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再交手,夺星舟
    “这是个陷阱!”

    杨立钊怀中抱着一只普通的沙狐,仰望着头顶上空幻化作月中皓月的万象宝镜,一字一顿的说道。

    杨立钊等人落脚在这里之后,一只将窝安在这里的普通沙狐被惊扰了出来,或许是受杨立钊身上天狐血脉的吸引,非但没有逃脱,反而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了他的脚后。

    “啥,什么陷阱,在哪儿呢?”

    上官雷原本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闻言猛地抬起头来,目光却不断的向着四周闪烁。

    “没,没人啊?要真中了埋伏,对手能让咱们在这里休息这么长时间?”

    上官雷没有察觉到危险,一下子又松懈下来,后脑勺狠狠的砸在地上,双目紧闭,整个人虽然看上去像是在疲惫至极的状态下骤然觅得一丝休息时机,仿佛连抬动眼皮都觉得浪费力气。

    “我说长孙大少爷,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了,好不好?你的万象幻化神通可是很高明的,真的是很高明的!”????说到后来,上官雷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更像是沉睡前的无意识呓语。

    “你相信吗?”

    杨立钊又看向了另外一边的安大朴,道:“我的神通再借助这面万象镜,当真能够瞒得过一位修为还在我的祖父大人之上的灵妖大神通者?”

    安大朴看上去脸色苍白,像是消耗极大,听得杨立钊询问却是神色木然,开口道:“事实上他刚刚的确从我们藏身之地的旁边错过去了!”

    “我觉得少爷说的有道理。”

    一个驼背长脖子,长相禀异的青年修士哑着嗓子道。

    刚刚还貌似睡过去的上官雷语带讥讽道:“行了吧你赑寿,钊少的话什么时候在你嘴里没道理了?来来回回就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换点新词儿。”

    赑寿一张脸憋得通红,偏偏他却又是嘴笨的厉害,丝毫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上官雷的嘲讽。

    “行了,你不要老是欺负赑寿脑子慢。”杨立钊道。

    “他脑子可不慢,否则当初也不会抱上老家主的大腿,一路从悬空海跟来……”

    上官雷自顾的说着,却突然感觉一股凌厉的目光射来,连忙改口道:“也就是最笨了点儿而已。”

    杨立钊懒得搭理上官雷那张贱嘴,摩挲着怀中狐狸的皮毛,而是看向了安大朴道:“安先生应该可以放心,我们既然从万毒宗出来了,料想那位石童仙尊便不会对宗门出手,那里有安二坐镇,想来不会出什么乱子。”

    安大朴点了点头,但脸上仍有忧色,道:“我不担心宗门内部,老二的实力和资历足以镇压一切,我担心的是其他人趁火打劫。”

    杨立钊想了想,道:“安二不是蠢人,那石童既然敢追杀我等,他一定会意识到危险,会想办法去求援的。”

    安大朴面现忧色,道:“就怕求援变成了添油。”

    杨立钊看了看安大朴,苦笑道:“看来安先生现在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会是一个陷阱。”

    安大朴看了一眼被杨立钊抱在怀中的沙狐,沉默不言。

    赑寿看了看杨立钊,又看了看安大朴,不由开口道:“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直躺在地上装死的上官雷这个时候突然又抬起了头来,道:“真要像你们两个说的那样,那岂不是说我等现在已经成了那位石童仙尊手中的人质?”

    杨立钊这个时候却是看向了赑寿,问道:“你来这里已经多长时间了?”

    赑寿愣了一愣,道:“差不多五年了。“

    “五年时间了,”杨立钊忽然微微一笑,道:“时间差不多了。”

    安大朴神色一振,道:“钊公子可是有什么计划?”

    杨立钊笑了笑没有言语,而是将这段时间一直腻在他怀中的那只沙狐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那小沙狐绕着杨立钊的双脚细细的嗅了一圈,口中发出一声轻叫,叫声当中似有不舍之意。

    杨立钊看着脚下的沙狐,轻声道:“去吧去吧,离开这里,离这里越远越好。”

    那小沙狐向前走了几步,忽又回头看了杨立钊一眼,见得他又摆了摆手,这才回过头去快步窜进了灌木林中。

    ----------

    西山大舟离开混沌之地的时候,混沌入口处会径直形成空间通道,任由杨君山等人出现在混沌之地周边任何一处区域。

    这也是为何杨君山当初面对合道境天尊都敢强闯混沌之地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他明白纵使那些合道境天尊想要报复,也不可能再混沌入口周围布下陷阱埋伏。

    在重新降临星空的过程当中,杨君山已经感知到在混沌入口之地的周围尚有几位“熟人”,不过他却也没有心思留下来与这些人寒暄。

    在已然成型的天庭星宫稍作停留之后,弄清楚了此番混沌之地之行居然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便驾驭西山大舟缓缓离开了天庭星宫,向着黄壤星宫所在的方位而去。

    不过就在大舟即将离开天庭星宫的刹那,一道遁光突然在一颗星辰之后出现,急急慌慌的向着大舟之上冲来。

    而或许是因为这一道遁光的突然出现暴露了行迹,原本或许是追杀或许是监视的几道遁光也同时从不同方位飞起,向着这一道遁光围剿而来。

    “君山仙尊救命,在下受万毒宗安道友所托而来!”

    那遁光似乎察觉到自己很难从三四位同阶修士的围剿之下离开,当即开口大呼希望舟上之人能够出手救他。

    “徐天行,你想要干什么?别忘了你的身份!”

    一声怒吼从徐天行身后传来,追逐他的人已然近在咫尺。

    不料那话音刚落,却见一只大手突然从西山大舟之上伸出,在半空当中伸手一捞,一开始那一道遁光便在那大手之中消失不见,而后又见那大手之上一根手指弹出,紧随之后的一道遁光顿时朝着相反的方向被弹飞而去,一道凄惨的叫声在星空之中戛然而止。

    徐天行只感觉那大手将他抓在掌心之中,而后眼前虚空一层层剥离,待得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平静下来之后,就感觉脚下一实,人已经站在了先前那一艘宛若星空巨兽一般大舟的甲板之上。

    徐天行仍旧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目光向着四周大量,却见到在他不远处,一位身材高大面貌粗犷,可一身气质却有如渊渟岳峙般的修士正站在那里。

    而在他的旁边,一位气质雍容典雅的女仙,正抱着一只毫不起眼的普通沙狐,显然刚刚还在与他说话,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笑容。

    不过此时,随着徐天行出现在大舟甲板之上,这二人的目光却齐齐看向了他,一瞬间仿佛看透了他的里里外外。

    这二人身上分明没有丝毫气势泄露,可徐天行在这一刻却仿佛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整个人都被冷汗浸湿,涩声道:“九天散修徐天行见过两位仙尊前辈,在下受万毒宗安大朴道友所托,向西山杨氏君山仙尊求救。”

    说罢,徐天行躬身行礼,将头深深的扎了下去。

    一道温和的声音缓缓传来:“徐道友不必多礼,我就是杨君山,安大朴可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徐天行心中一松,知晓刚刚见到的那位男修便是杨君山仙尊,这才直起身来,不过目光却仍旧不敢看向二人,低着头道:“回禀仙尊,安道友传讯在下,言说万毒宗遭大神通者突袭,希望在下能够在天庭星宫等待一艘大舟出现,然后向舟中的君山仙尊求救,不过……”

    徐天行说到这里语气顿了一顿,连忙又道:“不过据在下后来暗中查探,万毒宗似乎并未遭太大损失,只是被一位大神通者震塌了山门,不过后来听说是因为安道友等人离开了宗门,如今正在被那位大神通者追杀,而且如果在下猜得不错的话,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还有界主天帝的手笔。”

    “哦?”

    那道温和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语气之中却仿佛多了一丝感兴趣的意味儿,缓缓道:“那位九天星界的前界主道友,居然没成了过街老鼠,还敢在九天星界现身么?”

    徐天行道:“九天化界之后,界主天帝虽极少现身,但却有不少本土修士仍旧追随,在下也曾多次受那些追随者‘邀请’,事实上刚刚那些试图阻止在下与仙尊相见之人,应当便是天帝的追随者。”

    “好了,此事我已知晓,对于道友能够赶来告知这一切,杨某谢过了!道友且先在舟中休息一番。”

    徐天行连忙道:“不敢不敢!”

    话音刚落,忽觉身边多出一个人来,徐天行悚然而惊,却见一位脸上带着些许玩世不恭笑意的修士在他身边伸手向后一引:“徐道友,请吧!”

    “不敢不敢!”

    徐天行下意识的保持着谦恭,这位突兀的出现在他身边的修士,赫然也有着金身仙境的修为。

    待得徐天行在钟九的引领之下离开,杨君山看向身旁之人,目光却在她怀中的小沙狐身上逗留了片刻,这才笑道:“居然想到用这个小家伙来传讯,更是被你遇到,想来那些个大神通者也没想到吧?”

    澜瑄公主笑了笑,道:“事实上我在这里等你也已经很久了,龙宫那里有人让我带话给你,若是需要帮助可尽管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