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潮涌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斗法,阎罗天子现
    西山大陆的雷光天幕之上,一头身长几近七八十丈的白虎法相横卧其上,两只前爪右边的搭在左边之上,虎目半眯,猛一下看上去仿佛透着一股慵懒之意。

    可偏偏那庞大的体型,以及萦绕在它周围的雷光、煞气,却令所有靠近它的存在无一例外的感到心惊肉跳。

    “白虎仙子,以你一己之力是无法守护西山杨氏的,你乃是白虎一族苗裔,与那西山杨氏并无血脉渊源,又何必为此与我等为难?”

    西山大陆西南方向的星空深处,一道声音自一团火云之后滚滚传来,仿佛那音浪都能带起无边的热力。

    白虎法相之中传来杨君秀的声音:“废话少说,你们既然选择要与西山杨氏为难,那便先过姑奶奶这一关!”

    “杨君秀,这偌大的西山大陆,你又怎么可能守得住?若那杨君山尚在也就罢了,我等自然要畏惧三分,可如今这西山大陆早已是千疮百孔,我等手下早已不知有多少人潜入其中,就凭那些杨家修士,又如何能够是对手?”

    魔云之中,宫潜魔尊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隐隐有一颗巨大的魔首出现在其中。

    杨君秀冷笑一声,道:“姑奶奶只管看住了你们三个便是,至于其他人,自有杨氏自家修士应付。”

    “哈哈,笑话,我等一直没有强攻,不过是身处周天星界之中,多少要给普元天尊面子,不想将这西山大陆摧残太过而已,难不成我等三人联手还奈何不得你一只白虎金仙?”

    相比于东皇纵和宫潜魔尊,大罗巫尊相柳便显得气急败坏了许多。

    毕竟相对于其他两位大罗仙尊而言,他们巫族此番却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西山杨氏的好处尚未得到,便已经先折了一位资深金仙,自然也就比其他两家更加急于捞回本钱。

    原本一副慵懒而卧的白虎法相登时起身,一声震动寰宇的虎啸声之后,杨君秀的声音在星空之中回荡:“来啊,那你们还在等什么?”

    白虎法相睥睨四顾,虎视星空,一条同样有着数十丈长却异常纤细的腾蛇也从雷光天幕之中浮起身来,绕着白虎的法相身躯飞上飞下。

    一时间环绕在它周围星空之中的三位大罗存在的法相,居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退却。

    不等其余三位大罗仙尊有所回应,杨君秀嘲讽一般的声音再次传来:“什么要给普元天尊面子?不过是明知我哥这守护仙阵的厉害,不敢亲身涉险,惜命怕死而已!”

    一阵难掩的沉默过后,赤云火浪之中传来东皇纵的声音:“我等只是不愿意做此等无谓的死斗而已!”

    这里是西山星宫,是阵道大仙师杨君山经营了数百年的根基之地,哪怕是在杨君山不在的情况下,仍旧拥有着足以威慑大罗仙尊的能力。

    无论是宫潜、相柳,还是东皇纵,他们都是活了上千年甚至更久远的存在,曾经亲眼目睹过白虎一族当年在星空之中的无双威势。

    作为白虎一族的传承者,杨君秀在西山守护大阵的加持之下,足以有着与他们对抗的本钱,哪怕不敌三人联手,在临死之际也有着足以重创甚至击杀其中一人的实力。

    更何况此时这只白虎的身边还有着一只相当于大罗仙尊的腾蛇!

    这才是真正令他们感到投鼠忌器的地方。

    “杨君秀,此番我等并非一定要覆灭杨氏家族,西山杨氏尚有一艘星河大舟,你可以带着一部分杨氏族人离开,我等承诺绝对不会出手,如此,西山杨氏也可保留一支传承,日后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何?”

    宫潜魔尊率先做出了让步,而其他二人也并非出言反对,显然事先三人已经在暗中做了沟通。

    然而对于宫潜魔尊的回应,却是白虎法相的凌空一跃,数十里的距离瞬间跨过,如同天柱一般的白虎巨爪向前一划,五根堪比巨型弯刀一般的利刃从中探出,瞬间撕裂了眼前沸腾的魔雾,露出了隐藏在魔雾之中的巨大魔首之像。

    “好胆!”

    宫潜怒吼一声,那魔首突然张口,漆黑的魔焰喷涌而出,瞬间淹没了刃光,并向着白虎法相这边蔓延过来。

    可紧跟着两道粗大的雷光从白虎双目之中迸射而出,那看上去遮天蔽日的魔焰便如同烈日下的白雪一般迅速消融,甚至先那五道刃光一步,将魔首巨像的半边脸劈塌。

    然而就在这么一瞬间,另外两位大罗仙尊已然做出反应。

    相柳的蛇头喷出七道各自喷出七道色泽不相同的洪流,在星空之中向着白虎法相涌来。

    而赤云火海之中却有一只三足金乌法相升起,在星空之中划开一道虹光,已然出现在了白虎法相的身后,试图堵截杨君秀的归路。

    腾蛇的速度同样不满,双翼震颤之际,尚未接近三足金乌,便喷出了一口碧青色的毒瘴,试图将三足金乌逼退。

    然而东皇纵却似乎早有所料,三足金乌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声后,一片金黄色的火焰铺开,将毒瘴烧得一干二净。

    若非腾蛇见机得早,一头扎回了雷光天幕之中,怕不是就要被东皇纵趁机抓住了尾巴,从守护大阵当中拖出来。

    “哈哈,杨君秀,看你这次往哪儿逃!”

    宫潜魔尊大笑一声,那原本被劈塌了一半的魔首巨像突然散去,魔宝三叉戟从中出现,并飞速向着白虎法相之上刺去。

    眼见得白虎法相已然落入三位大罗存在的包围之中,却见那白虎法相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人性化的嘲讽笑意。

    从一旁侧击的相柳看的分明,心中一沉,高叫道:“不好,小心有诈!”

    话音未落,在金乌法相身后的雷光天幕之中,居然再次有一只白虎法相浮现,且悄无声息的向着金乌法相的背后扑来。

    而与此同时,原本的白虎法相却在瞬间化作一柄巨刃长刀,与宫潜魔尊的本命魔宝三叉戟硬拼了一记,居然不落下风。

    而这个时候,东皇纵已然再次发现身后有异,金乌法相铺开一片太阳真火的同时,急速震动双翼向着上空飞掠而起,试图让白虎法相这一扑落空。

    岂料这个时候虎魄斩正巧在与三叉戟硬拼之后倒飞,正好没入白虎爪中。

    “藏锋斩!”

    三道庚金白芒夹杂着雷光反卷而上,直奔金乌身下三足而来。

    三足金乌发出一声愤怒的鸣叫,身后有三片金色尾羽掉落,同时迎上三道刀芒,虚空瞬间被刀芒划破,然后又被雷光撕扯,再被火光融化,最终在一片混沌之中缓缓恢复。

    而三足金乌却在此时趁机化作一道虹光遁出数百里之遥,当金乌法相再次出现的时候,因为刚刚本源的损耗,身形看上去黯淡了三分。

    与此同时,白虎法相同样在星空之中一个翻滚,避开了宫潜与相柳的追杀之后,再次回到了雷光天幕之上。

    不过在白虎法相的后腿之上,却有一小片金色的太阳真火火苗正在摇曳,虽然很快便被一道从天幕之上迸射而出的细小雷光剔除,但很显然刚刚杨君秀也未曾占到多大便宜。

    然而杨君秀这个时候却是发出了一声极为得意的笑声,道:“如何?”

    毫无疑问,杨君秀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再次令宫潜等三人陷入了沉默。

    刚刚这一次交手,看似双方旗鼓相当,可实际上却是杨君秀再次向他们证明了自己有拉着他们当中任何一个陪葬的实力。

    良久,东皇纵恼恨的声音再徐徐传来:“杨君秀,你当真以为此番与你们杨家为难的只有我们三个?”

    杨君秀同样不甘示弱:“就算你们那些手下潜入西山大陆,就当真以为能够奈何得了杨家?”

    宫潜魔尊的冷笑声传来,道:“看来杨君山生死难料,这杨家果真便少了许多消息渠道。”

    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杨君秀这才冷冷道:“那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

    曲武山中。

    一场混乱过后,死掉的本土妖修以及外域异族修士达到了数百,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双方的低阶修士。

    修为达到真人境以上的修士,在此番混乱当中死掉的只有不到二十个,至于道境以上的更是一个也没有。

    说白了,此番曲武山中的动乱,只是一场两派之间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的宣泄。

    事实上,两派的高阶修士在这一次动乱当中都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克制,甚至可以说他们原本就是这一场动乱的幕后推手,自然不会轻易涉险其中。

    当然,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因为,不等双方的冲突升级,突然出现在曲武山中的包鱼儿和钟九,便强势镇压了这一场几乎要波及整个曲武山的动乱。

    杨君秀的洞府之前,在以杨君秀的名义,分别向两派的高阶修士恩威并用了一番之后,包鱼儿与钟九最终在这里汇合。

    “你那边如何?”包鱼儿问道。

    “一群吃饱了撑的,收拾了几个之后便都老实了,你呢?”钟九反问道。

    “还不是都一样,只是这一次冲突的背后似乎别有用意啊,金毛那猴子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情。”包鱼儿若有所思。

    “这一次动乱不就是他挑起来的么?”钟九说罢却是微微一愣,看向包鱼儿道:“喂,你不会觉得这是杨家在故意借此机会削弱大姐在曲武山的势力吧?”

    见得包鱼儿沉默不语,钟九不满道:“搞什么嘛,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内讧?我看这杨家没了杨老大,原本的心胸和格调一下子都下降了好多啊!”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钟九见得包鱼儿呆立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便故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正要准备调侃两句,却见包鱼儿给了他一个示意的眼神。

    钟九先是微微一愕,紧跟着全神戒备猛然转身看向包鱼儿目光所及的方位,却见得一位身着暗金袍的长髯威严老者正站在十余丈外打量着他们二人。

    钟九便觉得自己膝盖一软,不由自主的便要跪拜下去,口中如同梦呓一般喃喃道:“阎……阎罗……天子!”

    ————————

    出现了一个错误,驻守在魔域血都的魔族大罗魔仙是宫潜魔尊,黑魇魔尊是曾经与普元天尊交手的魔尊合道天尊,弄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