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力敌合道,星河大舟
    长河灵舟船尾处,杨君山坐在天帝的那一把五行宝座之上,悠然的望着灵舟正在远离的九天星界。

    “祖父大人!”

    杨立钊走到船尾,刚与自家祖父打了一声招呼,目光落在杨君山身下的五行宝座便再也挪不开了。

    “怎么样,这把椅子上的本源至宝你识得几种?”

    杨君山虽然没有回头,却仿佛将身后杨立钊的一切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杨立钊有些迟疑,指了指宝座上的两处位置,道:“孙儿只认出了五金石和灵犀石,其他三种却是没认出来。”

    杨君山笑了笑,将其余三种本源至宝通天藤、虚空露以及灵炎晶向他介绍了,道:“这三种本源至宝想来你也听说过,不过是不曾见到过实物,这才没能认出来。”

    杨立钊也点头道:“正是这样,听得再多再详细,也不入亲眼一见,亲自感受一下来得实在,想来这便是所谓的‘百闻不如一见’吧。”

    杨君山坐在五行宝座之上,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

    杨立钊见得这宝座镶嵌的本源至宝五行俱全,自然心生好奇,问道:“祖父大人是从何得来这样一件宝物,孙儿怎得从未见到过?”

    杨君山笑道:“那九天界主高高在上,却是当真一副帝皇做派,自然要给自己造一件匹配身份的宝座出来。”

    “难怪!”

    杨立钊恍然笑道:“想来那天帝一番心血,如今却又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杨君山则道:“不过你也莫要小看这把宝座,那九天界主做出这宝座可也不仅仅只是为了用来彰显其身份和地位。”

    杨立钊闻言又仔细打量了这宝座一番,奇怪道:“可这宝座似乎也并非是法宝!”

    “嗯,的确不是法宝!”

    杨君山从宝座上起身,用手拍了拍宝座的靠背,道:“这把宝座其实是九天界主准备用作化身的凭依,是为他将来进阶合道境后斩却三尸化身之用。”

    “三尸化身,这把椅子?”

    杨立钊有些奇怪的打量着这把宝座,对于造化境与三尸化身之事,他从祖父那里也知晓一二,因此才不解道:“那天帝作为九天界主,当初坐拥一界,就算比不上普元天尊这等星空巨头,想来几样品质达到中上的本源至宝也是不缺的。”

    “这把椅子虽然五行本源齐俱,可除却通天藤木行至宝排名第七,灵犀石土行至宝排名第九,两种至宝勉强算作中品之外,其余三种本源至宝排名都是十名开外,这位天帝为自己的三尸化身所准备的凭依也实在太过寒酸了。”

    杨君山闻言却是笑着摇头道:“不对不对,这却是你想得太简单了。”

    杨君山经常会在与杨立钊的交流当中,通过一些趣闻向他说起一些修炼界的常识和见闻,用来开拓他的见闻,增长他的眼界,而杨立钊对于祖孙二人的这种交流方式也极为喜欢。

    因此,在家族之中,杨立钊与杨君山之间的祖孙感情,甚至还要胜过与杨沁瑜之间的父子之情。

    “并非是那九天界主不愿用品质更好的本源至宝,而是不能!”

    杨君山解释道:“这把宝座可不只是随便用五件本源至宝便能够做出来的,更为重要的是要在这宝座的内部形成五行本源之间的平衡。”

    “平衡便意味着稳定,这一点殊为不易!”

    杨君山进一步解释道:“五件本源至宝虽然品质各有高下,但分量却又各自不同,通过这宝座本体巧妙的将五行本源大成平衡,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本源至宝的品质越高,这种平衡的难度便越大。”

    “相反,若是用品质在中下游的本源至宝,对于九天界主来说,反而能够更加容易掌握五行之间的平衡。”

    解释清楚之后,杨君山这才又加了一句:“有的时候,品质越好的东西堆砌在一起,结果反而会适得其反,最好的东西往往是最适用的东西。”

    见得杨立钊听懂了他的意思,杨君山才又笑着指了指五行宝座,道:“况且这件宝物其实也并不寻常,要知道它可是被那九天界主安放在混沌入口之处,受那里的混沌本源灵气冲刷不知多少时日,想来早已具备了炼化三尸化身的条件,却不曾想被我中途截胡。”

    说罢,祖孙二人顿时齐声大笑起来。

    杨立钊这个时候灵机一动,喜道:“还要恭喜祖父大人您,这五行宝座如今落在你的手中,日后祖父大人成为合道天尊,却是省去了准备三尸化身凭依的时间。”

    杨君山笑着摆了摆手,道:“三尸化身的凭依祖父我早有准备,这五行宝座不用也罢。”

    杨立钊闻言顿时吃了一惊,不禁道:“祖父大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要知道如今的杨君山顶上三花才不过凝聚了一朵“天之花”,按照修为来算也才不过大罗初期,却已经为自己将来进阶合道境准备好了三尸化身的凭依。

    这让杨立钊深深的感受到祖父大人身上强大自信的同时,也为祖父大人向来未雨绸缪的手段敬佩不已。

    不过除此之外,杨立钊也是心思灵动之人,既然这五行宝座祖父大人已经用不到,那么他老人家又会怎么处理这件镶嵌了五行本源至宝的宝物呢?

    “不过这宝座还是不错的,坐着也很舒服!”

    杨君山仿佛早就看穿了自家孙儿的心中所想,直接开口绝了他以及其他人的心思:“所以,你们就别想啦!”

    杨立钊被祖父看穿了心思,倒也没有太不好意思,只是“嘿嘿”笑了几声,便转移了话题,道:“祖父,我们现在要与西山大舟汇合么,可大舟现在又在哪里?照理说这么长时间,我们应当早该与上官先生他们汇合才是。”

    杨君山笑了笑,伸手在宝座上头一拂,那五行宝座顿时消失不见。

    只见杨君山的目光又重新看向了船尾方向的虚空,意味不明道:“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吧!”

    杨立钊微微一怔,似乎察觉到祖父话中有话,正待要开口询问之际,忽然见得远处虚空开始一层层的扭曲挤压,而后表面开始如同碎裂的镜子一般出现一道道龟裂。

    “这是……”

    杨立钊刚刚发出一声惊呼,便被突然破碎的虚空打断。

    伴随着如同火山喷涌一般飞舞的空间碎片,一根金杵从中飞出,径直打向杨君山所在的长河灵舟。

    “呵呵,果然是合道天尊,只是不知天尊该如何称呼?”

    杨君山神色不变,甚至还有心思询问对方身份,显然对此早有所料。

    “交出鸿蒙紫气,饶尔等不死!”

    一道恢弘的声音从金杵之上传来,显然是这件法宝之上附有合道天尊的神念魂识。

    杨君山却是大笑道:“杨某早有与合道天尊交手之念,此番却是得偿所愿!”

    说罢,杨君山已然出得长河灵舟,在法天象地神通的加持之下,每一步在虚空之中踏出,身形便增高一丈,待得他在虚空之中踏出十二步之遥,人已经化作一个高达十余丈的巨人。

    “锏来!”

    巨人大喝一声,破天锏也已化作数丈长的法宝本体,被巨人持在手中,却如同一根绣花针一般,在虚空之中遥指金杵轻巧的一点!

    这举重若轻的一击点出,两件法宝威力对撞之处已然不再是虚空破碎,而是彻底的湮灭,只剩下了一片混沌!

    杨君山这一击看似轻巧,实则已然是全力爆发,将混沌境的撼天诀威力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在出锏之际将神通气息收敛到了极致,不曾有丝毫的外泄浪费。

    然而合道境与大罗境之间的天堑绝不仅仅是一道混沌境神通所能够填平!

    杨君山所化巨人在虚空之中连连暴退,十余丈高的巨人身形难以维持,法天象地的神通几近崩溃。

    金杵的速度仿佛丝毫未变,径直越过了混沌虚无,然而方向却是歪了!

    长河灵舟虽然在杨君山出手之后便一直在远遁,而且金杵也未曾将其击中,然而在金杵掠过之际,所卷起的虚空波动也几乎令整艘灵舟为之倾覆。

    “大胆!”

    那道恢弘的声音再次响彻虚空,似乎对于杨君山能够避开金杵这一击极为恼怒。

    “嘿嘿,还有更大胆的呢!”

    杨君山的巨人身形居然还在勉力维持,却又在此时突然伸手一招,喝道:“印来!”

    山君玺化作一座小山大小,被巨人追在金杵之后狠狠掷出。

    山君玺撞破虚空,径直开辟出一条虚空通道,弹指间追上并击中了金杵的本体。

    无尽的虚空波澜涌来,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响起,整片虚空一片静寂。

    山君玺倒飞而归,杨君山的巨人身形早已崩溃,然而金杵本体却被他从破碎的虚空当中重新送回到了那位合道天尊的手中。

    动荡的虚空到处充斥着空间风暴,然而杨君山却知晓那位合道天尊实际上仍旧能够关注到他这里。

    “想要夺杨某手中的鸿蒙紫气,一件金杵不够,天尊恐怕还需亲身前来才是!”

    杨君山的中气仍旧洪亮,面对一位合道天尊仍旧不卑不亢。

    “忤逆!”

    那恢弘之音再次爆发,甚至能够在空间风暴之下还能清晰的响彻虚空。

    那位合道天尊显然已经被杨君山的挑衅彻底激怒!

    动荡的虚空突然被降临的伟力所抚平,一层层的虚空开始塌陷,一座略显小巧的空间门户正在虚空当中形成,那位被激怒的合道天尊显然要真身降临。

    然而杨君山于此时非但没有丝毫惊慌,反而嘴角流露出一丝阴谋得逞一般的笑意。

    一双手忽然从门户之后伸出,似乎想要将门户撑开到足以令那位合道天尊降临。

    而就在此时,在这座空间门户的另外一侧,虚空同样出现了一层层的挤压和扭曲,待得撑到极致之时,这片虚空陡然如同一面镜子一般碎裂,空间洪流从后倾泻而出,一艘远比长河灵舟不知道要庞大多少倍的星河大舟在空间洪流之上乘风破浪一般冲出,那座刚刚开启的空间门户当场如同一个气泡一般被碾压、破碎。

    在这一刻,杨君山还仿佛隐约听到了一声惨嚎戛然而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