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本源意志,无人宝座
    “难道白虎仙子就不想救君山道友的性命吗?”

    一道声音从伏震仙尊身后的星舟之上传来。

    杨君秀看了神色间同样略显错愕的伏震仙尊一眼,而后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冷声道:“我哥的伤势待得返回西山行宫之后我等自会救治,不劳阁下费心了。”

    “阎罗诛心狱,阿鼻穿心剑,元屠血芒剑,君山仙尊连受阎罗天子三道本命仙术袭杀,其中那阎罗诛心狱更是被阎罗天子融合了鸿蒙紫气的混沌境神通,试问这星空大世界合道境以下,又有哪一个存在敢言能够在如此情景之下还能活过来?”

    那道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之中却是带着浓浓的质疑之意。

    “天市星主!”

    伏震仙尊猛然回头,语气之中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严厉。

    天市星主,便是河洛星宫三垣中的下垣星主,而伏震仙尊作为中垣星主,同时也被称之为紫薇星主。

    杨君秀神色冷然,目光之中却是透露着不屑一顾之色,然而心中却是涌起一阵阵的不安。

    对方连杨君山被阎罗天子袭杀所使用的神通都调查的清清楚楚,过程更是有如亲身经历一般,现在拦在西山大舟之前,显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寒暄探望,而是另有所图。

    不过站在杨君秀身后的上官雷却是上前不忿道:“别人不行,并不意味着君山仙尊便不行,那阎罗天子虽然厉害,却也未必就能杀得了他,更何况这也不是阎罗天子第一次偷袭君山仙尊了。”

    “如此说来,君山道友虽然并未身死,但想来如今的情形也是大大的不妙喽?”

    上官雷话音刚落,天市星主的声音也紧跟着接了过来,同时一道遁芒从伏震仙尊身后的星舟之中电射而至,一位眼睛略显狭长,神色间总是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之意的修士从遁光之中显出身形,赫然是一位修为达到了“五气朝元”境界的修士,想来正是河洛星宫三垣星主中的下垣星主。

    只见那下垣星主带着一丝轻浮的笑意,拍手赞道:“不愧为是君山仙尊,早有听闻便是说君山仙尊的锻体修为令人叹为观止,初入大罗仙境之时便已然达到不灭境第三重,难怪能够硬抗阎罗天子三道本命仙术偷袭还能吊住性命。”

    “只是,”下垣星主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一丝诡异:“看诸位驾驭着大舟匆匆忙忙返回西山星宫,想来便是因为君山道友恐怕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吧?”

    上官雷恼怒道:“喂,你这家伙刚刚居然想套我的话,你想干什么?”

    下垣星主笑了笑,道:“在下冒昧的问一句,就算诸位现在能够将君山道友送回西山星宫,难道当真就能够令他恢复如初么?”

    自从上官雷开口之后,杨君秀便一直站在船头冷眼旁观,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听着两人的对话。

    上官雷这时忍不住又开口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有话直说,不要这么弯弯绕。”

    “好,上官道友快人快语!”下垣星主笑道。

    上官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声道:“居然连我也知道?”

    只听下垣星主继续道:“我等此番前来实则是为请君山仙尊移镇新建的第五星宿。”

    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杨君秀突然间双目犹如利剑出鞘。

    上官雷似乎察觉到了身边杨君秀身上的变化,但还是一脸懵懂的问道:“什么移镇第五星宿?君山仙尊如今急需回返西山星宫,哪里还有心思去你们河洛星宫?”

    “如果我说君山仙尊只要答应镇守第五星宿,就一定不会死呢?”下垣星主好整以暇的说道。

    见得上官雷错愕的表情,下垣星主心中越发的笃定,接着道:“不仅如此,只要他镇守第五星宿,他一身的修为实力很快就会完全恢复!”

    上官雷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镇住了,不知该如何作答。

    下垣星主见状继续侃侃而谈,道:“除了这些之外,君山仙尊本身便是阵道大仙师,一身阵道修为可谓震古烁今。在下说句不谦虚的话,能够将君山仙尊一身阵道造诣完全发挥出来的地方,遍数整个星空,也就只有我河洛星宫才是这个底蕴和实力。而河洛星宫若然得君山仙尊加盟,也必将更上一层楼。他们二者结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相得益彰。”

    这还不算完,下垣星主似乎打算将所有的理由和盘托出,然后一举将所有人说服,只听他继续道:“再则,君山仙尊一旦移镇第五星宿,以仙尊的实力和名气,整个第五星宿可谓是完全在其掌控之下,兼且第五星宿本就是新近建成,其设计者原就是君山仙尊,就算是将整个西山杨氏家族的成员迁居于此地,也不是不可以嘛,至少在君山仙尊和河洛星宫的庇护之下,杨氏家族再无外患之忧。”

    这位下垣星主却是越说越兴奋:“总而言之,君山仙尊移镇河洛星宫第五星宿,于己、于杨氏家族、于河洛星宫,都有着莫大的好处,如此一举三得的美事,诸位身为杨氏之人,何乐而不为呢?”

    “哎,你等等,”上官雷揉着脑袋,道:“你说了这么多好处,却一直没说清楚,为啥君山仙尊只要去了你们河洛星宫,镇守那什么第五星宿,他就会没事儿?”

    上官雷趁着下垣星主微微分神之际,继续开口问道:“那第五星宿里面究竟有什么?是有数不尽的本源至宝,是有疗伤用的仙丹圣药,还是有什么其他神妙的地方,你倒是说清楚啊?”

    说到这里,上官雷自己的脑子似乎也清晰了许多,马上一拍手,道:“哎,你这不对啊,巴拉巴拉说了这大半天,我怎么听着你完全就是在避重就轻啊?”

    下垣星主面容含笑,正待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得一直以来保持沉默的杨君秀突然开口道:“他当然是避重就轻,因为他不想告诉你,一旦我哥去了第五星宿,恐怕就要变成一具阵灵傀儡,或许当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我哥可以修为尽复,但从此就要变成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当中的一部分,就算能够保持自身神智,却也要永久受制于河洛星宫。”

    “啥,傀儡,开什么玩笑!”

    上官雷被彻底吓了一跳,指着下垣星主大声道:“你这根本就是包藏祸心,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

    杨君山当初得河图、洛书青睐,能够将五行阵道推演完全,并完美的融入周天星斗大阵之中,自然对于周天星斗大阵的根底有着极深的了解,而且在助伏震仙尊夺得上垣太微星主之位后,他还曾短暂的代任白虎星主。

    他便曾经给杨君秀提起过,在第五星宿建立之前的四灵星宿,便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灵修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最大的可能便是这四灵星宿的阵灵并非是阵法孕育而成,而是融入了四灵修士的神魂意志。

    而澜萱公主自己也曾说过,在青龙星宿之中,有着她的一位长辈坐镇。

    至于河洛星宫暗中与其他四灵种族有着什么交易,从而因之不曾交恶,这便不为人所知了。

    下垣星主神色微微一变,显然杨君秀道破了他所谓“邀请移镇”的实质,索性也不再遮遮掩掩,高声道:“难道你们就不想救君山仙尊性命吗?”

    杨君秀冷笑道:“你怎知我哥必死?”

    下垣星主“嘿嘿”冷笑了一声,道:“普元天尊为了君山仙尊都能隔着星空一道镜光重创了阎罗天子,真要有救,当时为何不顺便出手相救?就算距离太远,无法相救,也大可以将其接回去,也省得你等现在乘着一艘星舟在星空之中历险?再就算普元天尊因为距离太远无法接引,那先前普元天尊的‘三尸化身’以及巨鲲坐骑,总也还可以返回接应吧?他们可曾出现?”

    下垣星主接连几问,言语间气势汹涌,却是将上官雷问了一个肝胆俱裂,将杨君秀问了一个神色苍白。

    杨君秀定了定神,道:“杨氏自有能力护送我哥回返西山星宫,不劳阁下费心。”

    “不见得吧?”

    下垣星主既然已经将事情挑明了,便也不再顾忌其他,径直道:“君山仙尊于九天星界遇刺之事,亲眼目睹之人可是不少,这个时候暗中早已不知有多少人在窜连,而尔等所依仗者,却也不过是这一艘星河大舟而已,前途叵测啊!”

    “就算你们能够回返西山星宫那又如何?你西山杨氏短短几百年便崛起到如此地步,这过程当中结下多少仇怨,碍了多少人的眼,想来你们比我更清楚。往日里有君山仙尊威慑宵小,自然太平无事,如今西山杨氏的擎天柱紫金梁一倒,多少牛鬼蛇神会跳出来在你们杨氏家族身上割肉?”

    杨君秀紧紧咬着嘴唇,一字一顿道:“请河洛星宫的诸位让开,我等要离开!”

    下垣星主目光一厉,身周开始酝酿着危险的气息,沉声道:“如果本星主要说不呢?”

    ----------

    杨君山:睡秋,你还要把杨某雪藏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