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相柳与腾蛇
    曲武山,这里是西山杨氏的一处特殊所在。

    曲武山位于西山大陆的边缘,这里古木森森,山峦叠嶂,乃是隶属于西山杨氏麾下异族修士的栖息地。

    几百年来,随着西山杨氏的不断崛起强盛,曲武山中的异族修士势力也在不断的膨胀。

    而随着这些异族修士的不断增加,这曲武山中的势力也在慢慢的演化当中,逐渐形成了各自的小势力团体。

    这些小势力团体又因为各自出身、实力、与杨氏关系远近的不同,大约又形成了两个较大的势力联盟。

    这两个势力联盟分别是以周天本土妖修为主体的本土派,以及在周天化界前后,投入到西山杨氏麾下的域外修士,所组成的外域派。

    本土派派系的成员主要是以周天化界之前土生土长的妖修为主体,他们尊奉白虎仙子杨君秀为大姐头,而主体其实便是当初追随杨君山的灵明巨猿一脉,而今这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沁瑜的跟班,金毛巴山。

    而外域派的异族修士在数量上毫无疑问是要远远超过本土派的,但相比于本土派的凝聚力,外域派的这些异族修士却是一盘散沙。

    因此,当这两大派系产生冲突的时候,外域派虽然人多势众,却往往占便宜的却是本土派的修士。

    久而久之,本土派的异族修士更是越发的看不起这些外域派的修士,认为他们之所以归于杨氏麾下,不过是因为畏惧于西山杨氏的强大,君山仙尊的声威,而并非是真心归附。

    同样外域派的修士也认为本土派的异族修士太过跋扈,而杨氏供给曲武山中的修炼资源,更是被本土派抢走大半,更是令双方的矛盾不断加剧。

    而就在双方的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突然间传来的关于君山仙尊遇刺而生死不明的消息,一下子打懵了曲武山中的所有异族修士,让整个曲武山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可在这表面的平静之下,却依然有着无数的惊涛骇浪在酝酿。

    而就当金毛巴山从西山返回的时候,正巧碰到两位外域派的修士在议论杨君山生死之事,言语间或许是有颇多不敬之语,怒不可遏的巴山当即发神作书吧,在失手将这二人打得一死一伤之后,曲武山中酝酿已久的矛盾便骤然爆发了。

    在有心或者无心之人的推动之下,整个曲武山在短短的一日之内陷入了完全的混乱当中,无论是本土派还是外域派的异族修士死伤无数。

    消息很快便传到了西山,得到消息的杨沁瑜,在与母亲的眼神交流了一瞬之后,当即大怒道:“混账,尽给我添乱,现在家族之中哪里还能抽得出人手前往曲武山,难道要调动守护阵法,用雷电将整个曲武山犁一遍吗?”

    颜沁曦略带歉意的向着厅中几位来自玉州星宫各派的修士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去通知你秀姑姑吧,以她在曲武山的威望,纵使只是派出包鱼儿和钟九二人,也足以镇压整座曲武山脉了。”

    杨沁瑜叹道:“也只能如此了,秀姑姑行程数十万里,于外域星空护送父亲回归,本就舟车劳顿远未恢复,如今却还要劳烦她老人家出马!”

    说者似无心,但厅中听者却有意!

    其一,曲武山杨氏收留的那一窝异族修士动乱,杨氏自顾不暇!

    其二,以杨君秀金身仙境的实力,哪里还怕什么“舟车劳顿”,甚至还“远未恢复”?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杨君秀自己也受伤了!

    厅中玉州星宫各派使者之间的眼神相互交流着,很快便以杨家诸事繁忙不宜过多打扰为名,纷纷告辞而去,而关于曲武山动乱以及杨君秀疑似受伤的消息,也很快便传得人尽皆知。

    ----------

    西山星宫与玉州星宫之间的某一颗无人星辰之后。

    杨沁琅隔着数十丈看着对面那身周被一团黑雾团团萦绕之人,脸上却是一片冰冷之色。

    “雷劫境?”

    一阵低沉的笑声从黑雾之中传来:“听说连杨沁琰都已经黄庭境了,杨沁瑜甚至已经开始在为重塑仙躯做准备了吧?老八,看样子你在杨家并不太受重视啊!”

    说罢,黑雾之中的修士仿佛炫耀一般,故意泄露除了一丝自身的气息,展现着自身已然达到华盖境的修为。

    杨沁琅冷笑一声,道:“怎么,你找我来就为了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挑拨离间吗?”

    “当然不是,”来人沉沉一笑,道:“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当初的选择并非就是错的,若一直留在杨家,现在的我恐怕已经在忧虑自己的寿元还能支撑多久的问题了。”

    杨沁琅盯着他沉默了片刻,这才突然开口道:“老六突破道境了!”

    对面的黑雾突然泛起一阵轻微的波动,一声略带着无所谓情绪的轻笑从中传出:“是吗?这倒是要恭喜了。”

    杨沁琅的目光望着眼前的黑雾一瞬不瞬:“他突破道境不到十年,如今已然踏进庆云境了。”

    杨沁琅说到这里语气故意一顿,然后才道:“他在真人境停留的时间够久,但所积攒下来的底蕴着实不浅,故而在踏入道境的一刹那,便是他厚积薄发的时候。”

    说罢,杨沁琅不再言语,而两人之间突然陷入到了无言的沉默当中。

    黑雾中人突然再次笑了起来,道:“老八,有没有想过一旦四叔要是不在了,杨氏将何去何从?”

    杨沁琅勃然神作书吧色,道:“你什么意思?”

    “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老八!”

    杨沁琅双目一眯,道:“魔域血都也要参与进来?”

    黑雾之人冷笑道:“如今在西山上做主的人是谁,还是杨氏之人吗?”

    杨沁琅猛地踏前一步,指着黑雾众人,道:“老五,你就不怕四伯安然无恙么?”

    “哈哈哈哈,”黑雾中人仰天大笑道:“若老八你不说这句话我还拿不准,可你偏偏却说了,看样子四叔的情况果然很是不好!”

    说到这里,黑雾中人突然收敛了笑声,沉声道:“老八,不管四叔究竟如何,但你们在西山之上故弄玄虚,他们自然也会考虑到万一四叔根本没有死的情况,可他们依然围上来了,你明白了吗?他们所汇聚起来的实力根本就不惧四叔!”

    杨沁琅仍旧不动神色,哪怕语气听上去都异常镇定:“不要忘了,这里是周天星界,而西山杨氏乃是道族麾下,周天化界之时,四伯对于整个道族是有贡献的,难道你们汇聚的力量还能敌得过普元界主?”

    黑雾之人笑道:“自四叔坐镇西山,杨氏家族面临危机的时候,什么时候是仰仗外力来镇压一切的?老八,你说的越多,透露的便越多!”

    说到这里,黑雾众人语气微微一转,道:“不过这些年来你的确成长了不少,先前那个忠厚的老八,如今也学会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了。”

    杨沁琅面带讥诮之色,道:“这算是你的夸赞吗?”

    黑雾中人发出一阵怪笑,道:“言尽于此,老八你好自为之吧,记住真要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刻,你知道到哪里去找我,不管怎么说,我也姓杨,也不愿意见到杨氏这个家族就此消失破灭。”

    面前的黑雾缓缓消散,里面之人却已经不见了踪迹,杨沁琅悬立于虚空之中良久,这才发出一声轻叹,随即人也消失不见。

    ---------

    “天子何必亲去?钟某代天子前往如何?”

    周天星界之外,钟馗将从西山星宫得来的消息告知阎罗天子,略带迟疑之后便再次开口劝阻。

    阎罗天子将钟馗带来的传讯玉符一扫而过,嘴角却是微微一掀,道:“虚虚实实,让人摸不清底细,连普元天尊都离开了周天星界,各方势力摩拳擦掌,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场饕餮盛宴,更像是一个大大的陷阱呐!”

    “如此天子便更不该去了!”

    见得阎罗天子不置可否的表情,钟馗道:“一来钟某这些年得天子指点,已然踏足大罗仙境,完全可代天子前往西山星宫一行;二来,若西山星宫那里当真是一座陷阱,以天子之力完全可以援手钟某,可若是天子深陷其中,钟某却未必又营救天子之力!”

    阎罗天子微微一笑,摇头道:“此事你去不成,必须本天子亲去不可。”

    钟馗不解道:“为何?当初周天化界之际,天子还不曾合道,便曾言可解伥鬼禁制,钟某还曾潜入曲武山试图将那两个孩子带出来,可惜最终却是功亏一篑。”

    阎罗天子笑问道:“当日那只白虎什么修为?如今又是什么修为?”

    见得钟馗略带不服的神色,阎罗天子轻轻一叹,目光之中却是闪过一丝回忆之色,道:“你不知道白虎一族妖仙的真正厉害,当初白虎一族横行星空各界,所过之处鬼神辟易,各族修士无不退避三舍。”

    “可那杨君秀如今也不过金仙,况且还有可能重伤在身,钟某自信能对付得了她!”钟馗道。

    “你对付不了她,”阎罗天子没有理会他的神色,自顾的说道:“况且此番我们也不是为了对付那位白虎仙子,而是为了将那两个孩子从伥鬼禁制之下解救出来。”

    “唉,鬼族金仙何其难也!”钟馗叹道。

    “是啊!鬼族立族数万年以降,金仙之上的鬼祖也不过才积累了十个!”阎罗天子摇头失笑,笑容之中却带着一抹苦涩,道:“星空之中鬼族威名虽盛,可谁又知晓鬼族的发展其实已经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

    说着阎罗天子看向了钟馗,道:“近千年以来,钟兄弟虽然异军突起,可先是陆兄弟陨于杨君山之手,紧跟着蒋兄更是被普元弹指而灭,便数鬼族后辈,有出息的竟然是两个被抓取做了白虎打手的伥鬼,当真是可笑可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