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阎罗合道,镜光灭世
    “如此放肆,且先吃老子一拳!”

    长青天尊话音刚落,天元仙尊那里便已经先炸了,霸拳拳劲直接从虚空当中渗透,向着长青天尊的胸口上印去。

    长青天尊冷笑一声,伸手一引便是一道碧青色的雷光炸开,将天元仙尊的拳劲崩散。

    却不料在破碎的虚空之中,一抹剑芒陡然钻出,直奔长青天尊的胸口而来。

    “嘿,开天神通!”

    长青天尊显然也被这一抹犀利的剑芒吓了一跳,不过到底是合道天尊,却见他向着自己额头一拍,头顶本源显化,三朵本源之花垂下一层层的碧绿光华,阻挡着剑芒的飞刺。

    然而这一剑看似简单,却是道元仙尊以天倾四剑合为一剑,乃是地地道道的开天境神通。

    长青天尊虽然以三花本源相护,一时间也只能削弱这一道剑芒的威力,却无法从根本上泯灭这一道神通的威能。

    “青松道友助我!”长青天尊大叫一声。

    头顶三花本源中的一支突然掉落,化作一位身着青衫身材挺拔的修士,道:“本尊莫慌,且看在下手段!”

    却见那青松仙尊手持一根松枝在虚空之中一划,接连三道虚空断崖在剑芒接触的刹那便开始坍塌,每一次都能让剑芒的威力大为减弱。

    “哈,开天神通却也不过如此!”

    青松仙尊眼见得这道剑芒虽然未曾消散,却在被接连削弱之下,已然变得晦暗不定,当即冷笑一声,手持松枝从旁向着剑芒扫去,试图将此神通彻底破去。

    却不料身后传来长青天尊的急迫的呼声:“不要!”

    然而长青天尊的提醒却是晚了一步,青松仙尊的松枝已经在这个时候扫在了剑芒之上。

    原本已然晦暗得几乎就要消散的一点剑芒,却在松枝接触到的刹那陡然爆发出一点刺目的光亮。

    青松仙尊便感觉到手中的松枝一轻,待光亮散去之后,剑芒虽然彻底消散,可他却发现手中的那根本命松枝上的枝丫已经被削掉了三分之二。

    青松仙尊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人盯着手中的松枝居然发起愣来,而后猛然间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的修为气息顿时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滑落。

    从长青天尊的三尸化身青松仙尊出现,到他的本命松枝被削断,过程看似漫长,实则却只是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而作为本尊的长青天尊却根本没有机会出手相助,因为就在青松仙尊出手的同时,心元仙尊也在此时紧随着天元和道元两位仙尊而出手了。

    “天宪令,本源散!”

    心元仙尊一出手便直指长青天尊头顶的三花本源,只差一点便要将他头顶幻化的本源法相击散。

    也正因如此,长青天尊一时间自顾不暇,这才没有时间去援手青松仙尊。

    长青天尊本身乃是合道天尊,又有斩却一尸的本源化身相助,却在普元天尊的三尸化身面前吃了暗亏,要知道这还是在普元天尊本尊不曾出现的情况下。

    长青天尊对普元天尊出言不逊,转眼间便受到了教训。

    可原本与长青天尊一同试图夺取西山大舟的琉璃天尊却也没能出手援助,因为就在“三元”仙尊出手的同时,他也遭遇到了袭击,甚至差点就被吞进了肚子里。

    琉璃天尊无论如此也想不明白,如此庞大到与一艘星舟也不遑多让的巨兽,突兀的在星空之中出现,怎得会事先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当巨鲲张口,虚空都开始为之塌陷的时候,琉璃天尊便感觉到整个身躯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向着巨鲲的口中投去,也就来不及再多想了。

    “大!”

    琉璃天尊将本命法宝抛出,金杵在半空当中涨大到极致,却也只有二三十丈大小,向着巨鲲头上敲去的时候,就像是拿着一根火柴棍去敲人的脑袋。

    然而合道天尊到底是合道天尊,饶是那金杵与巨鲲庞大的身躯相比实在不成比例,可巨鲲却也不敢实打实的被金杵敲上一记。

    巨鲲的大口突然改吸为吐,原本塌陷的虚空这个时候又化作空间乱流向着琉璃天尊涌来。

    与此同时,巨鲲庞大的身躯却在星空之中以不可思议的灵巧一转,身后巨大的鳍尾横扫,居然直接将琉璃天尊的本命法宝扫飞。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巨鲲也同样发出一声低沉的巨吼,吼声之中隐隐有痛楚之意,显然琉璃天尊的金杵却也不是那么好接的。

    “嘿,好畜生!”

    琉璃天尊在身前结出一道印诀,身周数十丈范围内的虚空开始晶化,化作如同琉璃一般的晶体,任凭巨鲲口中喷出的空间乱流冲击而巍然不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琉璃天尊神色一变,拥有庞大身躯的巨鲲突然在他的感知当中消失了,就像是一开始巨鲲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出现一样。

    琉璃天尊本能的察觉到不好,想要解除神通退走的时候却已经吃了。

    巨鲲庞大的身躯突然出现在琉璃天尊身前,一头撞在了琉璃天尊所禁锢的这一片琉璃虚空之上。

    巨鲲在这一瞬间所迸发出来的气息几乎已经堪比合道天尊,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在撞击过后,巨鲲身周那迸发的气势便在瞬间跌落。

    一片鲜血飞溅当中,巨鲲痛吼一声,头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窗口。

    而琉璃天尊所构筑的琉璃虚空虽然不曾被撞碎,但他所构筑的这一片琉璃虚空却彻底从周围的虚空当中脱离,伴随着琉璃天尊被撞飞到了星空深处。

    “合,合道境!”

    就在琉璃天尊飞向星空深处的时候,一声惊呼也在星空之中渐渐变得远不可闻,可在虚空之中窥探这一战的各方大神通者的脑海当中,这一道声音确实在不断的萦绕回荡。

    不过在撞飞了琉璃天尊之后,那巨鲲再次跃入虚空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离开还是继续躲藏了起来。

    而就在两位合道天尊前后被拖住的时候,杨君山与石童仙尊的斗法情形也渐渐明朗了起来。

    石童仙尊虽然是“三花聚顶”的大罗巅峰修士,可杨君山在凝聚“地之花”后,步入大罗仙境中期的他在实力上已然不弱于这位大罗灵妖。

    而当杨君山的两道本命混沌境神通施展出来的时候,石童仙尊便已经完全陷入到了被动。

    原本石童仙尊还期待能够得到其他人的援手,然而当道族作为一个整体势力介入的时候,非但是与他合谋的几位帮手完全被拖住,那些原本打着趁机占便宜的主意的窥探者,在这个时候也完全被震慑住了。

    周天道族此时在九天星界当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可谓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个自从在第十二座位面世界之后,第一次立族成功的修真文明,留给星空各方势力的印象,往往完全是因为普元天尊那几乎冠绝整个星空的仙路至尊之下第一人的个人实力的庇护。

    然而此番这一战带给各方势力的震撼,不仅仅在于“三元”仙尊联手足以抗衡合道天尊的强横实力,更不在于普元天尊的坐骑在瞬间展现出了疑似合道境的修为,而在于那个被所有人认为只是普元天尊在权宜之计下才创建的修真种族,居然拥有着这般深厚的底蕴和实力!

    此战之后,星空各方势力对于周天道族的看法将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再加之以普元天尊的威名震慑,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在未来拥有着成为堪比星空各大势力的潜力种族。

    石童仙尊拥有着以自身融入陨石、星辰、大地、尘埃的神通天赋,而这种神通天赋毫无疑问还要胜过杨君山所掌握的遁地神通。

    当杨君山以混沌境的紫霄神通神通接连破去石童仙尊的手段之后,便欲以山君玺反击镇压。

    却不料石童仙尊身形却始终难以确定,气息更是难以捕捉。

    杨君山原欲以“指地成钢”神通限制石童仙尊的遁逃,却发现石童仙尊所施展的根本不是遁术,而是完全以自身融入,化作陨石、星辰、大地、尘埃的一部分。

    如此一来,他的天赋神通根本不受“指地成钢”神通的克制。

    这让杨君山不由联想到了息壤,这件土行第一本源至宝,拥有的一个无可比拟的特性,便是它能够根据修士的需要转化成为任意一种土行本源至宝。

    莫不是说这灵妖石童能够开启灵智并一路修行到今日这般地步,其自身也曾经与息壤这般本源至宝有关?

    这个念头从他的头脑当中闪过之后,曾经两次得到息壤并深知其好处的杨君山,便突然坚定了他试图镇压或者击杀石童仙尊的决心。

    杨君山驾驭山君玺仍旧在锲而不舍的追踪着石童仙尊的踪迹,看似占据着上风,可实际上石童仙尊总能够在杨君山之前从容避开山君玺的镇压。

    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看似杨君山在追着石童仙尊到处乱跑,可实际上却是石童仙尊正在慢慢的占据着主动,杨君山更像是在被石童仙尊牵着鼻子在黄壤星宫之中乱窜。

    石童仙尊早已从原本与杨君山交手的惶恐当中恢复了过来,看着如同没头苍蝇一般被自己耍的团团转的杨君山,石童仙尊心中冷笑,这个时候的他随时都可以甩开杨君山全身而退。

    不过石童仙尊心中多少有些不甘,他筹谋良久,此番却是一切成空,自然不愿意就此退走。

    然而便在石童仙尊还在琢磨着该找个什么机会算计一番,让杨君山吃个暗亏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追在他身后的杨君山突然停了下来。

    “玩够了吗?”

    杨君山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石童仙尊的耳中:“阁下天赋异禀,只是不知在阵法当中也能从容逃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