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续)
    “这只小狐狸实际上已经被开启了灵智,却又丝毫不通修炼,周身上下没有灵气滋养,更没有妖力汇聚,这才能够避过有心人的耳目,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你当初在龙岛为灵妖叶灵儿开启灵智的手段。”

    澜瑄公主摩挲着小沙狐背上的皮毛,笑道:“那石童心智虽莽,却也不会轻易伤害钊儿等人,就算是不小心下了重手,想来也会有人阻止,你却也不必担心。”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没有插手黄壤大陆之事,不过我曾将此事告知族内长辈敖正,他说可代表龙宫助你解此局。”

    澜瑄公主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便已经先传了过来:“就凭你现在的修为实力,还想插手黄壤大陆的事情,不嫌大言不惭么?”

    澜瑄公主不用想都知道说话的人是谁,遂目光尚未看到来人,口中便已冷笑道:“不是什么事情都要靠修为实力来解决的。”

    杨君秀已然站在了杨君山另一侧的身边,带着一丝讥讽道:“那倒是,你要摆明了身份插手,说不定真还要给你三分薄面,可惜那不是你的面子,是你背后龙宫的面子。可惜,以势压人终归还是在靠实力说话,只不过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澜瑄公主正要反驳,神识却是有所感知,目光一闪,笑道:“原来你的修为已然到了五气大成的境界,这是在害怕我拉着龙族打压你这个白虎一族仅存的血脉么?”

    “哼,姑奶奶我只是想要与你单挑而已,这一次不用包鱼儿和钟九帮忙,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杨君秀气势不减,可实际上却多少被说中了心思。

    她生性要强好胜,澜瑄公主在以往很长一段时间内,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要稳压她一头,就算后来她能够与澜瑄公主战平,甚至凭借着伥鬼附身还能胜过一筹,可澜瑄公主在修行进境上还是能快上一步。

    直到这次混沌之地之行,短短十五年时间便臻至五气大成的境界,这回却是着着实实的快过了澜瑄公主一步,自然是要迫不及待的想要呛上她一回。

    “好了好了!”杨君山打断了二人的争执,连忙将话题转移了回来,对澜瑄公主道:“让你费心了,不过此事还是我自行解决为妙。”

    “为何?”

    澜瑄公主不解道:“从刚刚那位徐姓仙友带来的消息看,此事恐怕还有那位前九天界主参与其中,那可也是一位‘三花聚顶’的大神通者,纵使你有星河大舟,那石童的背后可也还有合道天尊!”

    杨君山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反问道:“这一次盯着黄壤大陆的人应该不少吧……”

    ----------

    九天化界,两道鸿蒙紫气其中一道落入杨君山手中乃是众所皆知,而另外一道鸿蒙紫气的下落,一开始虽去向成谜,但过不多久,最大的嫌疑便指向了杨君秀这位白虎金仙。

    当日吕圭仙尊身携鸿蒙紫气虽不为人所知晓,但他本人的行踪却并不隐晦。

    杨君秀当日虽然骗过了大罗仙尊的追杀,可一艘星域灵舟目标却也不小,贴着地面飞行自然也不可能掩人耳目,想要确定其行踪也并非难事。

    再加上后来吕圭仙尊中途截杀杨立钊、安二一行人,自以为顺手拈来,却不料反被赶来的杨君秀打杀,闹出的动静也是不小,只要有心人稍加推算,自然能够明了吕圭仙尊是死于何人之手。

    别人不知道吕圭仙尊身携鸿蒙紫气,那位天帝如何不知?

    原本在约定之地迟迟不见吕圭仙尊现身,天帝还以为那吕圭胆大包天,居然要带着鸿蒙紫气逃跑。

    为此,天帝还发动了早已经在助他们重塑仙躯的过程当中种下的血咒,却不料这一施展才感知血咒落空,那吕圭仙尊竟是早已身陨,倒是将另外一位赶来汇合的金仙折磨的死去活来。

    这一下却是惊得那天帝非同小可,他筹谋良久,自忖思虑周全机关算尽,面对数位大罗仙尊围攻而面不改色,纵使遭遇合道天尊也能从容进退。

    却哪里料到先是被那杨君山用怪招夺了一道鸿蒙紫气,紧跟着吕圭仙尊又是莫名身死,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若是再加上他置九天星界于不顾,自弃界主之位,反遭九天意志排斥,如今甚至想要进入九天星界都难,那就是地地道道的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早已陷入癫狂的天帝不顾自身为九天星界所排斥,数次进入九天星界查找吕圭仙尊的死因,后来又不得不收拢了一批九天本土修士,以庇护为名指使他们找寻吕圭仙尊的踪迹。

    他的行为自然瞒不过其他大神通者的注意,特别是琉璃与长青两位合道天尊,很快便猜到仅剩的鸿蒙紫气丢失的结果。

    消息散开之后,自然引得汇聚在九天星界诸多大神通者的注意,很快吕圭仙尊的死因便被人发掘了出来。

    然而当击杀吕圭仙尊的凶手被证实之后,却更引得诸多大神通者大哗!

    杨君秀,那个金身仙境的修为,一直以杨君山义妹身份出现并受其庇护的白虎后裔,鸿蒙紫气居然落在了她的手中!

    且不论这西山杨氏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那杨君山将此番汇聚九天星界的诸多大神通者玩弄于鼓掌之中也就罢了,居然连他的义妹,才金身仙境的修为,都得了另外一道鸿蒙紫气。

    两道鸿蒙紫气尽入西山杨氏,这置诸界大势力大神通者于何地?

    更何况这杨君秀的身份实在敏感!

    白虎血脉,这让许多经历了悠久岁月的大神通者,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白虎一族肆虐星空,百族噤若寒蝉的场景。

    紧接着杨君秀随同杨君山一同进入混沌之地的消息也散播开来,更是令某些与白虎一族素有仇怨之人的忧心。

    杨君山谢绝了澜萱公主代表龙宫递过来的善意,驾驭西山大舟穿梭星空,不久之后,庞大的船体便已经出现在了黄壤星宫之中。

    很快,杨君山便以秘术锁定了杨立钊等人所在的大概方位,西山大舟一路横冲直撞,丝毫不掩饰其行迹,向着杨立钊等人所潜藏的某片星域而去。

    随着西山大舟距离杨立钊等人越来越近,杨君山已然感知到大舟周围虚空当中的神念几乎交织成网。

    杨君山对此视若未见,此番看似杨君山自投罗网,可实际上双方却是谁都未曾刻意隐瞒,更像是一场当面锣对面鼓的交锋。

    而就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距离杨立钊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西山大舟后的定海锚垂下,令庞大的星舟突兀的停驻在了虚空之中。

    “石童道友,杨某已至,何不现身一见?”

    西山大舟之上,杨君山立于船头高声道。

    数百里星空之外,一颗环绕着一片浮空陆地旋转的星辰突然脱离了原有的轨迹,在向着西山大舟飞来的过程当中,一阵阵“破裂”的声响传来,无数的碎石从这颗星辰之上剥离并抛飞,一个浑身上下呈现石质的巨人从星辰之中出现在了西山大舟跟前。

    “唔,你就是杨君山?听说你也是修行土行一脉起家,身上还有鸿蒙紫气,他们都说你很可能已经死在了混沌之地,我便想从你的后裔和手下手中得到你的修行遗产。”

    眼前这位石童仙尊说得极为认真,丝毫没有夺人遗宝的尴尬,仿佛他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只听他继续道:“现在你从混沌之地活着出来,那可真是太好了,如今你的后裔就在我手中,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将一切都交出来,那么我就杀了他和他所有的随从。”

    杨君山闻言却也不以为忤,反而饶有兴趣问道:“你在这里,可我的孙儿和几位道友似乎并不在你手中呐?”

    石童闷哼一声,似乎显得很是生气。

    只见他伸手猛然向后凌空一抓,原本那块被他环绕的浮空陆地表面突然如同地龙翻身一般剧烈的震颤起来。

    地面上几座相互交错的山地向着两边分开,露出了一块隐藏于群山环绕之中的山谷盆地。

    “杨道友看清楚了,你的长孙杨立钊是不是在这里!”

    这等赶山覆地的手段在那石童仙尊手中信手拈来。

    然而却听杨君山讶异的声音传来:“咦,我那孙儿在哪里?石童道友莫不是认错了人?这里只有杨某手下门客上官若仙之子上官雷!”

    石童见得杨君山似笑非笑的表情,知晓事情有变,猛然回头看去,却见那座早已在他掌控之中的山谷当中,哪里还有杨立钊等人?

    只剩下了一个满脸懵逼的上官雷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石童仙尊顿时咆哮一声,神识顿时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向着这片山谷周围蔓延开去,甚至直接透过地面渗入地下十数丈,却仍旧一无所获,那一直以来都处在他眼皮子地下的杨立钊、安大朴、赑寿三人尽数消失,唯独留下了修为最高的上官雷似乎还没有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等着石童道友与你谈心么?”

    杨君山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一般在上官若仙的耳边响起。

    上官若仙如梦初醒,身形向前一纵,“噼啪”一声化作一道电光,径直跨过星空向着西山大舟之上落去。

    “哪里跑!”

    石童仙尊的声音犹如闷雷,显然愤怒已极。

    虽然刚刚的意外令他的反应满了一丝,可在他伸手的刹那,遍布星空的散碎陨石瞬间凝聚组成一只大手,直接破碎了虚空,向着那道闪电抓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杨君山给耍了,尽管他仍旧不知道对方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呵呵,石童道友又何必与一个不相干的人为难!”

    杨君山站在船头同样伸手凌空一抚,原本破碎的虚空碎片瞬间重组,却是又重新恢复了原状。

    造化境神通补天诀,在杨君山的手中施展出来犹如羚羊挂角,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一道雷光在杨君山身后落下,上官雷出现在大舟甲板之上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形,却是满脸的心有余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