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老龙菩萨,天蓬真身
    海外星宫一座云雾缭绕的孤岛之上。

    龙族的大罗仙尊敖正邀请了释族的白莲菩萨在岛上饮茶论道。

    白莲菩萨放下了手中的香茶,淡淡的问道:“龙尊此番邀贫僧于此地饮茶,不知是龙宫之意?普元天尊之意?又或者是龙尊之意?”

    敖正将白莲菩萨的茶盏重新蓄满了灵茶,闻言大笑道:“菩萨多虑了,老龙此番邀菩萨来此别无他意,只是新晋得了晚辈献上的灵茶,不忍独享,特意邀菩萨一同品尝而已。”

    说到这里,敖正龙尊放下了手中的茶壶,道:“毕竟真正的好茶,也要在真正懂茶人的口中,才能品评一二!”

    白莲菩萨谢过了敖正龙尊递过来的茶盏,目光微微低垂,道:“不知那给龙尊献茶的晚辈究竟是何人?如此有孝心的后辈子弟,怎得贫僧坐下便没有?真是让贫僧既羡且妒。”

    敖正龙尊“哈哈”一笑,道:“菩萨清心寡欲,后辈子弟便是有心孝敬,怕也落个六根不净的名声。”

    白莲菩萨第二次放下了茶盏,淡淡道:“如此说来,龙尊是看好西山杨氏了?”

    敖正龙尊也敛去了脸上的笑容,道:“是老龙吃家人的最短,受人之托后,不得不忠人之事。”

    白莲点了点头,道:“龙尊之意,贫僧已经明白,既然这灵茶已享,贫僧这便告辞了。”

    敖正龙尊拱了拱手,道:“菩萨赏脸,老龙已觉脸上有光,如此便不送了。”

    一阵白雾用来,白莲菩萨已然不见了踪迹,唯留一片檀香飘散。

    角蚩龙尊从敖正身后出现,道:“这位白莲菩萨就这般离开了,您就不怕他一转身便又去了西山星宫?”

    敖正好整以暇的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灵茶,缓缓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角蚩龙尊想了想,又问道:“那么西山杨氏呢?若此番杨氏战败,我等岂不是毫无所得,还凭白与释族交恶?”

    敖正龙尊闻言奇怪的看了角蚩一眼,道:“怎么会毫无所得?只有咱们才是真正的旱涝保收!”

    见得角蚩仍旧是一副诧异的模样,敖正提点道:“若是那西山杨氏能够熬过此劫也就罢了,若当真是熬不过,难道那西山杨氏全族上下就合该等死?到时候澜瑄那丫头自然会尽可能的庇护杨家的修士,而杨家修士只要不是一心求死,自然明白该去信任谁,尤其是那位君山小友的嫡传血裔。嘿嘿,能活下来的杨家修士都不是傻子,到时候我们什么都不用做,自然会有杨家修士主动送上我们感兴趣的东西。这样既落个仁义的名声,又能得杨氏底蕴精华,如此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角蚩顿时恍然,暗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

    一道血河从天而降,颜大智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颜大智长剑凌空,将天空的血幕撕裂成两片。

    然而不等他从中飞遁离开,四周便又有血浪涌来,将被割裂的血幕重新覆盖。

    颜大智连续数次尝试破开血幕突围而出均告失败,无奈之下,只得扬手打出四张符箓悬在身周,联成一道符文屏障,抵挡着四周血浪前仆后继的扑击。

    便在颜大智与隐藏于暗处的外域仙人形成僵持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穿过了包围他的血幕,传到了他的耳中。

    “嘿嘿,这都几千几万年的时间过去了,修罗族却是一点长进也无,还在给魔族做着冲锋陷阵的马前卒?”

    颜大智心中一动,环绕在身周的四道符箓突然冲进了周围的血幕之中,随着四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四道炙热的白色光华在血幕之中闪现,使得整个天地都只剩下了红白相间的色彩。

    与此同时,颜大智长剑再次将血幕划破,而就当周围的血幕再试图合拢的时候,血幕之外却突然有一片雨水洒落。

    稀稀拉拉的雨点在淋落的刹那,漫天的血幕就如同日光下的春雪一般快速的消融,很快便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淡红色的血雾。

    “玄阴真水!”

    一声愤怒之中带着三分畏惧的声音随之传来:“是谁!”

    颜大智知晓机会难得,眼见得周围的血雾又有转浓收缩的趋势,连忙御剑划破虚空从中突围而出。

    颜大智突围而出的刹那,正见得半空之中有二人隔空而立相互对峙,且从这两位浑身洋溢的气息来看,显然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元神仙境的巅峰。

    不过相比于那位周身被血雾笼罩,血腥气几乎弥漫数百丈的修罗族修士而言,另外一边那位胖大的修士虽然周身妖气冲天,颜大智还是在第一时间便已经分清了敌我。

    而那位修罗真仙显然也已经意识到处境不妙,转身便欲遁逃。

    不过这一次颜大智却是早有所料,几道仙符已然先一步飞到逃遁的方向之前结成了一道简易的符阵,在崩溃的刹那,将那一片虚空彻底搅得支离破碎,令那修罗不得不止步不前。

    紧跟着颜大智便已经追到对方身侧,一剑横扫,半片虚空都在剑芒的撕扯之下裂开,令那修罗不得不向后退去,却正巧落在颜大智与那位妖仙的前后夹击之下。

    颜大智先前在进入玉州不久便落入对方的埋伏之中,处处为人所制,好不容易突围而出,正是一肚子邪火没处发泄的时候。

    不过他倒也没有忘记向出手助他脱困的那位妖仙道谢。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在下潭玺派颜大智有礼了!”

    颜大智一边动手压制那修罗真仙,一边向着那位胖大妖仙说道。

    妖仙闻言先是一愣,紧跟着“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颜前辈,没想到您居然也来到了西山,真是失敬失敬,在下庞竺,乃是君山仙尊麾下一小妖而已,今日得见前辈真是三生有幸。”

    双方虽从未见过面,但身为彼此家族宗派的仙人,自然都晓得对方的存在,一旦彼此通过姓名,自然明白对方是自己人,马上便熟络了起来,就连针对那修罗真仙的围攻,彼此间的配合也瞬间顺畅了三分。

    颜大智剑势虽然凌厉,符箓手段同样不凡,剑、符相合,一瞬间所爆发的实力几乎不下于修为在元神仙境巅峰的庞竺。

    然而颜大智却发现那修罗哪怕在这般情形之下,仍旧将大半的注意力都在了庞竺身上,似乎对于庞竺的忌惮要远在他之上。

    这让颜大智不由想起先前修罗的血幕被破的时候,曾经听到的“玄阴真水”。

    想到这里,颜大智忽然心中一动,径直咬破了手指,以自身鲜血为引,凌空勾勒出两道虚空符,分别打在修罗的两侧,将修罗躲闪的途径封锁。

    紧跟着颜大智合身扑上,鼓动体内仙元,将自身的剑术造诣发挥到了极致,逼得那修罗不得不向着庞竺所在的方位退却。

    而庞竺见状显然已经明白了颜大智所想,深吸一口气之后张口一喷,腹中所炼化的一团玄阴真水顿时化作漫天雨滴,将修罗躲闪的空间尽数封死。

    “啊——”

    修罗发出一声惨嚎,那些玄阴真水将弥漫在他身周的血雾尽数消融,落在他身上的刹那,周身上下的衣衫连同肉身都跟着溃烂,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在半空当中。

    颜大智见状哪里会放过这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剑芒在虚空之中化作一缕细丝一般,向着修罗的头颅上缠绕而去。

    那修罗体内突然有血雾爆发,似乎是用了一种激发潜力的秘术,一举将渗入到体内的玄阴真水排出,不过这显然也令修罗自身元气大伤。

    可这同样也令修罗有了一线逃脱的生机,只见浑身上下已经完全化作一道血芒的修罗,在间不容发之际绕开了颜大智的如丝剑芒,而后一缕血光居然径直穿过了颜大智的剑符封锁,向着天际极远之处遁走。

    “不好,要让他逃了!”

    颜大智眼瞅着自己的剑芒落空,顿时大为遗憾。

    “他逃不了的!”

    庞竺的声音传来,颜大智这才发现他早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

    一柄巨大的利齿巨耙从半空之中横扫而过,却是迎头撞上了修罗遁逃的血芒,并带着那修罗的本体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颜大智剑芒闪烁,修罗的身躯已然在剑光之下化作四段,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庞道友手段令人钦佩!”

    颜大智由衷的称赞道。

    “哈哈,前辈过谦了,庞某不过是正好练就了一口玄阴真水,克制那修罗的血河神通罢了。”

    庞竺可不敢在眼前这位面前拿大。

    “玄阴真水?敢问庞道友,此物乃是水行本源至宝吗?”

    颜大智似乎并未听说过此物。

    庞竺解释道:“非也非也,这玄阴真水乃是我天蓬一族的一种传承神通,不过却也是用来重塑仙躯成就天蓬真身的一种途径,可用以部分替代本源至宝的功用,庞某能够练就这道神通,还要多亏了君山仙尊赐下的一壶地阴寒泉。”

    说到这里,庞竺仿佛想起了什么,面上浮现出一丝憨笑,道:“不过君山仙尊曾经说过,那魔族在琅郡星域建造的魔域血都,一开始似乎就是建立在一条地阴寒泉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