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鬼族金仙何其难也
    九天星界黄壤星宫,石妖峰石心洞。

    接到传讯的杨立钊从石心洞中匆匆出来,然后一路步行向着石妖峰下走去。

    石妖峰下,安大朴与徐天行在这里已经等候了片刻。

    这里安大朴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而旁边的徐天行却是在不断的打量着这座连绵的浮空山脉,神色间颇多唏嘘感慨之意。

    “如此庞大的一座浮空山脉,居然是一位大罗石妖身陨所化?大罗神威竟至于斯,当真令人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

    徐天行已经不止一次在赞叹眼前这座浮空深埋的宏伟与雄奇。

    安大朴在一旁忍不住笑道:“好了老徐,待一会儿你大可以将整座石妖峰看一个遍,现在钊公子已经下来了,你我还是一同去见他吧!”

    “哦,哦,就来!”

    徐天行连忙跟了上来。

    杨立钊远远见到二人便致歉道:“有劳两位道友久等!”

    “哪里哪里,钊公子客气了!”

    安大朴与杨立钊二人连忙道。

    杨立钊走到近前,先是向着二人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便双手结出一道极为复杂的印诀,而后隐约间这浮空山周围的灵气发生了些许奇妙的变化,安大朴与徐天行便同时感知到,在两人的面前有一道无形的屏障被开启了。

    “两位,里面请!”

    待得二人从无形屏障之外进入之后,杨立钊这才散去手上的印诀,身后那屏障也重新合拢,不过看得出来,刚刚开启并维持那道屏障的入口,对于杨立钊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徐天行见状,不由赞道:“君山仙尊的阵法之道高深莫测,谁又能够想到,当时这石妖峰正在成型之际,便已经被仙尊布下了如此阵法。”

    杨立钊笑道:“这守护阵法其实也是取巧,借用的还是被镇压的石妖之力,就是有一点不太方便,进入这石妖峰之后,体内真元被禁锢的厉害,便是想要飞纵遁走也不可得,只能选择徒步,否则也不会让二位在石妖峰下等候这么长时间。”

    二人连称无妨。

    说话之际,三人已经来到了石妖峰半山腰的石心洞外,这里便曾经是那石妖被君山仙尊以破天锏洞穿了胸口之处。

    之后因阎罗天子刺杀一事,杨锏仙尊不得不提前离开,此地便交由杨立钊镇守。

    洞外一座石台之上,三人分宾主落座。

    不等杨立钊询问二人来意,便听得安大朴目光一亮,赞道:“钊公子登仙这才几日,不尽想修为已然臻至如此境界,料想用不得多久,必能达到元神仙境巅峰。”

    杨立钊闻言微微一叹,目光向着石心洞一扫,道:“不过是借了长辈余荫而已,实在不值一哂。”

    说到这里,杨立钊却是看向安大朴时目光略显怪异,道:“安先生只是夸我,可你这一身的修为气息,更加令人叹为观止啊!”

    说到这里,杨立钊目光一转又落在了徐天行身上,同样道:“徐先生看样子距离金仙境也只剩下了本源至宝的收集。”

    两人闻言相互看了一眼尽皆露出苦笑。

    徐天行原本便是元神仙境巅峰的修士,如今积蓄多年,一身修为更显浑厚,只是本源至宝的收集实在太难,而他又明白的太晚,至今距离重塑仙躯仍是遥遥无期。

    至于安大朴,他的修为更是后来居上,同样达到了元神仙境巅峰,特别是在九天化界之后,不知是何缘故,就连他平日里修炼的效率都要比之前提升了数倍,如今甚至于连他自身都无法收敛从体内散溢的仙元痕迹,整个人就像是一座快要撑爆的水缸一般。

    在本源至宝的收集上,安大朴虽然要比徐天行好一些,但想要重塑仙躯,他手中那几样本源至宝一来数量上远远不够,二来质量上也很是一般。

    杨立钊察言观色,问道:“二位今日前来,莫不是与此有关?”

    安大朴拱了拱手,道:“好叫公子得知,安某与徐道友此番前来目的有三,其一便是想要向公子请教这修为提升之事,非是我二人矫情,实在是这修为提升的速度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再者便是想通过公子看能否从杨家得到些许本源宝物,当然,我们会用等价之物进行交易。”

    杨立钊闻言也是一脸的苦笑,道:“非是杨某以及家族撇帚自珍,实在是本源至宝向来有价无市,别说是西山杨氏,这星空大世界之中任何一家势力对于本源至宝的需求都从未停止过。”

    见得二人满脸失望之色,杨立钊目光一眯,沉默了片刻,片刻之后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道:“不过关于安先生近日修行效率暴增一事,杨某或许知晓一二。”

    眼见得安大朴一下子便被吸引了心神,杨立钊又看向了徐先生,道:“想来徐道友最近的修炼效率也有显著提升,或许只是不如安先生那般明显罢了。”

    徐天成闻言只是笑了笑,不过却并未反驳杨立钊的猜想,想来并未说错。

    杨立钊见状则继续道:“在下曾经听祖父说起一二,九天星界的本源意志虽然沉寂,但却并未消亡,在天帝弃界主之位后,本源意志便会钟于其他九天星界的本土修士……”

    说到这里,杨立钊的语气顿了一顿,看向安大朴道:“就像当初鸿蒙紫气的首选乃是九天本土修士当中的最强者一般。”

    接着他又道:“不过这其中也略有些许不同,徐先生虽然登仙时日更久一些,但却是野游仙出身,按照星空大世界的俗称便是‘散仙’,散修成仙。而安先生则又有不同,他个人虽是散修出身,却在九天化界之前便已然是万毒宗的开派宗师,在整个九天世界修真界那也是威名显赫。即便是如今九天化界,星空各方势力倾轧,但万毒宗却仍旧保留着相对纯粹的九天星界修真体系,也就是说万毒宗如今乃是九天修真文明为数不多的传承者之一,从这一点上来讲,安先生对于九天修真文明的贡献是要超过徐先生的,因此,安先生要更受九天星界本源意志所钟,也就是说所谓的‘气运所钟’。”

    杨立钊这一番解说,却是令安大朴与徐天成各自恍然。

    安大朴笑道:“还好,在此之前,徐道友已经答应入万毒宗助我等一臂之力,如此一来,徐道友便也不再是外人。”

    杨立钊闻言目光一闪,脸上却是惊讶中带着一丝喜色,道:“哦,如此却是要恭喜二位了,有徐先生相助,万毒宗可谓如虎添翼,九天修真文明未尝没有再兴的可能。”

    “唉,不过是抱团取暖罢了,九天化界之前,老夫尚可逍遥一时,如今这无垠星空,长生遍地走,道人不如狗,再不寻一棵大树有所凭仗,怕不是不知某日便要被不知什么地方的一巴掌拍死。”

    说罢,三人齐齐大笑。

    徐天成所言的“大树”指的自然不可能是万毒宗,而是万毒宗背后真正的靠山西山杨氏。

    笑完之后,徐天成又道:“今日听钊公子讲解,才明白其中尚有如此缘故,只是这‘气运’之说触之不到,闻之不得,实在太过玄妙,又该如何证明它的存在?”

    说到这里,二人对视了一眼,徐天成又看向杨立钊问道:“敢问钊公子,君山仙尊对于‘气运’,或者说‘天地意志’,可有说过该如何证实其真实的存在?”

    到了这个时候,杨立钊大约也已经明白了二人此行真正的目的所在,无非就是想要从他的口中探听到祖父大人被阎罗天子刺杀后的近况。

    于是杨立钊笑问道:“这便是二位刚刚所说的三个目的的最后一个?”

    徐、安二人闻言不免羞赧。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虽说二人先前口口声声言道西山杨氏乃是他们背后的大树,可如今要是连西山杨氏自家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都要塌了,他们还有什么奔头儿?

    当然要想方设法将其中的利害打探清楚,还最好不要让西山杨氏心生反感。

    毕竟西山杨氏就算境况再糟糕,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收拾他万毒宗还不是手到擒来?

    别的不说,便说眼前这位杨氏三代长孙,虽说论及修为尚不及二人,可真要拼死搏杀,安大朴的直觉告诉他,活下来的未必就是修为更高的他们二人。

    杨立钊心中一开始不免恼火,可随即想到如若换做自己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恐怕今日这一番试探也是不可避免,于是心中顿时有平静了许多。

    “你们放心,算一算时间,西山大舟在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已经返回了西山行宫,一旦秀姑奶奶带着大舟回到西山,那么你等心中所担忧的一切都将会是杞人忧天!”

    杨立钊看向二人的目光充满了自信和坚毅,道:“想来用不了多久,西山大舟顺利返回西山行宫的消息便会传回,届时在下会历时传讯给二位的。”

    杨立钊的话令安、徐二人放心不少,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终齐声道:“如此,我二人便静候佳音了!”

    杨立钊见二人正欲告辞,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连忙道:“二位先不忙离开,有一件事情却是差点忘却了。”

    二人讶然看向杨立钊,问道:“不知钊公子是何事,尽管吩咐下来便是!”

    杨立钊“呵呵”一笑,看向安大朴道:“刚刚二位不是还曾向在下求证‘本源意志’之说是否真实存在么?在下刚刚想起,祖父大人还真就吩咐下来过一种方法,刚刚却是差一点忘了,不过想要验证这种方式是否可行,还需要像以前一样借助安先生之力。”

    “我?”安大朴先是一愕,然后仿佛忽然意识到什么,苦笑道:“不会又是如破天锏那般的一件仙器吧?”

    杨立钊闻言笑问道:“怎么,看样子似乎安先生并不情愿?”

    “哈哈,钊公子却是误会老安了!”

    徐天行在一旁笑着解释道:“老安不是不情愿,而是先前君山仙尊赐下的仙器被他用得太过爽利,‘毒仙君’的赫赫威名至少有三分之一是靠着那件仙器打下来的,之后仙器被君山仙尊收回,他那一身实力自然也跟着骤降,这来回的落差实在太大!”

    说到这里,徐天行又有些不大服气的补充道:“说来,当初‘万仙会’上,若是安道友手中没有那件仙器,当时他还未必就能赢得了老夫!不过现在他的修为后来居上,便是没有了君山仙尊的仙器相助,老夫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原来如此!”

    听到原因,杨立钊也跟着笑了,然后接着道:“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多少有些不同,或许对于安道友来说,是一次莫大的机缘也说不定!”

    安大朴见杨立钊说的郑重,知晓既然是君山仙尊吩咐下来的事情,那定然是非同小可,于是肃容道:“安某必竭尽全力!”

    杨立钊闻言顿时笑道:“无需安先生竭尽全力,只需随意就好”

    说罢,也不理会面带疑惑之色的安大朴,杨立钊转过身来向着石心洞中一招,只见一颗宝珠从中飞出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安大朴与徐天行分别向着那颗宝珠上看去,却见那宝珠晶莹润泽,内中却有紫雾缭绕,偶尔尚有雷光紫芒在紫雾之中迸射,一看便能让人感知到其中所蕴含的恐怖能量。

    “此物……”

    安大朴略显犹豫,这颗宝珠一看便与雷电有关,而偏偏雷系的神通秘术对他所修的毒术神通具有一定的克制之力。

    杨立钊似乎明白安大朴心中的顾忌,笑道:“此物安先生无需刻意炼化,……”

    闻言,安大朴不由的略略松了一口气。

    然而紧跟着杨立钊一句话却是让他再次将心提了起来:“只需将此物浸入安先生的本源仙元之中便可!”

    “啊?!”

    安大朴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不等安大朴发出疑问,杨立钊便接着道:“安先生放心便是,如果安先生当真得九天本源意志所钟,那么便会开启这颗宝珠中的一道禁制,届时安先生将会得到一道仙术神通的传承。”

    说到这里,杨立钊又加重了语气,道:“一道定然不会让安先生失望的仙术神通传承!”

    宝珠从杨立钊手中缓缓向着他飞来,安大朴伸手接住宝珠的一刹那,低头看去时,宝珠表面的紫雾突然散开,一颗紫金色的眸子突然出现在宝珠表面与其对视。

    安大朴“啊”的一声惊呼,险些将手中之物抛出,反应过来的刹那,连忙将手攥紧,却又发现掌中一空,那宝珠居然已经不见。

    安大朴慌忙摊开手掌,却正见到一抹紫金色的雷光在掌心之中一闪而逝。

    他连忙将神识沉入体内,却见丹田本源仙元之中,正有一颗被紫雾所充盈的宝珠正在其中沉浮……

    直至二人告辞离开,杨君山将二人送至石妖峰山脚下的时候,安大朴还仍旧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待目送二人离开之后,杨立钊关闭了守护阵幕不急不缓的返回到了石心洞中。

    这座看上去略显方形的山洞,便是当初破天锏洞穿了大罗灵妖石童的胸口之后,留下来的伤口。

    杨立钊沿着笔直的山洞走进数十丈之后,周围的墙壁已经完全变成了鲜红色的晶体。

    而就在这段晶体通道的中央,一座完全由五行本源至宝镶嵌而成的宝座正安放在那里,正是当初杨君山从九天界主天帝那里抢夺而来的那把,他还清楚的记着祖父大人坐在这把宝座上惬意的表情。

    于是杨立钊看着这把空无一人的宝座,却忽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很是轻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