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终有援手,星舟倾覆
    “放心吧,此人已经不足为虑了!”

    澜萱公主率先将手中的雕像碎片收了起来,道:“这‘四灵通天诀’虽然精妙且威力绝伦,但与其他本命神通的修炼相比,那就是对于本命法宝的依托太重,如今那天帝的本命法宝被我等毁掉,哪怕就是体内伤势痊愈,自身实力怕是也要被阉割掉一半儿。”

    杨君秀问道:“要是他重炼本命法宝呢?”

    澜萱公主摇头道:“且不论重炼本命法宝能否成功,以及所用时日长短,就算他侥幸练成了,原本‘四灵通天诀’神通种子的一半儿已经毁掉,难道他还能重炼这道本命神通?”

    “就算能够重炼这道神通,那也不再是混沌境的神通了。”

    接过澜萱公主话语的乃是那位玄武族的金仙,只见他拍了拍手中的碎片雕像,原本木讷的脸上也服下了一丝笑意,道:“他的鸿蒙紫气也已经因为本命神通被破而废掉了!”

    杨君秀闻言神色也缓和了许多,但她还是道:“不管怎么说,此人留着终归是一个隐患,况且他的神通虽然被破,可至少还懂得这道神通的传承,日后但凡察觉到此人踪迹,最好还是彻底铲除为妙。”

    “嘿嘿,你们白虎一族的人永远都是这么嗜杀!”

    凤九没有理会杨君秀凌厉的眼神,自顾自的笑道:“说来此番让此人逃脱,除了事先谁都没有想到君山仙尊会被阎罗天子刺杀之外,最大的原因其实就是在你身上。”

    杨君秀的目光如有实质一般射在凤九身上,令他浑身上下好不难受,下意识的向旁边避开了两步。

    杨君秀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九好歹也是金仙,被杨君秀煞气所激做出了退让,一时间面子上也有些挂不太住,没好气道:“还能是什么原因,谁叫只有你一个白虎!”

    要破掉天帝的这道混沌境神通,需要的不仅仅是四位各具四灵血脉的修士,还需要四位修士各自修为相当。

    龙族、朱雀以及玄武一族,各自都有大神通者坐镇,奈何白虎一族如今能够找到的却也只有杨君秀一人,所以当初杨君山与澜萱公主商定此极的时候,便也只能招来与她同为金仙修为的四灵族人。

    否则的话,正如之前那天帝所言,哪怕此番前来的四灵族人修为只是初入大罗仙境,在没有西山大舟相助的情况下,也足以将其置于死地。

    杨君秀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只是这心中对于自身实力的提升却是越发的渴望起来。

    凤九也不欲将彼此关系搞僵,毕竟他与西山杨氏还有杨沁琨与寒朵这一层关系维系,于是扬了扬手中的碎片雕像,岔开话题道:“好啦好啦,不说这些没用的了,不管怎么说,此番大伙儿合力击败一位‘三花聚顶’的大神通者,更何况还有此物,待得将里面的本源精华提纯炼化之后,想来诸位的修为实力必将迎来一次显著的提升。”

    “嘿嘿,你那里面可是朱雀本源!”

    面相木讷的玄武金仙神色间居然浮现出一丝促狭。

    凤九闻言顿时炸毛,指着玄武金仙道:“好你个绿毛龟,韩真武你表面看着老实,却不曾想却是如此令人憎恶。”

    星空之中,关于朱雀一族与凤凰一族之间的龃龉,澜萱、韩真武等早已司空见惯,就连杨君秀这般的白虎新丁,都从白虎秘藏的传承当中知晓一二,见得凤九这般敏感也不禁莞尔。

    四人此番联手算是结下了交情,更兼之所得颇丰,各自需要回返消化所得,寒暄几句后,凤九与韩真武便各自告辞离开。

    杨君秀并未挽留二人进入西山大舟,而这二人大约也对西山杨氏的处境知晓一二,并未开口问起杨君山的近况。

    星空之中只剩下了杨君秀与澜萱公主二人。

    “不请我上船坐坐?”澜萱公主的笑容意味不明。

    杨君秀神色间略显迟疑,但还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二人上得船来的时候,杨锏也只是向着澜萱公主微微点头示意,随即便进入了船舱之中,并未多做交流。

    “他的这具身外化身削弱的厉害!”

    澜萱公主望着杨锏的背影说道。

    杨君秀微微一叹,道:“他原本有机会更进一步的,但因为我哥遭遇刺杀,他不得不放弃对石童的镇压,因为他本就与我哥同源而出,目前也只有他能够最大程度的帮助我哥。”

    澜萱公主神色间也同样闪过了一丝迟疑,但还是开口道:“你哥……,君山他……究竟怎样了?”

    澜萱公主知道,这个问题几乎是杨君秀的禁忌,她现在不相信任何人,甚至包括澜萱公主自己,甚至若非此番联手重创天帝一切顺利,杨君秀甚至都不大可能让自己登船。

    杨君秀下意识的向着核心舱室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道:“具体我不愿多说,只能说我哥现在,还活着!”

    澜萱公主能够看出杨君秀神色间的担忧和那一抹惶恐,但能够听到杨君山还活着的消息便已经足够了。

    “他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澜萱公主笃定的语气听上去却更像是在坚定她的信心。

    杨君秀点了点头,却并未多言。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一次在听到君山遇袭的消息之后,我放弃了此番对天帝的伏击计划,你是否还会信任我?”

    澜萱公主的询问看上去很是郑重。

    杨君秀神色平静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我从未不信任你,但我不信任你背后的龙宫。”

    澜萱公主神色间略显阴晴,杨君秀言语间透露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这也让澜萱公主接下来的话再难说出口。

    “我明白了,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想来你现在也不大愿意我在这舟上多呆,暂且别过吧。”

    说罢,澜萱公主却是打算从西山大舟离开。

    不过在来到船舷边上的时候,澜萱公主却是突然站定,而后头也不回道:“我想让你知道,杨君山不仅是你哥,他还是我男人!”

    “还有,你知道该怎么找到我!”

    丢下这一句话,澜萱公主身形已然在舟上消失不见。

    上官雷这时从创仓之中探头探脑,见得舟上只剩下了杨君秀一个人之后,这才走到近前,挠了挠后脑勺,道:“那个,为啥不让她留下来,好歹咱们也能多一个帮手不是?”

    杨君秀回头冷冷的看了上官雷一眼,随即便头也不回的去了船舱。

    上官雷被杨君秀的目光盯着心里有些发毛,喃喃自语道:“我又说错了什么吗?”

    核心舱室之外,杨锏已经站在那里,仿佛已经知晓杨君秀会过来一般。

    “辛苦你了!”杨君秀道。

    杨锏笑了笑,道:“秀姑娘说笑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杨君秀点了点头,道:“经此一战,接下来的路可能会好走许多,但也要以防万一。”

    杨锏点头道:“想来西山那边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们会派人接应的。”

    杨君秀却道:“怕就怕家里面自己先乱了套,杨氏已经很久没有遭遇到危机了,周天化界,西山杨氏几乎分了最大的一块点心,要没了我哥威震周天,杨氏家族便如三岁小孩持金过市。”

    杨锏迟疑了一下,道:“我虽为本尊化身化形不久,但对于西山杨氏的底蕴实力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就算没有了本尊坐镇,自姑娘以下,杨氏尚有金仙数人,元神仙若干,周天星界之中仍旧是首屈一指的势力,秀姑娘之言是否太过悲观?”

    杨君秀轻叹道:“但愿如你所言吧!”

    二人在核心舱室外交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雷却突然从舱外走进来,神色间带着几分凝重,道:“有人拦路!”

    杨君秀周身煞气一闪而逝,沉声道:“什么人?”

    上官雷的神色闪过一抹异色,道:“是河洛星宫的星舟。”

    杨君秀带头向着舱外走去,上官雷见状连忙跟上,不过他只是走了两步却发现杨锏并未跟上来,扭头看去时,却正见得杨锏的目光正一瞬不瞬的盯在他身上,上官雷被盯得发慌,连忙低头向外窜去。

    上官雷从舱内出来的时候,杨君秀已经在大舟船头与河洛星宫的人交谈。

    “伏震仙尊,没想到来得会是你!”

    杨君秀神色冷然,语气上听不出丝毫感**彩。

    伏震却是不曾注意到杨君秀的神色和语气,而是面带关切之色,道:“前不久刚刚听到消息,说是君山道友遭到阎罗天子刺杀,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君山道友可还安好?”

    杨君秀分不清伏震仙尊所表现出来的“关切”究竟是真是假,而是冷冷的问道:“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伏震仙尊微微一愣,道:“此事并非隐秘,君山道友乃星空大世界颇具名气的后起之秀,而阎罗天子出手本就引人瞩目,更何况他还展现了合道境的修为,星空各大势力高层均已得知此事。”

    杨君秀不动声色,继续道:“那么伏仙尊此番前来所为何事?为何还带着星舟拦截我等归路?”

    伏震仙尊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杨君秀的神色、语气有异,马上想到了什么,连忙道:“秀姑娘不要误会,伏某此番前来并非恶意,相反,乃是希望能够助君山道友一二。”

    杨君秀神色不变,仍旧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道:“伏仙尊好意在下代哥哥心领了,不过我等完全有能力带我哥返回西山行宫,就不劳河洛星宫的道友费心了。”

    “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难道白虎仙子就不想救君山道友的性命么?”

    杨君秀话音刚落,一道声音突然从伏震仙尊身后的一艘星舟之上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