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报信
    距离九天殿混沌之地混战已经过去了十五年。手机端 m.

    在这十年当,九天世界的本土修真势力遭受域外入侵势力的打压和摧残,如今大部分只能在九天星界的某些偏僻之地苟延残喘。

    九天星界所演化的九座行宫如今大多数也已经被星空各方势力瓜分,或者直接侵占,或者扶植本土傀儡势力。

    天庭大陆在九天世界九座浮空大陆当原本是最小的一座,但却是整个九天世界最为精华之地所在。

    然而在九天化界的过程当,因为大神通者之间的混战,这片浮空大陆在演化星宫的过程当饱受摧残,化神作书吧一片散碎的星辰带。

    不过在原九天殿所在之地,这里却已经再次演化成了一座类似于自我保护的虚空秘境,而在这座秘境当,仍有多位大罗境的大神通者驻留于此,并借助这里浓郁的混沌灵气进行修炼。

    不过这里的大罗境修士却始终不曾忘记,十年前有一艘星河大舟强行从混沌入口冲了进去。

    这艘星河大舟一日不从混沌之地当出来,驻留在这里的大罗境修士便一日不得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当。

    只因为当初这艘星河大舟进入混沌之地的时候,给这里的大神通者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琉璃天尊与长青天尊这两位大神通者,虽然背后并没有什么威震星空的大宗族大势力,但身为合道境天尊本身便足以自恃为一方大势力。

    可这二位偏偏在那艘星河大舟的主人手接连两次吃了大亏,以至于原本占据着混沌入口核心之地的两位天尊,或许是再无颜面,也或许是担心那星河大舟的主人出得混沌之地再找二人晦气,于是便灰溜溜的离开了此地。

    也正因为如此,仍然留在这里的大罗仙境根本不敢做在这里长期留驻的准备和打算,生怕那艘星河大舟从混沌之地出来之后,想要占据入口之地,将这里的所有人尽数驱赶了事。

    “你觉得那位杨君山道友,大约什么时候会出来?”

    在琉璃与长青两位合道天尊离开之后,韦弃仙尊在这片虚空秘境当的位置却是靠近了混沌入口不少。

    十五年的时间过去,对于韦弃仙尊这样的长生存在而言不过转瞬即逝。

    韦弃仙尊虽然不曾得到夺得鸿蒙紫气进入混沌之地的机缘,但借助混沌入口渗出的混沌灵气,十五年的苦修却也颇有进境。

    只不过韦弃仙尊本身便是“三花聚顶”的修为,想要再进一步斩尸合道却是极难。

    相于韦弃仙尊,流觞仙尊的修为似乎进步更大,因为此时萦绕在流觞仙尊身周的气息,似乎从感知来讲,已经与韦弃仙尊不相下,赫然也已经成功进阶到了大罗仙境的后期。

    “原本你我认为他最多不过停留三五年的时间,却不曾想转眼便是十五年过去,如今我却也不敢轻下定论了。”

    流觞仙尊言语之间略带一丝苦笑,似乎在这件事情有过什么不大愉快的经历。

    韦弃仙尊闻言笑道:“流觞仙子放心便是,这一次老夫可不是要与仙子打赌。”

    流觞仙尊闻言脸似乎闪过一丝不信的神色,道:“这十五年来,在混沌入口周围潜修的诸位大罗修士之间,针对这位杨君山道友何时回归的话题,早已不知进行了多少次赌斗,韦道友可是赢多输少哇!”

    韦弃仙尊苦笑着摆了摆手,道:“那也只不过是在多数道友下注之后,韦某再在他们赌的时间再延长一些罢了。”

    “事实,这十五年来,这位杨君山仙尊已然屡屡让我等出乎意料,谁又能想到他在没有合道天尊帮助的情况下,能够在混沌之地当呆了十五年?”

    流觞仙尊道:“那是因为他有一艘……”

    “星河大舟?”

    韦弃仙尊替流觞仙尊说了出来,然后道:“这里的所有大罗修士都认为是因为星河大舟之故,却忘了最一开始我等聚在一起赌他停留时日长短的时候,哪怕是明知他有星河大舟相护的情况下,当时赌他停留时日最长的一注也不过五年,还是韦某自己下得住。”

    流觞仙尊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早知道什么?”

    “真要早知道什么,我会赌五年?要知道五年和十五年可是差了两倍!”

    韦弃仙尊先是摇头苦笑,然后却又道:“这些年关于这位杨仙尊何时回归的话题,已经成了我等聚集在此地几位大罗修士闲暇之余交流的保留内容,不过韦某这些日来却是有了一些不同的念头。”

    流觞仙尊对此见怪不怪,聚集在这里的大罗修士这些年来虽然消息相对闭塞,但对于这位杨君山仙尊的来历背景也多少有所了解。

    因此,对于他如何能够在混沌之地当停留这么长时间,也早有了诸多猜测,甚至颇有许多听起来似乎荒诞不经,流觞仙尊对此早习以为常。

    “哦,什么不同的念头?”

    流觞仙子语带敷衍,带着三分嘲讽道:“你不会是说那位杨仙尊在混沌之地已经被混沌本源给‘吞噬’了吧?要是这一点的话,这里早有三四位道友已经表达过这个观点了。”

    韦弃仙尊仿佛没有听出流觞仙子有些不耐烦和嘲讽的语气,而是沉声道:“你说,那位杨道友的肉身是不是已经达到了‘滴血重生’的地步?”

    “你开什么玩笑?”

    流觞仙尊的语调猛然一下子拔高,以至于声音远远传开,引来周围秘境虚空当其他潜修之人的注意。

    流觞仙尊似乎明白自己有些反应过激,调整了一下语气,沉声道:“不灭境第四重?韦道友你可真敢想!多少合道天尊的肉身修为也才不过第三重,能达到第四重的合道天尊哪一个不是经历了几千几万年打熬的古老存在?与其说那位杨仙尊纵使天赋异禀,我宁愿相信他早已陨落化为了混沌本源。”

    韦弃仙尊“嘿嘿”一笑,道:“所以,有人便蛊惑石童那个石头脑袋去黄壤星宫找万毒宗的麻烦?”

    流觞仙子闻言一怔,看向了韦弃仙尊,道:“你的意思是说……”

    韦弃仙尊点了点头,然后笑道:“看样子仙子并未参与其。”

    流觞仙子怪道:“你今日是想要从我这里试探这些?”

    韦弃仙尊的目光微不可查的向着周围虚空扫了一眼,低声道:“你也知我潜修的位置距离混沌入口极近,近两日我感知到混沌入口渗出的混沌灵气不从前那般平缓,而是时大时小如同波浪一般起伏不定,这种情况像极了当初九天化界最后,鸿蒙紫气现世时的情景。”

    流觞仙子瞪大了眼睛,道:“你是说……”

    话还没有说完,已然平静了十多年的虚空秘境突然爆发了剧烈的空间动荡。

    扭曲的虚空径直撕裂了这片成型的秘境,在其潜修的数位大罗仙尊猝不及防,一个个从破碎的秘境当跌落出去,一个个好不狼狈。

    “发生了什么……”

    有大罗仙尊高声惊呼。

    然而不等这位大罗仙尊说完,那平静而又深邃的混沌入口忽然如同漩涡一般下陷,而且下陷的深度仿佛没有止境,直至形成了一条旋涡状的虚空通道。

    一点灵光不知何时从这条通道目光所及之处出现,而后变得越来越大,直至来到通道近前的时候,这才远远看清似乎是一个圆形的气泡,而在气泡当却是悬浮着一艘小船。

    “星河大舟,那杨君山回来了!”

    “他居然还活着……”

    到了这个时候,从虚空秘境当狼狈跌落出来的大罗修士哪里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反而向着更远的地方躲避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还只是一个被气泡包裹的小船,转瞬之间从混沌入口的漩涡通道当吐出的刹那,周遭的守护阵幕已然化为无形,一艘数百丈的庞然大物碾压着破碎虚空形成的乱流,横冲直撞的在天庭星宫当一路窜出了千里之遥。

    早在混沌入口空间通道在成型的刹那,见机得早的韦弃仙尊便已经拉着流觞仙子最先向外逃遁。

    望着那横贯星空的庞大星舟,流觞仙子忽然叹道:“那位石童仙尊怕是要倒霉了!”

    旁边的韦弃仙尊这时却道:“那可不一定!”

    流觞仙子讶异的看向身旁的韦弃仙尊,道:“为何?难不成这背后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韦弃仙尊“呵呵”一笑,道:“仙子这些年潜心苦修,哪怕不曾得到鸿蒙紫气,却也成功添了‘一花’,乃是先后在混沌入口周围潜修十余位大罗修士进境最大之人,令人称羡,可也正因为如此,仙子却也不免忽略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如,那位弃九天星界于不顾的界主天帝,又或者那两位在这位杨道友手吃了大亏的合道天尊?”

    “那两位居然还在?”

    流觞仙子一惊,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难道他们联手了?这是个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