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章 半奎身陨,长安遭厄
    “这些魔修也不过如此,借助山祖的雷霆天幕,咱们杀他们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杨灵泉兴奋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

    这位杨氏家族“灵”字辈的后起之秀目前有着天罡境的修为,就在不久之前,杨灵泉与另外三位家族子弟联手,伏杀了一位初入道境的落单魔修,而己方却无一损伤,这让杨灵泉等人的自信心暴涨,一路上反复向其他几位未曾参与的同辈子弟吹嘘炫耀其经过。

    旁边一位同伴听不下去了,开口揶揄道:“你自己也说了,魔族修士在咱们西山大陆修为实力均受压制,旁边又有琅祖爷掠阵照看,那魔族修士怕是吓也都快吓死了,一身实力能保留三分之一都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斩杀一位道境魔修有什么可显摆的?”

    杨灵泉闻言指着说话之人大声道:“嫉妒,你这就是**裸的嫉妒!”

    旁边几位杨氏家族的同辈子弟一个个笑哈哈的听着二人斗嘴。

    杨沁琅走在前面听得后面晚辈们的嬉笑,向着旁边的人笑道:“听听这些孩子们,无忧无虑,真的感觉自己已经老了。”

    苏长安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旁边的杨沁琰则笑道:“只是他们还不清楚家族目前所面临的形势而已,否则的话,就没有这般轻松了。”

    一道细小的遁芒从天边飞来,杨沁琅“咦”的一声,伸手一招,那遁芒便落入他的手中,却原来是一道传讯符。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杨沁琰在一旁问道。

    杨沁琅神识已经扫过了传讯符中的内容,神色变得异常凝重,将手中的传讯符交给了二人。

    “苗兄在流火谷外身陨了。”杨沁琅沉声道。

    苏长安神色一变,伸手接过了传讯符查看里面的内容。

    旁边的杨沁琰问道:“怎么回事儿?苗兄可是四伯的记名弟子,就算遇险,一道本源五色雷光召唤下来,就算是仙人当面也要退避三舍。”

    杨沁琅摇头道:“是苗兄兄妹二人与沁琨夫妻两个联手围攻琳郡星域的蛊仙方源,不料却被朱雀一族的妖仙偷袭,猝不及防之下,苗兄为了保护苗师妹,替她挡了致命一击最终身陨,不过那朱雀妖仙也被琨儿弟妹招来的雷光重伤,随后又被苗师妹等人围攻而死。”

    杨沁琰想了想问道:“不对啊,那蛊仙方源呢?”

    “被飞流剑派的人截胡,死在江心前辈手中了。”

    苏长安将手中的传讯符交给了杨沁琰,冷笑道:“这飞流剑派来得时候可真是寸啊!”

    “飞流剑派的人也进来了?”

    杨沁琰接过了传讯符,皱着眉头道:“他们来做什么?是提供帮助还是趁火打劫?”

    “我看八成是两者都有!”

    苏长安冷笑道:“传讯符里面虽然没有明说,但里面说那朱雀妖仙原本是为了与蛊仙方源里应外合,在苗兄被袭杀的同时,江心前辈随即便出手,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琨儿在冰原星域练就了一道瞳术神通,却是在江心前辈出现的时候,正巧看到了隐藏在虚空一直不曾现身的吕眉仙尊!”

    “吕眉也在?他可是金仙!”杨沁琰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早就来了,只是藏身于虚空之中一直作壁上观?”

    苏长安沉声道:“我更觉得江心前辈的出手可能违背了吕眉的意思,以吕眉金身仙境的实力,他应该是能够挡住朱雀妖仙的袭杀,救下苗兄的。”

    杨沁琅道:“以四伯与江心前辈的交情,苏师兄的猜测也并非没有可能。”

    杨沁琰“嘿嘿”冷笑道:“想来这便是所谓的虎落平阳被犬欺吧,咱们杨氏现在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软柿子,谁都想来捏上一捏。”

    杨沁琅恨恨道:“这件事情不能算完,等咱们杨家撑过了这一劫,这笔账一定要与飞流剑派算上一算。”

    杨沁琅话音刚落,却见得旁边的杨沁琰脸色大变,看向他道:“小心!”

    杨沁琅心中一凛,已然见得杨沁琰向着他这边扑了过来。

    不等杨沁琅回头,杨沁琰的小西山印已经从他身旁飞过,与身后一道袭来的神通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闷响,伴随着身后一众杨氏后辈子弟的惊叫声,杨沁琅哪怕不曾回头也已经确认了偷袭之人的身份,高声叫道:“杨沁璋!”

    一声怪笑声传来,一股黑烟从不远处升起,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杨沁琅几步踏出,脚下“缩地成寸”,弹指之间追出数百丈之遥。

    “小心有诈”

    杨沁琰见得杨沁琅头也不回的追了上去,也来不及想苏长安交代一声,连忙驾驭遁光追了上去。

    “喂,你们两个……”

    苏长安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杨沁琅与杨沁琰两个的遁光已经消失在了远处的山林之后。

    杨沁琰与杨沁琅二人一气遁出数百里之遥,却仍旧不曾追上杨沁璋所化的那一道黑烟。

    “你确定杨沁璋如今修为不过相当于华盖境?”

    杨沁琰沉声道:“我怎么觉得他这是在故意带着你我兜圈子?”

    杨沁琅这个时候同样眉头紧皱,望着远处那一道黑烟,道:“肯定是杨沁璋不假,但……”

    “不好,我们恐怕上当了!”

    杨沁琰心中一凛,道:“他的目的恐怕不是你我,而是……”

    “回去!”

    杨沁琅同样面色大变,他大约也已经猜到了杨沁璋引他出来的目的。

    然而二人刚刚有返身回归的打算,那一道原本一直吊在二人之前的黑烟,却是突然一转,再次超过了二人并拦截在二人面前。

    黑烟散去,脸上没有丝毫血色的杨沁璋出现在二人身前。

    “杨沁璋,果然是你!”

    杨沁琅神色愤然,扬手一推,身前的虚空顿时层层叠起,向着对面的杨沁璋的身上印去。

    却见对面的杨沁璋怡然不惧,同样是一掌推出,与杨沁琅的神通一般无二。

    两道掌劲各自推动空间褶皱在半空之中相遇,在没有丝毫声响传出的情况下,两掌之间各自蕴含的空间之力相互湮灭,最终居然是平分秋色。

    “你居然进阶了雷劫境?”

    杨沁琅大为吃惊,可随后又自我否认道:“不对不对,你先前才只是初入华盖境,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渡过雷劫还能稳固修为。”

    小西山印突兀的在半空之中出现,想要趁着二人交手之际镇压杨沁璋。

    却不料杨沁璋似乎早有所料,早在与杨沁琅邀相对掌的一刹那,便已经重新身化黑烟堪堪从镇落的小西山印旁边溜走。

    杨沁璋、杨沁琅和杨沁琰这三个兄弟从小长大,彼此之间实在太过熟悉,熟悉到在斗法的时候可以随意猜出对方接下来可能要用的任何手段,以至于将彼此间的一场斗法进行的如同日常对练一般。

    不过接下来杨沁琅却并未趁势追击,杨沁璋所化的黑烟重新化作人形,一张脸色仍旧苍白如纸,却是回头朝着二人诡异的笑了笑,随后重新化作黑烟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为什么不拦住他?”

    杨沁琰朝着杨沁琅喊了一声,随即便准备动身追击。

    却不料身形刚动,便被杨沁琅从身后拽了回来。

    杨沁琰诧异的向后看去:“你干什么?”

    杨沁琅神色怪异,道:“他是故意把我们带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被他拖在这里现在回去恐怕已经晚了,所以只有先抓住他问清楚才行,至少手中也要有一个筹码。”杨沁琰奇怪道。

    “他用了魔族的秘术来暂时性的提升修为,所以才会与你我周旋到现在,而事后肯定会付出很大代价的。”杨沁琅道。

    “天魔解体,染血大|法,无非便是这些手段而已!正因为他坚持不了多久,所以这才是抓住他的最好时机。”杨沁琰不以为然道。

    杨沁琅叹了一口气,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话到嘴边却道:“我们先回去……”

    ----------

    在一片山溪乱石之后,一股黑烟落下,杨沁璋踉踉跄跄的扶着身边的巨石勉强没有倒下。

    然而不等他缓过一口气来,一双大手已然从旁探出,一把将他提在了半空当中。

    “无间道,哈?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本尊还以为你就此回归了西山杨氏,重新认祖归宗了呢!”

    一位半边脸都被炙烤的焦黑的黄庭魔尊,一只手臂将杨沁璋举在半空,任凭他在半空当中挣扎。

    杨沁璋脖子被锢的喘不过气来,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看上去变成了一片潮红,可偏偏他此时正处于染血**过后的虚弱期,根本无力从对方手中挣脱。

    “白……痴——,老子……救……了你的命!”

    杨沁璋勉强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哈?”

    黄庭魔修向着周围看了一圈,道:“本尊没有听错吧?你居然还救了我一命,我怎么不知道?”

    乱石当中陆陆续续走出了十余位魔修,不过这些魔修看上去情形似乎都不太好,几乎人人身上都带着如同黄庭魔修那般轻重不一的烧灼伤势,而且这些人此时看向杨沁璋的目光隐隐都带着红光。

    说罢,黄庭魔修狠狠将杨沁璋砸在了地面上,指着口中呕出鲜血的杨沁璋,道:“我等设下埋伏,那些杨家修士好不容易进入陷阱,眼瞅着便能够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可你却故意从里面带了两个人离开,杨沁琅和杨沁琰,这两个人我没说错吧?“而且这些人都是你当年在西山杨氏的兄弟呀,啧啧,老子早就看你这个二五仔不顺眼了……”

    “人死了多少?”

    杨沁璋吐干净了口中的鲜血,径直打断了黄庭魔修的话,头也不抬的问道。

    “你他妈……”

    黄庭魔修大怒,一掌便向着杨沁璋的头顶之上拍落。

    “住手!”

    一道粗豪的声音传来,黄庭魔修的手掌顿时僵在了半空。

    “欧阳魔尊!”

    黄庭魔修听得声音连忙俯身问候。

    欧阳佩林来到了近前,俯视着地面上勉强坐起身来的杨沁璋,道:“你是我亲手带进的魔域血都,如今便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如果不能自圆其说,那么本尊便亲手让你尝遍魔族三百六十五道酷刑之后,再将你的元神禁锢在魔焰之中焚烧百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嘿嘿嘿嘿……”

    杨沁璋怪笑了起来,看向周围以欧阳佩林为首的十余位魔修,道:“一个黄庭境的苏长安,再加上十二个不入道境的杨家后辈子弟,你们付出了多大代价?”

    一众魔修闻言脸上个个难看至极。

    杨沁璋挣扎着起身,指着刚刚那个几乎要致他于死地的黄庭魔修,大声道:“我早就提醒过你,这里是西山大陆,是西山杨氏经营了数百年的老巢,那位营造了整个守护大阵的君山仙尊,乃是当年凭借一己之力几乎要覆灭了整个魔域血都的强大存在,要伏杀他们必须要有完全的准备,至少也要等欧阳魔尊前来坐镇之后才能出手,可是我的话你可有听进去半句?”

    “你知道杨家的修士能够在临死之际召唤守护天幕的雷光相助?当时为何不说出来?”欧阳魔尊冷不丁的插口问道。

    杨沁璋面露愕然之色,然后摇头道:“不知!在下当年脱离西山杨氏的时候,杨氏子弟尚未有此等手段。”

    “嘿,为了围剿一个黄庭外加十二个真人境修士,我们居然付出了七位修为在道境之上的魔族和修罗族修士,你们可真是做了一笔好买卖啊?”

    欧阳佩林的冷笑声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而后便见得他看向那个之前一直在指责杨沁璋的黄庭魔修,道:“要不是老夫在最后时刻赶来,替你挡下了苏长安临死前召唤的雷光一击,你现在恐怕已经灰飞烟灭了吧?”

    而后欧阳佩林又伸手向着其余的魔修,道:“若非杨沁璋引开了其他两个人,杨家修士若然拼命,你们觉得自己还有几个能活下来?”

    ----------

    杨沁琰望着满地的尸首,整个人站在那里浑身战栗。

    就是这短短的片刻功夫,苏长安与十二位杨氏后辈子弟,居然尽数被屠戮,甚至连逃脱的机会也没有。

    很显然,这是一次魔族修士精心布下的一座陷阱,而杨沁琅等人却是毫无知觉的踏了进去。

    “魔域血都!杨沁璋!”

    杨沁琰跪在地上仰头大吼:“我也尔等势不两立!”

    杨沁琅望着地面上一具具失去生机的躯体,只觉得头晕目眩,可他仍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而这个时候,杨沁琰突然有如立誓一般的大吼传来。

    杨沁琅勉强定了定神,用嘶哑的声音道:“或许杨沁璋是为了救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