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死战,雷光(续)
    凡杨氏核心弟子,在西山星宫遇险之际,可通过捏碎身份铭牌招来一道守护雷光护身杀敌,同时还可以向周围的同族子弟示警、求援。

    通常来说,这些杨氏修士所召唤而来的守护雷光的威力,最高可以超出修士自身修为一个完整的境界。

    杨玄枫在察觉到自己无法从轩辕惩手中挣脱的刹那,便毫不犹豫的捏碎了作为身份铭牌的腰间玉佩。

    下一刻,一道足以堪比纯阳仙术威力的五色雷光从天而降,直奔轩辕惩头顶而来。

    作为僵族旱魃一脉的金仙,轩辕惩自然不惧一道纯阳级别的仙术神通,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无视这道雷光,任凭这道雷光落在他的身上。

    轩辕惩指尖冒出一缕碧青磷火,一朵火花从中“噼啪”一声炸开,顿时在他头顶上空形成一面火盾,而后五色雷光劈落,两者同时湮灭。

    然而轩辕惩却是眉头一皱,因为他指尖那一缕碧青磷火无端缩小了三分,这证明刚刚那一道雷光对他有着一定的克制之力。

    轩辕惩并非狂妄自大之辈,自然不会认为刚刚那一道雷光便是西山杨氏守护大阵的威力极限所在,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越发的对西山杨氏的守护大阵感到忌惮。

    轩辕惩越发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张玥铭给坑了。

    这西山杨氏修士因为普遍看重锻体术,其肉身多是很不错的炼尸材料不假,可这风险也实在太大。

    便是以先前那样一道纯阳级别的雷光为例,真要一下子来个十道八道给他一个雷光浴,他体内的尸煞怕不是就要被化得干干净净。

    杨玄枫见自己召唤的一道雷光将对面那位外域大神通者劈得有些愣神,同时也感觉禁锢自己的力量一下子松开,立马便转身遁走逃命。

    轩辕惩微微一愣,直觉能够召唤西山杨氏守护大阵雷光保护的修士,在西山杨氏当中的身份地位定然不凡。

    他刚刚还在考虑不能被杨氏的守护大阵盯上,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放任杨玄枫逃走,于是几步踏出便已经再次追在了杨玄枫的身后,一伸手便向着他的后颈抓去。

    却不料便在他伸手的一刹那,一道锋锐的气息隔空而至,直奔他的手腕而来。

    “飞剑!”

    轩辕惩目光一凛,连忙将手缩回,同时原本前纵的身躯也陡然凭空后跳了数十丈。

    果然,在前一道剑芒闪过之后,紧跟着便又有一道剑芒伏在这道剑芒之下突然横斩而出,若非轩辕惩退得够远,说不定还真就着了道。

    “双飞剑?”轩辕惩眉心一动:“不对,是两个剑修,有些麻烦了!”

    杨玄枫原本觉得自己此番断无幸理,他手中虽然还有着几道压箱底的本事,可这些手段在一位金仙面前无异于小儿舞剑一般毫无用处。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却是有一道声音传来:“咦,你是不是叫杨玄枫?”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声剑啸已然在身后传来,原本以为自己要被擒捉的情况并未发生。

    杨玄枫知晓有人出手相救,但还是一口气窜出百余丈之后,察觉到身后再无危险跟随,这才敢转过身来,却正见到两道剑光落下,化作一男一女两位容貌相似的仙人。

    杨玄枫虽然没有见过杨沁玺和杨沁瑶,但身为杨君平临死前认定的传承者,自然不会对眼前这两位长辈陌生。

    只是当真见到他们二人的时候,杨玄枫一时间却是有些讷讷无言,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按照传承来说,杨玄枫作为杨君平的关门弟子,应当算是杨沁玺和杨沁瑶的师弟,可按照家族辈分来说,他却是比这兄妹二人差了两辈。

    杨玄枫的窘境自然瞒不过兄妹二人,杨沁瑶心性本就是个惹事儿的性子,见状带着三分促狭道:“来,叫声师姐听听。”

    杨玄枫张了张嘴,却实在叫不出来。

    杨沁玺在一旁笑道:“不要为难他了,这身‘师姐’交出去,家族的辈分儿可就彻底乱套了。”

    说罢,杨沁玺看向杨玄枫笑道:“我们拿你当师兄弟,但你还是按着家族辈分叫便是,以免日后琐事烦忧。”

    “是!”

    杨玄枫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声,然后才道:“晚辈遵命。”

    轩辕惩在杨沁玺与杨沁瑶出现的时候,心中便已生退意。

    他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二人曾经联手击杀了一位巫族金仙,但想到之前杨玄枫召唤而来的那一道雷光,却是令他心生寒意。

    然而现在就算是他想要退走,杨氏兄妹却也不远就此放过了他。

    双飞剑一前一后封住了他想要退走的空间。

    轩辕惩转头看向兄妹二人,很是郑重其事的道:“某家并不愿多生事端,放某家就此离开如何?”

    杨沁瑶笑盈盈的打量了轩辕惩一眼,问道:“僵族?”

    不得不说,自与巫仙句肥一战并将其斩杀之后,这兄妹二人从里到外都焕发了一种自信,而这种自信使得二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事实上兄妹二人的这种淡定与从容,也是轩辕惩从一开始便心生退意的一个重要原因。

    轩辕惩沉声道:“某家不愿与二位为敌,我等就此各自离开,如何?”

    “既不愿与我等为敌,那么阁下为何又要来到这里?”杨沁玺冷笑道:“阁下在这个时候选择进入西山大陆,本就为了图谋我西山杨氏,从阁下踏入西山大陆的那一刻,便是在与我等为敌了!”

    轩辕惩知晓双方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当即选择先下手为强。

    在冲天的尸煞爆发的一刹那,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草木尽数干枯而死,土地之中的水汽蒸发,大有赤地百里的架势。

    轩辕惩出身于僵族四支中的旱魃一脉,一身的赤火尸煞爆发开来,当真令人如坠火狱。

    “你先离开这里!”

    杨沁玺吩咐了身后的杨玄枫一句,随即便驭使飞剑与杨沁瑶的飞剑合击,在半空之中化作一只灵巧的飞燕法相,向着僵族金仙绞杀而去。

    杨玄枫一路飞逃,直到被滚滚热浪|逼退到三十里之外,这才停下了遁光转头回望,天际却只剩下一道道冲天的剑气和炙烤的赤红却又被剑气搅碎的红云。

    ----------

    “阎罗天子!”

    钟九望着眼前的老者,便感觉膝盖发软,忍不住就要向着眼前的老者下跪。

    对于阎罗天子的敬畏,已经深深的纂刻在了每一位鬼族修士的骨子里。

    每一位鬼族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便被告知作为整个种族守护者而存在的十大鬼祖,而这其中又属阎罗天子实力最强,修为最高,名声最大。

    钟九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阎罗天子,但关于阎罗天子的描述,他早已经不知道被反复告知了多少次。

    相反,包鱼儿却是一个从小便脱离于鬼族的鬼修,心中对于鬼族守护者的敬畏却是半点也无,哪怕眼前站立的这位是她自身血脉的源头。

    事实上,除却她自身的血脉以及神通之外,包鱼儿可以说与一个真正的鬼族完全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说相比于鬼族的出身,她更像是一个与杨君山、杨君秀一般无二的道族修士。

    因此,当钟九在阎罗天子的面前几乎都要站不住脚的时候,包鱼儿看上去神色却是异常的淡定,甚至淡定到了冷漠。

    “孩子,想不想离开这里?”

    阎罗天子看向二人的目光甚至带着几分希冀。

    钟九微微一怔,尽管在阎罗天子出现的一刹那,他便已经对阎罗天子的来意有所猜测,可当阎罗天子当真开口询问的时候,他一时间还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而就当钟九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旁边包鱼儿清冷的声音便已经先响了起来:“周天化界的时候,钟馗先生也想要将我们带走,可他并没有成功。”

    阎罗天子微笑道:“那次是个意外,是老夫小瞧了这位君山仙尊。”

    包鱼儿又道:“这一次难道你就有把握?当日杨君秀肉身成圣失败,元气大伤差一点连元神仙境都没能保住,而现在她已经是金身仙境‘五气朝元’的境界,甚至能够达到与大罗仙尊对抗的地步,说不定在你我对话的时候,她在西山之上便已经知晓了你的到来。”

    “她不会知道的,在老夫出现的时候,这一片山脉便已经完全纳入到了老夫的神识‘领域’之中,或许她会意识到与你们两个之间的联系中断,但却已经不可能通过你们元神之中的伥鬼禁掌控你们的生死。”

    阎罗天子淡然的语气之中透露着浓浓的自信,只见他看了看头顶天空,继续道:“更何况现在的西山杨氏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余力顾及到这边?”

    “至于你们和那头白虎修为的提升,的确使得你们两个元神中的伥鬼禁制更难解除,不过幸好老夫的修为也提升到了合道境,而这也是为何老夫亲自前来,而并非如上次那般将这件事情交给钟馗小友来办的原因。”阎罗天子笑眯眯的神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邻家老翁。

    包鱼儿却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神色,寒声道:“难道你就不怕这里原本就是一座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