脑当中忽然间闪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时间却是陷入了忐忑当中。

    而就在此时,张玥铭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爆吼,一下子将犹豫不定当中的丁如兰惊醒了过来,却也让她一下子下定了决心。

    于是,便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从她的掌心之中传来——

    澜萱公主的剑气冰针虽然诡异难当,但对于仙僵之身已然大成的张玥铭而言,却并不能构成太大的威胁。

    在用四元牌轻易将之破去之后,澜萱公主与张玥铭已然战作一团。

    两位金仙大战,声势犹如天崩地裂,只见元磁山上空一道龙形法相正在绕着一尊面色狰狞的四面八臂法相不断游走,显然落入了下风,只能勉强进行纠缠。

    如果按照当前情形进行下去,澜瑄公主在张玥铭手中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处半空之中的张玥铭却突兀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原本正在与龙形法相大阵的四面八臂法相突然转身脱离了战团,随后化作一道流星一般的遁光,挟万钧之力向着元磁山脚下冲去。 一流小站首发

    而与此同时,大约是在张玥铭冲去方向的位置所在,突然间有一团紫气如同受惊一般炸开,而后便化作数股,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遁走而去。

    这时四道不同色彩的光华从张玥铭所化的遁光之中射出,四道逃遁的紫气当即在光华的照射之下湮灭。

    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突然有紫气炸开的方位又有一面紫色的云幡腾空而起,而后一朵紫云于间不容发之际与张玥铭的遁光相错而过,而张玥铭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一直停留在原地未动,待得他召回四元牌之际,那朵紫云已然遁逃至西山脚下。

    待得紫云散去,一位手持紫色云幡,气质典雅的中年宫装女子出现,向后看了一眼之后发出一声轻笑,然后便急匆匆的上山与颜沁曦、澜瑄公主等人汇合。

    “开灵派紫苑,你居然敢毁张某的封灵旱魃!”

    张玥铭的咆哮声远远的从身后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