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相继出手,杨氏应对
    杨君山若陨,究竟能够为西山杨氏留下多少遗泽?

    这恐怕是目前为止,在所有将西山杨氏视作盘中餐的各方势力头上萦绕的心声。

    从出生到现在,短短数百年间,杨君山非但从一介凡人成长为名震星空的大罗仙尊,更是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一路跟随成长为独霸一座星宫的庞然大物!

    杨君山的功法传承源自何处?

    他的神通修行有什么奥秘?

    他的身家究竟有多么丰厚?

    他的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奥秘?

    西山杨氏独霸一座星宫,这些年来究竟积累了多少资源?

    所有的这些,无不在撩拨着贪婪者的心弦,吸引着无数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揭开这所有的“谜团”。

    可真要到了动手的时候,所有势力的修士却都开始了观望,等待着其他人第一个出手。

    原因很简单,西山杨氏家族乃是道族中坚,而道族乃是普元天尊亲手所创,虽然参与各方敢对杨氏下手也并非没有凭仗,但还是不愿意做那出头的椽子被普元天尊嫉恨。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准备看哪一家最先沉不住气,掀起这一场饕餮盛宴开端的时候,西山杨氏居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悍然出击,率先挑起了战端!

    句肥巫仙正兴冲冲的从习州星宫向着玉州星宫而去,他刚刚与习州的一个巫族部落取得了联系,而现在要去的玉州星宫凉玉星域之中,同样有着一支巫族的部落,而且从习州星宫的那支部落得知,凉玉星域的这支巫族部落非但在实力强劲,据说有一位巫仙坐镇,而且这支部落的主体还是句芒一脉。

    句肥巫仙想要图谋西山杨氏,便需要借助周天星界的本土巫修势力潜入西山星宫。

    而据说在西山杨氏的麾下,同样也有一支巫修势力在效力,他们与周天星界的数个巫修部落之间都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支巫修势力便驻扎在曲武山脉。

    曲武山脉在西山大陆之上虽然位于边缘地带,可相对于整个西山星宫而来,几乎就相当于是在核心地带了。

    句肥巫仙很清楚,别看如今各方势力对于西山杨氏虎视眈眈,麾下的细作能够潜入西山大陆的也不少,但真正够分量的修士,或者说修为在仙境之上的存在,几乎都不敢轻易踏入西山星宫,尤其是西山大陆。

    原因很简单,那座笼罩了整个西山大陆的仙阶大阵,足以让各方仙境之上的大神通者投鼠忌器。

    可现在句肥仙尊却又希望在各方势力之前,神鬼不知的先行潜入到西山大陆之中。

    在目前杨君山生死未知,但至少也定然是重伤垂死的情况下,一位带着明显敌意的金仙潜入西山大陆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句肥仙尊能够在这场瓜分西山杨氏的盛宴开始的一刹那,便牢牢的占据着先手优势,句肥仙尊想想便兴奋的浑身发抖。

    甚至句肥巫仙为此还不惜特意向相柳巫仙隐瞒了这条线索,为的便是想要在杨氏崩溃的一刹那,抢先捞到最大的好处。

    不过就在玉州星宫已然在望的时候,句肥却是突然在中途停下了遁光,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星空,沉声道:“不知是哪两位道友在那里?还请现身一见!”

    静寂的星空看上去毫无动静,然而句肥却是冷笑一声,道:“怎么,两位还要躲藏到什么时候?两位藏身于此,难道不就是为了某家而来么?”

    原本毫无动静的虚空突然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人家发现咱们了呢!”

    又一道声音响起,道:“你有没有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面熟?”

    “的确,这个人好像在周天化界的时候出现过,大伯曾经给我们提起过。”先前那一道声音道。

    星空之中句肥目光所及之处,一片如同水波一般的涟漪荡起,两道人影从涟漪之后走出,却是一男一女,只是二人面貌看上去有些相似,似乎是孪生兄妹,而且这兄妹二人修为相当,都已经跨过了元神仙境。

    “喂,你是巫族的金仙?”

    先是那女仙带着质问的语气很是不客气的道。

    句肥看着眼前两位年轻的修士,冷笑一声道:“在询问别人身份之前,二位是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难道这些你家的长辈没有交过你们吗?”

    “巫族的人也懂得讲礼貌吗?”

    那女仙似乎并未因为句肥的嘲讽而恼怒,反而是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他,然后再次开口道:“你是巫族金仙句肥?”

    听着似乎是在询问,可这女仙的神色却早已笃定了他的身份。

    句肥神色看上去郑重了些许,沉声道:“你们到底是谁家的小辈?”

    “看来是巫仙句肥没跑了!”

    那女仙向着身边的同伴使了一个颜色,突然道:“动手!”

    两道剑气突然从二人指尖迸发,分别从两侧向着句肥胖大的身躯攒射而至。

    句肥怒极而笑:“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向老夫出手,今日老夫便替你家长辈教训尔等一番!”

    句肥根本就没有将那两道剑气放在眼中,在剑气近身的一刹那,手中突然多出一杆木枪,飞快的向着左右两侧挑出两朵枪花,将两道剑气消弭于无形。

    “雕虫小技,实不值一哂!”

    句肥面露轻蔑之色,可刚刚将木枪收起来的刹那,却见眼前这孪生兄妹的头顶正各有一个苍翠的灵葫升起,却见两只葫芦轻轻一摇,霎时间便各有数百道剑芒从灵葫之中爆射而出,如同洪流一般向着句肥扑来。

    句肥脸色一变,手中木枪的枪头突然炸开,从中分化出三十六根细藤软枪,每一根软枪的枪尖都能够画出无数玄妙的轨迹,将漫天的剑芒圈住、击灭、挑飞,任凭剑芒如何势大冲击,却始终无法突破句肥以无数枪芒形成的屏障。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女仙突然娇喝一声,原本被击散的数百道剑芒忽然在半空之中合拢,化作一柄恢弘巨剑,径直撕裂了虚空,向着句肥头顶之上斩落。

    句肥有心变招,却见那男仙却是径直将头顶的灵葫掷出,那灵葫之中居然再次喷吐出上百道剑芒,虽无法弥补被女仙抽掉走的剑芒,却也至少保持了之前二人联手之下的七成威力。

    到了这个时候,句肥哪里还敢小瞧这两个看上去才登仙不久的元神小仙。

    这二人的剑术神通相互配合补充,赫然便是,显然使用了一种极为精妙的合计手段,使得这孪生兄妹二人联手之下,足以拥有堪比金仙的实力。

    “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也远远不够!”

    句肥大吼一声,脑后本源之气涌出,共有赤白青三色光华冲天而起,赫然是已经将五行五脏本源中的三种修炼到了大成的境界。

    与此同时,句肥身躯暴涨,在显化巫躯之后,化作一位身高达到十丈的巨人。

    只见巨人一手持木枪抵挡如潮的剑芒,另外一只手一探,从虚空之中抓出一根巨大的木杖,由下而上向着斩落的巨剑打去。

    “嘡啷”一声巨响,巨剑当即被打爆,可在巨剑解体的刹那,却又重新化作数百道剑芒如同雨点一般攒射而下。

    巫躯巨人庞大的身躯根本无从躲闪,句肥索性将双臂护住了头颅,任凭这些散碎的剑芒如同雨点一般刺落在他的巫躯之上。

    饶是巫族肉身强悍,在如此多剑芒前仆后继的飞刺之下,却也一瞬间皮开肉绽,然而却也仅此而已了,那句肥看上去异常凄惨,实则这些伤势却全都是皮外伤,以巫躯强悍的肉身用不了多久便会恢复。

    然而这兄妹二人好不容易占据了上风,又怎么会轻易给对方以反击的机会?

    眼瞅着女仙的攻势将近,男仙那边同样舍了灵葫,将漫天的剑光组合成了两柄长短不一的参差剑,施展出了一套双飞剑道术神通,向着句肥绞杀而来。

    “你们究竟是何人?”

    句肥咆哮着抵挡着男仙的攻势,却是错失了向着女仙反击的机会。

    平心而论,这兄妹二人的神通威力只能算作是寻常,哪怕有二人元神仙境修为的加持,他们所施展的神通威力最多也只是让句肥轻伤而已,并不具备致命的威胁。

    可问题是这兄妹二人的剑术极为高明,配合又极其默契,在二人的合击秘术之下处处站着先手主动,瞬间动则几百几千道剑芒攒射,令句肥难以抵挡,纵使每一道剑芒威力不大,可小刀割肉却也难捱。

    说话间,那女仙也已经缓了过来,并再次加入到了对句肥的围攻当中。

    “我们是何人?嘿嘿,你平白出现在周天星界想要做什么?难道你还想不到吗?”

    女仙冷笑一声,语气之中却是不无得意。

    “你们是杨家的人!”句肥大吼一声。

    “嘿,算你这笨瓜还不算太笨!”

    杨沁瑶神色间越发的得意,而她也的确有着得意的理由。

    眼前这位巫仙可是巫族堂堂资深金仙,眼下却是被他们兄妹二人联手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不要大意!”

    一直不曾开口的杨沁玺闻言提醒道。

    这兄妹二人正是杨君平的一双儿女杨沁玺和杨沁瑶。

    在周天化界之后,这兄妹二人便被杨君山派遣至元天星界,经营那里的一座星域。

    同时杨君山还赠送给了这兄妹二人一位金仙在自我寂灭之后留下的传承指环。

    这兄妹二人这些年来便一直在星空之中寻找这位金仙传承的线索,并在得到这位金仙的传承遗泽之后成功踏入仙门。

    也正是因为如此,兄妹二人在出关之后才得到了杨君山遇刺重伤垂死的消息,这才匆匆赶回周天星界,却碰巧在途中撞见了鬼鬼祟祟的句肥巫仙。

    “原来是杨家的小崽子,老夫原本不愿与你们多做纠缠,可既然你们姓杨,那索性老夫便先拿你们开刀,想来也能从西山杨氏那里好生讹诈一番!”

    话音未落,句肥那庞大的巫躯突然不再顾忌兄妹二人的剑芒攒射,巫躯直接一头撞进了剑芒之中,几步之间便已经拉近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句肥的巫躯看上去已然千疮百孔,甚至一片片的血肉被剑芒所削割,却对于句肥的行动丝毫无阻。

    “小辈,受死吧!”

    眼瞅着句肥已然近身,木枪刺破虚空,向着杨沁玺身上扎来,而另外一根木杖尚未砸落在杨沁瑶的头上,星空已然被受挤压而扭曲的空间所挤爆。

    “老狗,你上当了!”

    杨沁瑶突然将手中的灵葫扔到了杨沁玺的手中,同时尖叫一声道:“快动手!”

    在两只灵葫落在手中的刹那,杨沁玺双手一伸,原本漫天的剑芒重新化作两柄飞剑,这一次却是他一人持双剑!

    “飞燕剑诀!”

    两柄飞剑在杨沁玺的手中射出,剑气在星空之中纵横交叉,幻化作如同剪刀一般的飞燕剪翼,向着句肥的身躯之上剪去。

    飞剑尚未剪落,可森寒的剑意却已经先行渗入到句肥的巫躯之中。

    句肥立马知晓,这定然是仙术神通,且与先前那些攒射的剑气剑芒不同,被这样一道剑术神通击中,完全有可能重伤到自己的巫躯。

    电光石火之间,句肥再做变化,原本砸向杨沁玺的木杖在半空之中一转,向着合为剪翼的双飞剑上砸去。

    又是一声巨响,句肥的木枪被双飞剑剪翼剪断了三分之一,可木杖却也砸落在剪翼之上,破掉了杨沁玺的“飞燕剑诀”。

    然而杨沁瑶却又在这个时候大笑道:“老狗,你又上当了!”

    句肥心中一寒,抬头看去时,却见一把戒尺早已从她手中飞出,已然向着他的额头上斩落。

    “仙器!”

    句肥忍不住惊呼一声,想要向后退去时,却发现身后的空间早已经被破碎的剑气搅乱,根本无法破开虚空离开。

    无奈之下,句肥只得将庞大的巫躯向后退去,同时竭力将头向后仰,试图避开仙器的袭斩。

    然而杨氏兄妹二人在心灵相通下处心积虑的这一击,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被人躲开?

    戒尺斩落,句肥虽然避免了脑袋被劈成两半的下场,可整个下巴却被劈碎,而后半个胸膛连同腹部被划开,血水如同溃堤一般向外涌出,同时滑出来的还有几节肠子之类的脏器。

    “嗷——”

    剧痛令句肥几欲疯狂,哪怕他曾经数次与杨君山作对,却也能每次都全身而退,哪里能想到此番居然会被杨君山的后辈所算,以至于被逼迫到如此境地!

    巫躯肉身强大的生机与修复能力,让句肥在第一时间止血,但同样也在大量损耗着他的本源,在将流出体外的肠子重新塞会腹部之后,肉膜开始在伤口之间形成。

    “退,退,退!”

    尽管句肥此时心中无限愤恨,可他却明白自己已经败了,而且先前所谋划的事情,也会因为他的重伤而付诸流水,为今之计只有先保住了性命才最重要。

    尽管他实在不愿意相信,自己堂堂一位巫族金仙,居然会被两个初入元神仙境的小辈逼迫至如此境地,但事实却是他现在的确有性命之忧。

    “老狗,看这回你往哪里逃!”

    杨沁瑶兴奋的整个人都在发颤。

    金仙啊,那个可是巫族的金仙!

    可那又怎样,还不是被他们兄妹两个联手打得重伤鼠窜!

    “唉,小心有诈!”

    杨沁玺在身后喊道,可见得妹妹完全没有理会,连忙发动遁光追了上去。

    句肥已经被重创,杨沁瑶这个时候的心思完全已经被斩杀一位金仙所占满,哪里还能听得进去杨沁玺的提醒?

    剑芒洒出的瞬间,句肥因为将大量本源消耗在肉身伤势的遏止和恢复上,以至于除了闷头逃遁之外,根本无暇阻挡来自身后的追杀,整个身躯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剑芒划得血肉模糊。

    “小辈,真要与老夫鱼死网破吗?”

    句肥头也不回的只管逃遁,可声音却只有压抑着的愤怒,甚至还带着三分悲凉。

    “老狗,你逃不掉的,受死吧!”

    杨沁瑶再次将葫芦剑芒合而为一,化作一柄十余丈长的巨剑,向着句肥的后心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正在向前奔逃的句肥,整个身躯突兀的向后撞了过来。

    眼瞅着他整个人便要被杨沁瑶的飞剑穿个透心凉,便在这个时候,句肥突然间扭腰转身,原本那被杨沁玺一剑剪断了三分之一的木枪的枪头再次出现,并向着杨沁瑶所在的方向扎来。

    句肥这突兀的一转身,避开了杨沁瑶的穿心一剑,只是后背从左到右被剑气割开了一道深达一寸的血口。

    可句肥这回马一枪却与杨沁瑶的飞剑平行而过,原本长度不够的木枪却在飞快的变细拉长,同时也以远比飞剑更快的速度向着杨沁瑶的胸口扎来。

    正在全速追击句肥的杨沁瑶根本没有料到会有此变,以至于她完全来不及做出应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句肥的木枪枪头刺穿她的护身神通,以及几样护身法宝撑开的盾幕,然后就要没入她的身躯。

    而就在此时,一道巨力从身侧传来,杨沁瑶整个人在间不容发之际被撞飞了出去,她甚至还有余暇回头看向她被撞飞的位置。

    而就在那里,杨沁玺已经代替了她原本的位置,被句肥这一枪刺穿了前胸和后背。

    “哥!”

    杨沁瑶整个人仿佛一下子疯掉了一般,声音凄厉有如野鬼嚎哭。

    “杀……杀了他,快!”

    杨沁玺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胸口的木枪,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从嘴里涌了出来。

    不用杨沁玺多说,杨沁瑶在被撞飞的刹那便已经再次将从潘复明仙尊留下的传承当中得到的仙器戒尺斩向了句肥。

    那句肥何等老辣,在将木枪一抽没能抽出来的刹那,当即便舍了木枪转身逃遁。

    可他却也没能想到杨沁玺为了救妹妹而甘愿以身代死,使得杨沁瑶还能在第一时间祭出这件仙器戒尺。

    戒尺斩落,句肥这一次没有能够完全避开,左臂连同半个肩膀被斩断。

    “啊——”

    句肥狂吼一身,哪怕在如此境地之下,他犹自强行半侧身竭力将右手探过来抓住了即将掉落的左臂,然后继续踉跄而逃。

    然而此时已然陷入疯狂境地的杨沁瑶已经不管不顾的追了上来,而她此时身前盘虚按萦绕的却是两枚灵葫。

    就像之前杨沁玺可以随心所欲的御使杨沁瑶的灵葫飞剑一般,她同样也可以随时将哥哥的灵葫飞剑拿来御使。

    飞燕剑诀再现!

    这是一套兄妹二人得自域外星空的仙阶剑术神通。

    这一套剑术神通妙就妙在不但是可以一人御使双飞剑,也能双人御剑形成合击,落在他们兄妹手中更是可以随意切换,完全就是为他们二人量身定做一般,可谓是如虎添翼。

    那精妙而灵巧的剑气剪翼再次出现,任凭句肥如何躲闪都无法避开杨沁瑶的追杀,而事实上也差不多到了强弩之末的句肥也无力再继续躲避下去。

    倏忽间转身,句肥已然弃掉抓在手中的左臂,右手持木杖迎头向着追在身后的杨沁瑶打去,想要效仿之前的经过打杀追上来的杨沁瑶。

    然而不等句肥的木杖落下,原本与他保持着数十丈距离的杨沁瑶,却在此时骤然间在星空之中划过一道掠影,如同一只轻巧的飞燕一般出现在了句肥身前,那如同剪刀一般的剪翼轻轻合拢,一颗斗大的头颅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