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镇压,契机
    杨锏仙尊勉强带着杨立钊、赑寿、安大朴三个在地底穿行,最后只能将上官雷暂时抛弃,丢弃在四人原本隐藏的那座山谷之中。

    在距离杨君山与石童仙尊斗法千里之外星空中的某一块陨岩之后,杨锏仙尊出现在上面之后,又一个个的将他们从地下拉了出来。

    “你真是受我祖父大人吩咐而来的吗?只是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又该如何证明你所言非虚?”

    杨立钊在喘匀了气息之后,立马便向杨锏仙尊质询。

    先前在众人隐藏的那座山谷之中,杨锏以地遁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们当中,而后不由分说便拽着杨立钊、赑寿与安大朴三个从地底离开,甚至没有给他们任何准备的时间,哪怕是四人当中修为最大的上官雷都不曾做出反应。

    杨锏闻言笑道:“当然,至于我的身份,你更无需怀疑。”

    杨立钊神色间仍旧怀疑,却见杨锏仙尊微微一笑,身形一纵向着杨立钊而来。

    杨立钊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要施展出神通手段。

    却不料杨锏仙尊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而在杨立钊身前的地面上却插着一根石锏。

    “破天锏!”杨立钊微微一怔。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传来:“没想到你们几只小老鼠居然逃到了这里,看来朕这一次来对了!”

    “什么人?”

    杨立钊下意识的将身前的破天锏拿在了手中。

    “是天帝!”

    安大朴声音低沉,不过却又接着又道:“不,是那个放弃了九天星界的前界主!”

    “哼!”

    一声冷哼声传来,杨立钊、安大朴等人浑身一颤,如遭重击。

    “那杨君山洗刷了所有人,抓住你们三个,必然能够令那杨君山投鼠忌器,当真是天助我也!”

    说罢,天帝已然在星空之中现出身形,凌空虚度向着杨立钊等人走来,仿佛将他们几人擒下不过是随手而为的事情而已。

    然而就待天帝伸手欲将三人擒下之际,一抹能够将星空整齐的撕裂成两半的空间刃突兀的浮现在天帝身旁,斜着斩向他的身躯。

    “堂堂界主天帝,三花聚顶的大罗仙尊,居然也有脸向小辈出手,当真是好不要脸!”

    ----------

    电光石火之间,石童仙尊与杨君山围绕上官雷各自出手一次,一个破一个补看似平分秋色,实则破易复难,况且上官雷还毫发无损的被杨君山救下,这其中的高下立判。

    石童仙尊怒吼一声,遍布于这片星空的星辰陨石,顿时如同被召唤一般,形成一道道洪流向着向着西山大舟席卷而来。

    毫无疑问,石童仙尊最终选择这里作为与杨君山交锋的战场,便是想要借助这里的地利优势。

    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杨君山,同样也是一位以土行一脉修行起家的大宗师!

    却只见杨君山双目微闭立于船头双手向外一探,一股无形的律动瞬间形成并向着西山大舟之外扩散。

    石童仙尊在感知到那一股律动的刹那顿时脸色一变,庞大的身躯抽身一推,瞬间消失在了漫天的陨石洪流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保持着双手前探的杨君山双目忽然睁开,原本已经渗入陨石洪流中的那一股奇异律动突然增强,眼瞅着便要从四面八方将西山大舟淹没在洪流当中,却忽然在这一刻尽数崩解,化作一片尘埃弥散在星空之中。

    这种场景似曾相似,只不过上一次是石童仙尊隔空施展,而这一次却是他精心布局,然而前后两次却尽数破于杨君山之手。

    弥漫的尘埃被西山大舟的守护阵幕屏蔽在外,却也同时遮掩了杨君山的目光并干扰到了他的感知。

    杨君山眉头微微一皱,双臂衣袖一振,身前虚空排空,将尘埃远远的向外驱散,一举清空了百里星空。

    然而却见尽头处忽有巨|物若隐若现,待得细看之时,却见一块巨大的浮空陆地居然在星空之中移动,看那方向赫然便是向着西山大舟撞了上去。

    而这座浮空陆地正是之前杨立钊等人潜藏所在的那一座。

    杨君山虽然对西山大舟有着绝对的自信,却也不能任由如此一座浮空陆地撞上。

    他原本想要驱动大舟赞避,却突然发现周围星空居然有被禁锢的迹象。

    杨君山脸色一变,知晓此战定然尚有其他外力干扰,于是整个人腾空而起,暂时离开了西山大舟。

    杨君山的头顶上空有本源气海冲天而起,

    上有紫金、玄黄两朵顶上之花盛开。

    只见杨君山伸手一引,紫金“天之花”上有雷光炸裂,一道紫电破开虚空,径直将这座浮空大陆生生劈成两段。

    浮空大陆当中开裂,分别向着两侧翻滚,几乎是紧擦着西山大舟两侧船舷而过,将两侧的守护阵幕刮得灵光乱飞。

    而就在浮空陆地断裂,紫电几乎要消耗殆尽之时,却又有一点细小的雷芒从中窜出,化作一根被雷电萦绕的长矛,直奔浮空陆地之后的星空深处而去。

    一声爆吼从星空深处传来,伴随着一连窜的雷鸣以及闪烁的电光,将石童仙尊藏匿于星空深处的巨大身形显露了出来。

    杨君山见势脚步凌空迈出,一步便跨越近百里虚空,玄黄色的“地之花”摇动,山君玺从上跌落,向着石童仙尊的头顶之上镇压下来。

    可就在此时,原本被禁锢的虚空刹那间被撕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出现,一则落在杨君山与西山大舟之间,阻断了他返回大舟的归路,而另外一道却是直奔西山大舟,欲打破守护阵幕强行登船。

    “你们敢!”

    杨君山顾不得在他手中已然落入下风的石童仙尊,返身将山君玺向着身后阻拦之人掷出。

    拦截之人同样祭出一道金光,与山君玺在半空之中轰然相撞,山君玺倒飞而回,而那金光同样暴露了本体,正是一件杨君山极为熟悉的法宝金杵。

    “哈哈哈哈,将杨道友你从星河大舟当中引出来可当真不容易!”

    拦截之人接过金杵,顺势将之反握背后,不是那当初在杨君山手中吃了大亏的合道境修士琉璃天尊又是何人?

    “没想到二位居然还在,难道还想要从杨某手中得到鸿蒙紫气不成?”

    杨君山目光之中虽然杀机闪烁,却也晓得此时自身的境况堪忧,一边在思忖脱身退路,一边却是凌空一点,西山大舟上的船帆垂落,舟体巨震之下便要向着他这边冲来。

    然而杨君山隔空驱使星河大舟自然不可能得心应手,那位欲强行登舟的大神通者身形忽而出现在了大舟船首前方虚空,却是凌空构筑起一面巨大的空间屏障,在截断了杨君山与西山大舟之间感应的同时,居然还生生逼停了正欲起步的西山大舟。

    而此人同样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出现在九天化界过程当中仅仅出现的两位合道天尊当中的长青天尊。

    “鸿蒙紫气早已被你们带入混沌之地十五年,怕是早已被炼化融入神通,再想要得到鸿蒙紫气自然不可能!”

    长青天尊的声音继续传来:“不过相比于得到鸿蒙紫气的兴趣,我等更愿意将这艘星河大舟据为己有!”

    琉璃天尊与长青天尊两位合道大神通者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强夺杨君山手中的西山大舟!

    “怎么样,君山小友?”

    琉璃天尊仍旧拦在杨君山身前,笑道:“你将这艘星河大舟让于我等,那么接下来便不会插手小友之事,小友只需着手对付其他人便可!”

    琉璃天尊话音刚落,刚刚被杨君山压制的石童仙尊再次冲出,与他瞬间战作一团,令杨君山甚至连逃脱的时间也无。

    琉璃天尊见状大笑道:“看样子君山小友的这艘星河大舟,怕是不让也要让了。”

    说罢,琉璃天尊却是对杨君山不再理会,转身与长青天尊汇合,试图尽快打开西山大舟的阵幕,将这艘星河大舟掌控在手中。

    杨君山虽然被石童仙尊一番狂攻纠缠无暇他顾,可琉璃与长青两位合道境天尊的动作却瞒不过他的感知。

    眼瞅着西山大舟的守护阵幕在两位合道天尊的攻击之下摇摇欲坠,杨君山非但不曾有丝毫担心,反而冷笑道:“怕只怕二位没有吃下这艘大舟的牙口!”

    长青天尊闻言讥讽道:“怎么,难不成君山小友觉得还有机会阻止我等二人?难道西山杨氏家族之中尚有与小友匹敌的大神通者不成?”

    杨君山闻言非但不怒,反而大声笑道:“两位或许忘记了,我西山杨氏终归出自周天道族一脉!我杨家底蕴浅薄,虽没有能够与二位匹敌的大神通者,可我道族族长却未必会任由二位放肆!”

    杨君山话音刚落,原本看上去空无一人的甲板之上,忽然先后有三道身影渐渐的在舟中显现并凝实。

    “你,你们是……”

    长青与琉璃两位合道天尊骤然看到舟中突兀的出现了三人,事先居然并未有丝毫察觉,更令二人心中产生不好的感觉的是,眼前这三人居然每一位有着“三花聚顶”的大罗仙境巅峰修为!

    只见舟中三人当中一人当先,隔着阵幕向着长青与琉璃两位天尊,问道:“在下道族心元,不知两位大神通者为何要抢夺我道族君山仙尊的星河大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