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千疮百孔,天幕杀机
    堂堂巫族金仙终于死在杨沁瑶手中,然而此时她心中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激情。

    将那句肥的头颅烧掉,在收刮了尸体身上的宝物之后,杨沁瑶又一摇灵葫,用一蓬剑芒将他的尸体搅得粉碎。

    巫族修士的尸体处理起来便是这么麻烦,尤其是一位资深金仙,杨沁瑶可不会给他任何复活的机会。

    然而这又能如何?

    杨沁瑶情愿用一位金仙来换自己的哥哥不死!

    这个与她一母同胞而出的孪生哥哥,从小便木讷少语,两人在一起她永远是强势的那一个,且他在大部分情况下总是无条件的服从于她,以至于后来她连一声“哥哥”都懒得去叫,甚至于她觉得自己才是两人中的老大,他应该叫她“姐姐”才对。

    然而在杨沁玺从旁边将她撞开的一刹那,杨沁瑶这才发觉,原来她才是永远长不大的那一个,而身边这个总被她呼来喝去的人,才是一直以来作为兄长默默守护在他身边的人。

    杨沁瑶手持从句肥手中夺得的那柄木杖返回,远远的便见到哥哥那被木枪支撑着尚未倒下的身躯,不由的再次悲从中来。

    当初他们兄妹二人奉命镇守元天星界的星崖星域,大伯便曾经秘传他们一道锻体秘术唤作《心之图录》,曾经言明此秘术若然修成,便是心脏被人震碎也能不死,而且日后对于他们重塑仙躯进阶金身仙境也有所助益。

    可惜他们兄妹于锻体术的修行上并没有多好的天赋,而《心之图录》的修炼更是极难,更不愿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修炼了一段时日感觉毫无作用之后便放弃,之后的心思更是完全放在了寻找潘复明金仙的传承上了。

    但凡他们兄妹二人在这道秘术的修炼上多用一点心,哪怕没有将这道秘术修炼至大成,只需有些许进展,今日杨沁玺也未必不能有一线生机。

    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而这世间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杨沁瑶双目含泪走到哥哥身边,正要将插在他胸口的那柄木枪拔出,却突然听得一声呻吟从杨沁玺的口中发出。

    惊愕之下,杨沁瑶甚至已经是自己的错觉,直到杨沁玺口中再次发出呻吟之后,杨沁瑶才欣喜若狂的反应过来,哥哥还没有死!

    尽管在此之前,杨沁瑶可以确定,句肥的那一枪的确是刺穿了杨沁玺的心脏,作为与他心灵相通的孪生妹妹,她在那一瞬间的确感知到了哥哥生机的绝灭。

    可放呻吟声从杨沁玺口中发出来的一刹那,原本所有的疑惑以及不可能,杨沁瑶都已经全然抛在了脑后。

    自己的哥哥现在还活着,这便是杨沁瑶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

    杨沁瑶上前一把搀扶助杨沁玺,体内的仙元本源已然不计本钱的向着哥哥体内涌入。

    “咳……咳,呕——”

    一口淤血从口中涌出,却也让昏迷当中的杨沁玺清醒了过来。

    “哥,你怎么样哥,不要吓我!”

    杨沁瑶见得哥哥醒来,脸上挂着笑容说话却带着哭音,眼泪不助的向外流淌。

    “应…应该,死不了了吧。”

    杨沁玺断断续续的说道,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先,先帮哥把这根木枪拔出来吧!”

    “好,哥,好的。”

    杨沁瑶连忙答应道,可随即反应过来,道:“不,不能拔,拔了你会死的。”

    杨沁玺嘴角尚有剩余的血水流淌,勉强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狰狞:“傻,傻妹子,要死早死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这个时候,杨沁瑶才察觉到,原本洞穿了他身躯的木枪居然并未击中他的心脏,而是从旁偏开了,杨沁玺的心脏完好无损。

    杨沁瑶不是傻子,在一开始的惊喜过后,便马上察觉到事情定然有古怪。

    因为当初句肥的那一枪洞穿杨沁玺的身躯后,杨沁瑶的感知很清晰的告诉她哥哥的心脏已经被洞穿并震碎,而且杨沁玺的生机当时便已经绝灭,怎得就在她离开的这片刻便又活转了过来?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蹊跷?

    不过杨沁瑶很快便找到了原因,因为杨沁玺胸部的伤口做不得假,而是他的心脏所在位置有异!

    杨沁瑶很清楚,杨沁玺的心脏位置并非天生异位,可现在却偏偏就避开了木枪的洞穿,再结合先前她感知到的杨沁玺生机的绝灭,似乎便只有一种可能,杨沁玺的心脏在破碎之后又重新愈合了。

    “哥,你什么时候偷悄悄修成了《心之图录》,我居然不知道?”

    尽管哥哥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可在欣喜之余,杨沁瑶却也不免略微有些嫉妒,同时更让她有些不舒服的是,哥哥居然向他隐瞒了自己锻体术的修行进度。

    杨沁玺得妹妹本源仙元相助,原本衰弱的气息已经增强了不少,至少性命已然无碍,闻言诧异道:“什么?我什么时候修成了《心之图录》?”

    “你自己看啊!”

    杨沁瑶在知晓哥哥性命无碍之后,原本的性格立马便开始回转,还挂着眼泪的脸上已经写满了不满。

    “这怎么可能呢?”

    杨沁玺身为长生仙人,内视的手段自然再容易不过,更何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构造,哪怕是五脏六腑也是一样,他的心脏绝对不可能偏离正常位置那么多。

    杨沁瑶见得哥哥的表情不似有假,但她还是问道:“你确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有人在你昏迷的时候出手相助?又或者你曾经吃过什么天材地宝?”

    杨沁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谁还能帮我按一颗全新的心脏不成?又有什么天材地宝能给人生成一颗心脏?”

    话音刚落,这兄妹二人心有灵犀一般相互看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道:“难道是大伯?”

    ----------

    玉州星宫外的这一场大战引发的动静不少,自然引来了不少大神通者的关注。

    不过在其他人赶来之前,杨沁玺兄妹二人早已经离开了此地返回西山星宫去了。

    不过这里发生一切很快便已经被有心人调查得知,而结果却也震惊不少蠢蠢欲动的外部势力。

    毕竟一位金仙的陨落是瞒不过去的,况且杨沁瑶拖着重伤的杨沁玺逃回西山星宫,一路上也曾被不少人见到。

    巫族的资深金仙,向来与西山杨氏颇有龃龉的句肥仙尊,在玉州星宫之外遭遇了西山杨氏的一对儿孪生兄妹。

    双方一场大战的结果,居然是堂堂巫族资深金仙,居然陨灭在了一对儿刚刚登临仙境不久的孪生兄妹手中。

    一位金仙的陨落,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这句肥巫仙在句芒部落之中也颇有身份。

    就在杨沁玺兄妹二人前脚逃回西山星宫,一只九头蛇身的相柳法相已然跨越星空而至。

    那庞大到远超星辰的相柳法相,在出现在西山星宫外的一刹那,九只蛇头便已经喷出滚滚毒雾,瞬间便覆盖了方圆上千里并还在不断扩散,向着星宫内部蔓延而去。

    而就在大罗巫仙相柳出手的同时,西山杨氏也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一颗直径达十余丈的流星突然在西山星宫的外围星域划过一道弧线,拉开十余里长的尾焰,向着横贯在星宫之中的相柳法相撞去。

    相柳法相显然没有料到杨氏的守护大阵能够这般快的做出反应,更没有想到守护大阵的威力能够波及到星宫之外,以至于没有能够躲开流星的撞袭,一只法相蛇头当即被撞散,同时那颗流星也碎裂成无数碎片,散步在这片星空之中。

    然而当第二颗流星袭来的时候,已有准备的相柳法相中的一只蛇头伸出,径直将那颗十余丈大小的流星吞入口中嚼得粉碎。

    而守护大阵也很快做出反应,流星再次袭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三颗,从不同的方向向着相柳法相冲击而来。

    “愚蠢!”

    巫仙相柳的声音也不晓得从那一只蛇头当中传出。

    便见得法相之中又有三只蛇头探出,一只张口喷出洪流,当即将其中一颗流星撞离了原本的轨迹;另外一只蛇头则喷出毒雾,第二颗流星尚未接近,便已经在毒雾的腐蚀之下不断的缩小风化,直至化作一蓬尘埃。

    而第三只蛇头则再次张口,欲如同先前一般径直将那撞来的流星嚼碎。

    却不料就在这一刹那,流星身后拉开的尾焰之中突然被一双薄翼掀翻,一条身形纤细的翼蛇从中窜出。

    就在这只蛇头满口碎石之际,一根细长的蛇尾已经从下而上缠绕在了这只蛇头的身躯之上,任凭那蛇头如何甩动身躯,都无法将之甩落。

    与此同时,那翼蛇一双薄如蝉翼的双翅一个交错,两道比之杨君秀的白虎刀芒都不遑多让的青光闪过,相柳的九头蛇法相再次被斩落了一颗蛇头。

    “啊——,腾蛇!”

    相柳剩余的七颗蛇头齐齐发出愤恨的怒号。

    一瞬间,毒液、毒雾、毒风、毒砂……,齐齐向着眼前的纤细翼蛇围剿而来。

    这条翼蛇不是他物,正是曾经被杨君山降服之后,圈养于南轩沼泽的大罗荒兽腾蛇。

    却见这腾蛇双翅震颤,虚空瞬间撕裂,腾蛇投入其中,让相柳的攻击尽数落空。

    与此同时,便在相柳法相的头顶上空,当虚空再次被撕裂的刹那,腾蛇已然化作与相柳法相不相上下的体型,从上而下撞向相柳。

    两只庞然大物瞬间在星空之中滚作一团,一路相互撕咬绞杀,撞飞碾碎了星空之中无数的陨石星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