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死战,接引雷光
    西山大陆西北一片荒原之上,两道遁光前后落下,张玥铭与轩辕惩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西山大陆上空的雷光天幕,不时会出现被撕扯开的大大小小缺口,有的缺口维持的时间略长,有的很快便随着守护大阵的运转而自行恢复。

    而每当这些缺口出现的时候,便会有或多或少的遁光穿过缺口,降临在西山大陆之上。

    天空之中,不时的有霹雳雷光凭空诞生,有的落向西山大陆中的某处,有的却是径直劈在天幕上那些被开启的缺口之中。

    每当这些雷光劈落在天幕缺口出的时候,这些被撕裂的缺口被修补的速度便会加快,如果有外域修士运气不好,正巧在穿越这些缺口的话,便会硬生生的吃上一记五行雷光,修为差一些整个人便会在雷光之中泯灭,连几块尸骨都剩不下。

    “这西山杨氏果然不凡,难怪就连张兄你这般人物都要远逃我寂天星界。”

    轩辕惩望着天空之中不时闪烁的雷光,颇有些后怕道:“你我运气还算不错,如果刚刚要是被这一道霹雳劈中了,怕不是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玥铭那泛着金属光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整个人看上去于冷漠之中更多了三分阴鹫,闻言冷冷道:“不过都是杨君山留下的遗泽罢了,没有了杨君山的西山杨氏,就像是一个抽掉了脊梁的巨人,也只是看着唬人而已。”????两人说话之间,神识早已经向着周围铺开了数十里范围,却也同时察觉到了距离此地东南三十里之外正在进行的一场斗法,以及二十里之外的西南方向刚刚划过的一道遁光。

    “咦,张兄果然没有骗我,这杨氏家族的修士于锻体炼身一道果真有着独到的造诣,眼前这个小修修为不过道境,这锻体修为却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这样的胚子只要稍加改造,便足以造就一具银僵傀儡,若用心培养一二,日后未尝没有成为金僵的可能啊!”

    轩辕惩的注意力一下子便被三十里外那场斗法中的一位初入道境的修士所吸引。

    相比于轩辕惩对于数十里之外的一场道境修士之间的斗法都看得津津有味,张玥铭却是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只不过他脸上僵硬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他心中所想。

    “喂,张兄,你在想什么,居然出神这么久?”

    轩辕惩很快便察觉到了张玥铭身上的异状,于是开口问道。

    张玥铭“哦”了一声,神识扫过三十里外的那处战团,略微沉吟道:“西山杨氏虽有着很完善的锻体术传承,且也比较重视锻体术的修炼,但这个小修能够在道境便将锻体术修炼到这般境地,想来在杨氏家族后辈子弟当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轩辕兄既然看好这个胚子想要掳走,那就尽快动手,但一定要谨慎行事。”

    轩辕惩闻言有些好笑,道:“刚刚张兄还一副形式信誓旦旦,认定了这西山杨氏此番必定在劫难逃的样子,怎得才一转眼便又这般小心翼翼了?”

    张玥铭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道:“哦,那,轩辕兄且先动手吧。”

    轩辕惩终于察觉到张玥铭似乎别有心事,眉头一挑道:“张兄有事欲先行离开?”

    张玥铭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抱歉,见到一个昔日的仇家。”

    轩辕惩恍然道:“刚刚从不远处略过的那道遁光?”

    张玥铭略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错,张某恐怕要先行离开了,有些事情张某必须要去做,如今既然已经来到了西山大陆,先前张某的承诺便已经算是完成,当然,轩辕兄接下来若是还愿意与张兄一同行动的话,那张某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轩辕惩的目光在张玥铭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忽而口中发出一阵笑声,可脸上却仍旧是一副冷漠的声色,道:“既然如此,那便不耽搁张兄的时间,某家自行其是便是。”

    杨玄枫的飞剑驾驭起来总给人一种慢悠悠的感觉。

    与绝大多数剑修飞剑的那种或凌厉、或迅捷、或飘逸、或鬼魅的风格不同,杨玄枫的飞剑施展起来便只有两个字厚重!

    这种施展起来让人感觉总是要慢人一拍的剑术,在斗法的过程当中想要处处抢占先机那自然不可能,但若是走后发制人的路子,听上去似乎更加搞笑,可事实上杨玄枫的剑术神通往往还真就是后发制人!

    他的飞剑不是处处争先,也不是后发而先至,而是料敌机先!

    那势大力沉的一剑斩落,往往不管对手施展的是何种神通,手段又是多么的眼花缭乱,是否即将毙敌,都要被这一剑逼得不得不援自救。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敌我双方修为实力相差仿佛的情况下,但这也足以证明杨玄枫的剑术风格,以及他所驾驭的剑术神通颇为不凡。

    就比如现在正与他斗法的这位庆云境修士,虽然在修为上高出杨玄枫一层,手中的神通施展起来也如同天女散花一般,让人目不暇接的同时,还能给人一种无孔不入的感觉。

    然而便是这样一种仿佛天罗地网一般全面碾压下来的神通,当杨玄枫驾驭着石质阔剑势大力沉斩落的一刹那,恍惚间竟给人一种开天辟地一般的感觉,所有的桎梏罗网在这一刻尽数消散一空。

    这位来自习州星宫的修士惊呼一声连忙飞退,可他的飞剑受杨玄枫这一剑的影响,霎时间脱离了他的掌控,然后莫名其妙一般自行撞上了石质阔剑的剑锋,而后这柄距离道器只差一步之遥的顶尖宝器居然生生被劈断成两截。

    修士本命法宝断裂,顿时如遭重击,一张口不等说话,一口心血便先溢了出来,而后才忍不住惊呼道:“你这,你这是什么剑术神通?”

    杨玄枫驾驭石剑遥指庆云修士,那顿时便感觉全身都被一道凛冽而厚重的气息所笼罩,甚至这一股气息便从他全身的毛孔之中向着体内渗透,进而开始直接干涉他体内仙元的运转,以至于连他的头脑都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这是‘雕星剑诀’!”

    隐约间仿佛有一道声音传到了庆云修士的耳中。

    “雕星?”

    修士喃喃自语,仿佛还在琢磨着这剑术神通的名字有何特殊之处,整个人却突然感觉一轻,仿佛坠入云端,可紧跟着便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杨玄枫伸手一招,石质阔剑慢悠悠飞,插入他后辈的剑鞘之中。

    杨玄枫刚刚所施展的剑术神通,正是先前得星隅仙尊所传授的“雕星剑诀”。

    当日,星隅仙尊便曾言道,这套剑术神通“由繁入简,繁可学而简需悟”,而杨玄枫学到手的也只不过是一套共包含二十七式剑诀的宝术神通而已。

    而在杨玄枫凝聚元神进阶道境之后,这套本命神通却是在他偶有所悟之下,进行了一番精简组合,最终落得九式剑诀,而这套“雕星剑诀”的品阶也由此成为了一套道术神通。

    杨玄枫正待上前将那庆云修士的储物法宝摘下来的时候,却突然听得“啪啪”的掌声从不远处传来。

    “精彩,很久没有见到在道境小修当中也能出现这般精彩的斗法场面了。”

    一位语气之中满是激赏,可脸上却是一片冷漠之色的高大修士在距离杨玄枫仅仅数十丈外的虚空之中出现,正是先前与张玥铭一同降临西山大陆的僵族金仙轩辕惩。

    杨玄枫心中一凛,顿时明白对方的修为实力远在他之上,连忙道:“不敢当前辈赞赏,晚辈有家中长辈召唤,先行告退,前辈有暇可来西山做客!”

    说话之际,杨玄枫的遁光神通早已准备妥当,地面突兀的裂开一道口子,将他整个人吞了进去,随即便合拢起来。

    “遁地神通,呵呵,有点意思!”

    数十里之外,杨玄枫从地面破土而出的刹那,便召唤出飞剑向着西山所在的方向竭力遁走。

    然而一道好整以暇的声音却平缓的传到他的耳中:“小朋友,你要去哪里啊?”

    杨玄枫整个人如遭雷击,循声望去,却正见得刚刚那人就站在他破土而出之地十余丈外的一座高丘之上,而后任凭他如何催动脚下飞剑,却始终都在绕着那座高丘打转。

    只见轩辕惩一脸的僵硬,可口中却是笑意盈盈道:“小朋友,本座手下正需一两个佣人差遣,你不妨拜入本座麾下,本座立马便传你长生不灭之术,如何?”

    杨玄枫知晓敌我之间修为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无从逃脱,二话不说,伸手摘下腰间一块玉佩捏碎,一道光芒瞬间冲天而起。

    “呦,你这是要招援兵?”

    轩辕惩没来得及阻止杨玄枫捏碎玉佩,不过他却也并不放在心上,依旧笑呵呵道:“正巧本座缺的人手正多,听闻你们西山杨氏的修士于锻体一道颇有成就,如此却是再好不过,也省得本座一一找去。”

    轩辕惩说罢却见得被禁锢的杨玄枫正一脸冷笑,心中登时不悦,正要开口说什么,却陡然听得头顶上空无端端一声霹雳巨响,不等他抬头便有一道水桶粗细的五色雷光当头劈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