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分道扬镳后的合作
    那片原本宁静的山坡草地早已经被掀翻,乃至于方圆十数里范围内的地形地势都发生了改变,哪怕是地面的土壤都已经不知被来回翻涌了多少遍。

    这还是交手的二人有心控制的结果,否则这两位金仙存在若然实在星空之中交手,如此一番大战下来,怕不是要波及数百里星空。

    巨大的轰鸣声从半空之中传来,一团青色的旋风炸开,萧巽乾的身形如同流星一般从半空坠落砸入地底深处,地面如同海啸一般掀起十余丈高的土浪,在洒落地面的刹那,却又尽数变成了色彩各异的琉璃渣滓。

    当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萧巽乾从地底摇摇晃晃爬出来的时候,张玥铭与他的封灵仙僵已经再次将他包围。

    “哈……哈哈……咳咳……哈哈……”

    萧巽乾脸上非但没有丝毫阴霾,反而是指着对面的张玥铭竭力大笑了起来,哪怕因此牵动体内伤势,也不愿因为咳血而将笑声停下来。

    “僵尸之身,哈哈,咳,你居然改造了自己的肉身,将自己变成了僵尸!”

    哪怕现在的形势分明是张玥铭大占上风,甚至于萧巽乾自身有性命之忧,却仍旧不妨碍他看向张玥铭的目光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张玥铭闻言神色间仍旧是一片冷漠,唯有其目光在瞬间有一抹异样的色彩一闪而过。

    “大道殊途同归,张某虽舍了道族的身份,却重新走通了原本中断的道途,阁下这般却是落了下层。”

    张玥铭淡淡的说道。

    “难怪你说要做个了断,原来是撼天宗的传承最终是要在他手中断绝了。”

    萧巽乾已经重新站起身来,张玥铭虽然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想要轻易战胜他却也未必。

    “将死之人,还是这般饶舌!”

    张玥铭双手结印,四具封灵仙僵各自动手,一时间地、水、火、风本源俱限,将这片区域完成搅成了一片混沌。

    “哈哈,张玥铭,萧某承认你的实力的确出乎意料之外,恐怕便是与当年金仙修为的杨君山或许也不遑多让。可你是否曾想过,萧某这般与你周旋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真当你我只要控制住了斗法的力道,便能够瞒得过杨氏守护大阵的监测吗?想来那些杨家的修士早已到来,只不过是潜伏在周围等着你我两败俱伤而已。”

    萧巽乾在与张玥铭交手之后便已经明白,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

    他自忖无法逃脱,便想要借助杨家的力量,至不济也要争取到能够拉着张玥铭同归于尽的力量,只有如此方可令对方心生忌惮,从而为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

    “杨君山不在,张某怕得谁来?”

    张玥铭暴吼一声,四大封灵仙僵扑上,便欲将萧巽乾撕成碎片。

    然而萧巽乾整个人的身躯却在他的诡笑当中突然崩溃,化作一股狂风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哼,张某便知道你想要逃!”

    张玥铭冷笑一声,手中四元牌重新化作四道元牌,分别向着四个方面落下。

    “地、水、火、风,镇!”

    原本犹如混沌一般的场景瞬间被分理清晰,肆虐的狂风散去,只剩下四缕青烟分别向着四个方向飞走。

    “分魂裂魄?!”

    张玥铭声音之中满是惊讶。

    这四缕飞遁的青烟可不是通常用来迷惑人的一真三假的方式,而是这四缕青烟均为真,只需有一缕青烟逃脱,那么萧巽乾便能够成功遁走。

    当然,这种分魂裂魄的秘术同样极端,想要炼成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一经施展,事后修士自身修为骤降是小,真正可怕的却是会有部分记忆会随之永久性的泯灭。

    “想走?却也没那么容易!”

    张玥铭心念一动,四具封灵仙僵便欲与四道元牌汇合,以加强对于这一片区域的掌控。

    却不料萧巽乾同样留有后手,四缕本命元神中的三道突然爆开,先封灵仙僵一步撞飞了地、火、风三道元牌,张玥铭精心构建的区域禁锢顿时瓦解。

    “不好!”

    张玥铭低喝一声,纵身一跃便要亲自捕捉那仅剩的一道青烟。

    却不料一道寒光闪烁,定魂斧突然破开虚空向着他的身上斩来。

    张玥铭正欲避开,却不料这件中品道器突然当空炸开,无数的碎片将这一片虚空都撕扯的彻底破碎。

    张玥铭无奈之下停下来抵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巽乾那仅剩的一缕本命元神冲出了四具封灵仙僵的包围,向着极远之处飞遁而走。

    陡然之间,那一缕元神遁走方向的前方虚空突然塌陷,一道仿佛能够将任何光线色彩都吞噬一空的门户开启,紧跟着一艘星域灵舟从中跳出,船头之上立有一人,其目光却并非落在迎面而来的那一缕青烟之上,而是越过了萧巽乾遁走而出的本命元神,落在了刚刚挡开了定魂斧自爆碎片的张玥铭身上。

    宁斌站在灵舟船头之上,突然伸手向着天空一招,天幕之上一道蓄势已久的五色雷光劈落,那一缕青烟在雷光之中湮灭,表明萧巽乾这位紫风派的金身仙尊彻底泯灭在了这片星空之中。

    动荡的虚空缓缓的平息下来,斗法厮杀所造成的乌烟瘴气一般的场景也正在缓缓变得清晰。

    张玥铭和宁斌,这两位从前撼天宗的天之骄子,而后却因为各自的道途而分道扬镳的师兄弟,在时隔几百年之后,再次在有意无意当中完成了一次合作,彻底覆灭了萧巽乾逃脱的希望,而此人也正是当初撼天宗覆灭的罪魁祸首。

    这片天地再次变得静寂,唯有这从前的师兄弟二人正在面无表情的隔空凝视,而彼此的目光却渐渐令这片区域再次充斥着肃杀之意。

    “呵呵……”

    张玥铭突然笑出声来,正欲开口之际,目光却是微微一偏,看向了另外一侧的虚空。

    同样的空间门户开启,又是一艘星域灵舟借助守护大阵的远距离空间传送,直接出现在了这片区域范围之内,并很快与宁斌的灵舟并列而立。

    “张玥铭?!”

    赢弃立于船头之上,一眼便认出了张玥铭的身份,甚至在见到他身周的四具封灵仙僵的刹那,直接惊呼道:“你果然已经转化成了仙僵之身,看来你已经成功了。”

    张玥铭闻言双目一凝,看向赢弃的目光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杀意。

    被张玥铭充斥着**裸杀意的目光盯着,饶是赢弃同样是仙僵之身,也忍不住感受到一股恐慌袭身,但他仍旧语气平淡道:“我若是你,现在就应当躲在星空当中某个犄角旮旯里闭关修炼几百几千年,什么时候修炼到了大罗仙境,成就了将臣之身,又或者干脆进阶合道境之后才敢露面,难道你当真以为别人就不知道你修炼的乃是僵族失传的开天境衍生神通么?”

    饶是张玥铭的仙僵之身不善于表情变幻,这个时候看上去也是神色异常阴沉。

    至于旁边灵舟上的宁斌,闻言更是瞠目结舌,目光不断的在张玥铭和赢弃之间来回游走。

    宁斌这个时候已经做好了与张玥铭来一场生死厮杀的准备,却不料这个时候,张玥铭目光不断在二人以及两艘灵舟之间徘徊的同时,人却已经缓缓的向后退去,同时退走的还有护在他身周的四具封灵仙僵。

    宁斌心中矛盾异常,他正在犹豫是否驾驭灵舟继续追踪监视张玥铭,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灵舟之上,赢弃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道:“终于将此人吓走了。”

    宁斌微微一怔,道:“怎么,难道以你我二人加两艘灵舟,还敌不过一个久战疲惫的张玥铭吗?”

    赢弃闻言只是摇头。

    宁斌眉头微微一皱,道:“因为你所说的开天境神通?他还只是一个金仙,就算当真有开天境神通,又能发挥几分威力?”

    赢弃仍旧是摇头道:“宁兄不晓得我僵族这唯一开天境神通的霸道,如若这张玥铭当真得到了这一道神通的完整传承,那么他便的确有着以一己之力击坠这两艘灵舟并杀死你我的实力,只不过这里毕竟是西山大陆,他恐怕也不想惹来西山之上白虎仙子的特别注意,故而这才退走。”

    “不想他竟有如此造化,僵族的开天境神通传承,嘿!”宁斌微微一叹。

    赢弃连忙道:“宁兄,当务之急我等还是要尽快将张玥铭出现的消息通知西山,毕竟以赢某所知,此时的张玥铭借助其四具封灵仙僵,单纯比拼实力,恐怕已经与白虎仙子不相上下,除非调集守护大阵之力,否则单打独斗,西山大陆之中无人会是其对手,若当真让此人在大陆之上四处破坏,恐怕最终会伤及守护大阵根本。”

    宁斌先是点了点头,可紧跟着却又摇了摇头,在赢弃疑惑不解的目光当中,微微一叹道:“不,我大约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可能会去的地方,希望还能够来得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