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千疮百孔,天幕杀机
    尽管杨氏对于最坏的打算有所准备,但三位大罗仙尊从一开始便出现,还是大

    大出乎了杨氏的预料之外,使得局势从一开始便陷入到了极其糟糕的境地。

    颜沁曦见得杨君秀一应吩咐井井有条,便知她心中早有规划,自然不会胡乱置

    喙,只是笑道:“秀儿却是忘了我们母子二人!”

    杨君秀笑道:“瑜儿还要留在我身边辅助,而且此番形势虽然对我杨氏上下极

    为不妙,但对于瑜儿而言,虽说其中或有风险,但却也未尝不会是一个重塑仙躯的

    绝佳机会。”

    颜沁曦闻言目光顿时一亮,笑道:“既然如此,这机会便不容错过。”????杨君秀笑道:“的确是不能错过,要知道在九天星界那边,钊儿的修为可是一

    路青云直上,眼瞅着便要追上你这个做父亲的了。”

    杨沁瑜闻言却是苦笑道:“侄儿却没有那般高远,今生便是能够重塑仙躯进阶

    金仙之境便已知足。”

    颜沁曦闻言大为不悦,道:“我儿怎可如此毫无志气?”

    “难道能成就金身仙境,这等志向还算是低吗?这星空之中就算只看长生者,

    能够达到金身仙境的又有几人,十不存一!”

    杨沁瑜面带苦笑,可语气却是平缓,显然对此他思虑颇多且心中早有定计,

    道:“孩儿论及胆大心细、勇猛精进、机缘际遇,均不如父亲,要论及天赋资质血

    脉,又不及钊儿,能够修炼到如此地步,也多赖家族和父亲提携,否则时至今日,

    孩儿怕不是还在道境打转。”

    曾几何时,在周天星界之中,真人境修士都能镇压一方,道境修士足以铭传天

    下,至于仙境长生者,在多少人眼中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然而时至今日,能有重塑仙躯进阶金身仙境的底蕴,居然都被人看作是胸无大

    志之人了。

    杨君秀见得嫂子面色不虞,连忙开口劝道:“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这是强求

    不来的,依我看却是瑜儿作为杨氏族长在西山呆的太久了,总也不能等着天下掉馅

    饼吧?此番事了之后,瑜儿不妨索性丢下这族长之位,前往星空游历个几十年再

    说,你看你爹这几百年来,待在西山的时间拢共有几十年?”

    颜沁曦心有不甘,还待要再开口,却忽然感知有人正向这里而来,便不再言语。

    见得杨沁玺和杨沁瑶走了进来,颜沁曦连忙迎上两步,责怪道:“你们两个孩

    子,受了伤不好好养着,到处乱跑什么?”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杨沁玺这才开口道:“好叫伯娘得知,孩儿伤势本无大

    碍,又吃了几颗疗伤灵丹,如今已然大好了,如今家族形势危急,孩儿和妹妹可不

    能一直躲在西山里面。”

    颜沁曦闻言故意板起脸来,道:“胡说,胸口都差点洞穿,几乎就是致命伤

    了,哪里能这么快就好?伯娘知你二人都是好意,可咱们杨家还没到让重伤族人上

    去拼命的地步。”

    杨沁玺见得伯娘神色坚定,连忙笑道:“好叫伯娘得知,孩儿的伤势真的已经

    是大好了,事实上连孩儿自己也是搞不太明白的,所以这才想着到这里来向几位长

    辈询问一番。”

    “什么不明白?”

    颜沁曦想着旁边的杨君秀和杨沁瑜二人看了一眼之后,这才问道。

    杨沁玺略作沉吟,便将他们兄妹二人与句肥大战的经过与在场之人详细说了。

    末了,杨沁玺道:“且不说孩儿的心脏莫名其妙的避开了对方的必杀一击,就

    算如此,从对方法宝上爆开的异种仙元也足以震碎了孩儿的心脏,可实际上却是孩

    儿的伤势目前已经好了八成。”

    颜沁曦笑了笑,道:“这不是很好吗,说明玺儿你吉人自有天相,况且咱们杨

    家的修士,从小便在锻体术上打得基础极牢,至少在同阶修士当中,你们的肉身修

    为都是极为优秀的。”

    杨沁玺却摇了摇头,道:“伯娘说的虽然没错,可孩儿自家明了自家事,以孩

    儿在锻体术上的修为,还不足以无视一位金仙的仙元爆发。”

    对于长生者而言,错非是斩断了身体躯干,否则类似于杨沁玺这般破腹穿胸的

    伤势,只要不是震碎了五脏六腑中的某一种,都算不得真正的麻烦。

    真正的麻烦是对手在伤及肉身之后,留在体内的异种仙元对于修士自身以及修

    为的侵蚀和破坏。

    而杨沁玺感到奇怪的便是,句肥的临死反击并非在他的体内留下异种仙元进行

    破坏,而这也正是他能够在返回西山之后,短时间内便能够将伤势遏制并大幅恢复

    的关键。

    杨君秀见得这兄妹二人一通绕圈子,稍稍有些不耐,径直问道:“你们还想要

    问什么,直接说吧?”

    兄妹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杨沁瑶便有些忍耐不住,略带急切的问道:“大伯现

    在的伤势如何了?我们回来之后还一直没有看望过他老人家。”

    “我就说你们两个肯定要怀疑到这上面,”杨君秀指着二人面无表情道:“不过

    你们两个却是打错了主意,你大伯现在伤势极重,且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候,绝对不

    能见任何人,收起你们两个的小心思。如果当真自忖尚能一战的话,那就去西北方

    向,在流火谷和瑜城之间的地带游弋,这两处地方虽然有上官父子坐镇,但无论是

    炎州星宫还是习州星宫,与我西山杨氏不睦的势力均有可能出手。”

    杨沁玺和杨沁瑶目光转向了杨沁瑜,见得他微一点头之后,二人这才道:

    “是,我们即可前去。”

    杨君秀只当没有见到二人的小动作,点了点头道:“要小心,万事以保命为上。”

    这孪生兄妹二人离开之后,颜沁曦见状想了想,道:“那我去元磁山吧,那里

    只有兰儿一个人坐镇,听说此番召集令发出之时,正值她重塑仙躯的关键时期,为

    此不得不中断了进阶的过程先行返回,我去之后也可助其一臂之力,况且我的实力

    在元磁山那里也更有利发挥。”

    杨君秀只是微微迟疑了一下,知晓她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多言,只是点头道:

    “嫂子加倍小心,这应当是杨氏家族所经受的最后一次考验了,此番若是熬过去

    了,西山杨氏才可算是真正的屹立于星空各大势力之间。”

    颜沁曦闻言笑了笑,道:“我晓得,你只管放手去做便是。”

    说罢,颜沁曦向着儿子笑了笑,便向外走去。

    “嫂子,”杨君秀叫住了走到门口的颜沁曦,认真道:“如若当真遇到危险,嫂

    子可只管前往曲武山。”

    “曲武山么?”颜沁曦脸上闪过一丝光彩,低语道:“果然!”——

    西山之外,两道遁光一前一后落下。

    杨沁瑶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哥,伯娘和秀姑姑他们有事儿瞒着咱们。”

    杨沁玺点头道:“那是肯定的。”

    “那秀姑姑刚刚那一番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杨沁瑶连忙又问道。

    杨沁玺摇头道:“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一点是肯定的,秀姑姑绝对在谋划

    着什么东西,甚至连伯娘和沁瑜他们两个都未必全部知晓。”

    杨沁瑶闻言吃惊道:“这怎么可能?以伯娘那霸道凌厉的性子,杨氏上下除了

    沁瑜,还有谁能绕过她去做事?”

    杨沁玺这时却是忽然微微一笑,道:“这便是原因所在了,杨氏上下能够让伯

    娘都言听计从的,有且只有一个人!”

    “你是说……”杨沁瑶的眼睛也一下子亮了起来。

    “呵呵……”

    杨沁玺轻笑一声,脚下遁光一生便要离去。

    杨沁瑶见状连忙跟上了,兴冲冲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你说先前你的伤势……”

    一声巨响突然从头顶上空传来,一下子打断了杨沁瑶的话。

    兄妹二人惊讶的抬头望去时,却见西山大陆的上空天幕之上,先是有乌云滚

    动,紧跟着便有火浪临空,如同末日一般。

    而后笼罩在西山大陆上空的天幕就如同一张纸一般,突然分作七份儿向着不同

    方向被撕扯而开,隐约间还能看到几颗狰狞的头颅摇晃。

    不过就在天幕被撕裂的刹那,一柄横贯长空的白金巨刀出现在天幕的缺口之

    处,伴随着漫天的雷光迸射,一道道从巨刀之中散溢而出的刀芒也融入其中,霎时

    间天幕之外的星空都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而待得虚空缓缓平复之际,原本被撕裂的天幕已经被一片雷网覆盖,而随着雷

    光渐渐散去,一面崭新的天幕又重新生成。

    “秀姑姑居然将阵灵化作了一柄长刀?这在之前可从来没有过。”杨沁瑶有些惊

    愕的说道。

    杨沁玺则叹道:“家族的守护大阵已经越发的变幻莫测了。”

    杨沁瑶又问道:“你说刚刚有多少人趁机潜了进来?”

    “应该不多,刚刚被撕裂的天幕更像是一种试探,没人会傻到与杨氏守护大阵

    正面硬碰硬。”

    杨沁玺的话刚说完,先是西北方向的雷光天幕被洞穿了七八个窟窿,紧跟着西

    南方向的雷光天幕被十余道火柱所突破,紧跟着东北方向又有数道魔光闪烁,连带

    着仿佛整片西山大陆上的光芒在这一刻都黯淡了三分。

    而就在这些异象在天幕之上浮现的刹那,一道道五色雷光也在天幕之上生成,

    向着那些被洞穿的天幕缺口上堵去。

    然而因为在这一瞬间,雷光天幕被突破的缺口实在太多,纵使守护大阵奋力堵

    截,却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漏洞尽数封堵。

    而且与此同时,天幕之上尚有新缺口在连续不断的被破开,使得笼罩在西山大

    陆上空的天幕一时间变得千疮百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