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河洛拦路
    上官雷觉得自己肯定是又被自己人坑了。

    杨锏仙尊的话他不敢不听,至于杨君秀,在某种情况下,她的话他更不敢不听。

    “别担心,出去之后,发挥你的特长就好!”

    就在上官雷正要从大舟之中跳出去的时候,杨锏的声音终于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上官雷下意识的便停了下来,看向杨锏错愕道:“我的特长?”

    杨锏笑了笑,没有再做解释。

    杨君秀有些不耐烦道:“就是逃跑!逃不走就重新逃回大舟当中。”

    这一次上官雷听明白了,就是要他做饵而已。

    “那个,能不能……”

    上官雷还待想要多说几句,也好拖延一二,却见杨君秀双目已然如同虎目一般凝缩,吓得他连话都不曾说完,人便已经从大舟之中跳了出去。

    “往船尾跑!”

    一道声音忽然在上官雷耳边响起,他也顾不得分辨声音来自于谁,只是下意识的按照吩咐,整个人化作一道电光,在星空之中不断的跳跃闪烁,向着大舟之后的星空之中飞遁而走。

    “呵呵,朕看到了什么?仙器雷霆之矛!这不是杨道友之物么,怎得会在这个仓皇逃走的小小金仙身上?莫不是树倒猢狲散,这小子盗了你的仙器法宝打算逃命?”

    西山大舟船尾星空深处,一尊青铜巨鼎忽然出现在上官雷正欲逃走的方向之上,天地的身形在巨鼎之下出现,看向一道迎面而来的电芒,笑道:“宁我负人,毋人负我,此人不忠不义之徒,朕便替杨道友你料理了吧,至于这件仙器法宝,当做朕的报酬便好!”

    话音未落,天帝伸手向着虚空一捞,星空之中灵力汇聚,化作一只展翅朱雀,迎着上官雷所化的电芒俯冲而下。

    “往回逃!”

    这一次不用别人提醒,上官雷早已怪叫一声,重新向着西山大舟飞遁而去。

    “咦,还想回去?”

    天帝将头顶的青铜巨鼎一转,正欲驾驭朱雀之灵追赶,却突然间神色一变:“不对,你们这是要给朕撒饵,可朕便偏不上当!”

    天帝冷笑一声,挥手散去了星空之中汇聚的朱雀之灵,身形立于虚空之中一动不动。

    而就在这一刹那见,上官雷已然手持雷霆之矛重新回到了西山大舟之上。

    “这可不是我的责任,是那天帝狡猾没有追上来!”

    上官雷一稳定了身形便迫不及待的推卸责任,只见他满头大汗,看得出来就在这短短的瞬间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不过有一半儿其实是被吓得。

    不过上官雷刚刚说完,这才发现船上居然只剩下了杨锏,而杨君秀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不等他开口询问,杨君秀的声音已经从他身后传来:“事实上,当天帝真身出现在西山大舟周围出现的时候,我们的目的便已经达到了。”

    “不是吧!”

    上官雷看了杨锏一眼,连忙扭头向后看去,果然就看到杨君秀已然走出了大舟,在船尾的星空之中与天帝遥相对峙。

    “杨君秀,白虎妖仙!”

    天帝望着完全脱离了西山大舟阵幕守护的杨君秀,面带奇异之色,道:“究竟是谁给了你如此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站在朕的面前叫嚣?”

    杨君秀却仿佛没有听到天帝之言一般,非但没有与眼前这位“三花聚顶”的大罗巅峰修士保持距离,甚至还面无表情的踏着星空向着天帝走来。

    “我们也很奇怪,如果说一开始你抛弃界主的身份还在九天星界周围徘徊,是因为不甘心鸿蒙紫气就此落入他人之手的话,那么在我哥与我进入混沌之地,明知鸿蒙紫气必然已被炼化的情况下,你为何还不快快退走,就此隐姓埋名消失于星空之中,居然还敢如此张扬高调的频频出现,难道当真是界主的时间做得太长,已经目空一切了吗?”

    杨君秀在星空之中径直来到距离天帝只有数百丈的距离之后,才缓缓的停下了身形,目光再次看向天帝的时候,甚至带了一抹嘲讽。

    “什么?”

    天帝看上去极为错愕,显然不曾听懂杨君秀刚刚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他却是听出来了,她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

    天帝的神识瞬间如同涌起的海潮一般,向着上下四周铺开,渗透到了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最终却是一无所获,甚至于连明明就在眼前的杨君秀,此时在他的神识感应当中也仿佛完全不存在一般。

    “虚张声势?”

    天帝神色间闪过一丝不安,口中却冷笑道:“笑话,朕堂堂大罗仙尊,岂能被你这小小妖仙三言两语所蛊惑?”

    “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杨君秀微微一叹,看向天帝的目光居然带着一丝怜悯。

    “故弄玄虚,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给你身后的星河大舟争取逃脱的时间吗?”

    天帝不欲浪费口舌,在星空之中一步踏出,便欲先行解决了眼前这只白虎妖仙再说。

    然而尴尬的时间却发生了,天帝在星空之中凌空一步迈出,而迈出的距离也果真就是“一步”而已。

    他的遁术神通仿佛失灵了!

    “坏了,中了埋伏,定然是周围星空之中布下了阵法,难道是那杨君山根本不曾重伤垂死,甚至毫发无伤?只是这怎么可能?”

    天帝的神色间闪过了一丝慌乱,他可是知晓杨君山的阵道造诣是多么的高深莫测。

    便说那石童仙尊,抛去混沌境神通不说,一身修为还要胜过他几分,便是在与杨君山斗法之际,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杨君山布下的阵法所镇压。

    当是时,就连长青、琉璃两位合道境天尊事先都不曾发觉、

    想到这里,天帝急忙运转本源仙元,当五行本源在头顶汇聚之后,立马便有天、地、人三才之花盛开,将青铜巨鼎托举在中央。

    一道道血色的灵光从鼎中渗出,鼎身四面的四灵雕像顿时如同活转过来一般,开始在上面游走不定。

    随着天地伸手在本命仙器之上一拍,四灵雕像之上顿时有四灵法相浮现,在挣脱鼎身束缚之后,各自化作百丈身躯,在天帝身周的星空之中巡游守护。

    见得自身的法宝、神通均不受影响,一身实力更是没有半分削弱,原本尚有一丝忐忑的天帝顿时安下心来,再看向杨君秀的时候,已然再次底气十足。

    “不得不说你的声势做得很足,惭愧,朕差一点便要被你骗了!”

    天帝料定杨君秀不过虚张声势,这片星空之中就算当真有什么隐匿的阵法,只要不是杨君山亲自出手,只管打破了便是!

    天帝脸上的表情的变幻自然不曾瞒过杨君秀的目光,见得他故作镇定的神色,杨君秀摇了摇头,叹道:“你所仰仗的不过是‘四灵通天诀’这道本命神通,而这道神通的威力也的确堪称造化境神通中的翘楚,甚至若非受限于你当初修炼这道神通的起点太低,之后又成为九天界主而无法离开九天星界,恐怕这道神通就算没有被你融合鸿蒙紫气,也有着不下于开天境神通的威力。”

    杨君秀的目光直视天地的双眼,道:“可惜,你却不知道,这道神通的起源原本还有一个名目,叫做‘四灵血阵’,乃是取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本源精血而修炼的一种魔道神通,曾经给这四族金仙境以下的妖仙带来无边的杀戮。”

    “而为了对付修炼这道神通的魔族大神通者,四族大神通者集思广益,专门创造出了反制这道神通的秘术。在四族的联手绞杀之下,这道神通在星空之中的流毒被遏制,就算是在魔族之中,恐怕懂得这道神通传承的也只有一些远古的存在,同时为了避免这种神通的流毒,此秘术便在四族嫡传血脉之中代代流传,传承从未断绝。”

    说到这里,杨君秀的目光看向了天帝头顶的青铜巨鼎,讥诮道:“你并非魔族出身,这四灵血鼎想来也是你早年机缘所得,这等秘辛料你也无从得知吧?否则也绝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施展这道神通,这无异于挑衅整个四灵种族,哪怕是当年的魔族都不曾有如此气魄!”

    “嘿嘿,你以为如此便能乱了朕的心境吗?”

    天帝语气虽故作镇定,但其惊疑不定的神色却已经出卖了他心中所想。

    “阁下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杨君秀话音刚落,原本在天帝神识感知当中空无一人的星空之中,先是在他身后数百丈之外凭空出现了一位龙女,正是澜萱公主本人。

    紧跟着,在天帝左右两侧的星空之中,分别有一金仙境的男仙出现。

    左侧之人一身华丽到骚包的扮相,看上去却是个熟人,正是出身于凤凰一族的凤九,与杨君山还算得上是亲戚,乃是他的亲家寒素贞的哥哥,三儿媳寒朵的舅舅,只是不知凤凰一族何时又甘心成为朱雀一脉了?

    而相比于凤九的扮相,右侧则是一位面带老相的驼背中年,神色看上去带着三分木讷,但周身气息如同流水,隐隐有玄武法相沉浮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