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包藏祸心,一触即发
    一白虎、一螭龙、一金凤、一玄武,虽并非是星空修炼界普遍认知意义上的四灵神兽,但至少在四者的血脉传承上,都不会偏差太多。

    然而尽管四灵的出现是以天帝完全无法感知的方式,可在他一一辨明四者的修为之后,却是不由的笑出声来:“搞出这般阵势,说实话,还真就差点就惊到朕了!可惜,四灵神兽虽然威镇寰宇,可你们四个毕竟才只是金仙境啊,难不成还当真以为能奈何得了朕吗?”

    仿佛感知到了天帝心中汹涌的杀意,环绕在他身周的四灵法相齐齐鸣吼,遍布在这片星空三百里范围内的大小陨石尽数崩解,化作无数碎片。

    然而这四位四灵金仙却在此时齐齐涌动体内本源,于身后祭出本源法相,彼此之间相互引动,居然构筑起一道奇妙的阵势,在天帝所施展的“四灵吼”之下巍然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杨君秀伸手在腰间一拍,虎魄斩腾空而起,遥遥指向被围在中央的天帝,冷声道:“我等从未想要奈何得了你,我们的目的只是想要破掉你的本命神通而已。”

    天帝终归也曾是一方界主,哪怕行事不择手段,自也有其骄傲和尊严,如今被眼前这四位后辈小仙围住,言语之间尽是蔑视嘲讽,听得杨君秀之言,顿时怒极而笑道:“好好好,朕倒要看看,你们四个究竟要怎么破了朕的本命神通!”

    只见天帝向着头顶的青铜巨鼎一指,“嗡”的一声响过后,巨鼎顿时缓缓的旋转起来,并且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随着巨鼎的旋转,一丝丝的血芒从鼎口甩飞,随即汇入到守护在他身周的四灵法相体内。

    原本完全由灵力和天帝的仙元本源凝聚而成的四灵法相,此时浑身已经变得血红,平白增添了几分戾气。

    “四灵,转!”

    随着融入四灵法相的血芒越来越多,四灵法相也变得越发的暴戾,而随着天帝这一声大喝,杨君秀等四人进阶屏气凝神做足了准备。

    岂料,随着天帝话音落下,眼瞅着就要陷入狂暴的四灵法相,非但没有向着四人发起进攻,反而向里收缩,将天帝守护的更紧。

    “不对,他这是要逃!”

    杨君秀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向着其余三人大声喝道。

    “哈哈,晚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天帝大笑一声,他的“四灵通天诀”可绝不单纯只是用来斗法厮杀的,四灵法相齐聚同样可以强行构筑一条虚空通道,这才是他的神通名称之中“通天”二字的真正由来。

    天帝非但不傻,反而完全可以称得上阴险老辣。

    在杨君秀等四灵金仙出现的刹那,他便已经意识到,对方既然敢用四个金仙来对付他,要么杨君秀所说是真的,他们当真掌握着能够克制自己的秘术手段,要么就是这四个金仙的背后有不弱于他的大神通者坐镇。

    无论是哪一种,天帝都不会贸然犯险,在失去了界主之位,并接连遭受打击之后,他已然变得极为谨慎。

    随着四灵法相围绕着他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一条向上的虚空通道已经渐渐成型。

    眼瞅着天帝就要借助这条通道脱离他们精心布下的伏击,杨君秀突然大喝一声,周身的其实勃发,体内仙元本源随之运转,居然在一瞬间爆发出了“五气朝元”的修为。

    在先前杨君山遭袭,杨君秀情急之下劈出了堪称自己从未想过的一刀,激活了她周身的潜力,同时也让她看到了进阶金仙大圆满境界的途径。

    果然,过了不多久,哪怕是在杨君山生死不明的打击之下,她的修为还是如水到渠成一般,直接达到了“五气朝元”的境界。

    在这种情况,再辅以伥鬼附身秘术,杨君秀在全力爆发之下,其实力已然堪比大罗仙尊!

    此时杨君秀再施展本命神通,“诛天斩灵诀”在他手中再起变化,那刀芒从虎魄斩锋刃之上飞出的刹那,居然化作一只白虎在星空之中向着天帝扑去,切入到了天帝头顶上空刚刚成型的虚空通道之中,一举破掉了四灵法相之间的统一性。

    与此同时,远在天帝身后的澜萱公主突然出手,出手的时机与杨君秀配合的相当默契。

    一点灵芒从指尖飞出,在星空之中拉开一道三百丈长的光线,在另一头准确的粘在了青龙法相之上。

    天帝施展神通所凝聚而成的四灵法相,原本只是有形而无质之物,然而现在非但被澜萱公主一点灵芒粘上,而且随着光线陡然绷紧,那青龙法相极力想要挣扎,却居然脱身不得。

    紧随澜萱公主之后,玄武金仙指尖同样飞出一道水灵光线,准确的套在了四灵法相中的玄武法相之上。

    那玄武法相似乎明白挣脱不得,索性便要将头部缩入龟壳之中,却不料盘踞在玄武法相之中的本源陡然一泄,而后源源不断的沿着那根水灵光线向着玄武金仙反哺而去。

    不等天帝做出反应,凤九那里也凌空点出一点星火,径直落在了朱雀法相的眉心之间,而后整个法相突然周身燃起熊熊烈焰,法相则已经湮灭在了烈焰当中。

    杨君秀最后出手,法宝虎魄斩突然拉伸变窄,最终化作鱼线粗细,在白虎法相的脖颈之间缠绕了好几圈,一伸手便要将这法相从青铜鼎身边拉出来。

    “原来这就是你们的方法,以自身血脉牵制四灵法相,再以秘术神通盗取朕的本命神通中的本源之力!”

    天帝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四灵法相因为本源仙元的流失而身形越发的涣散,同时也使得维持在青铜巨鼎上方的虚空通道也变得越发的不稳定起来。

    天帝虽然大致想明白了自身神通被克制的缘故,但从本质上而言自然不可能如此简单,这中间需要杨君秀等四人彼此血脉之间的联动与默契配合,以及各自秘术施展的时机,乃至于先后顺序以及动用仙元多少,等等。

    “如果是换做四位大罗修士,哪怕是初入大罗仙境,此时非但是朕的神通要被破掉,说不得连朕也难逃此厄,只是可惜,你们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

    话音刚落,青铜巨鼎之中突然涌出一股厚重的血芒,环绕在巨鼎四周的四灵法相陡然膨胀,而杨君秀等各自控制了一道法相的四人,便感觉到一股远超他们所能够吸收的本源洪流涌来,当即炸开了四人与四灵法相之间的联系。

    杨君秀等四人体内仙元动荡,各自闷哼一声,口鼻之中尽皆渗出血来。

    不过天帝自身也不太好受,大量的本源仙元外泄,非但使得他脸色苍白,体内仙元短暂的难以接续,就连四灵法相也在这一轮本源爆发之下难以维持法相本体的稳定。

    然而杨君秀此时非但没有惊慌,反而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我等原也没想过仅仅凭借我等四人便能够击败一位‘三花聚顶’的混沌境神通,我们要做的,其实也仅仅只是要让你被禁锢片刻而已!”

    “什么?”

    天帝微微一惊,一下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想要将暂时因为本源动荡而无力掌控的四灵法相重新控制住。

    可这个时候已经迟了,原本就动荡不安的星空突然被撕裂,一座庞然大物从撕裂的虚空当中跳出,向着近在咫尺的天地碾压而去。

    西山大舟,正是去而复返的西山大舟,而在舟头之上,杨锏屹立于此,他那原本就缩水的身躯此时看上去居然又缩了一圈。

    四灵法相仍旧难以稳定,连带着青铜巨鼎都跟着“嗡嗡”震颤,使得天帝一时间难以掌控,眼瞅着自己就要被星河大舟撞得粉身碎骨。

    该如何抉择?

    生死攸关之际,天帝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头顶的本命仙器,在动荡的空间撕扯之下,化作一道灵光冒险独自逃生。

    轰隆隆——

    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四灵法相凄鸣,青铜巨鼎被西山大舟撞碎,一蓬血雾如同浪花一般在舟底弥漫开来,瞬间在星空之中铺开数十里的范围。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秀等四人突然各自冲进血雾之中,片刻之后,再行出现的时候,四人各自手持一块巨鼎鼎身碎片,每一块碎片上各自有一道四灵法相雕刻,且保存的完好。

    而后便见这四人各自将自身仙元注入鼎身碎片的雕像之上,原本已经黯淡无光的雕像顿时红芒大盛,仿佛又重新活转过来一般。

    而与此同时,原本正在四散弥漫的血雾,也在这个时候仿佛乳燕归巢一般,纷纷向着四人手中的碎片雕像上汇聚而来。

    待得西山大舟破空而出所引发的虚空动荡慢慢平息之后,在星空之中弥漫的血雾至少有三分之二已经被杨君秀等四人利用手中的碎片雕像重新收束。

    “可惜,还是让此人给逃了,若非我哥被阎罗天子偷袭,按照原本的计划,此番我等完全可以置那天帝于死地!”

    杨君秀默默的感知着手中那块雕像之中收摄的血雾本源,里面杂质虽然很多,但却也保留有大量的白虎血脉精华,需要她先过滤一番之后才能放心吸收炼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