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好意与不怀好意
    石童在星空之中借助陨石、星辰、陆地、尘埃,在不断的戏耍着杨君山,殊不知杨君山如同一个没头苍蝇一般在星空之中乱窜,同样也是在算计着石童。

    就当石童筹谋着借助自身的天赋试图扳回一局的时候,杨君山却早已经完成了布局。

    造化境仙术神通有一道衍生的到术神通唤做“赶山诀”,这里虽然是星空而非大地,但在星空之中驱赶陨石、星辰,在某些情况下似乎比移山填海还要容易!

    神作书吧为星空之中有数的阵道大仙师,在追逐石童的过程当中,杨君山看似随意的驱赶星辰、陨石,实际上却是在布下一座足以用来围困石童的大阵,而且还不曾被星空之中窥视的大神通者们察觉到。

    “阁下天赋异禀,不知在阵法之中是否也能从容逃脱呢?”

    杨君山开始之时,非但是令石童仙尊心中一沉,更是令星空之中窥探这一次大战的各方大神通者为之惊诧。

    阵法?什么时候布置的阵法?

    石童仙尊目光四顾,很快纵身跃入一片星空尘埃之中,很快那一片尘埃便开始四散漂流,石童仙尊融入其中,令人根本察觉不到他的踪迹究竟何在。

    然而杨君山却仿佛对此完全不在意,只见他双手从容结出一道印诀,突然之间,方圆百里星空范围内的一切星辰、陨石,在这一刻仿佛完全被他所操控。

    百里范围内的星空此时就像是一座大型棋盘,一颗颗星辰、陨石就仿佛是被他操纵的棋子,虽然繁复却决然不会凌乱的在棋盘上游走,变幻着一个个的阵势,压榨着这座阵法范围内的一切灵力本源。

    三才控灵阵,这是杨君山从一开始的一座灵阶阵法的基础之上,不断的完善、拓展、提升,从而最终形成的一座道阶阵法。

    之后他又在这座阵法之上反过来进行简化,虽然在威力和持久上大幅减弱,却是令阵法布置的难度大大降低,且在阵法布置的时间也答复缩短。

    而在阵法的运用上,也不再拘泥于阵中灵力本源的调控,而是可以在多种方面随心所欲的使用。

    就比如现在,当杨君山将这片被阵法笼罩的星空完全掌控的时候,内中的灵力本源,包括蕴藏在陨石、星辰、陆地、尘埃中存在的一切,哪怕是一丁点的灵力,尽数被阵法抽取一空,使得这片阵法笼罩的星空完全变成了一切灵源的荒漠。

    而在这个时候,石童仙尊凭借着自身的天赋,虽然仍旧能够将自身融入土质之物当中,但在无法借助外部灵力的情况下,便只能够消耗自身的本源仙元,使得无论他潜藏在什么位置,将自身的气息收敛的多么隐晦,但在这片灵力荒漠的星空当中,都如同黑暗中的一盏灯火那般耀眼。

    杨君山在占据上风的情况下,一直难以奈何得了石童仙尊,最大的原因便是石童仙尊仰仗自身的天赋,使得杨君山极难捕捉他的行踪,可现在一切都已经不成问题。

    石童仙尊很快便察觉到了他的窘境,毕竟一切灵力都在阵法的掌控之下快速散溢,根本不可能瞒过他这样的大罗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石童仙尊第一反应便是全力爆发强行破阵。

    而事实上石童仙尊的选择也并没有错,杨君山在仓促之下布下的这座建议控灵阵,本身便不再牢靠。

    在石童仙尊的全力冲击之下,身周数百丈范围内的一切星辰、陨石,尽数被他击毁,控灵阵法瞬间便被摧毁了四分之一。

    尽管从阵成到阵毁,这中间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但对于杨君山而言,却已经足够他用来捕捉和确定石童仙尊的气机所在,并完成对他的镇压准备。

    当石童仙尊强行破阵,眼瞅着就要脱困而出的刹那,山君玺突然降临,石童仙尊身周的空间在这一刹那被完全禁锢。

    然而完全想要将一位“三花聚顶”的大罗仙尊禁锢并不容易,随着石童仙尊的挣扎,虚空之中一道道空间裂痕浮现,眼瞅着便要再次脱困而出。

    可杨君山好不容易才占据了先手,又怎么可能会让白白到手的优势丧失掉。

    随着紫色的雷光透过山君玺的禁锢屏障,直接劈落在石童仙尊的身上,紫霄神雷在此刻展现出了混沌境神通的威力,虽然从表面上看,似乎并未对石童仙尊造成任何伤害,可实际上却直接击溃了他体内凝聚的仙元。

    原本被禁锢的虚空正在延伸的空间裂缝,此时不但已经停止,而且看上去还在自行弥补复原。

    不过石童仙尊又怎么可能轻易就范,当他的本源之气从头顶冲天而起的刹那,头顶之上原本被禁锢的空间都被打破。

    三朵本源之花在完全融合的本源之海之中绽放,虽然无法将杨君山所禁锢的这一片虚空完全打破,却足以令他本身暂时能够从禁锢当中解脱出来。

    却见石童仙尊先是双拳紧握,紧跟着两只拳头居然从手臂之上脱落,化神作书吧两张磨盘相互研磨并向着头顶的山君玺而去,在这个过程当中,虚空都在磨盘的绞磨之下开始湮灭。

    石童仙尊居然是将他的双手炼化成了一双法宝,而且看样子还是他自身的本命法宝。

    眼瞅着两张磨盘便要与山君玺相撞,虽然山君玺的品质并不在对方的本命法宝之下,但一旦双方角力,杨君山再想要分心将对方完全禁锢便不可能,对方随时都可能全身而退。

    然而杨君山再次洞彻先机,在石童仙尊双手演化的虚空大磨盘与山君玺相撞之前,随着他头顶“天之花”的抖动,雷霆之矛从中跌落,随即化神作书吧一道雷光后发而先至,径直从禁锢的虚空当中开辟出一条通道,向着石童仙尊的头顶之上劈落。

    这一次,杨君山所施展的却是开天神雷!

    紫霄神雷主生灭,而开天神雷破虚空!

    石童仙尊在最后时刻才察觉这道神通与先前那一道全然不同,危急时刻,只来得及将头颅向外一侧,雷霆之矛从上而下洞穿了他的左肩胛,虚空之力在伤口之中炸开,直接卸掉并肢解了他的左臂。

    石童仙尊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失去左臂之后,不仅仅是给他自身带来剧创,更为严重的是,他的本命法宝双拳所化的磨盘与他的双臂有着直接的联系。

    杨君山直接湮灭了他的左臂,虽不至于破掉他的本命法宝,却足以令他的“虚空大磨盘”运转不灵,威力大降。

    石童还待挣扎,星空深处一道遁光来临,那遁光中忍尚未显形,却已经先将一柄石锏向着杨君山这边掷来。

    “来得好!”

    杨君山大笑一声,抬手向着飞到近前的破天锏一指,喝道:“破!”

    破天锏在星空之中凌空向下一砸,一声巨响之后随即便崩飞。

    然而原本要撞向山君玺的“虚空大磨盘”却也相互错开,向着地面上回落。

    “不!”

    石童大叫一声,挥舞着仅存的右臂,仿佛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杨君山手中已经再难逃脱,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癫狂。

    但杨君山可不会被对方迷惑,他布下的控灵阵虽然已经被破,但残留的阵法却仍旧能够令他感知到正有大量的本源灵力向着石童体内汇聚。

    而原本被他以开天神雷斩断的臂膀,这个时候也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

    石童显然是想要趁着杨君山麻痹自己,伺机令断肢重生。

    随着头顶之处的山君玺缓缓降临,石童的动神作书吧已经变得越发的艰难,待得山君玺彻底落在他头顶之际,便是杨君山将其彻底镇压之时。

    石童已经料到自己恐怕已经难逃被杨君山镇压的命运,但他在见到山君玺的一刹那,突然明白杨君山可能不会立即杀掉他,若只是被镇压的话,日后未尝没有脱困之机。

    然而石童显然小瞧了对手,杨君山并不是一个在获胜之际便放松之人,相反,神作书吧为一个心思缜密之人,他宁愿在多数看似尘埃落定的情况下,反而会做出一些在别人看来如同画蛇添足一般的举动。

    便如这一次,就在石童还在琢磨着自己被镇压之后,该如何在骗过杨君山重续断臂,然后再行脱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眼前有玄黄光芒一闪,随即便觉胸口处一凉。

    石童错愕的低头看去时,却见一根石锏已然洞穿了他的胸口。

    头顶之上随着山君玺徐徐降落,山君玺变得越来越大,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方形石山落下,巨大的风压震得四周虚空隆隆神作书吧响,最终落在了石化之后化神作书吧一座浮空山脉的石童仙尊的头部。

    “这是一个契机,一个或许能够令山君玺或者破天锏,又或许是两者皆有,的一次突破自身品阶的契机!”

    杨君山眼瞅着身前这座仍旧在显化,且还在继续延伸膨胀的浮空山脉,喃喃自语道。

    随着这一战的落幕,星空之中窥视此番大战的各方大神通者正在渐渐隐去。

    身后,西山大舟在星空之中缓缓而至。

    琉璃与长青两位天尊无法从“三元”以及巨鲲的守护当中夺取西山大舟,在杨君山这里分出胜负,并成功将石童仙尊镇压之后,两位天尊明白大势已去,便不再做无谓的缠斗,就此遁走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