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四灵血阵,反向克制
    星空之中的大神通者向来少有以死相拼的时候,除非是敌对双方实力太过悬殊,又或者是被人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境地。

    因此,星空之中的大神通者斗法,绝不仅仅包括正面的厮杀,往往还包括事先的布局,而且往往后者的重要性还要胜过前者。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神通者之间的斗法,往往在打得天翻地覆、星空破碎之际,却在败像稍显之际,便突兀的结束,且事先往往毫无征兆。

    胜负已定或者无意义的厮杀,对于星空大神通者而言,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正因如此,当天帝试图生擒杨立钊失败,而杨君山展现出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实力,在短时间内以压倒性的优势镇压石童仙尊之后,哪怕琉璃与长青两位合道天尊仍旧拥有一战之力,却也当机立断遁走无踪。

    “杀死一位‘三花聚顶’的大罗灵妖,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心元仙尊的声音从杨君山的身后传来。

    杨君山转头看去时,心元仙尊已经从后面走到了他的身侧,目光望着不远处的星空之中,因为石童仙尊被镇压,本源失控之后,引得星空方圆数千里范围内的陨石、星辰,缓缓的向着它被镇压之地汇聚,一座星空之中的浮空山脉已经渐渐显形。

    杨君山对此却是不置可否,而是微微一笑,向心元仙尊道:“此番还要多谢三位前辈和鲲道友相助,杨某感激不尽!”

    心元仙尊见杨君山答非所问,知晓他心中已有定计,于是笑道:“我等三人也不过是奉本尊之命行事而已,至于大鲲,也不过是本尊令它外出放风,适逢其会而已。”

    杨君山则奇道:“鲲道友莫不是已经斩却三尸化身,成功进阶合道境?”

    心元仙尊摇头苦笑道:“合道境怎么可能这般容易踏入?不过大鲲追随本尊上万年,这一身的底蕴积累却已然是足够了,甚至能够展现出部分合道境修士独有的手段,唯独其本为星空荒兽出身,错非其灵智难启,修不得妖道,怕不是早已斩却了三尸化身。”

    杨君山略略有些恍然,道:“难怪,鲲道友居然能够凭借一己之力与琉璃天尊周旋。”

    心元仙尊则道:“也是那琉璃天尊心有顾忌,此人成道极早,与本尊算得上是同一时期的大神通者,于我等三人或许不熟,但大鲲却是决然认得的,当是双方交手,那琉璃天尊一身本事还不知道是否施展出了七成。倒是那位长青天尊却是并非留守,若非我等三个在杨道友的星河大舟之中,便是立于不败之地,今日之战怕是难以善了。”

    “前辈过谦了!”杨君山连忙道。

    心元仙尊摆了摆手,不欲在这上面多做口舌,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道:“此番事了之后,杨道友还需尽快返回周天星界一趟,本尊他急需见你一面,有事所托。”

    杨君山有些讶异道:“很急么,不知是关于何事,前辈可否透露一二?”

    心元仙尊沉吟道:“具体何事老夫也是不知,不过如今星空各大势力尽皆聚焦星空即将成型现世的第二十八座位面世界,窃以为当是与此有关,而且老夫斗胆猜测,丰天世界成型现世,甚至有可能关系到本尊打破混沌屏障,一窥至尊之路的谋算。”

    杨君山闻言面露震惊之色,片刻之后这才惊觉,连忙道:“此乃我道族之福!族长若能成就仙路至尊,我道族必将屹立于星空强族之林,将来未尝不能与妖、巫、儒、释、道、魔等星空顶尖势力相提并论。”

    心元仙尊看了杨君山一眼,笑了笑道:“以杨道友如今的修为见识,当初周天化界之时,想来也已经认识到本尊当初立族也是无奈之举……”

    见得杨君山正欲有所言,心元仙尊摆了摆手,道:“你不必如此,此事并非不可言,本尊立族的初衷,原也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不过如今看来,本尊当初果断放弃了冲击混沌境的一线希望却是再正确不过,如今的本尊,对于道族之事反倒是越发的上心了,否则又怎么可能对你有求必应?”

    “三元”与巨鲲离开之后,杨君山一直猜不透心元仙尊刚刚同他将的那一番话,究竟是心元仙尊有感而言,还是得自普元天尊的授意。

    不过事到如今,九天星界之事对于杨君山而言,已经算是告一段落。

    杨君山苦心布局,可算是此番收获最为丰厚之人,非但是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大罗中期的巅峰,距离真正的“三花聚顶”也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而且还得到了第二道鸿蒙紫气,练就了第二道潜力达到混沌境的本命仙术神通。

    除此之外,杨君山最大的收获当来自于肉身的质变,在从混沌之地出来之后,他的锻体术修为已然稳固在了不灭境第四重。

    当然,不要忘了,在镇压了石童仙尊之后,杨君山手中最重要的两件仙器法宝,极有可能会藉此而迎来提升。

    只不过这显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做到的,而且在彻底将石童的灵妖本源汲取干净之前,恐怕杨君山还会暂时无法驱使两件仙器应敌。

    这个时间段就算是杨君山自己也无法确定,也许是十年八年,也许是百八十年,破天锏不敢说,杨君山至少能够确信,山君玺至少也有八成的把握能够提升为中品仙器。

    至于在这段时间期间,杨君山可能会因为两件仙器,而使得他自身的实力受到一定的影响。

    而且之前在与石童仙尊的厮杀斗法当中,他自身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势的,不过凭借着杨君山自身高超的锻体修为,这些伤势也并不算什么,最多也就十天的功夫。

    不过杨君山对此却并不在意,在经历了此番九天之战后,特别是普元天尊表明态度之后,他并不认为还有谁会刻意来为难自己。

    更何况,哪怕是暂时没有了两件仙器相助,杨君山对于自身实力也有着绝对的自信。

    最不济,他还有西山大舟,只要躲在大舟之上,杨君山还就不信合道境之下还有谁能奈何得了自己,哪怕是合道天尊,便如同琉璃、长青这般,他敌不过也足以驾驭大舟逃得掉。

    周围星空之中的陨石、星辰、尘埃、浮空陆地,还在缓缓的向着石童仙尊被封印的虚空处汇聚而来。

    杨君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石童仙尊封印的强化上。

    尽管有着山君玺与破天锏的双重镇压,杨君山自忖石童仙尊根本没有能力冲破封印,但却未必不会有其他人想要从外部打破封印救出石童仙尊。

    而此时,在封印之地布下阵法并已经接近尾声,在他身后,已经返回的杨君秀等人,正驾驭着西山大舟缓缓的向着这边驶来。

    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只待最后的手尾完成之后,杨君山便打算返回周天星界面见普元天尊,向他询问关于丰天星界的消息。

    这个时候,正是杨君山最为惬意的享受一切胜利果实的时候。

    然而一切都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发生了!

    “杨~君~山!”

    星空之中某处,在一本材质看上去非金非玉的账簿上,这三个字被郑重其事的写在了其中一页纸簿之上。

    而后这三个字被一支朱红色的笔在上面狠狠的打了一个叉,而后这一页纸簿被从这本神秘的账簿之下撕下,在被抛飞的刹那,这一页纸簿突然无风自然,青绿色的火苗从纸簿的四周舔|舐|着中间那三个被打了红叉的字体。

    “你若愿意,今后可继续坐镇于此,这片石童仙尊的封镇之地虽不用看守,不过在其彻底陨落之前,倒也能算得上是一处不错的修行之地。”

    杨君山向着仍旧不愿离开的杨立钊吩咐了几句,人便向着西山大舟上而去,准备离开此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忽有所感,猛然打了一个冷颤,就仿佛有人掀开了自己的头盖骨狠狠的吹了一口凉气一般。

    修行到了杨君山这般地步,此等征兆不仅仅意味着有人要对他不利,而是他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中招了!

    杨立钊见得祖父身形突然在虚空当中停滞,以为尚有其他吩咐,便欲上前聆听。

    却不料这时杨君山猛然转身,凌空一掌将杨立钊击飞,同时向着周围所有杨氏修士大喝道:“后退!”

    便在话音刚落之际,杨君山的头就像是被人重重一击,身躯在虚空之中踉跄而行,整个人更是一下子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祖父大人!”

    杨立钊高声大呼,然而他被杨君山特意击飞之后,身子根本不受自身控制,只能距离杨君山越来越远。

    “哥哥!”

    杨君秀从大舟之中跳出,向着杨君山飞纵而来,试图保护并将他拽入大舟之中。

    可有人的速度要比她要快得多得多!

    没有丝毫的空间波动,没有丝毫的气息泄露,一道人影便凭空出现在了杨君山面前,两人目光在瞬间对接。

    “阎罗……”

    尽管对方的面目被一层混沌一般的薄雾覆盖而无法看清,但杨君山在神魂受创的情况下,还是本能的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一张与那张焚毁的写有杨君山名字的纸簿的材质一般无二的符帖飞出,落在了杨君山的额头之上。

    阎罗诛心狱!

    “啊,死开!”

    杨君秀此时已经扑来,杨君山遭袭令她整个人的情绪处于失控的边缘,可却又令她调动了全部的潜力,嚎叫着爆发出了迄今为止她最为巅峰的一击。

    “哼,滚!”

    阎罗天子冷哼一声,甚至于连头也没回,只是伸手将衣袖一挥,杨君秀整个人如遭重击,手中虎魄斩早已不翼而飞。

    杨君秀这足以威胁到大罗仙人的一击,居然就这般被人轻描淡写之间破去,而人更是生死不知。

    而阎罗天子那看不清面目的脸上却仿佛有奇光一闪而逝,一柄血色长剑被他从衣袖之中抽出,血芒一闪已然洞穿了杨君山的胸口。

    阿鼻穿心剑!

    剑是阿鼻剑,而神通原本便是由此剑而创,神通名称亦是由此剑而来。

    然而阎罗天子或许深知杨君山肉身之强横,又或许出自于谨慎,不愿再给杨君山留下丝毫机会,再如今绝杀之局的情况下,仍旧没有放松丝毫警惕。

    却见阎罗天子伸手探入虚空,一柄完全由血芒组成的剑型之器被他抽出,转手一削,血芒之剑已然从杨君山的脖颈掠过。

    元屠血芒剑!

    剑是神通,神通亦为剑。

    西山长舟破空而至,庞大的舟身碾压着虚空,大有将杨君山连同阎罗天子一同碾压的架势。

    阎罗天子发出一声冷笑,身形一闪便于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而西山大舟直接撞入这片星空,不过杨君山的身躯也并非被碾压,而是被大舟收了回去。

    “杨君山,却也不过如此!”

    一声冷笑在星空之中回荡。

    可便在阎罗天子话音刚落之际,星空深处忽然有一道镜面光华破空而至,径直照耀在距离西山大舟百里之遥外的星空某处。

    “啊——”

    一声惨嚎突然从那里传来。

    原本已经消失不见的阎罗天子从虚空当中踉跄跌出,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正在强光下溶解蒸发的蜡烛一般。

    却见阎罗天子手中突然多出一薄一笔,在账簿翻动之际,那笔也在龙飞凤舞般写写画画,须臾之间便有六张纸簿从账簿之上脱落,在镜芒的照耀之下化作六道虚空通道。

    而后便见阎罗天子一身化六,分别向着六座虚空通道之中跳了进去。

    而就在这一刹那,星空深处投射而至的镜光突然大盛,六座虚空通道一下子被湮灭了三座,然而剩下的三座通道还是在镜光之中缓缓的自行合拢。

    “普元,本天子誓不与你善罢甘休……”

    星空之中,隐隐间还回荡着阎罗天子略显气急败坏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